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6日 星期五

蔡丁貴 ;洪崇晏 還原洪崇晏(八六):;公投盟;路權;

公投盟總召蔡丁貴,傳出將退出抗爭,打算申請台大兼任教授,重回台大教室,不過因他是高度爭議性的社運人士,也引發議論。

今日出刊的《時報周刊》報導,蔡丁貴在四一一活動中受傷送醫後,自認年事已高應該退出抗爭舞台,也打算像台大土木系申請兼任教授,依照慣例,台大應該會核准。

對此立委林郁方認為,蔡丁貴是位高度爭議性的社運人士,呼籲台大校方要三思而後行。

(葉國吏/綜合報導)



2014.5以下是洪崇晏聲明的全文。


感謝各位,「無保請回」。
---
「集遊無罪,抗爭有理。」
我不畏懼水柱,不畏懼警棍,更不會畏懼警方和政府以「拘提」或各種司法手段來對我施以恫嚇、威脅、壓力;我相信為了公平正義而站在街頭的各位夥伴們,也會在一次又一次的抗爭當中,成長為強壯而不畏強權壓迫、堅定捍衛公平正義與自由人權的公民/刁民/暴民/賤民。
今 天因為0411事件,我被以「違反集遊遊行法、(聚眾)妨礙公務、侮辱公署、妨礙自由(恐嚇)」四項罪名上銬拘提,這是第一次被銬、第一次被拘提、第一次 被移送,但這對我來說毫無壓力,因為這個社會有太多夥伴與我站在一起,謝謝你們,我們共同為了抵抗不公不義的政府而努力。
公民不服從的意思就是「我會竭盡全力抵抗不公不義,並承擔其代價。」即使最後因為哪一案而被判刑,我也會坦然接受,並向工運的前輩們學習:
「光榮入獄,毫無悔意!」
---
1. 其實我已經多次公開說明「本案與警方直接有法律上的衝突,因此認為不宜由警方偵辦」,並且委請律師聯繫警方、檢方書記處告知:「我願向檢方主動說明。」
所以請問我好好的說要去找檢察官,但警方卻不移請檢方傳......我也沒逃跑,到底何必非得用「拘提」的呢?
2. 拘提過程中,警方有(以很快的動作)出示證件和拘票(可能有用身體擋住,似乎不想驚動周遭群眾),並宣讀權利,不然我不可能配合上車。
但我想請問:警方以我在現場打電話可能聚眾為由,阻止我聯絡律師,甚至在我試圖以手機聯絡律師時,沒收手機並將我反銬——聯絡律師本來就是我的權利啊,我也沒逃啊只是要打個電話——何必呢?
3. 還好我在最一開始被警方阻止打電話時,就直接抓著手機、緊急撥通某位朋友的電話,放著讓他聽,於此同時我要求警方再度出示證件、宣讀我的權利和重述拘提理由。我朋友也很機警,立刻就聯絡、告知我的律師,不然我可能要在保安大隊偵訊室裡面白白多等一個小時。
各位被綁架的時候也可以把這招學起來,不用講電話,接通知後放著手機讓對方聽。也請各位警覺,如果接到信任朋友的可疑來電,請聽久一點。
4. 我並沒有在這次拘提過程中被警方施暴、要脅或刑求,但不得不說他們的確是有比較粗暴一點,手銬銬得有點緊,手腕稍微紅腫,把我架上計程車(往保安大隊)時粗魯了些,褲子被他們扯破。
後來偵訊結束後跟詹律師一起在對負責偵訊(其實也是負責抓我)的警方喊話:「支持警察組工會,捍衛警察勞動權!警察有權利拒絕這種不公不義、違背良心和法理的工作命令。」
5. 本次拘提後、在保安大隊偵訊過程中,警方除了問0411的案情之外,還有刑事局與中正一分局的員警「搭便車」問了0427(佔領忠孝西)和0429(路過忠孝東)的案情,而且他們甚至後兩件事併在同一份筆錄問,這是完全違背法律程序的行為。
律師與我當場表達這樣做是不合程序的,我有權拒絕後續偵訊,並載明於筆錄中,這直接導致的就是筆錄可能會不被承認證據效力(應該吧?求解)。但我還是有順便說明那兩天我所參與的行動和訴求,這樣比較省事XD",不然改天又被約談又被拘提雖然不怕也是很麻煩OTZ
6. 「無保請回」其實就意味著拘提沒有必要,我想這應該很明顯。再問一次,警察朋友們,何必呢?
---
最後,「捍衛民主,還我喇叭」,發聲和抗爭是人民的權利,感謝昨天送我喇叭的朋友,今早我用得很爽,傍晚詹律師也用得很順,我們會繼續以非暴力抗爭的方式,誓死捍衛人民的聲音與權利!

