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日 星期三

Robin (2-3) 羅斌的戲偶情緣;台北榮譽市民:Happy Taiwanese Puppet People

2006.3.2

文化部、台北市文化局都不給我一毛錢,因為我是"外國人",雖然作了20多年的台灣文化推廣、有永久居留證、是台北市榮譽市民,每年繳稅。台北民政局也說我不是台北居民,因為沒有戶口,雖然住台北23 年。這就是台灣的"國際化"。

-----


看電視多浪費時間,尤其是選後敗方不認輸,可能將有.....
不過閃過市長與羅彬博士,我知道一定是好消息。恭賀Robin Ruizendaal.....

羅斌新增了 5 張相片。
台北市榮譽市民 Honorary citizen of Taipei 我非常榮幸是台北人, 台北是亞洲最棒的城市....我的家。 感謝台原的團隊與所親朋好友的支持!Taipei is my home and the best city in Asia, I love this place.

荷蘭人羅斌 獲頒榮譽市民

作者: 陳芃╱台北報導 | 中時電子報 – 2014年12月3日 上午5:50

中國時報【陳芃╱台北報導】
「我覺得偶戲非常美,所以很想推廣它的精髓!」來自荷蘭的羅斌,研究、推廣台灣偶戲超過20年,目前更擔任大稻埕「林柳新紀念偶戲博物館」館長。因為有他,台灣偶戲得以在海外發光。台北市長郝龍斌2日頒贈「榮譽市民狀」給羅斌,感謝他的貢獻。
郝龍斌表示,羅斌受掌中戲大師李天祿影響,投入偶戲工作,也在台北居住20年。更曾受市府邀請,率領「台原偶戲團」到德國柏林、德勒斯登和萊比錫等地表演,提升台北的國際能見度。郝龍斌昨日不僅感謝羅斌的付出,也說「台北,有您真好!」
羅斌是漢學博士,說得一口流利中文,他表示,獲得榮譽市民相當榮幸。他回憶,第一次遇到李天祿是在荷蘭,就感覺到大陸和台灣的不同,台北有傳統、活躍的中國文化,令他相當感動。
從一個只有16坪大的地方開始,他和台原藝術文化基金會董事長林經甫建立「大稻埕偶戲館」,即後來的林柳新紀念偶戲博物館。羅斌說,已蒐集1萬多個文物,全都拍照登錄,還要24小時恆溫、恆濕保存,成為亞洲收藏最完整的偶戲博物館,也很感謝眾多義工的幫忙。




延伸講座:凝視舊城區-台北歷史街區與偶戲的對話
Lectures: Gazing at the Old Town: Conversation between Taipei Historical District and Traditional Puppet
主講:林柳新紀念偶戲博物館館長  羅斌

從清朝到1950年代,大稻埕是台北西區的商業及文化中心,各種大小企業、劇場、舞廳、劇團、電影院都集中在大稻埕。1960年代,商業區開始慢慢轉到東區,導致大稻埕的劇場關閉,社區沒落。21世紀開始,台北市政府努力給舊社區新生命,政府開始建立良好修復老房子的方案,新的文創公司跟傳統行業也一起創造新社區,是台北相當成功的「古城生活化」的案例。

普通話進行



Speaker, Robin Erik Ruizendaal, Director, Lin Liu-Hsin Puppet Theater Museum, Taipei
Schedule: 15:00-16:30, 22.11.2014  (Sat.)
Venue: Highwise Service Foundation Limited

Dadaocheng was the business and cultural center of west Taipei from Qing Dynasty to the 1950s, housing various enterprises and cultural venues. The shift of business activities led to its decline in the 1960s. In the 21st century, Taipei City Government initiated revitalization efforts with successful proposals. The mix of traditional businesses and the cultural and creative industries has made Dadaocheng a successful case of old town revitalization.




image
林柳新紀念偶戲博物館館長 羅斌



向日本人介紹台灣布袋戲史
台湾のポテヒの歴史について説明するロビンと通訳するKaori Kaori Fushiki。presentation of Robin Ruizendaal on the history of potehi in Taiwan



 http://puppetvisionmovie.com/2014/04/happy-taiwanese-puppet-people/

Happy Taiwanese Puppet People

My love of Taiwan in general and Taiwanese puppetry in particular is well-known to long time PuppetVision readers, so how could I not share this fantastic video from the Taiyuan Puppet Theatre Company and the Lin Liu-Hsin Puppet Theatre Museum?
It celebrates Dadaocheng, an old part of Taipei where the Puppet Museum is located, which is famous for its traditional fabric shops, street food, temples and tea houses.
I’m planning a visit to the Lin Liu-Hsin Museum and Dadaocheng later this year and when I get there this is exactly how I’m going to feel.



