2015年10月19日 星期一

江春男: 大廈將傾 一木難撐; 朱立倫難捉摸、朱立倫在改寫劇本

司馬觀點:

大廈將傾 一木難撐 (江春男)

國民黨以鼓掌通過洪秀柱的提名,三個多月之後,又以鼓掌換下洪秀柱,再以鼓掌通過朱立倫,過程荒腔走板,缺乏基本的程序正義。這樣一個毫無誠信的政黨會受到什麼樣的教訓,三個月後即可揭曉。

洪秀柱的告別演說,有如中學生的演說比賽,字正腔圓,慷慨激昂,好像回到蔣家時代。她的孤臣可棄,絕不折節,表面上是忠君,實際上是哀怨。她忠的是大中國,怨的是國民黨,更怨的應該是拒絕她的大多數選民。
朱立倫以國民黨的救亡圖存為己任,現在為時已晚,他怎麼大聲疾呼,都無法引起共鳴,因為他是始作俑者,他擔任黨主席,卻袖手旁觀,眼睜睜地,看著洪秀柱從一則小笑話,演變成一件難以收拾的悲劇。
國民黨高層只有三五人,因為他們的私心、貪婪、懦弱,就把這個黨搞得烏煙瘴氣,黨已不黨。更奇怪的是黨的中常會,只是旁觀者,沒有責任感,開會時只會拍手鼓掌,不開會時沒人知道他們在做什麼。中共要跟這種黨打交道,不費吹灰之力。這種執政黨,天下少有。
朱立倫現在才要訪美訪日,臨時抱佛腳,無法拉拔自己聲望,反而刺激北京的神經,讓紅派人士更為火大。
他設法營造朱王結盟的形象,希望借重王金平的剩餘價值,穩住中南部樁腳。但是王金平在黨內備受糟蹋,馬王政爭餘緒猶在,他多次被朱立倫背後捅刀,鐘鼎山林各有其志,一輩子幫人喬事情,落得臭名滿天下,現在還有必要出來當別人的墊背嗎? 

朱注定是悲劇主席

朱以前是明日之星,現在六都最後一名,他背負太大責任,太多包袱。大廈將傾,一木難撐,不管國民黨怎樣,他注定是悲劇主席。 



朱立倫難捉摸 (江春男)

從挺柱、棄柱到滅柱,最後把候選人換成自己,這是高難度的政治特技。洪秀柱一路走來,危疑震撼,但朱立倫始終面不改色,一路奉陪,最後順手摸瓜,自我取代,整個過程渾然天成,大家才發現另外一個朱立倫。

有人杞人憂天,擔心洪秀柱由愛生恨,變成國民黨的恐怖情人,不過,洪秀柱一開始就是黨內鬥爭的工具,卡王成功後就沒有利用價值。但上台靠機會,下台靠智慧,如果洪留下美好背影,朱以後就更累了。
反朱人士以為他是現代袁世凱,臨全會是籌安會,這比喻很生動,袁世凱是實力派領袖,可惜洪秀柱什麼都不是。擁朱人士認為他救亡圖存,不計個人毀譽。再不換,桃竹苗、地方派系和組織票全面鬆動,再回頭,已是百年身。
桃竹苗客家票倉,早已出現西瓜效應,蔡英文拔樁無往不利,現在一聽朱立倫將披掛上陣,氣氛明顯改變,原來消極觀望的企業界和台商,也心情浮動,醞釀轉向。不過,許多藍營人士看破了國民黨的無可救藥,對朱的能力和人品更加齒冷,尤其是北京。
北京為了拉抬他的氣勢,特別搭了「朱習會」的舞台,朱也全力配合演出,想不到他最後一刻宣布退出初選,北京相當不解。其實,朱一直刻意與中共保持距離,新北市與南京締結姊妹市,但朱對城市交流沒什麼興趣。朱公開指摘洪秀柱的終極統一論,背離台灣主流民意,更讓北京震驚。
洪秀柱和她的策士,在國民黨的旁邊開闢促統戰場,高舉國民黨旗幟,宣揚自己理念,如今旗幟被搶回去,他們被打趴在地,不會就此偃旗息鼓,將來仍是國民黨的隱憂,不會讓朱立倫有好日子。 

洪秀柱是照妖鏡

洪秀柱是一面照妖鏡,經過這次折騰,北京看清國民黨真面目,他們的大陸政策和民進黨大同小異,平常專門糊弄北京,為兩岸學者提供更多口水,擺起譜來也煞有介事,但一碰到選舉就全破功了。
這是選舉的妙用,不是國民黨變臉,但是朱立倫難捉摸,現在大家才發現。 

司馬觀點:朱立倫在改寫劇本(江春男)

經過數個月的折騰,國民黨終於懸崖勒馬,決心把洪秀柱換下來,結束這場倫理悲情劇,但朱立倫並未把話說死,最後誰代表國民黨出征,仍有變數。
洪秀柱拿出朱立倫全力支持她的海報,那是昔日愛的誓言,以真心換絕情,此情堪憐。但在政治上「一切有情,都無罣礙」。朱須收拾殘局,即使萬箭穿心,進退失據,也要背起十字架,在一片罵聲中匍匐前進。
把洪拉下來,黨內大咖早有共識,他們發揮革命政黨的本色,不顧民主程序,斷糧草、撤人脈、公布民調、地方與中央串聯,一夕之間,風雲變色,連她的鐵桿部隊黃復興也立刻易幟起義,和國共內戰的起義將領一脈相傳,於是剛開始感覺自己可能是塊玉的洪秀柱,又變回一塊磚。
換柱也許救不了國民黨,但其效果是顯而易見的,黨內士氣發生微妙變化,首當其衝的是宋楚瑜,他失去參選的正當性,現在讓施明德,時間上也許還來得及,但雙方已失去信任基礎。其次是民進黨,一時悵然若失,更加懷念洪秀柱,現在選戰重新定調,必須調整策略。 
朱立倫善打媒體戰,王金平的人脈與綠營有許多重疊,不過,民進黨最難纏的對手應該是吳敦義,因為朱王的戰法有脈絡可循,吳則是散打高手,拳路不明,暗器又多。幸好,這三人各有形象弱點,各有政治算盤,無法同心協力。 
從地方到中央,各方勸進不斷,幕僚摩拳擦掌,朱立倫看似責無旁貸,一定會親自上陣,但是他也有隱憂。洪派的敵意只是小菜,有黨作後盾,帶職參選,違背誠信,都可以設法應付過去,最大的包袱可能是岳父高育仁,他不敢把話說死,必有其因。如果推出另一組人出來,不必太意外。 
洪秀柱是黨國兒女,不會真的跟黨決裂。她像是被大浪沖到海灘上的一條魚,開始還生猛地跳著掙扎著,只是太陽慢慢地上升,魚兒快跳不動了。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