洪崇晏在臉書上附上他的第一張拘票,讓其他參加社運的學生參考。翻攝畫面
逮捕過程中洪崇晏要打電話遭警制止。翻攝畫面
洪崇晏移送北檢。施昂強攝
洪崇晏也到中正一分局聲援歸還喇叭的抗議活動現場。楊忠翰攝




於地檢署完成複訊,晚間8點19分時已被釋回,律師詹順貴陪同在旁。

崇崇晏與詹律師在吃豬腳麵線 。


台大學生洪崇晏今(5)日聲援中正一分局前的「捍衛民主,還我喇叭」的行動後,在館前路與漢口街遭到數名便衣警察上銬帶往台北市警局保安大隊偵訊。洪崇晏 在晚間5點50分左右走出保安大隊門口,並在將近6點半時抵達台北地檢署,他雙手被銬上手銬,蓋上衣服,神情嚴肅,不發一語,現在由檢察官偵訊中。

辯護律師詹順貴受訪時表示,警方2次發給洪崇晏的通知上只寫刑事案件的查證,並沒有寫案由,這應該是發出拘票的檢察官沒有仔細審核就發出,所以今天的拘提應該是違法的。

至於洪崇晏被便衣警察逮捕有沒有違法?詹順貴表示,洪當時有要求便衣警察表明身分,警察也有出示身分證明,這個部分警察並沒有違法,違法的是檢察官所開的拘票。

洪崇晏在北檢下車時,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等數人也在現場高喊口號「八六(洪崇晏)無罪釋放」;而稍早,律師顧立雄也到場和詹順貴等人了解情況。



上午台大洪崇晏參加還我喇叭行動





八六蒙難記的真實圖像,請大家用力轉傳。
5/5洪崇晏遭當街上拷 拍攝者/ 謝孟錦 簡子鑫

















我上次見到洪崇晏(八六)是廢核平台佔領台北市忠 孝西路的時候。那時,我在群眾與警方對峙的地方,雙方相距約2公尺。不一會兒, 洪崇晏現身,他像樂團指揮,用手勢指前方約50名黑杉學生起身,將靜坐學生拉到距警方50公分處再坐下......我(預官排長)說,他指揮若定。

超扯。剛接到詹順貴律師的電話,他著急說洪崇晏剛被中正一的便衣押上計程車帶走,應是被現場拘提。
目前律師趕到保安警察大隊,確認狀況是,八六在今早參與完「還我喇叭」行動後,解散、正要去吃飯的路上,卻遭便衣員警攔下,當場亮拘票、將他上銬押上計程車,送往保安大隊。
拘提的理由,應是為了「411中正一行動」。行動過後,中正一曾發過兩次到案通知給八六,要求他到中正一作筆錄。但一如318之後各案的作法,我們都一貫拒絕到警局應訊,要求檢察官直接發傳票,我們願意直接到地檢署向檢察官說明。
這理由,在我們上次主動到地檢署到案說明時,已經講得很清楚:警方在這些案件中並非中立,而是事件「當事人」,要「當事人」來訊問「當事人」,本身就不合 理。就過往經驗,警方也的確會在作筆錄時,惡意地以誘導式提問入人於罪。因此,我們就算被逮捕、在警局應訊,也往往全程依法保持緘默。事實上,整場行動, 警方都全程搜證。證據中我們該負的法律責任,我們絕不逃避。但我們拒絕惡意誘答。
八六的律師過去也兩度向警方清楚表達這個意思,要求直接送地檢署。但檢警還是硬要拘提,完全莫名其妙。
強行拘提根本毫無必要。如上所述,到了警局,我們也是保持緘默。最後結果還是一樣:到地檢署去說。今天中正一卻挑在這時機下手,唯一的意義就是,「惡整」。這是一場清楚、惡意、中二的司法報復。方仰寧絕對必須付出代價。
請各位轉發,關注後續發展。
另補一句,我自己本身也已收到兩次中正一的到案通知。第二張還是我們去地檢署主動到案後幾天,刻意限時掛號寄來。不知道一個個拒提,是否是檢警這波反撲的幼稚戲碼。無論如何,我將持續堅持檢方直接訊問,拒絕赴警局說明。









蘋論:小心自己也成為怪獸


學 運過程中,有人稱許學生佔國會的膽識與勇氣,但也有人抨擊學生破壞秩序;有人質疑警察血腥鎮壓、失去比例原則,也有人聲援警察日以繼夜地出勤,同樣需要被 關懷。類似的兩極辯論、價值衝撞,對厚實台灣的民主底蘊都是好事;但若有一方自以為擁有無以顛撲的真理,不允許受到挑戰質疑,那就與學運揭櫫的理念相違背 了。

與其支持不如監督

交大校長吳妍華日前在公開場合自稱「沒把學生教好,要向警察道歉」,很快地引來各方圍剿抨擊,她也立刻表示歉意。但台北市議員周威佑怒罵吳妍華:「妳愛做權 力的妓女,乾脆去給狗╳。」這已是言語霸凌,斯文掃地。學運希望透過佔領立法院,讓台灣人思辨兩岸關係、國家暴力,甚而透過佔領運動帶領出審議式民主;但 這種以「妓女」來辱罵女校長的方式,其格局已與《新聞龍捲風》公然在節目中意淫參與學運女性相輝映。
周威佑是台大法律系畢業,連任過多屆台北市議員,他長期關心社運,在台北市議會的問政表現不差。如果說像周威佑這樣的意見領袖都須用這種粗鄙方式 來批駁對方,那過去一個月來,伴隨學運而來各種敵視不同陣營,甚而不許別人有不同意見的撕裂狀況已何其嚴重。而這當然不是學生衝進議場,對抗馬政府黑箱服 貿蔑視民意的初衷。
411包圍中正一分局的行動一度失控,控場的洪崇晏情急下一度對方仰寧脫口說:「你要小心自己被暗殺。」因而讓自己成為眾矢之的。事後洪崇晏兩度 出面道歉,並在臉書貼文:「與怪獸對抗的人,要小心自己也成為怪獸;當你凝視著深淵的時候,深淵也在凝視著你……與其無限期支持我(們),不如無限期監督 我(們)。」這樣的道歉反省,已狠狠地把大人比過去了。

