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2日 星期二

洪奇昌被新潮流除名,吳乃仁、劉建國




司馬觀點:新潮流的紀律事件(江春男)

2016年03月22日

曾任海基會董事長的洪奇昌,被新潮流除名,有人說他與蘇起走得太近。把這件紀律事件扯到兩岸關係,對蘇起太沉重,但對洪奇昌則顯得太輕鬆。

.......洪奇昌是當年的創社元老,街頭運動先鋒,曾任四屆立委,又是民進黨籍首位海基會董事長,對兩岸事務相當熟悉,小英當選後,兩岸關係繃緊,此時他突然被除名,有人自動聯想到他與蘇起的關係,甚至說開除洪奇昌等於開除九二共識,這是無的放矢。
在兩岸關係緊繃之際,開除洪奇昌,如果與蘇起有關,豈不是給小英添麻煩。新潮流的兩岸政策屬於務實派,與小英理念比較接近,且是小英政權的中流砥柱,不會故意在兩岸關係中給小英穿小鞋。
蘇起是一介書生,為捍衛九二共識的遺產,喜歡講五四三,民進黨內有人很感冒,笑稱蘇起就是輸不起。他的台北論壇,有許多人參加,洪奇昌的兩岸調子較軟,有人不爽,但他被除名與政治立場無直接關係。 

許多傳聞積非成是


洪長期主持產經建研社,且在北醫擔任四屆董事,前後十多年,在兩岸身價高漲,許多傳聞積非成是,他的形象不斷受到磨損,讓新潮流難以承擔,必須加以處理。
新潮流在民進黨的立委和縣市長中,佔三成以上,形成黨中之黨。這次除名,證明他們不護短,還是一個具有反省能力的團體。 

民 進黨前秘書長吳乃仁(67歲),因涉台糖土地弊案,被依背信罪判刑9個月,於昨下午4時50分,獨自報到入獄服刑,成為宜蘭監獄第0416號受刑人,宜蘭 監獄秘書朱介民說:吳自理平頭、刮鬍子,下巴痣毛未剔,有關痣毛部分,因與教化輔導未衝突,若吳提出與命相或人生忌諱等正當理由,經上級審核後,會給予保 留。

吳入監後,與另5名新受刑人,同住4坪大6人房的新收考核房的平2舍25房,到今天早上為止,吳吃好睡好,都在房內活動,心情平靜未提出特別要求,2個月後,將視專長分配適當工作,吳若有需要,1週可申請1次會面。

今 上午,立委段宜康帶著吳友人託交的吳喜歡看的運動健身等有關書籍,及吳家人準備的三層豬肉、米苔目等食物,與吳進行30分鐘的特別見面。段宜康說:是帶來 許多友人的關心,讓吳知道並不孤單。「吳是自己一個人來,昨我們都不知道,未入監前,每天都有與吳電話連繫,吳心情很穩定,隨遇而安,雖吳對司法判決不能 接受,但也願意承受命運給的考驗,我們希望入監期間,吳能平安,保持身體健康,跟心理愉快,未來還有很多事等著吳來做」。(游芳男/宜蘭報導)
2013
台糖售地案再審// 吳乃仁 洪奇昌停止發監

