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2日 星期日

簡稚澄;中國社交網充斥“五毛黨”


這件憾事也顯示這個角落需要心理專業的支持和介入......

桃園市動物保護教育園區(新屋動物收容所)園長簡稚澄,本月5日在車內服為狗兒安樂死的藥物自殺,就醫搶救12日宣告不治,得年32歲,據悉,簡在園內留下遺書指,「生命沒有不同」,籲政府做好動保源頭管制。無疑是對動保…
CHINATIMES.COM|作者:中時電子報


過於激進的動保人士也許有部分責任,但應負最大責任的,還是讓基層人員孤獨面對這份工作本身帶來的身心壓力,以及來自社會的壓力,的失職政府。源頭不管理、生命教育不做,就算沒有動保人士,也還是會有無良繁殖業者和無良飼主繼續製造更多浪浪,給這些辛苦的工作者處理。
買狗買貓的你,雖然沒有棄養,也請向你家的毛孩子和所有第一線的動保工作者說對不起,因為你的購買就是在助長貓狗繁殖,害你家毛孩子的媽媽、兄弟姐妹受苦、讓這些工作者煎熬。

// 她被發現時,身邊有遺書。那是5月5日,她服用了替動物進行安樂死的藥物,而她的遺書就說,自己要與動物一樣,用相同方法離世;搶救作了七天,可是在5月12日,她被證實踏上了彩虹橋──如果她真如動物歸於樂土。
但她生前不快樂,因她是簡稚澄,在台灣桃園市新屋動物收容所當園長,才32歲,想不到自己年少時拒絕家人反對而選讀獸醫,本為幫助動物,卻最終在動物收容所執行安樂死,為時超過六年!一年前她曾接受媒體訪問說,獸醫的學院訓練,只有醫學,卻沒有安樂死,更不會有執行安樂死的心理質素訓練,讓她感到困擾;而她被台灣動保界的抨擊,壓力更難形容。
5月,當台灣有這宗近乎不為人見自殺事件的同時,香港漁護署已然對《公眾衛生(動物及禽鳥)(動物售賣商)規例》(第139B章)修訂,開放私人繁殖發牌制度;兩者竟像在平行時空間的交錯矛盾──因為,兩件事都關乎動物生死,互為參照之餘,更見自殺事件的另有內情! //
她被發現時,身邊有遺書。那是5月5日,她服用了替動物進行安樂死的藥物,而她的遺書就說,自己要與...
THESTANDNEWS.COM
----

[美國研究:中國社交網充斥“五毛黨”評論] 研究說,這些大批為中國政府點贊的帖子很多出自佯裝做普通網民的政府雇員所寫,研究中4.48億個帖子當中99.3%來自政府雇員。


一個報告說,中國社交媒體充斥了所謂「五毛」的評論,當局試圖以此影響公共輿論。

哈佛大學學者利用被洩露的文件對中國的網絡「五毛」進行了研究。研究認為政府及其支持者每年發出4.48億個帖子。

當局除了找到並刪除敏感內容外,通過大量充斥社交媒體的評論來分散批評政府人士的注意力。

哈佛大學著名政治學者Gary King和他研究團隊發現,大部分發表在社交媒體上的評論貌似發自普通人。

大部分這類帖子都不會反駁批評者的發言,也不會同他們爭論。

研究認為,「無論面對多激烈的批評,這些人不為政府,領導人及其政策辯解,他們似乎只是要完全避免有爭議的問題。」

根據這個研究,「讓爭論平息,或改變話題,通常比爭論或支持某人更有效。」

研究說,這些大批為中國政府點讚的帖子很多出自佯裝做普通網民的政府雇員所寫,研究中4.48億個帖子當中99.3%來自政府雇員。

這些帖子的內容大多是為國家的成績及其歷史唱讚歌。這些支持政府的人被稱為「五毛黨」,因為有未經證實的傳言說,發言者每個帖子可以換來5毛錢的報酬。

這項研究使用了2014年被洩露的文件和記錄,這些資料顯示了為中國當局服務發帖者在網上使用的姓名和假名。

研究人員由這些材料進一步推斷在中國社交媒體中官方的活動規模。研究認為,使用分散策略,而不是審查或反擊,有合理的心理方面的原因。

他們的結論是「因為審查會激怒公眾,而五毛假冒草根民意的帖子的好處是能夠讓政府不必對內容進行控制和審查就能實施主動控制。」

(編譯:橫路;責編:路西)

