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7日 星期一

張延驊,劉黎兒


劉黎兒-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https://zh.wikipedia.org/zh-tw/劉黎兒
Translate this page
劉黎兒畢業於台北市北一女中和台灣大學歷史學系。在《中國時報》擔任政治記者4年,1982年赴日本,後來擔任駐日記者,駐東京特派員。旅居東京30餘年以上。

博客來-作者-劉黎兒

search.books.com.tw/.../prod_search.php?key=劉黎兒...
Translate this page
博客來搜尋,作者,劉黎兒,裸:劉黎兒的日本情色文化觀察,歡迎光臨性愛百貨店,性愛成就願.



劉黎兒因為親身經歷核災,才應現實需要學習核電知識。一如福島核災後,全日本的家庭主婦頓時成為全球學習核子物理/輻射傷害最快速的族群。
台灣人難道也要依循日本人的途徑學習核電嗎?
312廢核大遊行之前,請來聽劉黎兒談廢核,全台11場次。
【演講場次】
座談主題:地震提醒:台灣不能再用核電了──2016年廢核巡迴演講會
主講:旅日作家劉黎兒

******
過去半年,我聽過蘇錦坤兄描述過 張延驊醫師的細心關注病人。他現在自己說來,更加清楚。



感謝張延驊醫師
http://yifertw.blogspot.tw/2016/03/blog-post_38.html
我應該在八個月前就該寫此貼文致謝,可是擔心帶給張延驊醫師困擾,所以一延再延。 我原先在苗栗市大千醫院就診,吳亞伸醫師很快地幫我作初步處理,解決我的問題,並且建議作進一步手術。 基於重大手術需尋求 second opinion 第二意見的原則,我到新竹市台大分院就診,該科主任說,這應該毫無疑問的是「癌症」,而且必須切除整個左邊腎臟,他更進一步聲言,以台大分院的人員配置,他不會在此執行手術,他轉診給他在台大醫院的老師執行此一手術。 問題來了,他的老師不再在台大醫院看診了,而且,凡夫俗子要在台大醫院掛得到號,也十分困難。 經過一番搜尋之後,我決定去榮民總院找張延驊醫師,我還是掛不到診,可是情況緊急,我硬著頭皮去排隊加號。當天早上九點到了看診處,發現門口已經貼出「張醫師非常忙碌,已經完全無法加號看診」。經過一些請求,我掛到了79號,張醫師看診的號碼進展得非常緩慢,看到我時,已經晚上七點半,而當天好像掛到 98號。 張醫師要我住院進行手術。手術的前一天晚上九點,住院醫師前來探望,叮嚀一些注意事項;到了晚上十一點,張醫師出現在我病床前,問我身體情況如何?心情會不會緊張? 我以聊天的方式問他:「怎麼到了晚上十一點還來巡房?」他說:「手術前一定得確認病人狀況,可是剛剛才看完門診,所以來晚了。」估量他們還接著要開手術前的檢討會議,這不知要開到幾點鐘了。 隔天手術日,一早七點鐘,張醫師服......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