台中高分院裁定再審 法界罕見
〔記 者林良哲、楊政郡、邱燕玲/綜合報導〕民進黨前秘書長吳乃仁和前立委洪奇昌涉及的台糖售地案,兩人依背信罪判刑定讞即將入監前夕,昨天出現大逆轉!由於當 事人提起再審,台中高分院審理後認為原判決漏未審酌部份證據,足以動搖判決之事實,裁定開始再審,除將重新分案審理,並立即停止刑罰執行。
對於本案裁定再審,吳乃仁昨晚受訪時表示,他本來都做好準備要去報到服刑了,「東西都傳好了」,現在等於「重新再來一次」;昨天他只知道要全案再審,因為還未看到判決書內容,等收到判決書後再說。
洪奇昌昨晚回應指出,這代表對二審的過程有質疑,才會裁定重新再更審,他尊重司法程序,現在就是等程序走完,「重新再來一次」。
吳、洪同聲:等於重新再來一次
由於這項裁定為司法史上極其罕見的「開始再審、停止刑罰之執行」裁定,同案被告潘忠豪已在五月六日入監執行,台中地檢署昨表示,在收到裁定後立即開出釋票,潘某在昨天下午六時左右辦理出監,而同案呂鈺玫也通知暫不執行。
至於委由台北地檢署執行的劉柏誠及宜蘭地檢署執行的吳、洪二人,也都已通知他們停止執行,而上述三人均尚未入監。
本 案發生在吳乃仁擔任台糖董事長期間,春龍開發公司向台糖租用的霧峰工業區等土地,多次表達想「轉租為售」卻遭拒,春龍總經理潘忠豪得知時任立委的洪奇昌與 吳乃仁熟識,找洪幫忙協調,隨後吳乃仁指示台糖人員以公開標售方式處理霧峰的土地,並賦予春龍公司「議定優先購買權」。
此案在九十二年八月經台糖公司董事會通過,至於土地出售底價,吳乃仁裁示以接近公告現值的六億二千八百多萬元,低於該公司資產處查估的市價七億八千多萬元及公告地價加四成的八億七千多萬元。
檢方偵辦後,認為吳乃仁等人有損台糖利益,依背信罪將其起訴;台中高分院審理後,依背信罪判處吳乃仁有期徒刑三年十月、洪奇昌二年四月,春龍總經理潘忠豪三年七月、台糖前資產處長劉柏誠三年二月、月眉廠副廠長呂鈺玫二年八月定讞。
是否低估地價 部份證據漏未審酌
吳乃仁等人不服提起再審,台中高分院審理後,法官以本案之關鍵在於是否低估地價,而台糖人員查估的七億八千多萬元及八億七千多萬元為提供內部研析之用,並非該公司正式估價程序,原判決漏未審酌部份證據,此為足以動搖判決之事實,裁定開始再審,並停止刑罰執行。




劉建國(1969年3月9日)為臺灣政治人物雲林縣斗六市人,曾任斗六市民代表雲林縣議員。2009年9月26日,以74,272票、超過58%的得票率贏得雲林縣立委補選,成為中華民國立法委員
小漁民站出來,台灣電磁波規範轉向!
***
The stars move still, time runs, the clock will strike, The devil will come, and Faustus must be damned. 
The stars move still time runs, Christopher Marlowe | Dictionary.com
-----
 http://blog.roodo.com/michaelcarolina/archives/24878128.html

April 11,2013 12:19

前金和後謝

中午開會,趁空請教 H:乃仁的官司會怎樣?
H 搖搖頭,說,乃仁至今不肯「求饒」,這種政治案件,唯有坐牢了。

晚上在臉書上,看到周威佑寫:
我所認識的人之中,最稱得上狂狷者,非吳乃仁莫屬。判決確定後,乃仁堅決不肯四處求平反,對被加之的污名淡然處之。真風範也!

我心有所感,或曰,悲從中來
忍不住也在臉書上寫了幾句

大約是27年前吧
台權會創會會長江鵬堅,送麥克兄和我
一幅台權會<釋放所有政治犯>的海報
海報背面題字:「有人付前金,有人付後謝」
我對江鵬堅笑笑說, 你的意思我知道啦,多謝提醒

那個時代,大家或多或少有坐牢的心理準備
差別在:何時坐牢,坐多久牢
若依江鵬堅的理論,如今,乃仁要付後謝了

那個時代,坐牢即使不是家常便飯,也是猝不及防
昔日戲言身後事
我記得,乃仁在深耕雜誌編輯部說:
如果被抓,我會跟他們說,不必刑求,好酒好菜端來
是我的,我通通認了……
他還說:我願自付電費,裝冷氣,安安靜靜在牢房喝啤酒讀小說……

3月14日看到新聞:
台糖案定讞,吳乃仁被判3年10個月,不得上訴
大驚,一夜輾轉,竟做夢,我去探監,送牢飯
醒來,寫信給他
問:那我可以做什麼事嗎?
他沒吭聲,沒回覆

