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6日 星期三

對服貿的看法: 絕對值得我們以一種更謹慎的特別程序來處理(許宗力前大法官)


一週來的感想 服貿協議讓兩岸經濟更緊密綁在一起,因經濟規模懸殊,表示台灣經濟終有一天會逐步被磁吸、納入中國經濟的洪流,最終結果是實質統一,不,不,這還不是最終 結果,因中國併吞台灣的政治野心,最終結果其實是政治統一。屆時,台灣,不管你現在的國家性是依附在中華民國這個名字,或大家所熟悉、感到親切的台灣這個 名詞,將不再具國家性,中國給你最大的施恩,或許頂多就是賞給你比香港多一點點自主性的特區地位;也或許中國根本不對你施恩,反而是採范蘭欽建議,專政個 台灣人五十年,徹底洗滌台灣人皇民化的劣根性。

 以上是不是杞人憂天?或許吧,或許我們認為台灣根本是溫水煮青蛙,但其實人家馬政府已胸有成竹的作過國家安全影響評估,認為服貿協議還未觸到底線,政府也早備有十八套劇本因應,國家安全確保無虞。我們相信總統不會委屈想當特首,我們也很願意相信政府真的作過國安評估,真的擁有確保國家安全、國家存在的十八 套劇本。但政府迄今所作所為,很難令我相信,很難令我安心。

簡單說,看了支持服貿懶人包,看了政府說帖,至少國安方面沒能說服我。 這次學運喚起更多人對服貿的認識,喚起大家憂患意識,我認為是最大貢獻。但結果如何,還是悲觀。如果只是回到張慶忠30秒murmur前的狀態,在委員會 逐條審查、逐條表決(但是連這個最低程度的程序不義的矯正,國民黨也否決),即使我們加碼要求公視全程轉播,逼委員會真正的審議 (deliberation),而不是行禮如儀的各自表述,然後表決,只要總統堅持服貿絕不能改、絕不能退,黨紀伺候下,表決結果顯而易見。這時你又能怎樣呢?

少數服從多數,這就是民主啊,誰叫善良、溫和、保守的多數台灣人選出了這個政府,選出了這個國會?既然多數人要go to hell(請直譯,不是罵人的意思),少數人只能奉陪。是不是太遲了,一切已定?是不是如我那位光頭同事烏鴉嘴的宣稱亡國徵兆已現?

我相信絕多數國民,不分藍綠,都可以同意,跟一個對我們有併吞野心的國家簽服貿協定,絕不可能與跟美國、日本或新加坡、紐西蘭簽服貿協定同日而語,這種與虎狼談生意的經貿協定,絕對值得我們以一種更謹慎的特別程序來處理,這也是我個人與幾位法學界同事推「兩岸協定締結條例」草案,建議將目前正陷於爭議的服貿協議暫予擱置,待相關監督法制建立,再續行處理的原因。

總之,強摘果子不甜,引發那麼大疑慮的協議,強渡關山,徒引發更多紛爭。如能以所建議更審慎、嚴 謹的程序處理,即使最後還是通過可能足以帶大家一起go to hell的協議,至少我們還能對得起自己的說,大家地獄見。
 作者現為台大法學院教授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