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1日 星期二

Mario Draghi, Mervyn King , Mike Lynch, Mark Carney

 

Carney faces MPs over fixing probeFile photo dated 08/08/12 of the Bank of England

Bank of England governor Mark Carney is to be quizzed by MPs over claims some of the bank's officials knew about alleged foreign exchange rate fixing.

 

Mark Carney's first big move while running the Bank of England, a commitment to keep interest rates low at least until unemployment falls to 7%, will ensure Britain's economy continues to grow. That is a good start. But Mr Carney's big challenge is to get credit flowing to Britain's firms. Failure will put the recovery and his own reputation at risk http://econ.st/11QSpWj

 

 

Draghi Tries to Quell Talk About Global Currency War

BRUSSELS — Mario Draghi, the president of the European Central Bank, sought Monday to ease fears that countries including Japan were deliberately weakening their currencies.

20121218 07:29 AM

FT年度人物:德拉吉

作者:英國《金融時報》 萊昂 

2012年倫敦奧運會召開前夕,馬里奧•德拉吉(Mario Draghi)發現自己身處倫敦皇家之地莊嚴肅穆的蘭卡斯特宮(Lancaster House)。他當時在參加一個旨在增加外國對英國投資的官方活動,但這位歐洲央行(ECB)行長的心裏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在希臘、西班牙和德拉吉祖國義大利的借款成本不斷飆升之際,歐洲單一貨幣正分崩離析。關於歐元區將解體、並將造成無法估量的金融和政治後果的傳言,正四處彌漫。是該為這場危機劃上一個句號的時候了。

“歐洲央行準備在職權範圍內,不惜一切代價保衛歐元,”德拉吉說道,他停頓了一下(以加強效果)繼續說道:“相信我,這足夠了。”

德拉吉的顧問們曾得到預先警告,他準備發表一份措辭直率的聲明,但無人被告知他究竟會用怎樣的字眼。回頭看來,7月份的聲明——實際上激起金融市場對歐洲央行“無限火力”的挑戰——可以被視為這場為期3年的危機的一個轉捩點。
  
在法蘭克福歐洲央行總部第35層的辦公室裏,現年65歲的德拉吉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採訪時回憶道:“我當時認為,市場應該知道我們的態度。”在被問及他話語中的停頓是否之前排練過時,他笑了。“不,我真的不是有意那麼做的。”

德拉吉這兩句簡短的話產生了立竿見影且長久的效果。他在此次歐元危機——2012年的最重要事件——中的重要作用,讓他被英國《金融時報》評選為年度人物(Person of the Year)。其他人,特別是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和即將離任的義大利總理、改革主義者馬里奧•蒙蒂(Mario Monti)都發揮了重要作用。但德拉吉一直是其中的主要領導者,他堅持敦促政府和央行支持用來保衛歐元的必要政策。

德拉吉的能力來自于豐富的職業經歷:央行行長、經濟學家、商業銀行家(高盛(Goldman Sachs))以及公務員外加外交官。最重要的是,他是一位會對問題進行深刻反省的戰略家,一旦下定決心,他就很難改變。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比他的前任讓-克洛德•特裏謝(Jean-Claude Trichet)更為大膽。

2007年夏季此次全球金融危機的第一階段,信貸市場凍結之時,在特裏謝的領導下,歐洲央行的反應速度快於英國央行(Bank of England)和美聯儲(Fed);但這位法國人後來發現自己受到了對於債務和通脹這兩種“罪惡”深惡痛絕的德國央行(Bundesbank)的牽制。

就在一年多之前,德拉吉從特裏謝手中接過權力。他當時曾告訴朋友們,儘管歐元背後有著強大的政治意志,但這並不能保證他會成功。他還對德國央行以及德國總體公眾輿論感到擔憂。但他決心竭盡全力。

應對“尾部風險”

他的第一項措施是針對銀行引入長期再融資操作(LTRO)計畫。正如他所言,該計畫消除了融資匱乏引發銀行業危機的可能性(LTRO201112月和20122月分兩輪推出)。通過提供長達3年的短期流動性,歐洲央行幫助縮窄了主權債務和信貸衍生品市場之間的利差。

儘管該計畫緩和了市場對於銀行的擔憂,但它沒有解決歐元區的另一個重要問題:受到危機打擊的債務國(希臘、西班牙、義大利、賽普勒斯),和以德國為首的債權國之間,借款成本的差距日益擴大。到2012年春季,再加上歐元區將解體、希臘將第一個退出歐元區的“尾部風險”,這樣的利差變得生死攸關。面對這一災難性前景,德拉吉和歐洲央行人員開闢了新的救生通道:直接貨幣交易(OMT)計畫。儘管迄今沒有一個債務國提出申請——它們寧願躲避將被迫遵守的財政條件,但歐元區週邊國家借款成本仍然大幅下滑,同時恢復了人們的信心:歐元能夠也將會倖存下來。

