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日 星期六

蘋論: 馬英九在道歉什麼/ 馬英九:不贊成主體性/殖民台灣;對岸的老虎屁股; 金溥聰回台經營根本沒有足夠的政治授權進行兩岸政治談判與推動馬習會

蘋論:馬英九在道歉什麼


三 十四年前的二二八,美麗島事件受難者林義雄正被拘禁於新店監獄候審,歹徒闖入林宅,林母被殺13刀慘死,林義雄7歲的雙胞胎幼女亮均、亭均各被刺一刀喪 命,而長女奐均被刺6刀重傷,經急救後才脫險。34年來,林義雄從未與倖存女兒奐均談過當年發生的事;直到最近林義雄出版的《只有香如故》家書向奐均表達 虧欠,他希望女兒原諒爸爸,「在女兒最悲慘痛苦的時候,無用的自己,能做是那麼少。」
就 如同發生在67年前的二二八事件迄今仍不斷出現「追懲元兇」的呼聲一樣,殺害林義雄家人的兇嫌同樣渺如雲煙,幾乎淹沒在台灣的歷史裡。即便不談破案,就連 外界質疑林義雄當年為美麗島事件要犯,情治單位必然監控,兇手何以能從容進出林宅行兇?三任總統所組成不同的調查小組始終無法給予外界令人信服的答案。這 讓台灣社會因林宅血案與二二八事件烙下深刻印記,在每年這一天隱隱作痛。

廉價道歉如政治秀

從擔任台北市長開始,馬英九年年在二二八這天道歉,他總是形容哀戚甚而哽咽落淚,就連致辭內容都幾無二致。他昨天又說,身為黨主席要對歷史的錯誤「概括承受」,對受難者家屬要「將心比心」,並時時警惕自己「永不犯過」。話說得誠懇動人,但每一句都可以再反問他自己。
既 稱身為國民黨主席要「概括承受」,那為何所有二二八及白色恐怖的受害家屬賠償全用國庫支應?迄今猶黨產豐厚的國民黨承受了什麼?既要對家屬「將心比心」, 那為何總不定時地前往被多數受難家屬視為「元兇」的兩蔣墓地謁陵膜拜?以總統之尊向兩蔣行禮,豈不更讓家屬傷心嗎?既稱「永不犯過」,那這「過」到底是什 麼?誰要負責?如果講不清楚,這不就是一場行之有年的政治表演而已,如此道歉也太廉價了。
作為一個威權轉型的國家,台灣的轉型正義工作始終做得零零落落。

價值紊亂藍綠惡鬥

如同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所言,轉型正義成功的關鍵至少包括對受害者的賠償、對加害者做法律或道德上的追訴,以及對真相的發掘。但台灣始終停留在第一步,後兩者的進度緩慢,甚至還沒開始,豈能稱為一個正常的民主國家。
因為做不到屬於台灣自己的轉型正義,導致台灣內部的政治價值紛亂,動輒發生意識形態衝突,藍綠政黨無法和解。這正是現階段台灣兩黨政治惡質化、難以面對中國霸權崛起問題的根源。

蘋論:金溥聰為何回來


更多專欄文章
民進黨抨擊金溥聰接任國安會秘書長,是輕忽台美關係,方便選舉操盤。此說太過想當然耳,不盡然正確;因為藍營的七合一選舉布局幾乎已底定,二○一六大選的布局也已非金溥聰所能左右,金以國安會秘書長的身分與資源,或許能在選舉過程為藍營添薪加柴,但很難孤身扭轉大勢。

馬英九的影武者

不 過,總統府辯稱金溥聰「過去堅持角色主義的從政風格,未來也絕對會謹守黨政分際」的說法卻也顯矯情。過去十幾年來,金溥聰就是馬英九的分身、影武者,正因 這樣的關係,金所在之地,藍營政治人物無不望風而披靡。先前與馬團隊鬧得不可開交的連勝文走一趟美國後,竟主動提供連金二人握手的照片予各大媒體刊登,希 望營造雙方和解的氛圍,金的背後所代表的多層意義可見一斑。
但金溥聰為何回來?選舉已非他首要任務,關鍵在兩岸。
就在三天後(2月11日),陸委會主委王郁琦將啟程前往大陸訪問,這將是兩岸官方訪問的最大一次突破,在「王張會」之後,兩岸互設辦事處議題極可 能取得共識,兩岸「只經不政」的交流局勢將開始傾斜;接下來還有海基海協第十次會、兩岸國共和平論壇,至於國內要配套處理的問題則包括一直懸而未決的服貿 協議,以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修正等等,而所有的政治動作都指向一個共同的目標──馬習會。
今年底有七合一選舉,選完之後總統大選即將登場,馬英九正式步入「跛腳期」。換句話說,馬英九的執政黃金期已經過了,要靠紮實的政績扭轉他現在執政的頹勢幾成不可能的任務。

在野準備好了嗎

在馬團隊的排序裡,「兩岸」因此成為藍營延續執政的命脈,是馬英九建構其歷史定位的特效藥。金溥聰回國後勢必積極投入服貿協議、《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立法協調工作,這是馬團隊再開展兩岸關係的重要籌碼。
馬 英九此刻四面楚歌,根本沒有足夠的政治授權進行兩岸政治談判與推動馬習會。駐美的金溥聰回國接任國安會秘書長,就是要在未來兩年打美中台三方的兩岸機遇 戰,要以單點突破執政困境;但因籌碼單薄,卻顯得行險僥倖。金溥聰回來了,唯一能拉住馬韁、制衡馬金體制的立法院與在野黨準備好了嗎?


