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7日 星期三

回憶:杜邦的幸福同事:BN Yang 等等

《鍾漢清回憶錄》的小小篇草稿和筆記。
2017.3.8
早上 盧奧 Georges Rouault : 法蘭西的容顏 (COUNTENANCE OF FRANCE),Verve 8, Summer 1940
去查 Verve 選集, Georges Rouault 的畫不少。此期 (封面是Matisse的)是油畫:Legendary Figure
smiling angel Reims Cathedral
Varnishing Day at the Royal Academy
晚餐後,重看日片 明日的記憶 (約5年前)
杜邦的幸福同事
BN Yang 鍾兄, 還是一星期看一本新書。
Hanching Chung 真的,十幾年初見,近來好啊!
BN Yang HC, 你真的老一些,差點認不出來,由兩眼炯炯有神確認。 我全退一年半,儘量不做宅男,多運動,多流汗,多喝水,常大笑,常會友,常唱歌。


Hanching Chung


關於 Umberto Eco 的回憶:90年代初,某次在荷蘭,讀到他到某大學演講的新聞,照片真是"大師風範"。......我竟然會讀完Il problema estetico in San Tommaso (1956 – English translation: The Aesthetics of Thomas Aquinas, 1988, revised),還覺得應該找時間重譯。25年過去了,這本書不知道壓在哪一箱封存的書之中。
我剛剛看台大圖書館關於Eco的藏書。雖然有"玫瑰之名"的義大利本,不過它不知道台北皇冠出版社的相關系列譯作,有點可悲。





杜邦 同事Ken Chiang 帶 Angella 來訪, 我想起好幾年沒去該公司網站。一訪: 作
sorghum research helping to feed millions 高粱屬重要研究幫助非洲人民


80年代讀他的中國美術史。90年代初,在哈佛買到他的Norton演講集。幾年前,在台灣大學聽過他一場演講,他當時有點急,想晚年開創著述新局,尤其是利用網路科技。
先生著作的漢譯,台北的石頭出版社有精美的印刷;北京三聯有平價的版本。




友情

我與YY結婚超過李安夫婦的30載。我很佩服她現在每周還到臺大旁聽幾門課。我現在無法這樣受教。她的一位老師,我稍知道些內情,跟她介紹完之後我建議邀請他們夫婦聚個餐。

對於Gmail 的使用者共同體,燈亮時,會有沒傳達出的hello!

洪醫師在電話留言說他的寶貝大兒子四月初要結婚了。我喜歡他叫我的「阿清」的聲音。回電交待接電話的護士一定要轉達、忘記跟她說,直接轉身向正在努力工作的阿佳說。

早上喝茶用日本古拙的小陶杯。想起幾天前小江(總經理)看到我如此寒酸,說下會會帶一宜興茶具送我。爾重其器我重其情。

林公以前也送我茶具。有意思的是,他將昔日在學會的5人合照只選我倆當其QKC社團的大頭照(Facebook)。兩天前在Facebook 跟兩位QKC的年青朋友筆談,他們稱我為『大老』了。(Facebook我2009年就登錄不過卻荒用。這幾年是Google的粉絲。不過上周起我發現那兒的朋友較多多,所以努力現身。)

K. J. Wu 上次跟我道別回新竹時,看到樓下的麥當勞,他說一定要去買個大麥克。我對那易牙居的蝦都不吃的他 (吃北海道空運到台灣的蝦),想買漢堡,很驚訝。他說,其中的芥末味最相思(昔日留美的回憶。他們今年要再訪美國的66公路。妙的是台灣有這方面的書。當然,他們會請嚮導,尊重專業最省事又可靠。

我跟寬仁師寫email 都懶得加標點。昨天寫「不…..」(否定其上信某句) 沒跳行、email發出後空格沒了,變成否定此信之”不”……

雨後、;19度…..
台大校園遠比東海的親密,因為搬到附近已近15年了 (真不可思議) 。不過,兩者時空相差近40年,是無法比較的。譬如說,清晨6點的台大,是找不到東海男生宿舍餐廳的饅頭夾蛋的。事實上,沒一家超商都還沒營業呢。
(我小時,父親有次與友人竟夜談天。天未明時即有叫賣豆腐等的攤販,他們就這樣飽餐一頓。)

1970年代的東海校園,完全沒有台大當今的熱鬧: 有不少穿制服的銀髮練拳團隊;有不少棟大建築物的空氣調節器的聲音量驚人,譬如說,台積電捐的化學系大樓、化工系館、……肯定還多多而我忘了;沒有溜胖狗而表情很滿足的婦人,她讓我想起二十幾年前的櫻桃季,東京New Otani Hotel 附近的步道,一對夫婦開車載隻又老又胖的狗,求牠務必下來走走;沒有你在操場或湖邊散步時,會不期然地聲音宏亮地,跟你道早的陌生人。

我已很久沒去麥當勞那兒早餐了。店長很早就上班,而我們相識的,他忙得不可開交,我就不方便問他,他們上次遭小偷之後的故事。早上有《爽報》可取。沒什麼內容。末頁有位年輕的名嘴「學校像監獄,監獄像學校」……想起Drucker的「企業像學校、學校像企業」,戴明博士的「人生各階段都有其各行各業的監獄」。



對於Gmail 的使用者共同體,燈亮時,會有沒傳達出的hello!

《走讀—台灣糖、鹽、酒:八個產業再生的影像故事》其實沒什麼深入內容,但畢是家鄉事,多少親切點。

一大早弄《漢字人行道》,「手頭」、『心頭』等等都在台語中;email 給Ken SU,台語文化大師,問他我發現的『訄』ㄎㄠ是否就是台語中的:
玩笑話。廣韻˙平聲˙豪韻:「訄,戲言。」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