根據OMT計畫,歐洲央行承諾介入並無限量購買任何債市受困國家的3年期以下債券。各國必須向歐元區紓困基金——歐洲穩定機制(ESM)申請援助,並且接受它的財政條件。同樣重要的是,歐洲央行在購債前必須確信:對歐元區解體的猜測在導致借貸成本高攀。

OMT改善了特裏謝時代的債券購買計畫,即同樣飽受德國批評的證券市場計畫(SMP)SMP是有限、無條件的,而OMT是無限、有條件的。作為一項重大創新,OMT在德國招致了猛烈抨擊,這些抨擊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德國央行及其行長延斯•魏德曼(Jens Weidmann)所發動的。魏德曼也是歐洲央行管理委員會(ECB governing council)成員。

Everyone knows that Jens Weidmann, head of the German Bundesbank, is not a big fan of expansionary monetary policy. Now he's taking things a bit further by analogizing recent monetary stimulus to "the scene in Faust, when the devil Mephistopheles, 'disguised as a fool,' convinces an emperor to issue large amounts of paper money."


深諳外交手腕的德拉吉並不指名道姓地批評魏德曼,但在9月份OMT計畫出爐的幾周之前,他卻史無前例地點名德國央行行長對計畫持有保留意見。接著,魏德曼對該計畫投下了唯一的反對票,隨後又在德國發起公共宣傳運動,並一度引述了歌德(Goethe)的《浮士德》(Faust)——梅菲斯特(Mephistopheles)慫恿負債累累的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印製不以商品(如黃金)為基礎的貨幣,因此引發了惡性通脹。


無疑,這一景象使人想起了20世紀20年代的德國。歐洲央行根據1992年《馬斯特里赫特條約》(Maastricht treaty)建立,當時的宗旨與力圖抑制通脹的德國央行宗旨相符,但如今它卻承諾購買嚴重負債國家的債券,這在德國幾乎被視為背叛。德國小報《圖片報》(Bild Zeitung)曾經對德拉吉鍾愛有加,以至於送給後者一頂普魯士尖頂頭盔,但如今卻炮轟歐洲央行給債務國開出“空白支票”。

然而,一個重量級人物迄今保持沉默:默克爾。德國總理需要警惕20139月大選之前的德國輿論,並提防與備受尊重的德國央行對著幹的風險,因此她選擇了謹慎行事。默克爾堅定地認為,向債務國提供財政援助必須是有條件的,這些國家必須在結構改革和削減預算赤字方面“做好功課”。但面對著歐元區解體的威脅,她還是倒向了德拉吉一邊。

德拉吉堅稱,他並未與德國總理府就OMT的籌備進行磋商,在做出“不惜一切”的承諾之前,也沒有向歐洲其他國家的政府徵求意見。他說:“決定是在完全獨立的情況下做出的。”

但關鍵的是,德拉吉確實說服了默克爾和歐洲央行的其他高層(尤其是荷蘭和芬蘭的央行行長):歐洲央行的購債計畫既是有條件的,也在它的許可權範圍之內。用德拉吉的話來說,該計畫旨在對抗歐元區內部的“財政割裂”。在OMT之前,投機者和賣空者享受的幾乎是穩賺不賠的單向賭注:懷著歐元區終將解體的想法,不斷推高債務國的債券收益率。這是一種惡性循環。

德拉吉能夠贏得默克爾的信任,至少到目前為止也獲得了金融市場的信任,這一點難能可貴。有人將他鋼鐵般的意志,歸因於他早年承受的精神打擊。德拉吉在羅馬出生長大,十幾歲時父母雙亡,之後由姑母照顧。他先後在耶穌會開辦的學校和羅馬薩皮恩紮大學(La Sapienza University)學習,之後在麻省理工學院(MIT)獲得經濟學博士學位。

外交決心

德拉吉曾在義大利財政部工作過十年。多年之後,德拉吉開始掌管義大利央行(Bank of Italy)。在此期間,與老奸巨猾的總理西爾維奧•貝盧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之間的糾纏,耗費了他大部分的精力。義大利人對這位央行行長的政治技巧讚不絕口。“馬里奧•蒙蒂是天主教徒,而馬里奧•德拉吉就是教皇。”一位蒙蒂和德拉吉共同的朋友表示。

那麼,德拉吉會作為歐元的大救星而被載入史冊嗎?德拉吉表示:“我認為,在人們的記憶中,今年將成為重建歐元和歐元區長期構想的一年。”但其他方面的多項行動,特別是今年6月召開的歐盟峰會,也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許多年來,領導人們第一次形成了對於真正的歐洲經濟與貨幣聯盟的中期構想。該聯盟有四大支柱,分別是財政聯盟、銀行業聯盟、經濟聯盟和政治聯盟。”