尊重捍衛不同聲音

當 學生們成就了台灣解嚴後最重要一場學運,並在享受其光環之餘,須不斷省思抗爭的法律與道德界線何在?是否已準備好承擔這一切了嗎?當我們在讚頌學運遏阻馬 政府崩壞台灣民主之際,更要格外地提醒自己不要成為毀壞民主的那群人。我不同意你的意見,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所有台灣人共勉之。








【綜合報導】
文/蔣金、黃信維 圖/陳韻年、黃信維
蔡丁貴昨(13日)晚間於立法院正門舉行記者會,主張立院正門廣場應開放公民討論服貿及兩岸監督機制立法,並號召群眾於今早遞交請願書給王金平,他昨晚表示若無法順利遞交不排出翻牆進入,現場來了60多位民眾參與。蔡丁貴稍早表示因身體不適,取消強行進入打算,若王金平一小時內不出面則結束集會。
蔡丁貴認為「本來人民集會遊行是合法的,取消許可是違憲」,他比喻被取消集會權利,就像是超車被警察吊銷駕照,十分不合理。他表示立院正門廣場應由人民跟立法院互相協調決定所有權,也在請願書中說明,1999年時立院正門廣場曾開放公民討論公投議題,希望立法院長王金平能再次開放廣場提供公民討論服貿協議和兩岸監督機制立法議題。
蔡丁貴說前日自己衝向快車道「不是以死明志」,期盼自己能活到台灣獨立建國。對民眾包圍中正區第一分局爆發警民衝突,他表示「警察過勞是馬江造成的,未來年輕人還是有希望」。他認為學運的訴求還沒完成,「議場可讓,廣場不能退」。雖然學運期間沒能參與過任何一次決策,但學生付出許多,表示尊重他們的決定。
他表示今天以柔性請願希望王金平出面,也說支持警察組織工會,並對警察喊話,「你們下次要抗爭找我,我可以帶隊」。也說尊重方仰寧分局長,但可惜方沒有說出背後高層的名字,蔡丁貴指出,警政署長王卓鈞應該要負責。

蘋論:還原洪崇晏


 
在還原洪崇晏之前,台北市警察局剛剛准了公投護台灣聯盟位於立院外的集會許可;不過兩天前,台北市警中正一分局以違反《集會遊行法》為由,廢止公投盟的路權許可,甚至聲明該聯盟日後所申請的集會將「不予許可」。同件事,在否決與准許之間衡量的尺是什麼?關鍵當然是那場網友包圍中正一分局的行動;很多人看到包圍行動的激情與脫序,但也因這場行動,讓中正一分局這種永久剝奪人民集會表達意見的違憲行為無所遁形。

曾上街挺警察工會

這幾乎是與太陽花學運發生之初同樣的命題。學生衝進立法院、佔據議場讓很多大人都嚇傻了!但如果不是學生這樣激越的動作,張慶忠那30秒已經決定了服貿過關的命運,更遑論後續打破服貿黑箱、掙得「先立法後審查」的政治承諾。大人們不得不承認,這些學生遠遠比他們更關心這些社會議題,學生甚至連行動後續的法律問題都已經想清楚了,你還能指責他們什麼?
包圍中正一分局的洪崇晏早從反樂生拆遷就參與社運,爾後的反國光石化、關心苗栗大埔到反媒體巨獸,他幾乎無役不與,甚至摔得頭破血流還頻頻站到第一線。由於他是包圍中正一分局的代表性人物,因此有不滿的員警肉搜他的個資要「路過」他家,沒想到才發現洪崇晏去年曾參加以警眷為主的警聲會到立法院抗議,他支持警察組工會,捍衛警察的勞動權。
作為一個群眾運動的「場控」,洪崇晏讓自己的情緒凌駕於實際帶領,顯然不及林飛帆與陳為廷純熟;尤其洪情急之下嗆聲方仰寧「你會害自己被暗殺」,反撩撥群眾情緒,更顯敗筆。太陽花學運甫光榮退場,一場圍警局的行動卻拿學運的正當性逼迫一位小小的分局長下台,也失去運動的比例原則:網友抗議有理,但學界及輿論已群起批判警方裁定違憲,包圍警局此舉發動的政治必要性不足,洪的臨場表現也為德不卒。
還原洪崇晏,就是個熱中社運、關心弱勢的台大學生。但就如同方仰寧女兒在臉書發文支持父親,引發網友廣大迴響一樣;哪一個社運抗爭者沒有父母家人?他們被打得頭破血流卻屢仆屢起,難道只為了「想紅」?只為了「搞政治」?
不要只看到抗爭者的激情演出,要了解背後扭曲的體制,這才是事情的全貌,才是負責任的公民。還原洪崇晏,目的也在於此。 





