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31日 星期一

吳國龍(國維)「服貿協議」內網路與電信項目,陳珍吾,陳偉銘,李詩欽,Kenny Huang

Kuo Wei Wu 分享了李忠憲相片
30分鐘 · 
服貿開放電腦與相關服務業及第二類電信三項特殊業務真相說明圖,歡迎分享!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3aIlTUsh4jaNDlkY1diVjVTZTA/preview?pli=1

剛剛媒體針對服貿協議的網路與電信條文訪問我,我開頭就說「台灣不知是誰去談網路與電信的,但從條文來看!外行又不專業!

(一)談電子商務怎麼會以台灣交換福建省!先不談市場規模,中國沒有在沒有通過服貿協議,但淘寶與WeChat老早已經進台灣市場,不是嗎?也就是說「台灣在網路不會任意地過濾阻擋網路服務」,但台灣電子商務進得了中國嗎?因為中國有過濾與阻擋!所以要談電子商務的要點不是拿「台灣」交換「福建省」(不覺得被矮化成一個省嗎)?而是應該要求中國開放不要過濾阻擋台灣網路進入中國吧!從這一點,就知道台灣去談判代表有多麼外行不專業!何況台灣電子商務市場規模與福建省一樣嗎?這可不是用人口數量算的吧!真不專業!
(二)竊取個資需要進入機房嗎?看看美國NSA,需要進入機房才能拿到個資嗎?管電信的通傳會,請專業一點吧!想想看,你到大哥大服務據點不是可以看到你們的個資嗎?人家只要成立電信業者的經銷商就可以取得你的個資,不是嗎?政府,專業點!人民,聰明點!別笨了!
(三)從台灣過去部落老年化到農村老年化!依據經濟部次長講法,政府想把「台灣老年化」嗎?因為台灣政府叫年輕人去中國找工作,台灣政府居然把幫其他國家創造就業機會給台灣當「利」,神經病,台灣政府政策居然是要年輕人「離鄉背井」尋找就業與生存!他們沒有看到美國歐巴馬總統是邀集美國業者把製造業搬回美國來創造美國人不需「離鄉背井」就可以就業嗎?
(四)令我訝異的是,她以為台灣有個資法為何還擔心中國竊取個資!哇!台灣人,你們怎麼會以為「個資法執行」等於「個資保護」!天啊!我告訴她,(1)先別論個資法修得好不好,個資法實施不等於台灣社會是否已經落實個資維護!(我舉幾個簡單例子說明,例如eTag)(2)個資法通過,只是說違反個資法的人與單位在有事証下必須負相關權責!因此,你必須抓得到人與事証,個資法才有功用。若侵害或竊取台灣人個資者來自台灣以外(不論中國、美國等),台灣個資法執行是無法落實「保護台灣人個資」的!台灣人,千萬不要以為有「個資法」就已經達成「保護台灣人個資」!這種謬誤很可怕!

我還提到,「談判與競爭力有甚麼矛盾!沒水準!二個國家談判的重點是如何取得國家產業以及人民的最大利益!難道說,因為我們有競爭力就可以忽略「台灣的利益」,就可以開放讓利嗎!想想多年來的台美談判,美國有因為「競爭力」而讓利給台灣,不列入301名單嗎?從此就知道台灣政府到談判代表老拿「競爭力」來胡扯談判的外行與不專業!談判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爭取國家企業與人民最大利益,跟台灣有沒有競爭力不要混為一談!笨啊!



Kenny Huang Kuo Wei Wu 今天出國, 分享幾點個人觀點 : (1) 資訊安全 : 服貿開放第二類電信, 包含設備有Router, Switch, 下層有 Frame Relay, ATM, X.25交換器. 除了電路外, 這些設備已經完全具備完整Internet 核心架構. 經過這些設備的封包資訊, 全部都可以進行監聽存取處理. 服貿協議要求陸資電信商需通過ISO27001規範. ISO27001僅規範作業程序是否滿足資安基本構面, 如CAI (Confidentiality, Availability, Integrity)等需求, 但無法規範資訊所有權人(陸資電信業者)對資訊延伸使用行為. 所謂開放三項電信業務為封閉業務, 與民眾 Internet 是分開, 此點為錯誤認知. 如陸資業者提供第二類電信交換服務 (Internet exchange), 交換中心內全部資料都可存取. "虛擬封閉架構"不影響資料監聽存取.

