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9日 星期一

蘋論:洪秀柱款款深情?馬和洪的兩岸和平謬誤;北京為何冷淡馬;馬英九的國慶發言,真的不要臉。......數字充滿粉飾太平、欺偽 ( 黃國昌等人)

蘋論:洪秀柱款款深情


國民黨獨佔媒體版面和頻道長達三個月之久,羨煞民進黨及一般小黨,於是陰謀論說,國民黨故意叫洪秀柱和朱立倫出來亂以便博取版面,把蔡英文在媒體上邊緣化。
以上是坊間謠言,不足為信。不過以往選前大家都搶著上媒體倒是真的,唯恐媒體厚此薄彼。那個錙銖必計的氣氛讓媒體陶醉。原因是上媒體就有曝光率,就會提高知名度,會吸引更多選民的支持,所以媒體是選舉時除了賄選的買票錢之外,最犀利的競選武器。
可是今年這場國民黨獨佔媒體的優勢,卻產生反面效應。無論藍綠都對三個多月來的國民黨鬧劇十分反感,媒體報導愈多,反感愈深。前天那場換柱臨時會,固然終結了鬧劇,但撕裂黨內的後果也清楚浮現。國民黨「師老兵疲,人困馬乏,殺人八百,自損一萬」。
今後,蔡英文所不理會的影子對手洪秀柱正式退場,真正的對手朱立倫千呼萬喚始出來。從本周起蔡須正面嚴肅對戰朱立倫,不能再以愛理不理的態度對治,否則會被解讀為對選民的怠慢和輕視。當然,蔡也要開始端出一道一道大菜,不能只打抽象的高射砲。
由於國民黨是老式男人威權政黨,對於出現一個直話直說的女總統候選人,簡直不知怎麼才好。女人的情緒與邏輯跟男人差異甚大,不會輔選女候選人也情有可原,但搓掉乖乖按制度出線的洪秀柱實在說不過去,也包含了一群老男人欺負女人的明喻。這件事將會在選舉時要國民黨付出代價。
從洪前天的演說中可發現,她民主修養真的不夠,像她說:「孤臣可棄,但絕不折節」,又說黨可以不要她,她絕不會放棄黨,此心可鑑,真情不變。乍聽之下,以為是屈原、史可法、文天祥在講話,一腦子滿滿的君臣將相思想,令人不知今夕何夕?尤其讓人嘖嘖稱奇的是,她說過多次她的父親是白色恐怖受害人,曾被關3年半。誰關他的?國民黨。為什麼對迫害她父親的組織竟有「黨可以放棄我,我絕不會放棄黨」,那麼動人的款款深情?「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嗎? 

滿腦君臣將相思想

朱立倫代洪出征,馬上就要見真章。希望他與蔡英文能打出夠民主水準的選戰,讓全世界看到另一項台灣奇蹟。 


蘋論:馬和洪的兩岸和平謬誤1014

馬總統念念不忘兩岸簽署「和平協議」,並以任內無法達成引以為憾。洪秀柱7月份也提到兩岸應簽訂和平協議、互設辦事處,但在黨內的批評聲中被迫修正,然而她真心誠意地相信兩岸和平與終極統一,則是有目共睹。

和平在現實主義的思維裡具有浪漫主義色彩,不足為訓,充其量是達成最終霸權的一種過渡形式。所以當習近平上個月訪問美國發表演講時表示,中國永不爭霸,是和平崛起,強調中美兩國不會跌進「修昔底德陷阱」。但美國顯然不吃這一套,對習相當冷淡,因為中國的擴軍速度與對四鄰(尤其在南海)的好戰態度,都和習的和平修辭背道而馳,以現實主義角度觀之,習及中國不可能和平崛起,現在滿嘴和平只是霸權拿到手前「韜光養晦」的欺敵階段。
古希臘修昔底德的名著《伯羅奔尼撒戰爭史》,是第一部把現實主義導入政治論述的作品,歷代現實主義大師如霍布斯、漢彌爾敦、克勞塞維茨、漢斯•摩根索、喬治•肯南和季辛吉,都對書中的教訓給予極高的評價。
必須注意的是,習近平只對比中國強大的美國遞出橄欖枝,對日本、歐洲、台灣都沒提過要避開修昔底德的陷阱。只對比他強大的對手呼籲和平,是和平的真信徒嗎? 