洪崇晏謙虛地說,他不敢跟魏揚比,是魏揚鼓舞了他,因為魏揚是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做出進場指揮決定,而且行政院那天傳令系統處於瓦解狀態,行動也更為激烈,魏揚要承擔的責任遠遠高於他,「魏揚比較勇敢啦」。




洪崇晏:沒有我 411也不會變成中壢事件 - 新頭殼 newtalk
新頭殼newtalk2014.04.13 林雨佑/台北報導1位411包圍中正一分局行動指揮洪崇晏的友人在批踢踢上發文指出,當晚若不是洪崇晏跟其他有經驗的運動者擋在前面,沒人能保證上千群眾會不會像19…
newtalk.tw


洪崇晏:抗議已超越學運成為社會運動

更新時間 2014年4月12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05:08

洪崇晏
洪崇晏帶頭要求方仰寧作出交代收到媒體關注
台灣不滿警方驅離而包圍警察分局的示威群眾,在分局長三度道歉後轉往立法院正門徹夜聚集。
BBC中文網記者周六(4月12日)清晨在立法院正門口採訪了在民眾包圍中正一分局行動中帶頭要求分局長方仰寧出面交代的台灣大學研究生洪崇晏。
洪崇晏對BBC中文網說包圍中正一分局的活動並不是他組織或發起,而是有人在網上號召,他是響應號召而前往該分局。
洪崇晏說從一個網絡號召迅速得到超過千人響應來看,這場運動的能量超過想像,且不僅是一場學運,而是一場士農工商廣泛參與的社會運動。
這些徹夜持續在立法院前聚集的抗議者稱自己為「大腸花」,有別於此前佔領議場學生的「太陽花」,他們聲援被驅離且禁止未來持續活動的「公投護台灣聯盟」。
方仰寧在學運期間撤銷了公投盟未來持續抗爭的路權,示威者指責方仰寧的決定違反「人民有集會結社自由」憲法規定,並對方仰寧毀諾驅離示威者表示憤怒。
方仰寧在警局遭民眾包圍情況下出面就派警員驅離公投盟成員表示道歉,並口頭請辭,他並說將從寬處理未來公投盟的集會許可。
不過台北市長郝龍斌周六上午前往中正一分局表態支持方仰寧。郝龍斌表示除非方有違法行為,否則不會接受他的請辭。
方仰寧
方仰寧在警局遭包圍情況下表示自己將會辭職
洪崇晏因其周五在警察分局前帶領示威者與方仰寧針鋒相對,其也像太陽花學運領袖林飛帆一樣遭到一些反制者宣稱要到他台中的老家包圍。
有反制者則說要通過電話與電郵向洪崇晏就讀的台灣大學施壓,直到台大開除洪崇晏為止。
也有一些太陽花學運的支持者稱洪崇晏包圍警察分局使得學運被「模糊焦點」,並對他有所指責。
洪崇晏此前也參與了太陽花學運超過三周的抗議行動,但他是在立法院外眾多聲援者之一,而不是佔領議場的學運核心決策成員。
相對於一些人士的指責,學生領袖陳為廷及林飛帆都通過臉書聲援洪崇晏,他們表示洪崇晏是因為分局外的現場缺乏組織無人指揮,而主動扛起了指揮工作,且周五的警局示威並沒有模糊佔領行動訴求。

陳為廷聲援

陳為廷以自己與方仰寧遭遇經驗說,他在過年前曾與華隆自救會工人到總統府前靜坐,當天方仰寧先是訓斥工人,對學生則是怒斥「你不是工人,你不要說話」,其後令警方將其架走拖回警局。
陳為廷說他問警察他犯了什麼罪,警察面面相覷,其中一位警察說「沒辦法,上面指示的」。
他並說在聲援者後來到警局要求放人時,方仰寧才授意讓他離開,並換個笑臉跟他說:「為廷,沒事吧?」陳為廷說方的做法「十足偽善」。
他說雖然有人認為該被究責的是警政署長王卓鈞與行政院長江宜樺,但他認為除了高層要負政治責任外,被稱為「天下第一局」掌管博愛特區集會遊行的局長,絕非沒有責任。






許阿棟



當一個國家可以清楚明白地告訴你「他違憲也沒關係」,請問是國家暴力?還是抗議暴力?