過了10天,林濁水、賴清德等人召開「張三賣地,關李四?」記者會
賴清德用他的政治生命保証吳乃仁洪奇昌的清白
乃仁並未出席
報載,他認為國民黨劇本已經寫好,情勢無可扭轉

我想我漸漸明白他的心情了
哀哀叫,一頓打;不哀哀叫,打一頓
要恁爸求饒,免談
只求一個「品」字

文.胡慧玲/圖.取材自網路 2013-4-11
*****

王健壯:台糖案冤氣很重

關鍵字: 
有過訴訟經驗的人都知道:檢察官在起訴書中一定會把被告寫得罪大惡極,法官在判決書中也一定會把被告寫得罪無可逭;但有些案子的真相卻往往不是如此。
打 過官司的人也都知道:最高法院去年雖然作過決議,規定法官原則上不再主動調查對告不利事項,祇調查對被告有利事項;這項規定好像對被告有利,祇要被告聲 請調查或鑑定對其有利證據,法官似乎應該都會同意;但事實卻往往也並非如此。對被告這類聲請,法官通常是能不准則不准,而非能准則准。
而且,祇要曾經看過判決書的人都知道:司法判決雖受無罪推定原則的規範,但若證據之證明力認定,對被告可能有利亦可能不利時,通常法官「本於確信自由判斷」的結果,都會採取對被告較為不利之認定。
例如在槍擊案訴訟中,若在兇槍這類關鍵證物上找不到被告指紋,這項證據本來應該對被告有利,但法官卻可能會以「時間久遠」等理由,仍然對證據作出不利被告之認定;但這樣的認定既不符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也違背無罪推定原則。
吳乃仁與洪奇昌涉及的「台糖案」判決,就是這些對司法訴訟負面經驗與印象的一個集大成。
台 糖案本來是想以貪污案來查辦,但查到最後卻查不出吳乃仁等人帳戶中有任何可能涉嫌貪污所得的帳目,祇好改以背信罪查辦。但即使以背信罪而論,其中難以服人 之處也甚多,例如洪奇昌與台糖並無委任關係,但法官卻以背信罪被告身分認定並判他有罪,豈不明顯違背了最高法院多次闡示的「對向犯」理論?
再 以吳乃仁為例。即使在他董事長任內確實曾有出售土地的「犯意」,但台糖土地出售時他已卸任八個月,如果法官找不到他卸任後「人去權仍在」的證據,就該認定 「犯行」非他所為。再退一步說,縱使他任職董事長時確有所謂「議定優先購買權」的設計,但何以在他離職八個月內,後任的台糖董監事與經營主管卻未推翻優先 購買權的決議,而讓業者在吳乃仁卸任八個月後仍然能依據這項權利買到土地?
用白話文來說,吳乃仁在台糖賣土地案中,其實最多祇能算個「未遂犯」,但法官的判決卻是「後任賣地,前任有罪」,天下寧有此理乎?
另外,法官判決吳乃仁等人有罪的另一項重要證據是:台糖對土地一向有祇租不售的政策。但被告在訴訟過程中雖曾多次舉證資料,證明台糖售地早有不計其數的前例,但法官卻不予採信,仍然堅持他不知從何得來的「台糖土地祇租不售」的「確信」。
事實上,法官如果真有「主動調查對被告有利事項」的意願,他大可以行文台糖,並從類似台糖年報這樣的資料中得知,台糖近十年來的土地買賣交易即多達兩千多件,平均每年就有兩百多筆土地賣出,何來所謂的祇租不售政策?
但 法官對台糖土地的租售政策不曾主動進行調查,對土地售價是否過低也未依被告聲請進行專業鑑價,對何以業者仍能在吳乃仁卸任八個月後繼續行使優先購買權買到 土地,更未進行調查瞭解,判決書中也隻字未提此事個中原委;換句話說,一、二審法官從頭到尾都未針對被告有利事項,進行過任何主動調查,顯然在法官眼中, 最高法院那項決議祇是一張廢紙。
以政治為業的人當然都要有隨時可能會付出代價的心理準備,其中包括個人的、政治的與法律的代價;但若法律代價是因冤假錯案而付出,這樣的代價其誰能服?又其誰願付?
政治人物被判有罪後,不管有冤無冤,通常都會大聲喊冤,但台糖案的冤氣確實很重;此冤即使與外部政治無涉,但卻絕對與法律專業有關。