(2) 程序原則 : 政府說明服貿開放的業務在2009年6月已開放,但至今沒陸資來申請(蘋果日報, 2014/03/27). 如果屬實, 先使用後審查方式未滿足程序原則. 此外, 社會對開放陸資電信業務主要疑慮在國家安全, 非商業效益.

(3) 間接控制 : 服貿規範陸資不得與我國第一類電信事業固網業者合資經營該電信業務(母公司), 未規範母公司轉投資第一類電信事業固網公司機制(子公司或孫公司). 間接投資同樣可以達到控制目的. 台灣在公司治理法規機制相對薄弱. 台灣電信公司股權結構中, 子/孫公司與母公司交叉持股情況比比皆是.. 公司關係人或是主管單位及司法單位想要了解公司真正的情況難如登天.




因為台灣政府把「雲基地」(或是所謂的資料中心)定位為「高耗能產業」,被排除在國家政策之外。我在乎的是,這樣的政策難道只是政府幾個人(加上少數幾位最近正陷入經營危機的企業主)談談講講,就決定了?為何不能開放出來,讓全國一起討論再訂政策?++++國維




英業達雲基地年底前落腳上海、重慶


【王郁倫/台北報導】第4屆兩岸海峽雲計算合作論壇今天首度在台北舉行,雲協理事長李詩欽表示,雲協成立育成中心,期望中國能來台對雲計算新創業成立公司作投資,也期望台灣企業繼續對具未來性育成公司投資,也可到中國發展;而英業達雲基地將在年底前落腳上海、重慶。

李詩欽表示,台灣資訊服務業務商機1年3000億元,中國則更是台灣10倍以上,且成長速度更快,龐大的機會,期望透過兩岸交流讓資訊服務業更有機會。台灣過去重視硬體,期望在過去成功的基礎上,轉型到資訊服務業,並帶動與小公司彼此投資跟購併,搶吃龐大商機。

李 詩欽表示,過去3屆都在北京舉辦,4年來兩岸建立了交流平台,去年更在北京簽署合作備忘錄,除設立育成中心,今年也將在雲的應用上加強投資,取得生活上的 便利,11月將在上海設立雲計算推廣中心,12月於重慶設立雲計算應用方案推廣中心,而英業達本身也將在年底前,在中國上海及重慶兩地設立雲計算區域總 部。

2013.7.26 我昨天才知道大學同學吳國龍兄,聽母命改名國維,不過身份證沒改名,所以他受邀演講主方報稅總是有些小麻煩......
他在美國辛辛那提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雙碩士,曾在美國著名的超級電腦公司Gray等工作多年,1990年回國,任職過國家高速電腦中心,蕃薯藤網,宏基電腦副總......參看他網路上的pdf簡介
講師資歷吳國維現任NII 產業發展協進會執行長學歷 美國 ... - 電算中心
www.cc.ntust.edu.tw/ezfiles/5/.../ISMS99102901.pdfTranslate this page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資訊安全教育訓練計畫第1 頁. 一、 講師資歷. 吳國維. 現任. NII 產業發展協進會執行長. 學歷. ○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資訊科學碩士. ○ 美國辛辛那提 ...

以上及同頁他的一些政策評論文章等,是公事上的吳執行長等身份之一些面貌.
 我這次與他再認識,彼此都過60歲了,雖然70年代初的往事都還歷歷在目,以後再寫,不過據其夫人說,他每天仍很用功讀書思考上網..... 我也知道他常出國開會,"網路治理"等等是他現在關心的主題.......