先來談談八六=洪崇晏好了。









第一次知道八六這個人,是農陣號召在馬英九開車經過的時候在路邊喊口號舉牌抗議,然後那天徐世榮教授只是在「坐在人行道上喊口號」,就被警察以違反集會遊行法硬拖上警車。然後同一時間,有個傢伙在閃警察的過程中,因為推擠摔倒摔得頭破血流,然後竟然堅持嗚著頭留著滿頭鮮血不斷大喊「今天拆大浦、明天拆政府」.....然後立馬被送去中興醫院。




真正和他認識則是在大埔張藥師告別式回台北的路上。然後接著就開始在大大小小的抗爭中都看的見他高大的身影(他鐵定已經超過186了)




十月十號黑島青號召在景福門包圍凱道。那時候我們正背對著總統府前的一整排的警察在原地靜坐,抗議毀憲亂政和服貿。我前面就坐著我超愛的徐世榮教授(大心+擋太陽)。這時有一群國小的小朋友因為要國慶表演,所以一大群浩浩蕩蕩的從我們面前走過,並且對我們這一大群人投以好奇的眼光。




這時候一般人的反應通常是「小朋友不懂沒關係」或「小朋友真可愛」之類的。但八六不是。這時候他竟然急急忙忙地跑過去,對著這些小朋友大喊「小朋友們,你們知道我們今天為什麼要在這裡抗議嗎??」 「你知道你們等一下要去表演的時候是要表演給一個毀憲亂政的總統看嗎??」 然後巴拉巴拉巴拉的開始認真地追著小朋友的隊伍跑,認真地大聲疾呼對著這些才國小的小朋友講道理、講毀憲亂政、講服貿。




八六就是這樣的傢伙,他沒事就想把整個國家的未來,社會的發展全部攬在自己的身上,不管什麼時候都想要努力地喚醒所有的群眾,連國小的小朋友都不放過。他恨不得在改革的過程中,所流的每一滴血都是他流的,所有責罵所有痛苦他自己一個人背負。




這裡有一篇關於八六以及這次行動的說明。內容很詳細幾乎就是我認識的八六以及我所知道的這次行動的樣貌。強力推薦給不了解事情始末的朋友可以讀一下。




http://www.ptt.cc/bbs/Gossiping/M.1397251496.A.86E.html




這次包圍的起因很簡單,就是中正一分局局長方仰寧任意的廢止公投盟合法申請的路權,並且發新聞稿在官方的網站上公佈今後將不再同意公投盟的路權申請。














體制內我們做了什麼?? 有的,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當天早上台北市議員高嘉瑜質詢方仰寧為什麼任意的廢止公投盟合法申請的路權的時候,方仰寧強硬的回覆議員說,往後蔡丁貴再申請集會遊行,他決不會同意,若因此衍生違違憲之責,他不會逃避。




體制內的訴求,方仰寧有王卓鈞靠,王卓鈞有江宜樺靠,江宜樺有馬英九靠。所以他很皮,而且常參加社會運動的人都知道,他皮不是第一次了。方仰寧根本根本就不鳥你市議員,他根本不怕。




所以民眾的憤怒只能用體制外的方式來表達。




到了晚上,當群眾包圍中正一分局之後,方仰寧不僅口頭請辭,還同意放寬蔡丁貴的路權申請,也承諾濟南路目前合法申請的路權不會去驅離他。




你看見了嗎??從服貿到這次的包圍中正一分局事件,台灣的代議制度已經完全失衡了。我們的議員,我們的立法委員,完全對於行政的職權無法有效的監督制衡,導致人民必須被迫訴諸直接民主才能和掌權者有對話、溝通、制衡的機會。




目前台灣整個現狀就是「國家違法,曲解法律,但人民無法制衡」。關場工人案曲解律,洪仲邱案曲解法律,檢察總長都可以曲解法律,為了服貿過關,法案30秒過關,國家繼續曲解法律。




白狼帶著兩百多人舉著一堆大旗和宣傳車大聲公,停在忠孝東路超過兩個小時。現場方仰寧竟稱白狼是「路過、請願、不違法」,然後蔡丁貴教授的請願就是違法、暴力,是暴民,這就是執法標準?




而今天凌晨原本答應「不驅離」,到了早上突然強製驅離,然後方仰寧又油腔滑調的說「我晚上承諾的是不強制驅離阿~~所以早上只有柔性驅離阿......」




然後中正一分局以違憲的方式,永久禁止公投盟的集會遊行申請,在沒有法律授權情況下,直接把公投盟列為黑名單,當被議員質疑違憲時,方仰寧竟然說:「即使違憲也要做」!




當一個國家可以清楚明白地告訴你他違憲也沒關係,請問是國家暴力?還是抗議暴力?




民主當然不能無限上綱。但「包圍警察局提出訴求,要求不理會議員質詢、違法違憲的警察局局長回應」,我實在看不出來哪裡觸碰到了民主的底線。如果這樣就觸碰到了民主的底線,那麼我覺得我們的下一代除了投票之外大概只能等著政客權貴用各種手段玩到死。




此外我也不認為透過包圍警察局來達到訴求會導致以後動不動就會有人沒事跑去包圍你家我家或任何政府機關。拜託仔細想一想,社會運動不是請客吃飯,就算你真的是要請客吃飯,你有辦法隨隨便便就能找到上百上千個人願意跟你去吃飯嗎?? 你平常揪人吃飯時間有這麼好喬你說了算嗎?? 單純請客吃飯都這麼難揪人了,佔領行政機關這樣吃力不討好的事你怎麼會覺得很容易常常發生呢??? 假若真的以後常常出現,那麼要檢討的不是人民,而是我們的政府。




最後我真的無法理解一直貼鴿派、鷹派的標籤以及不斷地宣稱這樣的行動會毀壞學運的形象之類的巴拉巴拉的重要性到底在哪裡。我們的憲政體制的失衡,代議制度失靈,本來就不只是學生的事情。




嗜血的官員用這樣的方式對待人民,不願面對真相、不願回應訴求,而反觀令人永遠不解的是,為什麼這個社會對掌權的政府官員這麼寬容,卻對於沒有權力、一路被壓著打,一路想要提出事實的人民卻這樣嚴苛。




還是要說,當一個國家可以清楚明白地告訴你「他違憲也沒關係」,請問是國家暴力?還是抗議暴力?






