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1日 星期二

FT:習近平放棄中國賴以成功的模式;從中山裝到「習夾克」:習近平與馬克思主義;賀敬之:“ 回延安 ”;習近平「回延安」背後的玄機(余杰)

《金融時報》報道說,如果習近平的新政成功,其所謂的「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的目標就能實現,但如果他的政策失敗,中國將可能陷入政治動蕩,經濟停滯和國際對立。http://bbc.in/1P0uOI4
《金融時報》報道認為,習近平現在基本是放棄了過去30年中國崛起的成功模式,即鄧小平1978年上台後開創的模式。
BBC.IN
《金融時報》報道說,如果習近平的新政成功,其所謂的「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的目標就能實現,但如果他的政策失敗,中國將可能陷入政治動蕩,經濟停滯和國際對立。
報道認為,習近平現基本放棄了過去30年中國崛起的成功模式,即鄧小平1978年上台後開創的模式。這個成功模式被鄧小平的繼任者完善,其主要包括政治、經濟和國際三個方面。
在經濟方面,鄧小平及其繼任者強調出口、投資和雙位數的經濟增長。在政治方面,中國放棄了毛時代的個人專制模式,採用集體領導模式。在外交事務上,中國採取了韜光養晦的姿態。
《金融時報》的外交記者在文章中說,習近平上台修改了上述成功經驗的所有三個方面,中國出現了強人領導,經濟上結束了雙位數增長,經濟重點由出口轉向側重國內消費,中國在國際事務中放棄了過去的韜光養晦政策,在亞太地區開始挑戰美國的主宰地位。

大權獨攬

習近平現在被認為是毛澤東以後中國權力最大的領導人,官方媒體也不斷為習近平唱讚歌。與此同時習近平開始大力反腐,導致大批官員被整肅,對官場和商界精英造成了震動。另外一個結果是北京謠言四起,時有關於刺殺和政變的傳聞。
許多評論員認為習近平決心延長其統治,要超過規定的兩個任期。這樣就會改變中共集體領導的模式。
與此同時,中國的外交政策也加強了民族主義的傾向,加大了同亞洲鄰國和西方對抗的風險。中國在南海擴建島礁,加強了領土和主權要求。
《金融時報》解釋說,在經濟發展放慢的時候,當局需要額外的合法性來源,加強同日本和美國在海上對抗可能激發支持政府的愛國情緒。
以往中國的成功模式是外交和政治為經濟服務,為經濟奇蹟創造條件。而在習近平時代,政治和外交經常壓過經濟。報道說,中國的新做法為中國和整個世界帶來了風險。



北京日誌

從中山裝到「習夾克」

習近平的標誌性着裝傳達了什麼?

像毛澤東的中山裝一樣,習近平時常穿着的藏青色防風夾克已經成了他的服裝符號。它款式親民,不炫耀奢華,又展現出日理萬機的高效形象,在官場流行起來。


習近平與馬克思主義

《法蘭克福匯報》探討了為何中共領導人喜歡將馬克思主義掛在嘴邊,認為習近平提倡馬克思主義的目的是為了鞏固共產黨的執政合法性。《世界報》則關注週五在柏林開幕的劉霞攝影展。
APEC Gipfel Xi Jinping 11.11.2014 Peking
(德國之聲中文網)《法蘭克福匯報》週五發表了"合法執政的壓力"(Legitimationsdruck)一文,探討中共領導人為何經常提起馬克思主義。文章寫道:"習近平是在歷史唯物主義和辯證唯物主義中成長。即使時至今日,在蘇聯解體二十餘年、中國也展開改革許久之後,他依舊緊抓著這些理論不放,並指示眾人學習。"
文章作者寫道,中共中央政治局去年和今年分別舉行了歷史唯物主義和辯證唯物主義的集體學習,中國國家主席、共產黨總書記習近平更親自主持學習和發表講話,對25名全中國最有權勢的官員表示,只有依靠歷史和辯證唯物主義,才能實現中國崛起的目標。
"但若有人期待能從中共領導人口中聽到深層的哲學思想或是對中國社會現狀的反思,那就只能大失所望。習近平雖然引用馬克思哲學,但主要談論的還是推動改革政策。他指出,中國經過改革開放後出現了許多新'矛盾',應對方式便是培養'辯證'思維。但他的思想總結與30年前的中共黨主席及其首席思想家所作出的結論完全相同:中國仍處於並將長期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
"事​​實上,人們對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設想,與中國目前的情況相當不同:中國存在嚴重的貧富差距。這個擁有許多億萬富豪的國家裡,約有2.5億的農民工。9600萬人還生活在全然貧困的狀態中。中國境內的發展差異巨大,教育和醫療資源分配不均。中國與平等理念還相距甚遠。"
作者認為,對於習近平本人所堅信的究竟是不是一般定義上的馬克思主義,共產黨員眾說紛紜。文章指出,習近平在社會主義社會里長大,沒有受過外來影響,他的意識形態演說總是相當保守。"儘管如此,似乎沒有人相信,他會倒轉歷史的巨輪,讓中國重回計劃經濟的道路上。他甚至還承諾深化經濟改革,但尚未具體實踐。"
"支持者和批評家們倒是一致同意,習近平今時今日再次提倡馬克思主義,其主要的盤算還是共產黨的執政合法性。沒有馬克思主義就沒有共產黨,因此若共產黨想要繼續執政,就得緊緊依附著馬克思列寧主義。"