台糖案判刑3年10月定讞 吳乃仁:政治力介入


民進黨前祕書長吳乃仁、前立委洪奇昌的台糖土地案,今天上午經台中高分院判決定讞,依背信罪判吳乃仁3年10月、洪奇昌2年4月。

吳 乃仁發表聲明表示,本件土地之標售與底價之決定與過程,均由台糖公司各級承辦人員,依相關法令討論後,本於權責擬定,並報經董事會無異議同意通過後始辦 理,而該土地於93年8月24日標售時,他已卸任台糖公司董事長職務超過8個月,且該案過程,本於公司治理原則公開、依法處理,而台糖公司亦有後控機制, 並沒有任何圖利自己、他人或損害台糖公司利益。

吳乃仁感嘆說,承審法官對事實誤解,且對於有利於他的客觀事證棄而不採,令人無法接受,此外,法官態度前後丕變,更讓人有政治力介入之疑慮,令人為台灣的司法感到悲哀。

民進黨前祕書長吳乃仁。資料照片



吳乃仁(1947年12月16日),是台灣民主進步黨新潮流系內,與邱義仁林濁水洪奇昌等量齊觀的四位大老之一,也曾是民進黨的金主。
曾任民進黨中央黨部秘書長,於陳水扁執政後曾擔任眾多公職。2006年中,他辭去台灣證券交易所董事長職務,並在訪問中聲稱在兩岸關係上與邱義仁有不同觀點。報導指出,吳乃仁由於身世與工作因素,較能體會台商立場與台灣經濟的需要,因此在通航等議題上較為彈性。
從陳水扁時代到蔡英文時代,吳乃仁迄今為止共三次擔任民進黨中央黨部秘書長,最近一次任期自2010年5月20日至12月20日。同日,民進黨正式確定五都選舉台北市長候選人為蘇貞昌,以及台中市長候選人為蘇嘉全。蘇嘉全台中市長的選舉落敗後,於2010年12月20日再次回任民進黨中央黨部秘書長,2011年2月23日任新境界文教基金會(民主進步黨智庫)執行長。
根據中華民國監察院彈劾案文100年劾字第21號,吳乃仁因在擔任台糖董事長時涉嫌圖利春龍開發股份有限公司,監察院於2011年9月16日通過彈劾案,該案將移送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審議。

鐽震案

吳乃仁遭台北市政府以違反公司法公司未收股本不實登記規定,移送台北地檢署偵辦,主任檢察官莊俊仁偵結,鐽震公司業已收足首期股款8千萬,並未違反公司法規定,因此對吳乃仁予以「不起訴處分」。[1]

台糖售地弊案

吳乃仁於2002年4月接任台灣糖業公司董事長後,涉嫌與前立委洪奇昌掛勾,低價販賣台糖土地給春龍公司,2012年2月29日經台中地方法院依背信罪判刑3年10月、洪奇昌則判刑2年4月,春龍公司負責人潘忠豪4年2月、台糖前資產處長劉柏誠3年2月、月眉廠副廠長呂鈺玫2年8月、收受賄款140萬元的前台中縣政府建設處長賴英錫被依貪汙罪判刑8年2月[2]
2013年3月13日,最高法院駁回上訴,吳乃仁徒刑3年10月定讞。

