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3日 星期日

分析:重創台灣總統馬英九形像( 威克 BBC) ; 一三: 他們只想保存台灣的完整 (用心去聽、去感覺,您可能會流淚)


分析:重創台灣總統馬英九形像的這幾天

更新時間 2014年3月21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4:56

諷刺馬英九漫畫海報
抗議者掛出大幅漫畫,諷刺馬英九的民意支持度只有百分之九。
從18日到21日,台灣總統馬英九接連遇到挫折,在民意支持低迷的時候受到重創,不啻雪上加霜。
先是民間團體佔領立法院、接著立法院長王金平的黨籍案一審敗訴、將監聽電話紀錄交給他的檢察總長一審被判有罪。

緊急會議

原本馬英九打算「依照憲法」在總統府舉行行政院與立法院的院際協調會議,試圖解決前所未見的民間團體佔據立法院的事件。
但是,台灣的媒體和政界質疑,引爆整個事件的「始作俑者」就是馬英九本人,起因「就是因為馬英九要在立法院本會期通過《服貿協議》」,馬英九如何能夠「居中協調」。
立法院長王金平在預定開會之前,決定不參加,使得這個會議宣告流產,王金平的理由是這次的事件是因為立法院朝野兩黨黨團的爭執導致,應先由立法院朝野協商,以符合憲政體制。
王金平邀請國民黨、民進黨朝野兩黨的黨鞭到他的家中商討解決的方式,併發表聲明形容事件發生的起因是「審查程序的歧異」,並沒有認同國民黨所說的「《服貿協議》是行政命令,審查超過三個月就自動生效、可送立法院院會備查」。
雖說,根據總統府的說法,王金平事先有向馬英九溝通,但是在台灣分析人士的眼中看來,這是馬英九本來想把「燙手山芋」丟給王金平,卻反而被王金平「將了一軍」。

政爭的延續?

王金平的聲明呼籲馬英九要「傾聽民意」,由於馬英九常被形容是「不解民意」,這句話就被分析人士解讀為王金平「猛攻馬英九的罩門」。
19日,王金平的黨籍案民事官司,一審宣判國民黨敗訴,去年馬英九指責王金平「司法關說」、國民黨考紀會決議撤銷王金平黨籍被裁定違法。
自然也有不少人認為,王金平「的確涉及關說」,但是這個司法判決,進一步打擊了馬英九的形像和民意支持。
無獨有偶,周五(21日)提供馬英九「王金平關說證據」的檢察總長黃世銘,一審被判洩密有罪,他也按照原先承諾辭職。
黃世銘被控,在偵查結束前,將監聽王金平等人手機電話通訊的紀錄交給馬英九,馬英九還將資料傳閱行政院長江宜樺,違反了保密相關的法律。
接二連三的不利消息,媒體評論馬英九是「缺點畢露無遺」、「反應遲緩」、「面對歷史卻束手無策」。
這些說法是否公平,各有看法,但是民間已經對馬英九親自出面有了期待,但是這個期待目前還是沒有成為事實。

以靜制動?以拖待變?

有的台灣媒體認為馬英九是想要用「拖字訣」,在反《服貿協議》團體的氣勢慢慢低落之後,「風暴也許就會過去」。
因為現在社會上也出現了認為反對團體強硬堅持不讓步也不利對話、民進黨是「從中取利」的說法。
但是國民黨的「堅持《服貿協議》不退回重審」立場,也是無助於化解歧異。
雖然王金平明白表示「現在在立法院內的不是立委,不會動用警察權」並且表示要「保護學生」,但是也有媒體應和抗議者的看法,擔心當局會出動鎮暴警察,「局勢就會一發而不可收拾」。
據稱,馬英九已經將這次的事件定位為「憲政危機」,那麼如何解決這場「憲政危機」就是如今「遍體鱗傷」的馬英九所面臨的重大考驗。
(責編:顧垠)
網友如欲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民報】用心去聽、去感覺,您可能會流淚


一三
曾經視鄭南榕為毒蛇猛獸的職業軍人。自有資格投票開始,每一張選票,都投給了中國國民黨。 有人說,一旦人們瞭解228,國民黨就垮了,而我就是這樣醒轉並唾棄國民黨的!接觸228歷史,才發現自己認賊作父50年,也才開始對別人的苦難有感覺,我因228而重生!
 http://www.peoplenews.tw/list/%E6%B0%91%E5%A0%B1%E5%B0%88%E6%AC%84/1394183242
 他們只想保存台灣的完整

