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6日 星期三

革命詩歌: 我們該慶幸還有淚可以流; 今晚 (王盈勛 ); 謝謝你,馬政府 謝謝你讓我們的心智 變得這麼強大 沒有國光石化,你說我們會死 沒有航空城,你說我們會死 沒有核四,我們會死 沒有服貿,我們也會死 原本,我很怕死的 現在我想,既然都死那麼多次了 何不斗膽再死一下;許悔之 浮士德在總統府記者會 ----孩子們的心中 。許悔之 浮士德在總統府開記者會 我們在人民的立法院 繼續抵抗 浮士德為了交易 把靈魂給了魔鬼 他的靈魂之外 還包含我們的靈魂 他說了很多價格價錢 但是他並不了解什麼叫做價值 關於:自由、民主、公義 夏天的蟲,你怎麼跟他冬天會結冰呢 夏天的蟲在死去前 在我們的家、我們的心、我們的土地 拼命的大小便並且排出膿血 而且他還化身浮士德 把我們的價值 和他搞錯了其實輸到底的 價格和價錢 都一併要用合約 簽讓給魔鬼 所以我們不得已必須 繼續佔領立法院 爸爸媽媽 對不起!我們還不能回家 因為在總統府開記者會的 浮士德和浮士德的老闆、夥計們 要將我們共有的未來簽讓、摧毀 價值,就像陽光空氣和水 這一切 我們必須留在立法院 繼續捍衛 其實,我們非常累了 議場內混濁的空氣 傷害了我們的肺 不足的睡眠 也讓我們體力開始耗竭 浮士德當然知道這些 他以前局勢再撐幾天 我們就會不支而撤退 然後他可以快樂的和魔鬼簽下合約 所以在歷史的天亮以前 在和魔鬼的合約撕毀以前 我們不能撤退 我們必須繼續在立法院 抓緊那隻握著筆 就要在合約上簽字 把我們靈魂交易出去的 浮士德的 不!魔鬼的手


鄭竹梅:感謝學生帶給社會希望



前總統府秘書長葉菊蘭今天(3/25)下午皆同女兒鄭竹梅現身立法院,葉菊蘭非常低調僅表示是來跟同學與所有人致意,看到陳為廷葉菊蘭趨前給他一個大大的 擁抱,疼惜的拍拍他的頭、摸摸臉頰,這樣的畫面也讓在場的人為之動容,更有網友說,感覺像是鄭南榕隔空給學生注入一股力量。

鄭竹梅也受邀簡單跟同學說幾句話,並分享她在成大南榕廣場事件時所記錄的一首詩。她先是對在場所有人深深一鞠躬,她說不知道今天跟大家的分享能不能給大家帶來什麼,但還是覺得自己在場應該是可以給大家帶來什麼,因此她來到這裡。

鄭竹梅說,大家來到這邊都是抱持著希望有一個更美好的將來,她感謝大家在這裡帶給社會希望,即使這是要經過一些困難的過程,但因為有大家也讓在外面的許多 人開始反省,開始想,是不是要從小確幸裡醒過來,也讓大家正視台灣目前的處境比想像中還困難,不管是在企業界或是各方面,但相信這都會是有意義的,因為學 生點破也點醒了大家。

鄭竹梅也跟大家分享日前在成大南榕廣場事件時所記錄的一首詩:
今天25週年,我們該慶幸還有淚可以流,而不是哭不出來,我們該慶幸還有話可說,而不是說不出來,我們該慶幸還有感覺,而不是心智麻痺,所以盡力流淚、盡力說話、盡力感覺、盡力行動、而終將會平靜,而終將會自由。


更多照片,請點擊上圖,連結至 活動相簿

獨立媒體 採訪報導




王盈勛
謝謝你,馬政府
謝謝你讓我們的心智
變得這麼強大
沒有國光石化,你說我們會死
沒有航空城,你說我們會死
沒有核四,我們會死
沒有服貿,我們也會死

原本,我很怕死的
現在我想,既然都死那麼多次了
何不斗膽再死一下
---

今晚
。許悔之
今晚,待會的今晚
想必就是流血的夜晚了
我看著電視而流淚
很多人的母親、父親
也是如此吧

魏揚,占領行政院的總指揮
在電視中面對鏡頭
侃侃而說
想必他已做好了
面對的準備
他的母親叫楊翠
楊翠的阿公叫楊逵
日本人關他很多次
全部關了一百多天
「祖國」的國民黨送他
去火燒島囚禁了許多許多年
我看著電視
想到大家噤聲的時代
這個年輕人的曾祖父
楊逵,一無所懼的走在前面
孤獨的前面
我沒辦法再看下去了
電視上喧鬧的影音
他們用攻占想
奪回他們的未來
我不想說
什麼叫做錯什麼是對
我看著先行者的孤獨
比大家都走得更前面
啊他的體內流著
楊逵的血
我,忍不住
心跳如鼓
而流涙

 ---
許悔之
浮士德在總統府記者會
----孩子們的心中
。許悔之
浮士德在總統府開記者會
我們在人民的立法院
繼續抵抗
浮士德為了交易
把靈魂給了魔鬼
他的靈魂之外
還包含我們的靈魂
他說了很多價格價錢
但是他並不了解什麼叫做價值
關於:自由、民主、公義

夏天的蟲,你怎麼跟他冬天會結冰呢
夏天的蟲在死去前
在我們的家、我們的心、我們的土地
拼命的大小便並且排出膿血
而且他還化身浮士德
把我們的價值
和他搞錯了其實輸到底的
價格和價錢
都一併要用合約
簽讓給魔鬼
所以我們不得已必須
繼續佔領立法院
爸爸媽媽
對不起!我們還不能回家
因為在總統府開記者會的
浮士德和浮士德的老闆、夥計們
要將我們共有的未來簽讓、摧毀
價值,就像陽光空氣和水
這一切
我們必須留在立法院
繼續捍衛
其實,我們非常累了
議場內混濁的空氣
傷害了我們的肺
不足的睡眠
也讓我們體力開始耗竭
浮士德當然知道這些
他以前局勢再撐幾天
我們就會不支而撤退
然後他可以快樂的和魔鬼簽下合約
所以在歷史的天亮以前
在和魔鬼的合約撕毀以前
我們不能撤退
我們必須繼續在立法院
抓緊那隻握著筆
就要在合約上簽字
把我們靈魂交易出去的
浮士德的
不!魔鬼的手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