不該犧牲台灣利益

核子武器的出現,固然抑制了大國間大戰的可能,但代理人戰爭、貨幣戰爭、經貿戰爭等各種無硝煙戰爭正打得夭壽熱,人類還是在修昔底德的戰爭三原因─恐懼、自利、榮譽的宿命下互相屠戮。
所以我們對和平不能一廂情願、不能迷信和平,最重要的是一如現實主義大師季辛吉的警告:現實世界的固有特點是衝突,和平是為國家利益服務,「最危險的莫如把和平當作政策目標來追求。」馬和洪都搞錯了先後次序,應該把國家利益當作目標,而不是把兩岸和平當作目標;應該為了維持包括生存在內的國家利益而追求和平,不可為了追求和平而犧牲國家利益。二戰前英相張伯倫為了和平違背國家利益,助長了希特勒的氣燄。
馬和洪矢志要促進兩岸和平,其志可嘉,但本末倒置了。為了和平可以對國家利益打折扣,逆反了政策必須為國家利益目標服務的重大原則,變成為了和平扭曲國家利益。「知所先後,則近道矣」,馬、洪離道越來越遠了。 

北京為何冷淡馬1013

馬總統本來希望在他任滿前,能與中國聯手對兩岸現狀做出一大突破,做為他8年總統的圓滿結局。可惜習近平沒有這個想法,中共也對馬的統治能力頗為失望,現在北京已決定不理馬,讓馬在大選聲中逐漸淡出乃至消失,兩岸關係等新總統上台後看情形再說。
馬原先的美夢是通過服貿、貨貿,簽署「兩岸和平協議」,並互設辦事處,把兩岸關係全面升級,為終極統一搭好舞台,就算民進黨明年執政,很多兩岸的事物已犬牙交錯、凝固建制,台灣本土意識者執政也無力回天。
這也是北京希望看到的。可是奇怪的是習近平對馬的統一階段計劃沒興趣,既不願和馬在第三地見面,滿足馬的終身大願;也不談簽署和平協議和互設辦公室的事,急死馬的行政當局。按說國民黨執政,馬是統派,在國會裡又是多數黨,中國理應打蛇隨棍上,趕快趁機完成法理上的統一前預備步驟,為什麼北京反而冷處理馬團隊的統一熱?不怕滅了統派的志氣、長了本土派的威風?
這個謎在習、馬親口說出前,或解密前都只能臆測。我們可從事務發展的邏輯脈絡裡推測出4種可能:
1、北京很清楚馬在台灣的民意支持度很低,誰跟馬靠在一起,就遭到民眾鄙棄。中國若跟馬打得火熱,就是站在台灣人民的對立面,台灣人民對中國人的形象與印象已經很不堪了,若和馬混在一起,只會更糟,與入島、入戶、入腦、入心的統戰策略背道而馳。
2、北京不願意在台灣大選前給特定的政黨背書,萬一背書的黨輸了政權,等於開罪了新執政的政黨,等於兩岸關係歸零重來。中國若要像美國一樣以台灣的老大哥自居,就必須擺出公正公平的姿態以建立權威,不可在很多面向上左袒某個特殊的政黨。
3、中國領導層都會給台灣政治人物定性、評鑑,馬在他們的成績單裡評價應該不高,否則不會冷淡若此。原因不明,可能和馬的人格特質以及過去對中方與統一理念兩面三刀的態度有關。
4、馬與美國的關係,是北京對馬不放心的主因。 

