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9日 星期四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still torments China, 中國文化大革命「10年浩劫」領袖人物 ;當中國和西方幾乎變成深紅色

China has broken its traditional silence on the events of 50 years ago. A party newspaper promised that “The mistakes o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will not be allowed again.”

Between 1.5m and 2m were killed in political violence from 1966 to 1976
ECON.ST


中國官媒沉默一天 深夜發文再次否定文革

  • 2016年 5月 16日

Image copyrightEPA
Image caption今年的5月16日是中共中央發出「五一六指示」的50週年,被普遍認為是文革的開始。(資料圖片)

中國官媒《人民日報》刻意選在當地時間周二(17日)的凌晨,發表文章談及官方對文革50週年的態度。文章再次強調,文化大革命是一場由領導者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造成的危害是全面而嚴重的。
文章說,歷史已充分證明,文化大革命在理論和實踐上是完全錯誤的,它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義上的革命或社會進步。
周一(5月16日)是被稱為「10年浩劫」的中國文化大革命發動50週年紀念日。
中國官方當天沒有舉行任何紀念活動,官方媒體就文革50週年的到來也沉默不語。不過,不少網民在網上對「文革」貽害進行反思。
但是中國官媒《人民日報》16日在沉默一整天后,罕見地在17日的凌晨12點整,發出署名任平,標題為「以史為鑑是為了更好前進」的評論,強調中共官方的態度,是再次否定文革。
文章表示,1981年中共的第11屆6中全會通過了《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對中共建政以來的一系列重大歷史問題,已作出正確結論。
當時已徹底否定了文化大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理論」,實事求是地評價了毛澤東的歷史地位,充分論述了毛澤東思想作為黨的指導思想的偉大意義。「這個決議對文革的政治定性和原因分析,經受住了實踐的檢驗、人民的核對總和歷史的檢驗,具有不可動搖的科學性和權威性」。
文章還說,中共對自己,包括領袖人物的失誤和錯誤,歷來採取鄭重的態度,一是敢於承認,二是正確分析,三是堅決糾正,從而使失誤和錯誤連同黨的成功經驗,一起成為寶貴的歷史教材。
而正是有了這種正確態度,中共才能從挫折中警醒,重申了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實現了工作重心的轉移,制定了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路線,「確立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實現了偉大歷史轉折,開拓了改革開放新徵*程」。*征
文章還說,歷史總是向前發展的,中國會總結和吸取歷史教訓,目的是以史為鑒、更好前進。「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各界一定要牢牢記取文革的歷史教訓,牢牢堅持中共對文革的政治結論,堅決防範和抵制圍繞文革問題來自左的和右的干擾,面對未來,「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而要毫不動搖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
(責編:路西)



評論:當西方幾乎變成紅色

如果考慮到受害者人數之多,人們就會意識到,“文化大革命”這一說法是非常避重就輕的。而德國之聲主編Alexander Kudascheff認為,毛的所做所為也在西方世界的左派陣營中也引發一波狂熱幻想。
Deutschland Demonstration gegen Notstandgesetze 1968 in Bonn
(德國之聲中文網)回望過去,1966年。文化大革命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掀開序幕。毛澤東通過鼓動持續革命而確保權力掌握在自己手中。一場對於國家社會、經濟和政治現實的令人不可置信的變革就此開始。數十萬人消失在勞改營中,數十萬人遭到流放,數十萬人失去工作。最後,成千上百萬人成為受害者,家破人亡,其實際數字無人知曉。中國的共產主義-毛主義-成為了的一場實實在在的噩夢-在無數人的屍骨之上建設一個更美好世界的噩夢。
為更美好的共產主義歡呼
然而,在當時的西方世界,學生反抗運動正方興未艾,許多年輕人對中國發生的事情毫無所知。毛主義在那裡引發了一場知識分子狂熱。人們歌頌農村的"新一代"赤腳醫生,為知識份子成為農民或工人"做牛做馬"而歡呼雀躍。"紅寶書"是他們的必備之物,毛澤東被當作革命聖人膜拜:共產中國實現了馬克思和恩格斯的所有理想,而這些理想在蘇聯遭到無情踐踏,其追隨者則被放逐古拉格群島。
當時的年輕左派們-不管是在德意志還是法蘭西,意大利還是美利堅-沉溺於毛主義之中。他們對那些具有儒家色彩的毛式智慧一往情深,比如"槍桿子裡面出政權"。他們以此來為城市街道上的暴力抗議進行辯護。在中國發生的種種,在1968年巴黎的革命5月中同樣可能再現。無階級社會的社會主義理想在學生反抗運動中不斷高漲。這一理念中既有無政府主義,也有國際主義,還經常帶有中國色彩。但是,它並不僅限於此。
Kudascheff Alexander Kommentarbild App
因為學生運動從一開始就四分五裂,正如左派的一貫表現:有人忠於莫斯科,有人是第四國際托洛茨基主義者,還有將霍查(Enver Hodscha)的阿爾巴尼亞或金日成的朝鮮視為理想典型的堅定共產主義者。其他人則追隨意大利人貝林格(Enrico Berlinguer)的歐洲共產主義運動。幾乎所有人都在哲學家們的文字中尋找意識形態根據:比如以阿多諾(Theodor Adorno)和霍克海默(Max Horkheimer)為代表的法蘭克福學派、馬爾庫斯(Herbert Marcuse)的美國馬克思主義者或者讓-保羅-薩特,這位後期成為左派的自由派哲學家,他窮盡一生,幾乎在所有共產主義流派中都嘗試過尋求解脫。他那飄忽不定的文字讓人如此沉迷,以至於當時很多人都這樣說:寧願跟著薩特錯,也不願跟著阿隆(Raymond Aron)對。這是一個後果嚴重的錯誤。
對真正的革命視而不見
西方反叛學生在很長一段時期內把文革視為標尺。他們希望消滅資本主義和議會民主制。他們眺望中國,將目光投向毛澤東:一個他們所以為的平等的、更加美好的新世界的設計師。他們無視文革所帶來的無盡傷痛。對於許多人而言,毛澤東直到去世都依然是心目中的神聖偉人。恰恰與蘇聯的一片愁苦不同,中國社會主義曾是非常具有誘惑力的-因為有毛澤東,因為有他所發動的文革。而對於毛澤東的繼任者鄧小平所啟動的真正革命,西方左派卻迄今都絲毫不感興趣。只有赫爾穆特·施密特對此非常著迷,不過他也並不是一個左派。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