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4日 星期六

蘋論:惟有改革年金、丟掉黨產,朱立倫才能贏......如何能帶職參選,朱立倫的北緯38°防線(阿彪 )


蘋論:朱立倫能怎麼贏

大選剩不到3個月,媒體人趙少康在本報的專欄「朱立倫速提路線圖」裡提到:「如果(朱)一切都照馬英九的方法玩,不必選就可以宣告結束了……」「朱立倫應該把馬英九的政策逐一檢視……朱不須事事與馬不同,但必須讓選民知道他的確與馬不同。」
這位與藍營關係深厚的媒體人話說得含蓄,意思其實就是要朱立倫與馬英九劃清界線;以馬英九如此低的支持度,朱立倫如果不在這有限的時間裡切割馬英九,告訴選民他是一個與馬不同的政治選擇,那這場選舉必敗無疑。

不過,朱立倫宣布參選之後,密集地接受了十多家媒體專訪,他說要改革國會、當選後要內閣制、到立法院報告國情咨文;卻沒說為何當國民黨有4分之3國會席次時不改革,為何等到現在總統選情不佳了才想改成內閣制。而立法院早就想邀請馬英九進行國情咨文,封殺提案的不正是國民黨團?這種嘴巴說的改革實在太廉價。
朱立倫顯然也想在兩岸議題上與蔡英文一決雌雄,要蔡說清楚「維持哪個現狀?是台獨黨綱還是兩國論的現狀?」但在民進黨早已悄悄位移到中華民國的光譜之時,台灣人民關注的反而在過去8年衍生的兩岸政商買辦,與主權不斷被侵蝕的疑慮。台灣人現在其實「懼統」甚於「防獨」,這種被馬英九玩殘了的兩岸危機牌,很難有用。
改革別人很容易,要改革自己卻是步步難。朱立倫選擇了這幾個舊戰場作為他參選總統的起身炮,顯示他截至目前仍無意在選戰中攻城掠地,他處理的還是國民黨內部問題。他必須與馬英九修好,以縫補換柱過程中深藍陣營對他的疏離,因此他選擇藍綠立場對決,想鞏固的是深藍選民。
朱立倫真的想改革,或如趙少康所說的「切割馬英九」,他的戰場不是在兩岸,甚至不是在空口白話的憲改,他職權在內且可立即啟動的是不斷被延宕的年金與黨產改革。 

應改革年金吸票

惟有改革年金、丟掉黨產,國民黨才有可能彌補與民進黨在年輕與勞工選民之間的巨大差距。不過,這傷害到國民黨的既得利益族群,朱立倫能做敢做嗎?
朱立倫是當年國民黨的青年才俊,在立法院問政時理性專業、溫和謙沖,才得以一路當上兩大直轄市長,而他家族背景橫跨藍綠,本有成為政治人物族群融合的潛力。
但是當上國民黨主席要選總統後,朱立倫仍然選擇藍綠立場對決、持續在舊思維裡打滾,實在可惜了這般被培養的政治人物。 



朱立倫如何能帶職參選


.......只是洪秀柱根本不具備參選總統的實力與格局,荒腔走板的言論與參選路數嚴重侵蝕國民黨基本盤。朱立倫最後出手換柱雖有助於讓藍綠選戰格局回歸正常,但要威脅蔡英文的總統選情仍有一大段距離。
如果朱立倫帶職參選成真,朱將成為中華民國選舉史上第一個帶職參選總統的地方首長,這將面臨諸多問題:
一、新北市議會將在10月底開議,議會的箝制與新北市民的觀感,將讓朱立倫腹背受敵。
二、朱立倫施政滿意度已是六都之末,包括八仙塵爆的受難者家屬、浮洲合宜宅受害者,恐將在選戰過程如影隨形,這會加深朱立倫施政不力的社會印象。 

市政出包必須承受

三、即便未能在總統大選勝出,朱立倫的選票與最後帶動的立委席次將直接影響國民黨選後的權力生態。朱若未能在選戰過程整合黨內權力山頭的利益分配,口是心非的團結始終會是國民黨選戰的罩門。
換言之,朱立倫帶職參選的問題將在總統選戰過程如影隨形地跟著他。
對社會大眾而言,朱已有背信毀諾的誠信問題,而未來三個月任何新北市政的風吹草動,他都必須概括承受,屆時他必須左右交戰,絕對是選戰大忌。對國民黨內而言,朱立倫儘管集黨主席、總統參選人及黨內民選最高公職於一身,但「權之所在,謗亦隨之」,在黨內權力山頭對未來黨主席職位各懷鬼胎情況下,將間接影響選情,將很難隨著朱立倫定於一尊。
對國民黨來講,這是場先天不足,後天失調的選戰。朱立倫如果堅持「帶職參選」,意謂主帥沒有破釜沉舟決心,仍瞻前顧後,反而會拖累立委選情,而這壓力會隨著投票逼近而與日俱增。 


朱立倫的北緯38°防線

 2015-10-16 阿彪 錦麟觀察

觀察原創

作者 |阿彪

臨陣換將屬兵家大忌。毫無意外,“拱朱”在當事人迫不得已的狀況中焦慮分娩了。這個沒有在第一時間擔負重任勇於衝鋒陷陣的中興少主,半年前基於各種政治利害的考量和算計迴避作為黨主席的擔綱,龜縮、自宮的竟敢毅然“棄選”。他盤算的猶如守望者,隔著窗裡窗外,丈量著2016國民黨大選慘敗後政治分野的演進,適時按兵不動,靜觀板塊間挪移,徐圖從不斷遽變裡重新出發,借民意的回歸再豎立坐標。是的,蹲下去是為日後跳得更高……可政治詭譎多變,只能看清眼前一寸光景,不論千算萬算,形勢終究比人強。

