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9日 星期四

香港夜闌人靜的「麥難民」(McRefugees)

BBC:香港夜闌人靜的生命角落「麥難民」

許銘洲/編輯 2015-10-29 14:32
BBC:香港夜闌人靜的生命角落「麥難民」
香港九龍深水埗的一家麥當勞速食店,每天吸引數10名流浪漢免費留宿,店家與顧客皆視之習以為常(截圖取自:BBC/Suraj Katra)
10月間早些時候,香港一家麥當勞速食店,發現一具伏屍,死者是位五、六十歲婦人,當她被發現時,已經死去7個小時。英國《BBC》記者劉林(Juliana Liu)最近在一家24小時營業的麥當勞餐廳,通宵採訪被港人稱做「麥難民」(McRefugees)的都市角落群像。劉林的專題報導10月27日,以「香港夜晚的麥難民」(The night time 'McRefugees' of Hong Kong)為題刊出。
在九龍深水埗的一條主要道路上,出現兩道鮮黃色半圓拱形,做為迎接顧客的熟識標誌。這家麥當勞共有2層,以香港的標凖來說,算是相當寬敞的。到了夜幕降臨之際,這家連鎖速食店,瞬間變成免費的暫住旅舍,此刻已出現數10名,準備在此過夜的貧困者。
儘管這個現象在亞洲其它地區也曾出現,特別是在日本和中國大陸;然而,香港人口老化、房屋價格高昂,以及工資停滯不前等問題,導致香港「麥難民」現象,特別嚴重。
在這家速食店「留宿」的常客,多數是老人家;他們眼前的笑容似乎有意遮掩背後,一段段傷感或不得以的人生故事。這群寄宿客,以54歲的「阿陳」馬首是瞻。他曾當過警察,很會說話。他說,自己在附近租了一個小房間,不過,多數晚上時光,他選擇在這家餐廳度過,他說,這地方讓他可以舒適地與朋友聊天,打發時間。
阿陳以流利英語對記者劉林說:「這是他熟悉的地方,有熟悉的面孔。這些人都是流浪漢,部分人最近才出現,多數則是常客。他們大部分,都已無家可歸。」
(54歲的阿陳希望在速食店與朋友聊天。截圖取自:BBC/Suraj Katra)
「麥難民」阿陳的故事
香港是全球貧富最懸殊的地方之一,根據政府統計數據,七百多萬人口裡面,1/5是貧困者;另外,年長者裡面,有1/3生活於貧窮線下。最近一項關於貧富差距問題研討會上,香港政府官員說,解決貧窮問題的最好方法,就是擴展經濟,提高製造就業機會。不過,這些可能帶來的改變,對阿陳來說,作用不大。
他一邊喝著紙杯裏的水,一邊向記者劉林,解釋他的淪落故事:阿陳於1970年代末期大學畢業後加入警隊,1996年離職後做生意,在中國大陸投資;之後的7年內,他把自己的儲蓄,以及部分親戚的資金,投進商場。直到2003年,他的中國商業伙伴捲款潛逃。為此,他打了3年官司,並在2006年返回香港;這時的他已身無分文,整個人陷入筋疲力竭。
「發生在中國的事件,挫敗我的心志,我想靠休息來平靜思緒;我嘗試堅強面對眼前問題;有時候卻覺得很困難,也有時候,糟糕的記憶也會影響我。」
阿陳說他很少與親戚見面,「無臉面見他們,他們曾經信任我,但我讓他們失望。這不能說自己完全沒有責任。」他靠著打零工糊口,也是(救助難民)食物庫的常客,而且穿著捐贈的衣服。
(明亮光線下的「麥難民」睡眠身影,觸動攝影師卡特拉的內心。截圖取自:BBC/Suraj Katra)
攝影師卡特拉的故事
印度攝影師蘇拉傑.卡特拉(Suraj Katra),從2013年開始拍攝香港「麥難民」,紀錄這個社會現象。「作為攝影師,我覺得無家可歸老人或窮人,露宿在這個明亮背景前面,是一大諷刺;所以我用手機拍過幾張這類場景的照片。」
「我總是留神麥當勞這種速食店,可能存在的令人激賞價值,例如香港這個處所就擁有這種質素。這裏的食物便宜、光線充足;空調、座位,以及服務都相當良好。我認為自己應該為那些最善用這家速食店者,做個紀錄。」
這位印度攝影師並說,「我來自更貧窮印度。對我來說,這些人相較我國印度的無家可歸者,待遇好很多,有秩序;而且,這裡至少有點社會福利,人們也有個可以睡覺的地方。」
BBC記者與受訪者的交談,持續至午夜過後,隔著一張座椅處的2名老人,此刻正進入熟睡狀態,不時傳來鼾聲大作聲響。
一名職工,走過來,將有人把自己鎖在一間廁所的消息傳遞給大家;除此之外,速食店員工,基本上並沒有理會我們。老婦人事件過後,麥當勞曾發表聲明說,「歡迎社會大眾,任何時間到他們餐廳」,他們對於近來發生的老婦死亡事件,表示悲傷,還說未來會「更加留意、關心」前來過夜的顧客,並確保所有人,都能得到良好服務。
(圖右66歲的何大衛在深圳租屋,卻惦記香港;他說自己並不懶。截圖取自:BBC/Suraj Katra)
你一定覺得我很懶惰
進入深夜,吃東西民眾,已全部離開,只剩下「麥難民」。66歲的何大衛(David Ho音譯)指出,直到去年為止,他仍在打工,他是個警衛,月薪一萬元港幣(約1300美元);然而,中風過後,他失去工作能力。
現在他要吃多種藥物,全部在公立醫院領取,每月獲得政府3870港幣的救濟金。他說,「你必定覺得我很懶惰。這並非事實,我渴望工作,但我這個年齡找不到工作,所以必須靠領政府救濟金過活」;即使靠著政府救濟,何大衛也無法負擔高昂的房租;這個城市房價,居全球之冠。
雖然香港有公共住宅,但供應短缺,等候名單長達好幾年。何大衛目前在中國深圳,租個房間。他惦記香港,所以大約每週,固定會搭火車來到香港深水埗,這家麥當勞,每次都住上幾天,再回深圳。
夜更深了,卻不間歇地,仍有顧客持續上門,一名中年男子走上來,坐到何大衛和我的後面位置;他仔細聆聽我們對話,並像鸚鵡學舌一樣,重覆我們說過的話語。
這時候,我們談話地點的2樓燈光,更加暗淡下來,幾乎所有寄宿的流浪漢們,都睡著了。
(深夜人靜,大伙入睡;明天可能一如往昔陳舊,也可能是新穎盼望的一天。截圖取自:BBC/Suraj Katra)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