參考資料

  1. ^ 鐽震案 吳乃仁獲不起訴. 中國時報. 2008年12月26日 [2008-12-26].
  2. ^ 吳乃仁 洪奇昌 背信重判    
  3.  
  4.  
  5.  
    洪奇昌(1951年8月23日),台灣政治人物,與邱義仁林濁水吳乃仁並稱為民主進步黨新潮流系的四位元老。在陳水扁執政後較為低調,並多次在報章與訪問中表示支持兩岸關係的進一步發展,特別是對兩岸經貿議題抱持審慎樂觀的態度,與陳水扁政府的立場似乎有所不同。

    目錄

    與立法院副院長擦身而過

    2001年第五屆立法委員選舉中,民進黨一躍成為最大黨。而在翌年立委就職時,民進黨為了拉攏國民黨的本土派王金平,於是在院長選舉中支持王金平,但在副院長人選中推出民進黨的人選,希望王金平以及國民黨可以支持民進黨的副院長人選。
    當時民進黨有五人參與黨團初選,分別是:沈富雄洪奇昌柯建銘許榮淑蔡同榮。當時總統陳水扁屬意洪奇昌參選。結果洪奇昌在初選中以一票之差險勝而出線,成為民進黨的副院長候選人。同時,國民黨在親民黨的支持下,推出江丙坤為副院長的人選。
    結果,王金平高票連任立法院院長。江丙坤與洪奇昌競逐副院長職位。第一輪投票江丙坤以111比108票略勝洪奇昌,但未過半,三個小時後進行第二輪投票,江丙坤才以115比106,9票的差距勝出。

    重要事件

  6. 因台糖售地案,台中地方法院依背信罪將前台灣糖業公司董事長吳乃仁判徒刑3年10月、前立法委員洪奇昌判徒2年4月[1]

語錄

  • 作為一個執政黨的幹部,當然是配合『黨』的政策,配合『黨政』的決策。(2007年7月12日,就任海基會董事長,在海基會董事長就職記者會上的發言。)
  1. 王昭文分享了洪智坤相片
    ~~~悲憤莫名~~~

黎明即起,本該寫作思考,然而看到吳乃仁、洪奇昌被判刑定讞即將入獄的新聞,內心翻騰不已、悲憤莫名。

要說吳乃仁、洪奇昌兩人會為己牟利,我絕對不相信。這也驗證了2006年當時邱義仁的判斷,若民進黨未能起身為扁辯護,將陸續遭致牢獄之災。馬政府在核四問題喧擾之際,慣性拋出司法血滴子,一「黑」遮百醜,其行可鄙。

吳乃仁出身家境寬裕,吳家在台中市火車站到繼光街有好幾筆房產。吳乃仁幼時玩伴、新潮流老成員王延鴻多年前跟我提過,吳小時候喜歡吃冰棒,小朋友常圍聚其旁投以羨慕的眼神,「少年乃公」慷慨有情,乾脆買來一箱冰棒請大家吃,皆大歡喜。

1997年宜蘭縣長選舉,選前一個月劉守成戰況吃緊,新潮流調我到宜蘭協助處理文宣。當時一天有兩三波文宣新聞攻防,壓力頗大。有一天中午,當地樁腳熱情找我吃飯,席間喝了兩杯,酒量極差的我渾身酒氣紅著臉回到總部。吳乃仁看到我,當場就是一頓訓斥:外派駐地豈可白天喝酒?二十幾歲的我羞愧萬分。當晚,乃公見我拿著總部待客的長壽煙在抽,不是我習慣抽煙的品牌,問了一句:沒有生活費了?我點點頭,他從皮夾子裡抽出所有大鈔,看也沒看就遞給我。至今我仍然清楚記得,是兩萬六千元。

九十年代是美好的時光,各地征戰攻城掠地豪情四海。洪奇昌從台北縣國代、台南市立委到台中市立委,打下江山就交給戰友。那幾年我在台中市負責新潮流的組織工作,首次建構市議員「五虎將」連線。全勝慶功當晚,「洪醫師」當著所有人面前將我負責南北選戰的經驗講述一遍後說:「邱喇叭以後可以將軍師的棒子交給智坤了」,雖是過譽,卻令我既驚且喜。

