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30日 星期三

劉克襄: H. J. Elwes、H. G. Wells、林衡道、錢歌川



台灣史的一位英國名作家訪台疑雲:
"這兩本書畢竟還是講述了一些台灣過去發生的事情。像是英國科幻小說家H.G.Wells居然在1912年到過台灣,還在台北第一中學(今天的建中)發表演說,並且送給台灣奎寧樹的種子以對抗瘧疾,這也是我之前不知道的事情。"
----翻譯偵探事務所新增了 2 張相片。
[翻譯的台灣史]林衡道和馮作民合作
*****
Hanching Chung 留言:煩請確認 Wells 訪台詳情。據下篇連結的日本雜誌,是1909,後來給專家否認:http://michaelturton.blogspot.com/....../fun-with......
Tuesday, January 12, 2010
Fun with Mistaken Identity
----


中村 きよあき http://newsblog.chinatimes.com/aves/archive/33853

  • 本格總瀏覽人次-70,323
  • 引用-0
  • 迴響-1
  • 文章-366
  • 2011-04-05 10:49
  • 個人分類: 自然志

錢歌川的美麗錯誤



80年代末解嚴不久,小說家郭松棻返台,跟我約在老樹咖啡見面。

席間,他對我譯注西方人旅行台灣的見聞甚感興趣。同時悉心告知,南來前輩作家錢歌川曾有一文撰述,提到了小說家威爾斯來過台灣,想要目睹巒大杉矗立的形容。

往昔陳冠學先生在其著作《老台灣》裡,我即讀過這段軼聞,卻甚感困惑。他這一提,我不禁興起了追究之心。

有回到圖書館翻查資料,特別借閱了錢氏的《三台遊賞錄》(1953)翻讀,裡面果真有一文「威爾斯與台灣」提到了這段歷史,仔細對照後,我方有一段公案大白的了然,想順藉此一隅抒發。

《老》書裡大致提到,1912年元月,英國大文豪威爾斯遠從歐洲繞道西伯利亞,悄悄來台,親登三千多公尺的巒大山,想要鑑定巒大杉的科屬,卻不到日本瞧瞧那最具代表日本精神的富士山和櫻花。威氏之行,讓作者為自己島嶼的自然深感榮耀。

內容兩相對照,再根據時日比較,陳冠學的書寫根據,想必是直接由錢氏之文,或輾轉獲得啟發。原來錢氏早在50年代初,前往阿里山旅行時,除了跟一般人觀看雲海、神木外,還走訪了坐落於針葉林裡的高山博物館。走進館內,隨即在著名的「阿里山五木」一區,意外地看到了威爾斯的名字。
威爾斯曾出版《時間機器》、《隱身人》、《星際戰爭》之類的科幻小說,以及《世界史綱》等作品關注現實,思考未來。其創作內容,廣泛涉及科學、文學、曆史、社會、政治等領域,當時被視為英國重量級的多產作家。錢氏在博物館看到此一線索甚感振奮,認真地把威爾斯當年走訪台灣的情形,當下重新筆記追述。
H. G. Wells
根據錢氏的報導,原來巒大杉係由日本植物學家小西成章在巒大山發現(1907),後來其助手發表報告論文,向英國提出。怎知此樹,引發了爭論。原來其形雖為杉,但它處未見,因而引發英國植物學者的爭論。威爾斯遂自告奮勇,親身遠赴台灣一趟。此行,他還帶了一位年輕的助手。

錢氏這段追憶,想必是從高山博物館獲得。對照日本植物學者的報告,也確有此一人物到來。而錢氏按此動容地想像,威爾斯當年在冰天雪地下,不畏艱難到來,且深入蠻荒煙雨的瘴厲之地,再冒險進入善於出草的原住民族領域,只為了這一種植物。

錢氏在文章裡還大力描述,威爾斯下山後,還到學校發表學術講演,歌頌台灣森林的多樣性,並且提供奎寧種子給日本總督在台栽種,甚而稱讚台灣烏龍茶美好。

有關英國文豪威爾斯在台灣的行徑事誼,錢氏之文想必是最翔實生動的一篇。但此文一開頭,可能判斷錯誤,接下才有一堆美麗而浪漫的想像。我大膽揣想,當年在阿里山,錢氏可能看錯人了。威爾斯根本沒來過台灣。

錢氏走進陰森的博物館內,在展示室昏黃的燈光下,看到威爾斯三個字時,可能沒仔細看清他的英文名字。威爾斯的英文全名是Herbert George Wells。高山博物館裡的英文,很可能是簡寫,搭配漢字或日文出現,或者只有漢字。

錢氏被誤導,以為看到的是小說家威爾斯(H. G. Wells)。但我更大膽推測,若有英文,應該是:「H.J.Elwes

錢先生在英國受過教育,精通文學。可能一時興奮過頭,未加細察,只看到「威爾斯」,加上裡面介紹這位先生相當博學,且有重要著作,因而激發了美好的想像,遂有了小說家威爾斯來台一遊的一連串敘述。

阿里山高山博物館裡提到的若非小說家威爾斯,到底是何許人呢?

錢歌川筆下的這位「威爾斯」(H. J. Elwes),其實來頭也不小。他是一位聲譽卓著的博物學者,英國學士院會員,曾和另一位植物學者撰寫大部頭的《大不列顛與愛爾蘭的樹木》(Trees of Great Britain and Ireland)1912年他接受了日本林業單位的邀請,真的來過台灣視察。那時他已是六十六歲的老人,前一年還在東南亞,而且是從香港輾轉來台,並未繞道西伯利亞。

如果你讀過卜萊斯W. R. Price,1886-1980《台灣植物採集記》,勢必恍然大悟。卜氏早年曾擔任英國皇家Kew植物園標本館的採集員。1912年時曾來台考察與採集。他即爬上巒大山,目睹巒大杉。

為何他也前往巒大山?原來他就是這位博物學者Elwes的助手。Elwes因年紀太大,只抵達巒大山山腳,全靠卜氏上到頂峰。錢氏提到的「威爾斯」,後來盛贊烏龍茶、提供奎寧種子給總督府,或者歌頌台灣植物的多樣性,也都是Elwes,不是我們過往熟悉的小說家。

錢先生一時欣喜,錯誤引用和想像,或陳冠學先生因資訊有限,照本宣科,委實也不能責怪。這都是不同時代「愛台灣」下的有趣認知。只是後來其它學者和讀者都偏好引用《老台灣》的敘述,大家都以為威爾斯真的來過台灣,而且在二十世紀初爬上巒大山,還提供了奎寧………

這一起初始即錯誤的感動,再延伸其它諸多意義,難免會增添不必要的麻煩。一輩子從來不曾到台灣的小說家威爾斯,地下有知,自己對台灣竟有此貢獻,想必也會笑破肚皮。

往事軼聞雖未影響大局,還是得正本清源,讓舊貌復始。基於此因,恕我僭越,嘗試把50年代初,錢氏的阿里山旅行,稍做如上補正。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