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2日 星期一

2012年《秋蟬的悲鳴---白色恐怖受難文輯的第一輯》、2014年《看到陽光的時候----白色恐怖受難文集的第二輯》,2015年出版的《喚不回的青春-----白色恐怖受難文集的第三輯》






走過長夜 白色恐怖受難者談黑牢青春




國家人權館籌備處今天舉行《走過長夜》新書發表會,請受難者家屬歐陽煇美(左起)、吳文慧、黃新華、施又熙分享生命故事。(人權館提供)

2015-10-12 12:38

〔記者楊媛婷/台北報導〕費時3年韶光,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將近60位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的生命故事集結成冊為《走過長夜》,一套3書,以文字與圖片的紀錄那段國民黨政府為了鞏固統治、迫害人權的歷史,也讓受難者與其家屬在長夜痛哭的聲音,讓更多人聽到。



費時3年韶光,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將近60位白色恐怖受難者的故事集結成冊為《走過長夜》。(圖為曾對抗白色恐怖的許晴富長老。有料音樂提供)

人權博物館上午舉行《走過長夜》新書發表會,現場邀請第3輯生命故事的4位受難者家屬暨撰稿者吳文慧、施又熙、黃新華、歐陽煇美前來分享生命故事。

政治受難者吳逸民就讀台大商學系時,被國家安全局等情治單位指稱涉及「民主自治同盟案」被判刑10年,後來又因「新聯會案」從24歲開始入獄11年。吳逸民之女吳文慧說,父親幾乎絕口不提獄中往事,直到去年全家赴美國惡魔島旅行,參觀監獄設施時家人對獄中缺乏人權的制度驚呼之際,父親首度提起獄中生活,直說比起台灣監獄,「惡魔島好太多了」。吳文慧說,父親過世前20日接受學者薛化元訪問,過世後這段口述歷史披露,「我才真正了解父親在獄中11年的苦難歲月,也才知道和善的父親在家中卻是一派沉默嚴肅的由來。」

吳文慧也說,父親一生最大的遺憾就是因入獄沒有拿到台大畢業證書,「不管再多的金錢,也喚不回在獄中消逝的青春。」她進一步表示,父親念茲在茲的就是所有檔案必須公開,「所有事情透明後,還原真相,讓台灣更多人知道過去,並從中得到教訓。」

施明德之女施又熙說過去白色恐怖的口述歷史大多紀錄受難者的黑牢歲月,近兩年則開始關注受難者的家庭故事,她舉楊逵幼女楊碧的故事為例指出,身為受難者家屬,「不僅是你怕人,人也怕你」,用一句話就說出家屬被社會拒絕的處境與感受。

黃新華則說,父親33歲就被槍決,母親也曾入獄5年,「我認識父親,竟是從一封被扣留了60年的遺書開始」,她說從父親的遺書中才開始了解自己是哪裡人,也才知道父親的故鄉到底是哪裡,收到遺書她轉交給母親,「母親拿到後,什麼話也沒說,只有一句深深的嘆息。」說到此處黃新華不禁心情激動紅了眼眶,「人生能有幾個60年?經過一甲子,透過遺書,我才真正認識了父親。」

歐陽煇美的父親歐陽文是著名畫家,為陳澄波學生,作品曾入選全省美展。她說父親入獄多年出獄後,生計曾一度困難,更因黑牢歲月一度放棄最愛的繪畫,幸好隨著台灣民主的開放,父親才又重拾畫筆,並以畫作展現台灣人民始終追求人權與自由的心聲。




走過漫漫長夜 白色恐怖受害家屬終於打破沈默
葉瑜娟 2015年10月12日 21:10




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舉辦《走過長夜》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故事新書發表會,白色恐怖受難者家屬吳文慧、歐陽輝美、黃新華及施又熙都到場。(曾原信攝)


「我不知道你們24到35歲的時候在做什麼?應該是為人生在打拼,但我爸爸人生最燦爛的時間就是在牢裡度過的。」著名報人吳三連的孫女吳文慧這麼描述因白色恐怖而被捕入獄的父親吳逸民,她說這是父親「喚不回的青春」,而這句話也成為文化部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新書《走過長夜》第三輯書名,全書以傳記文學方式收錄57篇受難者的生命故事。


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今(12)日舉辦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生命故事系列套書《走過長夜》新書發表會,本書共有3輯,包括2012年《秋蟬的悲鳴---白色恐怖受難文輯的第一輯》、2014年《看到陽光的時候----白色恐怖受難文集的第二輯》,及於今年出版的《喚不回的青春-----白色恐怖受難文集的第三輯》,共分為受難者本人親自撰寫或口訪的「親歷」及受難者家屬撰寫或受訪的「追憶」篇,以及從第三者角度來撰寫受難者生命故事的「側寫」,讓讀者可由不同面向閱讀受難者的生命故事。



今日的記者會,共有4位受難者家屬出席,分別為受難者吳逸民之女吳文慧、受難者施明德之女施又熙、受難者黃賢忠的女兒黃新華,及受難者歐陽文的女兒歐陽煇美,每個人對於白色恐怖及受難親人都有不同的回憶。

知名報人吳三連的兒子吳逸民也因白色恐怖入獄,吳逸民女兒吳文慧談及父親,仍相當不捨。(曾原信攝)

施又熙及吳文慧都談及受難者的「沉默」。吳文慧說父親出獄後絕口不提獄中生活,親戚也避免提及,一直到父親去世前接受口述歷史訪談,才讓她第一次了解父親的遭遇;施明德之女施又熙則談受難者家屬印象,她說很欣慰這幾年人權籌備處終於將焦點放到家屬身上,由於家屬須第一線面對社會大環境的指責,許多受難者第二代只能選擇沉默及退縮,陷入自我懷疑及責備中,她希望這套書籍能讓家屬走出負面情緒,拼湊出台灣當時的情況。


在獄中出生的黃新華說一直不知道母親也是政治受難者,自己是在獄中出生,而談及60歲終於拿到父親的遺書、得知父親是怎樣的一個人時,她忍不住激動落淚,說自己「第一次認識父親」。著名藝術家歐陽文的女兒歐陽煇美則說,白色恐怖受難經驗讓母親飯碗不保,母親曾經窮到將一顆饅頭分3餐吃,自己曾經嘗試過同樣的吃法,卻發現體力完全無法負荷。



白色恐怖受難者黃賢忠女兒黃新華,在獄中出生,父親則遭到槍決。(曾原信攝)

人權籌備處主任王逸群說,這套書最難能可貴的地方在於一反過去以口述歷史的方式呈現,讓受難者本身書寫自己,讓年輕人更能深刻感受到白色恐怖的樣貌;此外,他也提到過去出版的相關書籍皆是政府出版品,外面書局及通路不易找到,這次特別找來玉山社合作,讓民眾能在一般通路取得,更能貼近受難者。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