蘋論:台灣仍在被殖民狀態


更多專欄文章
台灣中學歷史課綱的爭議,非常具象地說明了台灣主體性的想像是多麼虛幻。一個不贊成主體性的總統,加上一群認為台灣不過是另一國家的從屬客體,就可以修改歷史,企圖把台灣閹割後交回祖國爸爸的懷裡。

同種族高壓統治

如 果殖民的定義是:某個政治、社會及文化實體無法最終選擇自己的命運,而由別的力量所操控,那台灣就仍處於殖民狀態;不像亞非拉去殖民化並獨立建國的許多國 家那樣幸運,台灣從來就沒進入後殖民情境,還在殖民狀態,而這個殖民狀態不是過去式,是現在完成進行式。歷史課綱被「政治正確化」就是台灣仍被殖民的明 證,否則哪需要改歷史?台灣可能是地球上剩下的最後一個被殖民國。
殖民的定義不是只有異族統治這一條件,同種族的獨斷式高壓統治也是。從中國對台灣的言行與態度以及國民黨政權呼應中國在台灣做出的種種,意識上還 停留在19世紀興起的民族主義理念上;但在21世紀全球化意識的普及下,國家疆界和血緣認同已失去其封閉性的力量,聯合國的運作、國外勢力、商業機制、文 化生活與風尚都逐漸滲透進國家原來顛撲不破的強固統治,國家慢慢削弱了有效的統治。主權至上論經過400年的風光已褪色落漆(歐盟),國家於是進入另一階 段,在全球大移動和大融合的發展下,國家只能成為一個小單位。這就是所謂的「後國家(國族主義)想像」。
從中國任何時代遷來台灣的外省人,一定要認同、回歸中國嗎?地理大發現後,前往拉丁美洲的西班牙殖民者,多年後回到西班牙以為會受到熱烈歡迎,結果國人對他們很冷淡,這批人失望地回到殖民地,從此認同殖民地,形成了自己當地的遠距離民族主義,不再回頭眺望祖國。

改課綱無聊無恥

國 族歷史在全球化「後國家」的國際架構下,市場、資金及資源的來源,都讓國族很難維繫其既有的歷史框架,使人無法再用固定的想像來教本國史;本國史的概念已 被跨國史、世界史、全球文化經濟的理念與教課書所取代扭轉;本國史與本國地理都受到重大的衝擊與影響。在這個新「國際觀」的領導下,還在搞改課綱那種小頭 小臉、目光如豆的密謀,不但落後陳腐,甚至無聊無恥了!
 *****


蘋論:對岸的老虎屁股





陸委會主委王郁琦今天率團訪問中國,將與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會談。據中方官員表示,兩人將討論兩岸經濟整合、台生在中國的醫療、兩岸互設辦事處推動人道探視等三項議題後,國台辦會向陸委會提議簽署正式的共識「備忘錄」,做為後續談判的基礎。

馬習會必成焦點

經濟整合非常複雜,尤其兩岸經貿已從垂直互補關係轉為水平競爭關係,中國的IT產業快速崛起,即將出現「井噴」現象,在全球市場上嚴重排擠台灣的IT產業,如何整合?服貿協議讓台灣庶民經濟飽受威脅,基層民眾憂心忡忡,如何整合?
大陸台生的醫療問題希望透過這次會談得以解決,是件好事。兩岸互設辦事處是早就該做的事,媒體互設採訪點也是大家都支持的,問題不大。不過,很少人相信王張會只談這些芝麻小事,台灣各界對王張會的解讀是:討論有無可能在APEC大會上安排馬習會,這才是要害。
我們贊成馬習會,至少在象徵意義上獲有兩岸最高領導人的背書,可呈現和平約束力的升高。只要過程透明公開,不搞密室政治,馬習會將得到多數民眾的 祝福。此外,馬習會也象徵可以解開很多鎖的萬能鑰匙,兩岸不少打不開的死結,可能因此迎刃而解,或至少產生妥協的彈性,增加突破的機會。
兩岸互設媒體機構是關係正常化的關鍵,但根據陸委會副主委吳美紅的說法,兩岸新聞交流最重要的是資訊對等交流與自由流通;並主張兩岸討論台灣人民 最關切的事項如:大陸停止封鎖台灣新聞網站、同意台灣雜誌到中國發行、停止電波干擾台灣電台節目的播出,並呼籲對岸尊重新聞自由。

開放傳媒恐作夢

確保新聞自由、傳遞真實資訊、開放外媒進入都是北京的老虎屁股,摸不得的;要摸就是與虎謀皮。北京是把傳媒當作黨的一個附屬機構看待,像司法一樣,要為政治目的服務,不允許有獨立的自主性。如果開放新聞自由是互設辦事處的前提,習近平政權絕不會同意。
所以,不必對王張會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能促成馬習會已經難能可貴了,什麼在尊重新聞自由的前提下互設採訪據點,絕對是台灣一廂情願的春秋大夢。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