陳為廷臉書全文:

我一點也不覺得晚上這場行動是「模糊了佔領行動的訴求」。

一碼歸一碼,該究責的就該被究責。

方仰寧不但毀諾、選擇強制驅離,而且還公然違憲,永久禁止公投盟的集會申請。甚至說「即使違憲也要做!」。這已經超越任何一個對民主價值有所堅持的人的底線。在大法官甫宣告對「臨時性集會」採「許可制」的《集會遊行法》違憲的此刻,更顯得極端諷刺。

光這一點,就足以認定方仰寧根本不適任。更別提他那些著惡名昭彰的過去。

部分媒體快速地報導方仰寧的「鐵血、辛勞」,甚至有網友開粉絲頁相挺。這些我不否認。但懇請各位,也「平衡報導」一下方仰寧過去這幾年對弱勢、對社運參與者的各種違法鎮壓。

我自己最近一次在街頭與他面對面「相遇」,是過年前與華隆自救會!的工人到總統府前車道靜坐。當天方仰寧先是訓斥工人,面對抗議學生則是怒斥「你不是工 人,你不要說話!」,接著不由分說、尚未依法舉完牌,就把我架走。拖回警局以後,我問警察自己是犯了哪條罪?員警面面相覷,因為沒舉完牌就硬把人拖走,根 本不符任何犯罪要件。

其中一個警察說:「沒辦法,上面指示的。」

我問:「是方仰寧嗎?也太幼稚了吧。」警察苦笑不語。

就這樣被押在警局幾個小時。後來是等到工人及聲援者準備到警局來要求放人,方仰寧才趕著在記者會開始前來到派出所,授意讓我離開。離開前,還換個臉色笑著跟我說:「為廷,沒事吧?」。十足偽善。

類似這種例子,在過去幾年的社運場合不勝枚舉,比這更扯的所在多有。

有人說,該究責的是王卓鈞和江宜樺,不該針對小小員警。我無法接受。的確,高層是該幹、他們絕對要負政治責任。但被稱作「天下第一局」、掌管各種博愛特區集會遊行的局長,絕對不是沒有責任。

過去幾年,我們已經吃過夠多悶虧,但因為運動能見度本來就不高,因此也沒有餘力去對警方究責。這次若不是方仰寧明顯跨過底線,群眾也不會如此憤怒。

至於那些在罵洪崇晏壞事的人,你們給我閉嘴。八六是我見過數一數二具有勇氣、細膩、與行動力的行動者。對於今天他承擔起這個場子,而我卻無法在他身旁,我深深感到愧疚。

代誌沒解決,原諒沒可能。這個政府再不悔改,就等著被群眾淹沒。




Jessie Chen相片






看看中正一分局的公文,

你還要譴責今天包圍警局的孩子嗎?

警察可以廢止憲法保障的人民集會遊行權嗎?

警察可以說日後公投盟所有的申請永不許可嗎?

你看到方仰寧因為執行上級意志驅離人民
又同時在長官遭民眾施壓下而要他道歉時的委屈,
也該看到方仰寧這張公文對國家憲法的踐踏,
對人民權利的剝奪,
更重要的是對先人流血流汗換來的民主的羞辱。
這群孩子憤怒了,
因為他們都看到了,看得一清二楚
看得明明白白。











警察有權這樣?






BillyPan 潘建志醫師相片


很多人是在這幾天,才第一次聽到蔡丁貴教授的名字。

若是如此,那麼可以想想,這五年來是不是有媒體或政治人物刻意不讓你知道這社會的真相;或者其實你自己就不想知道真相,只願意活在自己的世界裡。











這兩張是我親手拍的照片。

2008年10月25日,陳雲林要來台之前,蔡丁貴教授開始在立法院前絕食靜坐,要求補正公投法。當時在他身邊的年輕人只有張銘祐一個。

6天後蔡教授停止絕食,大概有2,000個網友發起光照立法院的行動,之後公投盟就成立了,一直守在立法院周邊直到現在。右邊推輪椅的小女孩當時才14歲,她叫做陳志瑜。這次太陽花學運她也參加了。那時,陳為廷還只是高中生。


這五年來公投盟南北奔波參與每場重要公民運動。成員大都是上了年紀的阿公阿嬷。遊行時他們常在隊伍最後面,出人力出物資,不干預其它團體的決策,很少搶麥 克風和鏡頭,媒體也忽略他們。五年來他們沒有人從政,甚至連民進黨都和他們保持距離。大埔朱阿嬤的告別式,公投盟去了大概100個人,把告別式場都坐滿 了。318學運他們第一天就參與,之後每日都固守正門,演講不斷。他們抵擋過十幾次飆車族和鬧場的小混混,多數的學生都沒感覺。當賤民特區或妖西們質疑決 策不民主時,他們什麼也沒有說。太陽花結束所有的學運幹部和公民團體都上台講話接受群眾歡呼了,就他們沒有。談話性節目也沒他們的份。

