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3日 星期五

台北捷運兇案: 鄭捷行刑居然也可以政治化! (南方朔) 。 救人英雄: 雨傘叔,黃宏彰,陳風,馮政諭等等,........林慧思(香港)



鄭捷行刑居然也可以政治化!
2016-05-13 17:24

南方朔

一個社會發生了重大問題,人們都可能作出各種反應,反應的模式通常都顯示了該社會的心態,他們關心什麼?不關心什麼?他們的盲點是什麼?

鄭捷的殺人案已於2016五月十日下午八時四十七分初執行槍決。鄭捷已於四月廿二日被判死定讞,因此他的被執行槍決,並無任何違誤,但他在被槍決後卻惹出一堆口水,最重要的有三:

一、有些人認為法務部長即將下台,而卻在下台之前匆匆將鄭捷執行槍決,這顯然是有政治考量,擺明不想把鄭捷這條大魚送給新政府,把鄭捷的槍決也扯到藍綠問題,似乎藍色政府槍決就不對,綠色政府去執行槍決才對。這是什麼邏輯?如果現在的法務部不執行,而是拖到蔡英文就職後才執刑,那麼藍色的媒體是不是又可大作文章,宣稱蔡英文政府一上台就處決鄭捷,讓雙手立刻沾血?當一個社會每天都在沒話找話講,話就會永遠講不完。一個鄭捷的處死,都可以講成這樣,那還有什麼話講不出來?

二、鄭捷是在四月廿二日被判死定讞,到了五月十日才行刑處決,中間有十八天之久,定讞後鄭捷即決定要提出非常上訴,也簽了委任狀,因此鄭捷的律師團如果肯負責,他們是有足夠的時間遞出非常上訴的書狀,完成司法救濟的過程。但他的律師團顯然沒有照顧到被告的權益,在十八天內並沒有提出非常上訴,等到律師團知道了行刑的消息,才急忙遞出非常上訴的書狀,等到最高檢察署收到書狀時,處決的槍聲已響,書狀遲到了十三分鐘。因此,對於鄭捷的被行刑處死,最應受指責的乃是鄭捷委任的律師團。他們並沒有替委托人爭取權益,拖拖拉拉,沒有提早遞出非常上訴的書狀。而這些律師不去自省失責的責任,卻去指責法務部的行刑處決,媒體也跟著律師起鬨,卻沒有人去指責律師團的失責,律師團怎麼可以如此推諉責任?

三、鄭捷的被行刑處死,在這個時機,整個社會最應反省的乃是鄭捷案所牽涉到各種問題,例如:一個青少年成長過程所遭遇到的被欺辱及仇恨、一個失敗青少年的心靈變化、家庭及學校的責任、青少年的網路成癮問題,以及當代犯罪小說和犯罪漫畫泛濫問題,如果一個社會能對這些問題進行思考,多少對於社會都會有所助益;如果有人願意因為鄭捷之死,而去討論廢死或反對廢死的嚴肅課題,我也不會反對。但所有這些嚴肅的問題,台灣一個也沒有觸及。鄭捷的被行刑處決,卻惹出一堆陰謀論,大家都在法務部有什麼政治算計,為什麼不把行刑留給新政府等藍綠立場的問題上來作文章。一個社會泛政治、泛陰謀,居然到了這樣的程度,真不是個好現象!

李怡 25.5.2014小塊文章

如果落跑他會後悔

台灣捷運發生兇案,輿論紛紛找標籤:宅男?失敗者?沉迷電玩?說這些會造成暴力傾向。其實任何社會都會發生這種個別事件。
但 有的社會有不一樣的公民。一名護士搭上死亡列車,當她抬頭見鄭嫌拿刀捅人,嚇得站不住,只能跪在地上爬,突然一名男子一把拉起她,把她推到後方,「他宛如 黑暗中的那道光!」這名男子就是與殺人魔對抗的52歲的雨傘叔。雨傘叔右手已被兇嫌刺傷,仍叮嚀旁人要團結對抗,另一名女士大聲喝叱要鄭嫌走開,其他人跟 着喊,「大家突然有了勇氣」。這時,站在殺人魔後方39歲的黃宏彰,先請女友到其他車廂躲避,然後上前嗆鄭嫌:「你有本事拿刀刺人,有沒有種放下刀跟我單 挑?」下車後,他站在鄭捷前方,鄭捷掄刀往前走一步,他就往後退一步,「但絲毫沒有要離開的意思」,兩人就這麼你進我退僵持十幾秒,之後有四名男子加入包 圍鄭捷,他們拿清潔工人用的拖把、垃圾桶、傘架等物品將出口堵住,合力將鄭捷逼到牆角,鄭捷見逃不掉,將手上的長刀丟棄,另一把摺疊刀也從其口袋掉出 來,62歲的老伯陳風即衝上前,將鄭捷壓制在地,眾人一擁而上。
五人中之一馮政諭回想事件仍心有餘悸,但他說即使當時場面驚嚇,仍選擇留下來救人,「我真的不是什麼英雄,見義勇為的也不只我一個,我只知道如果我當下落跑,我應該會後悔,所以就留下來了。」
如果事情發生在大陸,除了當下落跑,還會有別的選擇嗎?如果在香港,見義勇為的林慧思*受到什麼對待?只有當家作主的社會,才會有「如果當下落跑會後悔」的公民。

 ------


*林慧思事件,或稱為「林老師事件」,發生於2013年8月4日中午在香港旺角西洋菜街行人專用區內的群眾集結事件,當日數千人集結旺角行人專用區,支持或抗議由「香港行動」及「香港家長聯會」所舉辦,並以「支持警隊嚴正執法 粗鄙文化遠離學園」為題的論壇,事件緣於7月14日教師林慧思與警員的爭執而觸發,爭執片段因被上載至網上影片網站Youtube而引起廣泛關注。事件中的小學教師以不當的語言(包括粗言穢語)指罵警員,警員亦被指處理示威者的手法欠效率,引起雙方支持者於西洋菜街對峙對罵六小時。[1]
 事件起於2013年7月14日,法輪功與「香港青年關愛協會」(青關協)在旺角西洋菜街因橫額問題發生衝突,警方到場築起封鎖線,封鎖線引起一名女教師林慧思不滿,並違法進入封鎖線與警員理論,質疑警方對衝突處理手法而出言譴責,更指罵現場警員「八婆、賤人、八公」,其後有警務人員勸喻她要冷靜,期間再以中文及英文粗言穢語「What the FUCK」發洩情緒,過程被拍成短片段於網上被瘋傳。 [1][2]林慧思為此被指為侮辱警務人員,引發市民批評林老師說粗言穢語、行為不檢及阻差辦工,更有巿民認為她擾亂社會秩序, 應接受法律制裁。「香港家長聯會」發表聲明指林身為教師,其行為會對學生影響深遠而加以譴責,而「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及「香港警務督察協會」也發聲明譴責林侮辱警察。[3] 其後林只有限度地發聲明對自己的不當言語表示歉意,[4] 但隨後又改稱校方處罰「不公道」,自己被騙。[5]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