17號篤定“換柱”的臨全會推翻了一切佈置,90分鐘快刀斬亂麻端上朱立倫,離投票不足100天倉促達陣,顯見選情多麼刻不容緩。國民黨談“勝選”是扯太遠了,他們的目標只為“別輸太難看”,守住民進黨“修憲”企圖跨越的2/3席次,也就是國民黨力保38席的“馬奇諾防線”。

一席亦天堂,一席亦地獄。僅掉一席,使國民黨迸射威力的黨產將一次清零,全世界開放民主選舉以來最有錢的政黨會被放在太陽底下曬乾。對於這個列寧式的剛性政黨,沒錢、沒資源,等於喪失一切收攏人心共鳴的感應,加上意識形態自難在一個語言系統說服投票行為,誰還願意陪他玩?

選前,還有鈔票可以讓國民黨遮衣避體,看上去團結一陣子;選後,沒錢,糊不住,那隻有各自裸奔,大家作鳥獸散。分裂、甚至亡黨的危機已兵臨城下,丟了黨產,國民黨本土派即揚長而去,留下外省幫徒呼負負越來越“新黨化”,就像當年趙少康掛帥親征時高舉的鑲黃旗一樣,“要上一起上,要死一起死”,落得最後整黨掛掉。


強制“換柱”皆因兩岸論述引發的爭議。洪秀柱堅持的大陸政策“一中同表”、“終極統一”與現行國民黨政府定調的“一中各表”、“不統不獨不武”相比對在法理架構上更清晰明了,不走高深莫測的模糊路線。可問題來了,她所堅持的既經不起選舉市場檢驗,而且還是票房毒藥,親北京的程度已破了島內忍受的臨界點,根本無法當選。另外,她說話口無遮攔,競選整合能力又著實讓人捏一把汗,絕大多數選民根本不認為她有資格勝任大位。

於是,國民黨有了不得不換柱的理由,可下手動刀子卻那麼不宮廷政治,雙方幾乎快當眾撕破臉。洪秀柱可是通過國民黨內正常程序被正式提名的候選人,突然反悔,外界觀感上當然不認為換她換得對,為時已晚的大轉彎說明的正是國民黨不專業的無能!朱立倫想必也體認到,“換柱”對自己、對選情,以及所謂的“民主價值”,皆屬傷敵未必反而自傷很深的“七傷拳”。這也讓一向標榜忠黨愛國、挺柱挺到底的深藍含恨在投票那刻就此打住,為她挾怨報復:需要應戰時,想方設法把她捧成民族救星;不需要她時,不過一枚吃完就甩的棄子。作為現實庸俗政治領導人的朱立倫,如今貌似不忮不求,大方啟動臨全會“反悔決策程序”,但“正當性”與普遍觀感呢?仍係於微妙且緊張的一念之間。就像“以朱換柱”之說,一講開,效果就打5折,若後續再沒處理得當,又會怎樣?

一旦朱立倫提名通過正式宣布參選後,可被攻擊的施力點還真不少:

1)在島內各縣市長施政評比中,他績效評價偏低,特別在“六都”直轄市中墊底,諸受頗多爭議。

2)任職桃園縣長與目前新北市任內的土地開發弊案遭司法單位調查,且下屬已因受賄被檢調收押起訴,案情有繼續向上延燒的態勢,他很難不粘鍋。

3)他岳父高育仁穿行於兩岸,有無特殊不當利益往來?以及經營的家族事業特別涉及在台軍方的標案又多被詬病,其中政商關係綿密給了民進黨很多可以著墨攻擊的把柄。

4)不久前新北市發生八仙游泳池趴的粉塵爆炸,至今傷員人數與病情依舊不樂觀,隨時有病危的預兆衝擊選情。

5)承諾新北市民當選即“做好做滿”的競選支票不容言而無信跳票。

對眼前的朱立倫來說,雖千頭萬緒卻沒一招好棋能為自己參選加分。稍有苟且,或患得患失,選舉議題的發酵就會變得曖昧許多,原則和立場即會發生動搖,一旦失守越多,越容易被人看穿手腳。如果招架得不夠好,則很容易被民進黨描繪成“畏懼挑戰、選擇安逸的驢”,再掠過議題設定的能力,弊案也會被繁複纏身,到時別說競逐“大位”,就連拉拔立委衝破38席的熱情和能量都會很有限。


朱立倫將要面對的紛爭遠多於洪秀柱,但剩餘的時間會更少。台灣最新民調揭曉的曲線波動顯示,搶到“大位”入場卷的朱只比換掉的洪多僅僅5個百分點,對比蔡英文,這場“換柱”的戲到頭來根本就是難看至極的浮世繪。

“大廈將傾,一木難撐”。朱立倫對國民黨敗到底的選情,只會杯水車薪,而非活水源頭,當轉換完多個畫面在2016一月十六日落下帷幕後,他雖比洪秀柱的結局好一點點,也仍不過是球賽不稱職的犧牲打!

礙於亡黨而鞏固的38席立委防線能否破磚成功,我們拭目以待。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