雖然大部份的人不知道,但這種傻瓜式的默默堅持,畢竟還是感動到一些真正了解的人。今天到中正一分局抗議的兩千個年輕人發出的怒吼,算是還給公投盟一點小小的公道。




20140411 19:51黑島青呼籲馬政府 「還路權於民」(1385)

20140411 19:45【更新】誰破壞學運攝影機? 方仰寧:歡迎報案(18034)

20140411 19:43無法達成共識 方仰寧轉頭回警局(1774)



台大新聞E論壇

場外即時】

為抗議今早警方驅離中山南路立院門口聚集的民眾,今日下午六點有民眾號召包圍中正第一分局,目前現場已有超過300人聚集,警方拉下鐵門並於稍早第一次舉牌警告。

19:09更新:⋯⋯

更多
















猛嗆方仰寧 洪崇晏熱衷社會運動


記者朱蒲青、唐詩/台北報導 2014-04-12 00:11














(翻拍東森電視)


因不滿公投盟群眾遭警方驅離,台大哲學系學生洪崇晏在千餘名群眾展開「路過中正一分局行動」中至為搶眼,洪崇晏之前在白狼到立法院外鬧場的隔天,在學運抗議現場被中正一分局長方仰寧嗆過「小孬孬」,這次,他率眾高喊中正一分局長方仰寧「背信忘義,道歉下台」,表現嗆辣。


洪崇晏外號「八六」,現年23歲,就讀台大哲學系,這幾年來積極參與社會運動,包括樂生、反國光石化、關廠工人連線、反華光、苗栗大埔等案,也曾擔任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媒體發言人。


洪崇晏在台大期間擔任過學生會幹部、三屆學生代表,還有網友在臉書上成立「台大學代會高級資深學代洪崇晏」粉絲專頁,總計有一千多位粉絲給他按「讚」。


洪崇晏在臉書上表示,北市府警察局在4月9日聲明,以公投護台灣聯盟多次違反集會遊行法及其他法令為由,廢止公投盟在立法院周邊之集會許可,同時悍然宣布「對於日後所申請之集會不予許可」,這是違法違憲的行為,應該受到嚴厲譴責。



******



漂浪島嶼--munch相片











被遺忘的公投盟

晚間警察清場,在人群準時散去後,上千學生和群眾聚集立院大門,要幫公投盟歐里桑守助陣地,畢竟當初衝立院,這些阿伯阿姆出力不少,人不能忘情。

到凌晨二點,警察看人多,不敢下手,公投盟蔡丁貴上台,感謝到場開幹的相守朋友,並用擁抱感謝音地大帝撐場相助。


即至早上,人一少,警方就動手強驅,蔡丁貴撞車送醫,讓人憤怒又悲傷的結局。

一場社運,看透許多,碎心!



黑島青呼籲馬政府 「還路權於民」

2014年04月11日19:51
針對公投護臺灣聯盟路權遭到收回,以及毀棄先前承諾強制驅離立院廣場民眾,引發後續事件,黑色島國青年陣線稍早也在其臉書發表公開聲明,呼籲政府與警方將路權歸還人民,並為此事件中受傷的蔡丁貴教授祈福。此聲明一出,破萬粉絲點讚表達支持,並紛紛留言替送醫治療的蔡教授打氣加油。(隋昊志/綜合報導)




以下為黑色島國青年陣線聲明全文
【嚴正譴責市警局違憲、方仰寧毀諾,請還公投盟一個公道】

我們很遺憾,台灣是個法制國家,還不是法治國家。

 

市 警局日前收回公投護台灣聯盟的路權,並使用許可制《集會遊行法》作為其法源依據,此已違反憲法保障的人民集會自由。且《集會遊行法》中並無「日後申請之集 會皆不予許可」這種未審先判的相關條文,市警局顯然違憲又違法,相關人員應當受到最嚴厲的懲處,中正一分局分局長方仰寧更應該被革職,以示懲戒。

 

此 外,方仰寧在今日凌晨時,公開承諾不會強制驅離立院廣場的群眾,卻又在清晨時,突然以粗暴蠻橫的手段強制驅離立院廣場民眾。中正一分局毀棄承諾,使人民失 去對警察的信任,加劇人民與政府之間的矛盾關係,這樣的政治責任與歷史責任,必須由馬英九、江宜樺、王卓鈞、方仰寧一干人等承擔。

 

去年 七月,黑色島國青年陣線開始反服貿的相關抗爭時,公投護台灣聯盟的前輩們總是風雨無阻地陪伴黑島青,從立法院、景福門到桃園機場,前輩不屈不饒的精神讓我 們深感敬佩。我們鄭重呼籲政府與警方,切勿違憲濫權,請把路權還給人民,不要傷害愛臺灣愛得如此用力如此深的人,請給我們一個值得深愛的台灣。