他們只想保存台灣的完整
網友在臉書上議論反服貿抗爭時指出:立法院外的學生明顯受到煽動,他們根本不知道被誰利用了,就像中國的89民運時的天安門學生,當共產黨大開殺戒時,那些慷慨激昂的學生領袖都安然而退,死的都是無知跟隨者。
以 為自己的眼花了,否則被譴責的人怎會是逃命的學生領袖,而非大開殺戒的共產黨呢?難道濫殺者沒事,逃命者有罪?臉書裡的留言,簡直一面倒向黨國權貴,罵起 立法院內、外的學生,也毫不留情。有一臉友看不下去,跳出來仗義執言說:「醜化年輕人,不是對的事情。」當然,他也遭到一陣圍攻,而其中一位是移民美國的 軍中老長官。
老長官若有所指地說:「這些年青人是某黨政客打手,你有去現場看過嗎?沿路都是台灣獨 立的宣傳車…標語、文宣!與服貿有關嗎?」不過,我倒想請教老長官:您自己有去過現場,坐下來聽聽教授、學生們在訴求些什麼嗎?如果您願意跟我一樣,只是 靜靜的站在他們的四周,然後用心去聽、去感覺,您可能會流淚的。至少,我的泛藍太太流淚了,即便她一開始也有些抗拒。
我 能理解每看到、聽到「台獨」的時候,老長官的神經系統就會自動警戒,這其實不是我們的錯,是黨國領袖將我們訓練成仇恨台獨的殺人機器。事實上,在某政黨成 立之前,我們就已經將黨外的政治團體視為敵人了。很想跟老長官說,台灣獨立的宣傳車、標語、文宣,真的不是什麼牛鬼蛇神,如果仔細去看,您會發現那些開 車、舉旗、發傳單的老伯伯其實年歲已高,而這些擁有幾十年社運經驗的老將,卻甘心在這個時候放下身段,為現場的學生清理垃圾。當我看到這個畫面的時候,心 裡面好悸動,我想,如果換成是您,應該也會。
或許,您會覺得他們抽煙、說台語,甚至嚼檳榔,看起來 好像沒讀過什麼書,其實,他們的素質和他們對台灣的愛一樣,絕對不會輸給你跟我。我們曾自詡為保家衛國的革命軍人,貫徹「領袖」的意志就是我們的使命,但 這些長期站在領袖對立面的人,明知主張台獨可能會人頭落地,卻依然前仆後繼。這群人到底在想些什麼,又堅持些什麼呢?我們真的很難想像。
其實,他們只想保存台灣的完整,但我們卻不讓他們決定台灣的未來,當深愛這塊土地,卻又必須眼睜睜看著它陷落時,這份無助地痛苦是很難描繪的。至少我知道我的泛藍太太在聲援立法院的學生之後,當再看到國民黨權貴回應民意的嘴臉時,內心是相當痛苦,也想飆罵三字經的。
老 長官,服貿是福是禍,當然和中國併吞臺灣有關。試想,如果中國沒有《反分裂法》,沒有對準台灣的上千枚飛彈,如果中國是一個民主法治、尊重人權的國家,如 果中華民國是獨立於中國之外的國家,還會有人擔心台灣的主體性被統戰吞蝕嗎?如果台灣,真的是主權獨立的民主國家,就請您敦促國民黨黃復興黨部勇敢地跟對 岸說「不」,不要再跟共產黨在黑箱裡搞曖昧了,不要再一味護衛兩岸政商權貴的利益了。
中國內戰已經 結束,「兩岸關係」早已不是兩岸國共雙方「黨對黨協定」可以說了算,海峽兩岸的人民都是獨立自主的自由人,要「政治協商」必需先確定兩岸的「政治存在」是 平等的,先確定兩岸同在「民主自由架構」下,才可能彰顯平等的「政治對話地位」,也才可能彰顯做人的尊嚴。人民自由意志不能再被驅使奴役了,台灣主體性不 能再被呼攏忽悠了。
中國要與歐美國家平起平坐,不能靠公安維穩;中國要讓歐美國家尊敬,要靠每個國民的平等自由與獨立。臺灣的獨立存在,是中國政府放棄集權專制的試金石。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