上周,歐盟國家領導人在建立銀行業聯盟和擴大歐洲央行監管職能方面達成了共識,這是朝著上述目標邁出的又一步。德拉吉表示,宏觀層面的結構改革將有助於降低經常帳戶赤字,並縮小歐元區國家之間的競爭力差距。即便歐洲央行已調低2013年歐元區經濟增長預期,德拉吉仍堅稱,緊縮政策可以照常施行。

 德拉吉表示:“如果像有些人建議的那樣,現在就放棄努力,將使歐洲民眾的巨大犧牲付諸東流。”他也厭倦了一種意見,即德國等盈餘國家應當用通脹來降低本國的競爭優勢。“通脹不是政治工具;不能把通脹視為兒戲。”

德拉吉承認,此次危機呈現出一個引人注目的特點:一旦市場壓力減緩,各國政府採取行動的緊迫感也降低了。矛盾之處在於,儘管OMT計畫看似助長了一種惡性循環,但義大利兩年期國債收益率已從75.3%的頂點降至略高於2%。同時,西班牙兩年期國債收益率也從逾7%降至略低於3%

人們總體上認為,德拉吉堅信歐洲會穩步前進,而且歐元區國家將加大力度集中各國主權,儘管他對歐元區未來將面臨的威脅感到十分擔憂。例如,義大利在蒙蒂宣佈即將辭職的消息之後產生的不確定性,或者希臘出現民眾騷亂,未來都會給歐元帶來威脅。

1小時的採訪接近尾聲時,德拉吉列印了一頁紙,上面是波蘭社會學家齊格蒙特•鮑曼(Zygmunt Bauman)說過的一句話:“如果沒有歐元區這塊盾牌,歐洲每個家庭都會面臨更大的風險,喪失其特有的身份。”

有種觀點認為,負債水準高的國家已經喪失了部分主權,這是因為它們已無權決定本國的經濟政策。德拉吉表示:“對它們而言,遵守共同規則恰恰意味著它們以共用方式重獲了主權,而不必裝作仍然享有喪失已久的主權。”

德拉吉在德國可能需要對此做出更多的解釋。他是否已贏得了德國民意的支持?“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我們有責任進行解釋,而且我們正在做著非常、非常艱苦的努力。”

面對所有的壓力,德拉吉在2012年可曾有過感到輕鬆的時刻?他的臉上現出了微笑。“有過這樣的時刻嗎?”

無論如何,德拉吉都不會沉湎於過去來獲得動力。“那不是我的行事風格。我注重向前看。”

譯者/梁豔裳、徐天辰、邢嵬










華爾街日報這篇世說新語很難得
Overheard 
Central bankers are used to doing a difficult job without necessarily getting much backing at home. But the Bank of England's Mervyn King seems to have it harder than most.

Talking at the Economic Club of New York on Monday, Mr. King took a question on Mark Carney, the Canadian central banker who will succeed him as governor of the Bank of England next year.

Mr. King said he was watching reports of Mr. Carney's appointment on the news with his wife, and she said: "You know Mervyn, they'll miss you, or six months down the road they'll miss you."

So far, so supportive. However, Mr. King recalled that his wife then looked at the screen again and had this to say on her husband's successor: "He's very young…he's immensely charming…and he's very charismatic. I think he'll do a great job, and they won't miss you at all."

At that point, amid much laughter from the audience, Roger Ferguson, chairman of the club, said Mr. King is charming and charismatic and would be missed. So Mr. King still has fans, even if he isn't king in his own castle.


-----

  1. News for Mike Lynch

    1. Autonomy Founder Challenges HP's Claims
      New York Times ‎- by Quentin Hardy ‎- 1 day ago
      Autonomy's founder, Mike Lynch, says he was blindsided by a public relations onslaught from Hewlett-Packard, little of which had to do with the ...
  2. Michael Richard Lynch -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en.wikipedia.org/wiki/Michael_Richard_Lynch - Cached
    Dr Michael Richard Lynch (b. 16 June 1965) OBE, FREng, MIET, DL is the co-founder of Autonomy Corporation. His entrepreneurship is associated with Silicon ...