 

所有人民都是這場運動中的主角,請大家為蔡丁貴教授祈福,早日康復。也希望大家能前往立法院,關心這些總是站在最前線為台灣民主餐風露宿的前輩,他們絕對比我們更值得獲得掌聲。




上午被驅離 公投盟累趴睡圍牆

2014年04月11日17:07

公 投護台灣聯盟」今天早晨被警方驅離,但是絲毫撼動不了公投盟的決心,下午5時許,約有30名成員依舊守在立院門外靜坐休息,而有人因疲倦,直接席地而睡, 有些人則趴在立院中山南路側的圍牆小憩。警方則派出50名警力,在一旁戒備,防止再次發生衝突。(張貴翔/台北報導)








公投盟民眾聚集在立院附近。張貴翔攝


警方在旁戒備。張貴翔攝


有些人趴在立院圍牆小憩。張貴翔攝


立院內警方仍持有盾牌。張貴翔攝




魏揚

我不知道我是否可以代表黑島青表達我對公投盟的敬意,但就我所知,至少就我從一開始參與黑島青開始,每一場行動,都多虧了公投盟阿杯阿恩的奧援:

從去年7/31的「佔領立院,奪回未來」開始,到9/30的「反對趕場公聽」,再到10/10的「奪回國家,人民除害」,以及11月的「讓陳德銘看見台灣、如影隨形」這些由黑色島國青年陣線主導的行動,公投盟始終是我們的最佳戰友。


還記得去年7/31,我們試圖翻過立法院圍牆進去參加服貿公聽會,當學生們滿頭大汗要突破警方人牆、翻過圍牆時,旁邊的公投盟阿杯阿恩已經默默地將立法院圍牆的鐵柵欄拆了好幾面下來,直接光明正大地走進去了,戰力簡直破表XD

去年10/8,當我們夜襲凱道遭驅離,最後決定夜宿張榮發基金會時,擔憂淒風苦雨學生無以為繼,一通電話給公投盟那位留著一鬚白色長冉的賴大哥,二話不說 就調來了數個帳篷、塑膠椅。而在每一場行動中,公投盟蔡教授都會跟我們說,有哪些地方需要公投盟防守的,盡量說,都可以配合學生作佈陣。

在許多場合,當我焦慮著不知道行動會如何發展時,每當我看到公投盟的阿杯阿恩,靜靜地坐著,人手一隻高達數尺的台灣大旗,井然有序地排成「大旗陣」時,我總能夠感受到一股令人鎮定的力量,讓我在各種運動現場感到安心。

還記得有一次,我因為7/31翻立法院圍牆而必須到台北地方法院出庭受訊,剛好也遇到公投盟的蔡教授與賴大哥,他們看到我跟林飛帆,就說:「以後你們的行 動,你們不要去扛這些罪名,交給我們就好了,你們專心行動」。雖然這樣的建議在務實上不太可行,但是確實可以看到公投盟的長輩是多麼地疼惜我們這些願意站 出來的台灣青年,長輩們在欣慰之餘,卻又不希望年輕人被迫去面對煩冗的司法程序。

在過去,外界總會擔心黑色島國青年陣線是否會與公投盟走得太近,外界總是將我們視為是「獨派團體」,猶記去年社運連線到台中去圍堵國民黨全代會時,中國有 篇報導就列出三大台獨團體,「908台灣國」、「公投盟」以及「黑島青」。即使如此,我們不擔心外界的「污名化」,因為我們不認為「台獨」是一種「污 名」,即便在如今這似乎成為一個青年們不太願意談論或是不覺得有需要談論的話題。

對於黑島青而言,我們認為在此刻的台灣,新一代的年輕人應該思考「對下一代的年輕人而言,什麼是台獨?」,或著讓我們先拋開具有既定內涵的標籤名詞,退一 步說,「國家主體性、國家主權該如何維護?台灣的在地性該如何彰顯?」、「台灣與中國的關係是什麼?該走向何方?」等問題。

當我們開始思考與辯論這些問題,我們其實也就是在修正既有的台獨論述,並發展出屬於下一代的台獨論述。我認為,許多青年與社運團體或許確實無法全然認同公 投盟長輩們對於「台獨」內涵與策略的定義,認為那過於排他、過於煽情、過於著重於民族主義,然而這些青年或社運團體有些也確實支持台灣主體性的維護、台灣 在地性的重視等等,那麼我們就可以思考:這些理念要如何去影響、改變既有的台獨論述,進一步促成一種涵蓋面更廣、更具包容性,同時考量了國族、族群、階 級、性別等面向的台獨理念,而不再只是排他性民族主義式的台獨路線。

我認為這才是當大家對公投盟理念不敢苟同時,我們所可以作的,是對話、辯論,而不是切割、忽視、漠視甚至鄙視。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打了這麼一大串,一開始只是看到公投盟前輩遭到驅離、蔡教授送醫,感到相當沈重。另一方面也是看到有人在批評黑島青切割公投盟,認為或許有必要出來澄清:黑島青從來沒有,也絕對不會切割我們始終的戰友,公投盟的阿杯阿恩們!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