不滿強調兩岸對等

中方的冷淡,摧毀了馬總統任內最後的意圖和希望。馬在多次強調兩岸平等對待、絕不出賣台灣主體性、台灣的一中是中華民國主權國等,滿足了台灣民間的願望;但就此種下北京對他憤怒和不滿的伏筆。馬應該心裡有數。 






馬英九的國慶發言,真的不要臉。......數字充滿粉飾太平、欺偽 ( 黃國昌等人)
健保鎖卡數量的"改善",是田秋瑾立委的功勞,不要竊取別人的政績。台灣貧富差距加大、惡化,更不可以數字造假。



魏揚分享了邱顯智 為人民辯護相片

今天看了馬英九的國慶發言,真的是有種時空錯置感:這個人過去一年來是跟我們活在同樣的脈絡裡嗎?他的發言稿到底是怎麼寫的,竟然可以寫得每一點都能夠讓人找出破綻、狠狠打臉?這也真是不簡單。

我們目睹了一個百年大黨,在極短的時間內,從總攬行政、立法、司法大權的全面執政,到如今瀕臨崩潰,土崩魚爛,完全喪失統治正當性。然後在可能是最後一次的公開執政發言中,還依然高聲讚頌自己的「政績」,譴責抗議政府暴行的人民為「不民主的行為」。

這個政黨已然完全進退失據,連做出一個「反躬自省」的姿態都不願意,而選擇持續往基本教義派靠攏、取暖。國民黨的執政已然從過去的悲劇,演變為現在的鬧劇了。⋯⋯更多



邱顯智 為人民辯護

今天是中華民國的國慶,比照這些年來台灣社會與政治的動盪,每年此時國慶日的歌舞昇平,感覺總是特別突兀。

國慶大典本身並沒有什麼值得我們關注的地方,倒是馬英九總統在國慶大典的發言該被好好檢視。

在馬總統任期最後一次國慶大典,我原本期待他會虛心檢討過去一年來自己施政的荒腔走板,然而整篇發言看下來,我真的很失望,通篇避重就輕,文過飾非,完全避談他與國民黨執政的失敗。


---
馬總統將去年三一八學運與「捷運凶案、澎湖空難、高雄氣爆與食安危機」並舉,說這些事件讓「整個社會震動,每位同胞擔心」。

這樣的說法,突顯馬總統至今仍拒絕面對三一八運動以及台灣公民社會對他過度傾中、罔顧經濟正義以及破壞憲政體制的批判。

我們必須指出,讓社會震動,讓人民擔心的,不是三月學運,而是馬政府的失能腐敗,是服從於黨意的代議制度。

令我訝異的是,即使經歷如人民奮起佔領立院、政院這種嚴重的統治正當性危機,馬英九到現在都還拒絕承認失誤,甚至大言不慚地說「我們與大陸簽訂的21個協議,都送到立法院備查或審查,接受國會監督。未來,兩岸政策仍然將遵循這個民主機制運作。」

首先,我必須強調,利用總統與國民黨黨主席職權,在2013年將手伸進國會、公然發動政爭的馬英九總統本人,是最沒有資格談「民主機制」的人。
再來,眾所皆知的是,出賣台灣人民利益的「服貿協議」如果不是三一八運動這個馬總統口中「讓整個社會震動,每位同胞擔心」的「不民主行為」,早就在國會被馬政府黑箱、強行通過了。

---
此外,馬英九總統在發言中提到的「政績」,包括拼經濟、提高基本工資、人民可透過集會遊行對公共議題發聲而不受任何箝制、政府照顧移工等,幾乎全部都是一戳即破的謊言。

在經濟成長上,馬總統只敢告訴我們今年基本工資跟去年比起來,時薪多了五塊,但他不敢講的是,根據主計處統計,台灣的平均實質經常性薪資在2008年到2014年間是1997年以來最低的時期,僅在三萬六千元上下擺盪。此外,馬總統只敢提對自己比較有利、但完全脫離人民感受的「家戶所得支配五等分差距」,卻不敢面對台灣貧富差距日益擴大,綜合所得收入最高的5%與收入最低的5%相差九十九倍,創下近年新高的事實。

另外,馬總統說人民可以透過集會遊行對公共議題發聲而不受箝制,根本是瞞天大謊。

這些年來,從苗栗大埔反對土地浮濫徵收的抗爭,到全國關廠工人爭取資遣費、退休金的抗爭,到反服貿運動,有多少社會運動者深受政治性的司法追殺?又有多少警察濫權執法、對抗議者施暴的案子?