2009/12/06參加羅斌 (樂樂的*)畫展 她們為 AI 賣海報募款
此 AI 為 Amnesty International 非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羅斌談他生長在黑白照片時代 所以可以黑白講他的畫經--手繪 沒鼻子 經常寫 上"台北"
他在"戲展" 太太在加拿大
已經沒在大稻埕租畫室
故人情或神情最可愛

*樂樂‧台北 La La Taipei Guest House 背包客棧 / 一床700元

http://lalataipei.blogspot.comwww.lalataipei.com

樂樂在台灣,實踐了~
都會民宿。責任旅遊。手創編織。日文會話。料理研修
瑜珈體驗。藝文空間。影像台灣。發燒黑膠趴……

台灣.台北市信義區和平東路三段391巷8弄44號3樓

-----
羅斌的靈異經驗 那尊旦角偶說話了…
「閱偶」無數的羅斌,最近才擁有屬於自己的第一尊戲偶,留著鬍鬚的「白闊」(年紀長的角色),靜靜站在東方味十足的羅斌家客廳一角。
羅斌說,他喜歡收藏東西,但對於戲偶是只「收」不「藏」。他的專業是研究,為博物館尋覓值得收藏的戲偶,典藏就是博物館的事了。曾有一段時間,羅斌想要收藏一尊戲神「田都元帥」的偶,但也僅是想,並未付諸行動。
羅斌笑說,大概是天天與偶為伍,就沒有那麼大的擁有慾望,當初會從漢學轉到研究偶戲,多少和他不喜歡制式教育的性格有關。小小的戲偶融合了雕刻、繪畫、刺繡、音樂、戲劇、宗教等多元藝術,不是硬梆梆的學術,很生活化。
羅斌在台灣的生活圈中除了人,就是和人一樣有著五官的戲偶。天天與偶打交道,羅斌和博物館同事都有聽到偶「說話」的靈異經驗。一天晚上,博物館突然響起高而尖的說話聲,羅斌向聲源的方向看去,只見展覽櫃裡露著一抹微笑的漳州旦角懸絲傀儡。
博物館同事也和羅斌一樣,聽到那尊偶說話。未發生靈異事件前,羅斌就覺得那尊旦角偶,臉上那抹微笑怪怪的;事件發生後,羅斌每經過那尊戲偶,總會不自主瞄一眼,那笑顯得更詭異了。
羅斌曾聽已故布袋戲大師黃海岱說過,有一次跳鍾馗可能是時辰不對,竟然傀儡身上的絲線都斷了,羅斌只能相信,戲偶看起來雖然是死的,但另一方面卻又是超越生死,永遠不死。


羅斌五月娶得美嬌娘,結婚喜帖也是以十指畫成。
圖/羅斌提供
雙手萬能,可能是羅斌的最佳註解。工作時,羅斌在偶戲的掌中世界打滾;休閒時,他同樣在十指中悠遊。愛畫畫的羅斌,工具不是畫筆,而是十根手指頭,連結婚喜帖原畫也是以手指畫出來的。
羅斌說,他喜歡手指直接接觸的感覺,除了細部描線,大部分畫作都是靠手指,所以,羅斌的指甲縫常沾著顏料。這幾年,羅斌愛上海洋藍,他在「柑仔店」等老房子看到,直覺這就是代表台灣的顏色。
羅斌的畫風也很「偶戲」,人的五官簡化到只剩眉毛和嘴巴,即使少了靈魂之窗,喜怒哀樂一樣看得見。羅斌說,眉毛長短差個一釐米,人物的感覺就會跟著改變;所以,羅斌畫眉總要不斷塗塗改改,細細的眉毛承載著羅斌賦予的濃濃感情。