Autonomy創始人反駁惠普


舊金山——周二,當邁克·林奇(Mike Lynch)在一場倫敦的業務會議中正感無趣,他的電話發出了嗡嗡聲。
一個朋友的短訊通知他,惠普將進行88億美元(約合人民幣548億元)的資產減記。幾分鐘後,又一條短訊說惠普指責Autonomy的賬目問題是減記的主要原因,林奇參與創立了Autonomy,在去年以100億美元出售給惠普。有人說,這裡可能涉及犯罪行為。
震驚過後,林奇卻不像人們料想的那樣躲在眾多律師的背後,他異常直率,高調為自己和他成立的這家公司辯護。他說這是惠普公司趁他不備,發起的一場早就安排好的公關攻勢,而這場攻勢中的大多內容和他們指責Autonomy公司的罪名沒多少實質關係。
林奇在2011年10月加入惠普,但5月即被首席執行官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開除,他說,“這完全出乎意料。我最後一次和公司的人交談是在6月,談了大約1小時。”
由於Autonomy高端的商業分析軟件,林奇一度代表了惠普的未來。上周他成為了惠普公司所說的一場巨大而系統性詐騙的公共面孔。
惠普指責Autonomy涉及明顯違規,這實際上是對一位英國最著名、最具爭議的科技業高管的攻擊,此人也是歐洲最富有的白手起家的成功人士之一。 林奇今年47歲,他是英國廣播公司(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BBC)和大英圖書館(British Library)的董事,並因其對商業的貢獻而被授予大英帝國勳章(Order of the British Empire)。
雖然Autonomy在美國並不知名,但它在蓬勃發展的“大數據”行業被視為先鋒。即使在被惠普收購之前,它的規律模式查找算法已在400多家公司 得到應用,其中包括甲骨文(Oracle)、Adobe及思科(Cisco)。通過將公司出售給惠普,林奇個人就收入8億美元。
儘管林奇擁有財富、領悟力以及劍橋的博士學位,但他說還是不清楚為什麼惠普會認為他有錯。
惠普說,他們的內部調查由舉報引發,調查發現在收購前Autonomy就存在重大問題。其中包括將硬件銷售登記為利潤率較高的軟件銷售,分銷商呈報不存在的銷售業績。
林奇說,Autonomy在與惠普合并後銷售大減,但這並不是像惠普所說的因為Autonomy突然要面臨法律責任,而是因為大機構的拖拖拉拉。
他說,“他們趕走了Autonomy最優秀的100名員工,安排一批實習生”來銷售Autonomy的產品。“惠普的銷售人員在出售競爭對手的產品時傭金反而更高。”
林奇說,惠普告訴他,他們不能正式授權Autonomy的軟件在他們客戶的服務器上使用,“當時它已經在世界各地數以千計的惠普機器上使用了。”他補充說,“惠普的核心結構有問題。”
惠普反駁說,給林奇的支票一過戶,他立刻就成了反對這次收購的突出力量。
一名了解調查情況的惠普高管匿名說道,“他參加了每一次戰略討論,並且親自或通過視頻出席了執行委員會的每一次會議。他不與任何人合作。有時他熱情十足,但其他時候他會說,‘這個說不通。我回倫敦去了。’”該高管未經授權,不可接受正式採訪。
對於減記之前惠普沒有通知到林奇,惠特曼在上周二的一次採訪中稱,“邁克·林奇知道我們之間有問題。”
這名惠普高管稱,今年6月份與林奇的談話涉及Autonomy幾款特定軟件的銷售情況。他說,“他在談話中含糊其辭,吞吞吐吐,要不就說他想不起來了。經過這樣的事情以後,你就不會再費事去告訴他你們正在調查的事情了。”
林奇說,那次談話本應是關於他的遣散,但很快就變成了一次“伏擊”。
林奇說,Autonomy的例行審計機構德勤(Deloitte)每季度都會審查Autonomy的賬目,他們會收到所有金額超過10萬美元的交易發票,以及隨機選取的一批較小金額的交易發票。
德勤的高管奈傑爾·默瑟(Nigel Mercer)的名字出現在交易前Autonomy最後一份年度報告之上,他沒有回復採訪要求。在周二發表的一份聲明中,德勤稱對Autonomy的違規行為不了解。
惠普發言人霍華德·克拉沃(Howard Clabo)說,“當一群人蓄意歪曲他們財務狀況的真相時,這種違規行為很難發現。”同時,他還說,惠普“承諾為本公司和我們股東的最大利益,積極推進所有法律程序。”
惠特曼的巨額減記讓惠普的股價跌到了差不多10年前的水平,林奇認為她這麼做的另一種可能的動機是,“這種舉動讓惠普的業績標準降得如此之低,這樣你怎麼也不會失敗。”
克拉沃駁斥了這種說法,他說,“惠普的領導層致力於讓我們的投資者、員工和客戶,清晰了解本公司所面臨的挑戰。把惠普88億美元的減記歸於其他任何原因都是荒謬的。”
如果林奇是正確的,惠普的股票將值得購買。但他不會去買。
他說,“他們沒有策略和缺乏前瞻。這是部門之間的爭鬥。”
Michael J. de la Merced自紐約對本文有報道貢獻。
翻譯:曹莉、林蒙克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