為何台灣無論在「政策」、「談判」、「外交」、「執行」到「修法」都只是為了應付一時?老是匆促上路?幾百億計劃預算可以在一、二個小時做出來?談判可以幾個公務員,不與人民、企業溝通,就準備簽約?外交只是「禮儀來往」,忽略長期目標與可能風險?執行從來不檢討,一個計劃執行已經很爛了,就一定要三年、四年做完,不願意改?修法也是在民意高漲時,匆匆在一個會期中決定(健保法、美牛修法等等)?

我一直很納悶,人民上街頭,當政府沒有回應,不理不睬時。人民,妳們的下一步是什麼?在野黨主席居然夢想著「未來總統大選」,爛透了!


*****陳偉銘

偉銘兄近數十年從事冷凍工程,代理某些日本和義大利名品牌,生意不惡.....他在日本Waseda 早稻田讀過書. 在生意上,他說同文同種的中國人用語幾乎跟我們的貌合神離,反而是外國人容易溝通.....





振興醫院探友,我們四家六口 (五家八口)還開起同學會。沒有寫在日記0725 2013 的可多多,譬如說,偉銘兄等在我1987113 周二的日記:

「洗衣。打電話給日本的燕……李總去接公司亞太副總裁 Hudson和日本公司總經理 Komatsu……去公司對面陳偉銘那兒喝咖啡,中午與他和珍吾吃燒肉便當。珍吾,決定結束。我計畫請他們尾牙……

妙的是,他數十年來都一樣苗條。他大學時代1971-75 在花蓮被警察抓到長髮,憤而要求警方將他頭髮理光。偉銘兄聽樣本數2的惡訊還說,「僑生命較短嗎? 」他是很少數主動找他們學廣東話的。



*****
我1971年9月認識陳珍吾先生。
我們都知道建築系的羅時瑋與他都是附中的同學。他們的友情故事請參考幽人應未眠

我這篇與陳珍吾的友誼史,只打算記到1987年,而且多憑書面資料 (日記和通信零篇)。我與時瑋的做法不同,即我都採用真名。因為我認為本文所記的,都是當時(歷史)的人物,早已不存在"這個"世界 。我希望果真有當事者或相關的朋友讀到本文時會體諒我的用心......

我用最誠摯的心記下一段友誼網絡.....









197411月27日

(台中往東海)車上請珍吾和兩工工朋友口香糖

1975年5月26日 





我鼓起勇氣去認識林永清 (外文) 。阿珍 (陳珍吾) 是誤會了







1977



我在英國讀書時,建築系的陳珍吾先生曾興奮地說,要到倫敦與我會面 (1978)。可惜,他還是去了美國。他回國後80年代初,透露研究所唸的是一些諸如《朦朧的七種類型》的詩學名著。現在,我相當感謝當年他給我兩封長信,讓我知道他的情與才。主要的原因是我們有位共同的朋友,換句話說,他當年的女友,是我早數月認識的,而且畢業後數年,還有聯絡。可惜,現在他倆可能都在咫尺天涯的台北市







陳珍吾兩封  1977
1.5 600字稿紙  1977/1013台北致英國
嚶嚶-- 尋常女子嚶嚶

漢清:

我真羨慕你那副了無牽掛的瀟洒,臨登機前恐怕依舊那麼輕鬆自如,什麼都可以不在意,什麼都可以隨著九霄浮雲而超化外,兒女私情何有於汝哉

我這個人就是在一些節骨眼上看不開。曾經有人(不止一人)說我太陰沉、太不懂得快樂為何物,以致罵我「驢」者亦有人在。與我相比,嚶嚶恐怕好不到那裡去;她的內心掙扎太多:一方面她是個尋常女子,有一般尋常女子企求安穩的家與生活的需要;另一方面她又是個不尋常女子,她喜歡「智性」的生活,排斥平淡的感情所建築的氛圍。他的矛盾來自無法承認自己有尋常女子一面的需要,當那有若海上浮冰的沉潛部分偶而向她自己展現的時候,也就是她內心翻騰,舉止乖張而我陳某人活該要倒楣(?)的時候