是的,我至今仍稱呼洪奇昌為「洪醫師」,就如同見到賴清德市長稱呼「賴醫師」一樣。近年我經常就兩岸外交情勢在報章評析,洪醫師閱後打電話給我鼓勵有加,並且交換意見。他深知我的脾性不願隨波逐流,難免失意困頓,如此適時的鼓勵如同雪中送炭。

派系如同幫派,江湖恩怨、情仇難免。或有人對吳乃仁、洪奇昌有不同評價,但是,深識二人者皆知,他們不可能貪污為己牟利。乃公老矣,多年前心臟就出過問題,仍勉力為民進黨多次操盤征戰。我是感佩他老驥伏櫪,雖偶而對選戰方式有不同意見,然而,人是人、事歸事,情是情、理歸理。

兩老在政壇栽培多人,施惠無數,或位居高位、或得意議場。臨老遭致政治迫害而逢牢獄之災,然而為其辯解者寡。吾悲憤莫名!
    ‎~~~悲憤莫名~~~

    黎明即起,本該寫作思考,然而看到吳乃仁、洪奇昌被判刑定讞即將入獄的新聞,內心翻騰不已、悲憤莫名。

    要說吳乃仁、洪奇昌兩人會為己牟利,我絕對不相信。這也驗證了2006年當時邱義仁的判斷,若民進黨未能起身為扁辯護,將陸續遭致牢獄之災。馬政府在核四問題喧擾之際,慣性拋出司法血滴子,一「黑」遮百醜,其行可鄙。

    吳乃仁出身家境寬裕,吳家在台中市火車站到繼光街有好幾筆房產。吳乃仁幼時玩伴、新潮流老成員王延鴻多年前跟我提過,吳小時候喜歡吃冰棒,小朋友常圍聚其旁投以羨慕的眼神,「少年乃公」慷慨有情,乾脆買來一箱冰棒請大家吃,皆大歡喜。

    1997年宜蘭縣長選舉,選前一個月劉守成戰況吃緊,新潮流調我到宜蘭協助處理文宣。當時一天有兩三波文宣新聞攻防,壓力頗大。有一天中午,當地樁腳熱情找我吃飯,席間喝了兩杯,酒量極差的我渾身酒氣紅著臉回到總部。吳乃仁看到我,當場就是一頓訓斥:外派駐地豈可白天喝酒?二十幾歲的我羞愧萬分。當晚,乃公見我拿著總部待客的長壽煙在抽,不是我習慣抽煙的品牌,問了一句:沒有生活費了?我點點頭,他從皮夾子裡抽出所有大鈔,看也沒看就遞給我。至今我仍然清楚記得,是兩萬六千元。

    九十年代是美好的時光,各地征戰攻城掠地豪情四海。洪奇昌從台北縣國代、台南市立委到台中市立委,打下江山就交給戰友。那幾年我在台中市負責新潮流的組織工作,首次建構市議員「五虎將」連線。全勝慶功當晚,「洪醫師」當著所有人面前將我負責南北選戰的經驗講述一遍後說:「邱喇叭以後可以將軍師的棒子交給智坤了」,雖是過譽,卻令我既驚且喜。

    是的,我至今仍稱呼洪奇昌為「洪醫師」,就如同見到賴清德市長稱呼「賴醫師」一樣。近年我經常就兩岸外交情勢在報章評析,洪醫師閱後打電話給我鼓勵有加,並且交換意見。他深知我的脾性不願隨波逐流,難免失意困頓,如此適時的鼓勵如同雪中送炭。

    派系如同幫派,江湖恩怨、情仇難免。或有人對吳乃仁、洪奇昌有不同評價,但是,深識二人者皆知,他們不可能貪污為己牟利。乃公老矣,多年前心臟就出過問題,仍勉力為民進黨多次操盤征戰。我是感佩他老驥伏櫪,雖偶而對選戰方式有不同意見,然而,人是人、事歸事,情是情、理歸理。

    兩老在政壇栽培多人,施惠無數,或位居高位、或得意議場。臨老遭致政治迫害而逢牢獄之災,然而為其辯解者寡。吾悲憤莫名!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