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4日 星期一

李金蓮:不寧靜的夜 是孩子守護我們稚嫩的民主


讀者應注意寫作的時候

 

不寧靜的夜 是孩子守護我們稚嫩的民主

李金蓮
2014/03/24 02:06

因緣際會,在這次學潮的兩個關鍵時刻,衝進立法院和衝進行政院,我竟然都在現場。實在不是刻意而為的。第一次是因為怕他們人太少,下午去市政府開會,開完會便過去湊個人頭,未料晚上九點多,就衝了。我當然是留在院外,靜靜觀察著局勢的變化,歷史的一刻。

今天,則是接到朋友電話,要我過去幫小棣導演的忙,他帶著北藝大學生去立法院現場進行名為「護城河」的行動藝術。我哪懂藝術,只好幫學生看 包包。不久,瞿小貓說學生攻進行政院,然後這位大記者就奔去了。接著好幾組學生經過,問我行政院怎麼走,學生們也紛紛往那裏去。北藝大學生表演完回來後, 我的記者性格發作,便想也去看看吧。

到了行政院,裡面已有很多人,在外面的都還在猶豫該不該衝進去。世新社發所陳同學擔任總指揮,一直鼓勵大家進去,說有任何法律責任由總指揮承擔。一度,出入口進去的人少了,我想那我就填個空吧,於是就挺起胸膛上前去。


這群學生其實是有備而來,出入口放著幾張小椅子,供人墊高爬牆,拒馬也鋪上花色鮮豔的舊棉被毛毯,避免受傷。我翻牆還算順利,裡面有學生接應,唉,讓孩子照顧哩。

我進去後,也就只是四處觀察,好吧,我當自己是公民記者好了。學生聚集在正門和側門,不久有人搬來長梯,正側兩棟樓開始有人爬梯到二樓,並立刻補給了二樓 的飲水。每有人登上去,就一陣歡呼。其實我有點擔心,待會兒怎麼出去呢,後來遇見鄭村棋,他不認識我啦,但看到他感覺安心不少,覺得進得來一定出得去,反 正還有位名人在。

這時我就遇見了假扮奪權的幾名年輕人,得知下午一度鷹派要奪林飛帆指揮權,原來是一場套招好的戲,為的是卸除警察的心防,以便晚上的行動。旁邊一位大人 說,兵不厭詐,年輕人太強了。我則叮囑他們要保護好自己。一位年輕人回答我,他們一定會保護自己,沒有問題,而且早有心理準備。(我想哭)

在裡面待了約半小時,我就繞到院外,四處探看。不久,裡面喊警察打人,我問一位從裡面出來的年輕人,他告訴我,正大樓門口有約二十名警察,可能是警 察非有意的動了手,學生便一擁而上,再隔不久救護車來了,據說受傷的有警察也有學生。但人數應該不多,我只見到一位躺在擔架車上。共來了兩輛救護車。

再接下來,警察就大批來到,裡面情形我不知道,外面的人則高喊警察撤退,一列警察穿過人行道上的人群,接著又來一列,這時學生們紛紛靜坐下來,不讓 警察通過。但不久,警察繞道後頭,還是直撲而來,最後圍住行政院的外圍,裡面的學生也正式被包圍,栓在裡面了。我離開時,黑島青的魏揚說有五人被逮,五人 中有學生也有民眾,傳來消息說,都很安全。

據我判斷,今晚勢必會有驅離,今晚開始,民眾害怕動亂的聲音,也會日漸升高,會越來越不同情學生。

但我因緣際會莫名其妙兩度在現場觀察,主事的年輕人,完全是有備而來,計畫周詳。譬如行政院出入口墊高椅子讓人爬牆,在拒馬上鋪毛毯棉被,這些細膩 的動作,全在計畫中,令人激賞。我進與出都蒙年輕人照顧,出來時踩在鋪著毯子的拒馬上,差點跌倒,馬上有人來扶我,真不好意思,給他們添麻煩了。而要堵住 警察時,有人喊一聲坐下,馬上一排人就坐了下來,非常自律,非常無懼。

在過去爭取民主的道路上,我們經歷過多少次的動亂,五二O的農民運動,夠暴亂了吧,如今那已成為農民運動的指標。美麗島事件,夠暴亂了吧,施明德有 很長一段時間在人民心目中還是江洋大盜呢。我想說的是,這批年輕人完全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能力超乎意料的強韌,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會繼續支持他們,信任 他們。這是台灣命運的關頭,這些孩子替我們大聲告訴全世界:台灣不願意、不需要中國的統治。

我閱讀『百年追求』理解到一件事,在每個困難的時代,大部分人都是沉默、懼怕的,但總會有極少數的人不畏懼,從日據到台灣解嚴、實行政黨政治,一百 年間,就是這些少數人承擔著犧牲與失敗,而成就了台灣的民主體制。一個人的身分價值,不會在一時半刻間被確定,一時半刻的暴民就暴民吧,時間長得很,它會 從歷史的水潭裡一點一點浮出來。

但是,我們稚嫩的民主卻有可能一夕毀滅,關鍵時刻,總是那極少數的人,發揮了關鍵的力量。這不寧靜的夜,祈禱不知道哪個慈悲的神,默默保護純真的孩子們吧。

*作者為文化人,前中時開卷版主編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