對嚶嚶我一直有種很特殊的感情--- 也許歸根究底這源於我自己那種訴諸直覺的、非常religious的感情方式 --  幾乎打從六年多前初次見她面就有那種感覺了。這幾年中離多於聚,分都於合,在最近這段不尋常的日子中 (你可以說它是上天的恩惠,也竟可以說是魔鬼的挑戰,考驗與煉獄) ,我甚至有過對自己,對她的失望至幾幾乎乎瀕於絕望的念頭。在九九重陽之後近月的「流亡」生涯 (那段日子不是在朋友家中打地鋪就是捲(原糸旁)身人家客廳的沙發上)中輒中夜夢迴,捫心自問,究竟「真情」之為何物,斯人也而竟有斯「疾」乎   這段脆弱不堪的日子畢竟捱過來了;然而面對心裡的滿面瘡痍卻有不知如何收拾重整的感覺。幫我渡過這個大難關的是一種宗教式的虔誠,也可說是一種固執,(愛可以是 Accidental,開了花可以謝,閃了光可以滅,然而問情是何物情不就是一種傻傻的固執嗎)可是我心裡卻毫無半分的把握她那頭是否能超越一切實質的、心裡的紛爭 ( 誠然我們之間的有形無形阻礙仍多)而回到基本的問題上 (就我而言已是無可打擊的、無可反悔的肯定)。我惟一的自處之道祇有靜待時間與上天的裁決了

不知不覺扯了許多,想你初抵蠻邦必定花費極大心力適應環境,也許沒有什麼時間寫長信敘述心境。那麼簡單幾句勾勒一下也足交我這朋友告慰了。相信上帝會祝福 

People like you.


珍吾 十月十三
於台北
1977


1977/12/5
一張A4 白紙

漢清:
旺年冬天恐怕比台北更冷更孤獨吧!然而這一切似乎是命運的必然了ㄅ--- 前日走過博愛路的騎樓底下,忽有一西裝畢挺的相士招呼我,謂我臉上氣色變化甚大,願為我解之。好奇之下,我欣然答應了。十幾分鐘的談話內容令我在寒風中更覺零凜然,因為他的結論多麼切中我目前心裡的要害 ---- 大意謂我目前為情所困,若不淡然處之,恐對我造成很大的損傷,他說我外柔內剛,命帶孤獨 (這也是我多年來深切的體會),並謂我必然要出國……

還好目前這一切的迷薍總要過去,將要過去

讓我們談些實際的問題:英國某校要求將申請資料送交「貴國在倫敦的正式代表機構」代辦,據我所知我國目前在英一切橋務歸自由中國中心 (Free China Center) 負責,但不知該中心的地址。是否能請你代查詢一下?又,申請學校時所需之財務證明要點如何?辦簽證所需資料及時間能否也請你指點一下?

我想我們明年在倫敦見面的機會至少有60 %吧!

一九七八年就要來了,一九七八年的漢清、小燕、時瑋、金台、嚶嚶……. 如何呢?祝福他們

                     珍吾    一九七七年十二月五日





1987年元月起 ,我加入美商AMP公司,這是家全球最大的連接器connectors廠商 ,世界主要地區都有工廠和營業分公司。AMP決定利用他們的日本分公司的資源,協助我們在新竹的科學園區設廠。前半年,幾位一級主管都借用仁愛路芙蓉大廈 (福華飯店旁) 的AMP業務公司 (荷商)的辦公室辦公。一月中到四月初,約二個月半在日本受訓,而開廠典禮是85
 那時候,珍吾和朋友的辦公室就在對面,所以很有相聚的機會。




198718 周四

中午去找對面的陳珍吾一起午餐。電話鄭蓮英(我的日記只這樣記 。很可能當天晚上老友陳珍吾和陳偉銘約"我們"一起到他們辦公室一 聚。當時我們這四位東海校友都已婚了 。珍吾認為與舊日朋友相聚是很重要的。)
 
1987113 周二

去公司對面陳偉銘那兒喝咖啡,中午與他和珍吾吃燒肉便當。珍吾,決定結束。
 我計畫請他們尾牙
 
1987115 周四

建議珍吾接下室內設計的案子。



19874 29 周三

據時瑋說,康定怡回國,陳珍吾生日,都化為一笑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