324深夜發生在行政院的國家暴力,馬政府至今沒有一個人負起政治責任,帶隊打人的方仰寧甚至獲得升遷。馬英九總統還好意思說人民對公共議題發聲不受箝制嗎?

至於馬英九總統提到的對移工、新住民的「包容多元」,這一點我們只要看今年九月中立法院三讀通過的《就業服務法》,內容竟不顧勞工團體的強烈建議,依然保留圖利仲介的「移工每三年要出國一次」之條款,我們就知道政府所謂的「包容、多元」根本只是口號。此外,近日國民黨黨團建請勞動部提高基本工資,看似進步,然而國民黨團同時又建議本勞、外勞薪資脫鉤,如此除增加本勞、外勞對立之外,只是給企業開了一個大量使用廉價、順服外籍勞工的大門而已,無論對本地勞工或是移工都是不折不扣的壓迫。

---
馬政府執政八年,為台灣留下一個過度依賴中國的經濟體系,一個破敗且飽受摧殘的代議制度,完全失去公信力的司法體系,以及極端不正義的經濟泥潦。在執政的最後一刻,馬英九與國民黨依然不知醒悟,對內搞權力鬥爭,對外則持續編織虛幻又脆弱的謊言矇騙人民,歡慶歌舞昇平。

如果說今年的國慶真的有什麼好值得慶祝的、可以讓台灣人民感到欣慰的,或許是走過這麼漫長的黑暗幽谷,我們終於在過去一年各種人民奮起中,看到了新政治的曙光吧。我相信經過去年的太陽花運動,台灣人民已經覺醒,明年的選舉,我們將用選票制裁國民黨,擺脫舊政治的禁錮,建立真正屬於人民的新政治。


黃國昌
馬英九的數字,不僅冰冷,更充滿粉飾太平的欺偽
耐著性子,看完了馬英九五千字的致詞,不禁嘆了口氣。
過去幾年,很多人說他活在自己的世界,自我感覺良好,不顧他人感受,真的沒有冤枉他。
可悲的是,儘管人民群起抗議,他依然故我,毫無所動,不知悔改。當然,悲的是人民,從來就不是他自己。
下午,時代力量發了聲明,指責馬英九絲毫沒有意識到人民生活的痛苦,用冰冷的數字包裝自己的「政績」。
其實,馬英九的數字,不僅冰冷,更充滿了粉飾太平的欺偽。
舉例而言,馬英九說「七年來,我們實踐社會公平 . . . 我們的所得分配持續改善。從民國90年史上最高的家戶所得差距6.39倍,降到了去年的6.05倍,個人所得差距則降到3.98倍,更是14年來最低」。
這段敘述,根本沒有說明「比較的基準」,以學生作業的水準評比而言,都不及格,竟然出自一位總統的正式聲明,令人噴飯。
稍微查一下資料,才知道原來他是用「五等分位」的最高百分二十與最低百分之二十相比。用這麼粗的基準進行比較,想要掩飾什麼呢?
如果將綜所稅申報戶分成二十等分,看看最高百分之五與最低百分之五的比較趨勢,答案就揭曉了!從馬英九2008年上台時的65.32,過去幾年不斷升高,到2013年已達到99.39倍了!
所得分配不斷惡化,主要就是低薪,加上經濟成長果實多由所得最高5%的人享受。尤有甚者,由於綜所稅申報資料不含分離課稅以及免稅所得(富人重要的所得來源),事實上實際所得差距應該更大,這才是現實!
馬政府,有點良心,別再欺騙人民了!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