荷蘭人在台灣 羅斌的戲偶情緣
林柳新偶戲博物館館長羅斌。
記者 鄭超文/攝影
手繪喜帖 文雅中有台味
五月,母親節的前一天,大稻埕林柳新紀念偶戲博物館「納豆劇場」鬧熱滾滾,不是新戲上演,而是館長羅斌終於娶得美嬌娘。喜帖上,笑瞇了眼的新郎、新娘,被吉祥的對聯所圍繞,那心情就如賈克‧佩維的詩「花園」:「妳抱著我,我抱著妳,那永恆的時刻」。
「春色映瑤台好訂於今」、「惠風清寶瑟盟成伊昔」—這張由新郎「手」繪的喜帖,文雅中有著濃濃台味,但男女主角長得可一點都不台。羅斌來自風車的故鄉荷蘭,女主角高雪梅則是加拿大人,一路「踏雪尋梅」尋到了台灣,兩個異鄉遊子在古樸的大稻埕社區相遇,好訂於今。
學者改行 優游掌中世界
今年,也是羅斌來台定居的第十五年。他是荷蘭萊登大學漢學博士,不走學者路線,來到台灣跑田野、協助台原基金會董事長林經甫醫師典藏、傳承偶戲,在掌中世界,羅斌找到漢學研究的另一片天地。
羅斌說,他和東方文化的緣分,來自小時候被他膩稱為「祖父母」的鄰居。因為丈夫是船長,這對老夫妻長年定居印尼,退休後才回到荷蘭。羅斌總愛往老夫妻家裡跑,聽老先生聊著印尼、中國、日本等東方故事,小小心靈有了神秘的嚮往。
上大學後,羅斌決定選讀漢學,他認為,中國的文字、文學、歷史脈絡清晰。羅斌覺得自己的性格較接近中國人。
昆明開店 賣衣大受歡迎
求學時為了寫元雜劇報告,羅斌翻閱資料,第一次看到關於中國偶戲介紹,由於可供參考的資料不夠多,羅斌決定去中國實地研究,碩士畢業後,羅斌在1986年踏上中國的土地,到廈門大學研究偶戲。
兩年後,羅斌為了學閩南語,又到廈門當了半年中學老師。六四天安門事件爆發,羅斌雖然遠在福建,還是感受到肅殺氣氛。在中國友人邀約下,幾個朋友跑到雲南昆明開起服飾店,羅拿針線、用裁縫機自製服飾,沒想到大受歡迎,常常營業一天、隔天就休息,因為衣服都賣光了。
開店終究不是羅斌去中國的目的。半年後,羅斌決定重回荷蘭萊登大學攻讀博士學位,1990年10月,已故布袋戲大師李天祿率領亦宛然掌中劇團到荷蘭演出,羅斌擔任翻譯,又牽起他和台灣的緣分。
與李天祿結緣 打包來台
羅斌形容,亦宛然團員「阿莎力」的個性很像「搖滾樂團」,也展現兩岸截然不同的性格。他認為在大陸,人與人關係較冷漠,台灣人則讓人感受到自由自在、沒有 壓力。1991年,羅斌為了研究傀儡戲,第一次來台灣,嘗到濃濃人情味,羅斌說,這才是他想像中的中國文化。他還愛上台灣「口香糖」—檳榔,即使幾次吃到 「倒吊子」,也沒嚇退他對檳榔的興致。
1993年8月15日,是羅斌永遠忘不了的日子。那一天他在泉州的研究告一段落,羅斌將行李直接打包運來台灣,這也是他長居台灣的開始。
典藏戲偶 在此安身立命
15年來,羅斌協助林經甫在世界各地收藏亞洲戲偶,成立林柳新紀念偶戲博物館,參與台原偶戲團「馬克‧波羅」、「廖添丁」、「秋夜梧桐雨」等創作,到世界各地交流演出。看到值得珍藏的戲偶,還會買來送給國外相關博物館典藏。
今年,羅斌忙著整理林經甫數千件珍藏戲偶,計畫與國外出版商合作出版林經甫典藏精品專書,台原偶戲團也正籌畫偶戲與崑曲的合演劇目。羅斌已在台灣找到安身 立命的第二個家,「外國人的面貌雖無法改變,我的行為、思想已被台灣同化。」走在台北大稻埕老社區裡,老外面孔的羅斌格外自在。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