*****

時政風雲
美學者剖析“五毛黨”運作方式

一個美國研究團隊首次對中國當局利用社交媒體攻勢來控製網絡言論的內部運作進行深入分析,認為宣傳審查機構對輿論的控製手段不止是刪除和對罵,還有轉移關注點、適當允許宣洩等等。



(德國之聲中文網)據美聯社報導,哈佛大學政治學者金加里(Gary King)領導的學術團隊自稱最先對中國通過社交媒體攻勢來影響公共輿論的內部運作進行深入分析。這一社交媒體攻勢主要指的是當局僱傭的專門在社交平台上散播捍衛政府言論的所謂"五毛黨"。

該研究團隊利用了2014年在網絡上洩漏的一大批電子郵件。據稱這些郵件來自江西贛州的一個網絡宣傳辦公室與所謂五毛黨之間的通信,大部分是任務指示和工作報告。在此基礎上,該研究估計,五毛黨每年應該要發出多達4.88億條虛假帖文,以達到"幫助政府主動控制公共意見而無需進行過多審查"的目的。

關於這種大規模網絡言論攻勢的目標,研究者們還得出了一個有些令人意外的結論:那就是在政治敏感性事件發生期間,起到"轉移公眾注意力"的作用。這一論點與之前廣為傳播的一項假設正好相反--過去很多人認為,北京僱傭網絡評論寫手去一些網絡論壇上猛烈抨擊那些政府的批評者。

"他們不會站出來捍衛政府、領導人或者是其政策,去與批評者相對,不管那些批評的言論有多麼尖刻。而事實上,他們看起來在試圖避免爭議話題",這份調查報告的作者寫道,"讓某種言論自生自滅,或者是轉移話題,常常比挑起爭論或者激怒某人要有效得多。"


審查機構的手段已經不局限於刪帖或罵仗

該報告的三位撰寫者之一、美國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的政治學者瑪格麗特·羅伯茨(Margaret Roberts)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對美聯社表示,對洩漏的文件內容進行研究,以及採訪曾經的參與者,都有可能會導致對中國當局有關運作的了解有失準確,但是"大量的網絡數據分析使得我們可以直接觀察和總結出體制內的人們的言行"。

另一位報告的合作者、斯坦福大學的詹妮弗·潘( Jennifer Pan)已經利用統計學的研究方法,對中國當局對信息的控製手段進行了數年研究,有時候會得出一些出人意料的結論。

2014年的一項研究經過對社交媒體帖文的篩選分析發現,中國的審查機構會允許網民相當大程度的自由,來表達宣洩自己對政府的不滿--只要不會發展成為呼籲人們上街抗議的有組織行動,當局就不會出手。而一旦發展到集體行動,相關內容很快就會被刪除。

使用我們的App ,閱讀文章更方便!給yingyong@dingyue.info 發送一封空白電子郵件就能得到軟件和相關信息!

DW.CO​​M

從"五毛黨"到"正能量"

週末的德語媒體,關注了依然緊張的中日關係以及中國網絡上的“正能量寫手”。(13.12.2014)


推特“假賬號” 堪比“五毛黨”?

人權組織“自由西藏”稱發現近百個“假推特賬號”,在西藏等有爭議問題上傳播中國政府觀點。《紐約時報》認為採用假賬號的做法與中國日趨嫻熟的宣傳攻勢相吻合。(22.07.2014)


“誰是習大大?”

在習近平訪美之際,《人民日報》推出3分半的短片,講述外國留學生眼中的這位中國一把手。片中,來自世界各地的青年極盡溢美之辭,表達自己對“習大大”的仰慕之情。(24.09.2015)


日期 20.05.2016
作者 雨涵/石濤(美聯社)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