回延安回延安
【詩名】:《回延安
【年代】:現當代
【作者】:賀敬之
【作品】:回延安

2作品原文編輯

心口呀莫要這麼厲害地跳,
灰塵呀莫把我眼睛擋住了……
手抓黃土我不放,
緊緊兒貼在心窩上。
幾回回夢裡回延安
雙手摟定寶塔山
千聲萬聲呼喚你
——母親延安就在這裡!
杜甫川唱來柳林鋪笑,
紅旗飄飄把手招。
白羊肚手巾紅腰帶
親人們迎過延河來。
滿心話登時說不出來,
一頭撲進親人懷。
二十里鋪送過柳林鋪迎,
分別十年又回家中。
樹梢樹枝樹根根,
親山親水有親人。
羊羔羔吃奶眼望著媽,
小米飯養活我長大。
東山的糜子西山的谷,
肩膀上的紅旗手中的書。
手把手兒教會了我,
母親打發我們過黃河
革命的道路千萬里,
天南海北想著你……
米酒油饃木炭火,
團團圍定炕上坐。
滿窯裡圍得不透風,
腦畔上還響著腳步聲。
老爺爺進門氣喘得緊:
“我夢見雞毛信來——可真見親人……”
親人見了親人面
歡喜的眼淚眼眶裡轉。
“保衛延安你們費了心,
白頭髮添了幾根根。”
團支書又領進社主任,
當年的放羊娃如今長成人。
白生生的窗紙紅窗花,
娃娃們爭搶來把手拉。
一口口的米酒千萬句話,
長江大河起浪花。
十年來革命大發展,
說不盡這三千六百天……
千萬條腿來千萬隻眼,
也不夠我走來也不夠我看!
頭頂著藍天大明鏡,
延安城照在我心中:
一條條街道寬又平,
一座座樓房披彩虹;
一盞盞電燈亮又明,
一排排綠樹迎春風……
對照過去我認不出了你,
母親延安換新衣。
楊家嶺的紅旗啊高高地飄,
革命萬里起浪潮!
寶塔山下留腳印,
毛主席登上了天安門!
棗園的燈光照人心,
延河滾滾喊“前進”!
赤衛軍,青年團,紅領巾,
走著咱英雄幾輩輩人……
社會主義路上大踏步走,
光榮的延河還要在前頭!
身長翅膀吧腳生雲,
回延安看母親!
1956年3月9日, 延安

詩歌賞析

詩歌《回延安》,賀敬之作,選自《賀敬之選》。1956年發表。抒寫詩人回到闊別十年的延安時的喜悅之情,讚頌了延安在中國革命史上的偉大貢獻和建國後的巨大變化。採用陝北信天遊形式,語言質樸,感情熱烈。
《回延安》分為5個部分
第一部分可簡稱:回延安,是寫回延安的激動喜悅;
第二部分:憶延安,回憶當年延安生活;
第三部分:話延安,是寫親人歡聚暢談的熱烈場面;
第四部分:贊延安,是寫延安城的新面貌;
第五部分:展延安,歌頌延安光輝歷史和展望未來。
回延安》全詩除了真切的感情構成了詩的暢射源外,就是詩人對陝北風土人情的意象組合描寫,它更增添了這首詩的生活氣息和鄉土美感,以及從樸實中流出來的民族音樂般的美。
1956年,詩人回到闊別已久的延安,那是他曾生活多年的革命搖籃,魂牽夢繞的第二故鄉,如今再一次見到它,感觸萬千,心潮澎湃,於是寫下了這首激情洋溢、膾炙人口的政治抒情詩。
全詩有鮮明的抒情層次:先寫回到延安時的興奮和激動,再回憶當年在延安的戰鬥生活情景,接著抒寫與延安親人歡聚的感人場面,再寫延安十年來的巨大變化,最後讚頌延安在革命進程中的重大功績,並展望它的美好前程。

主題歸納

全詩以“ 回延安 ”的過程為線索,寫出闊別十年重回母親延安的懷抱,以及與親人相見的喜悅,表現了作者思念母親延安的一片赤子之心,抒發了對母親延安的眷戀之情。


余杰專欄:習近平「回延安」背後的玄機
余杰 2015年02月19日 05:45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農曆春節前夕回到當年「插隊」的梁家河村。(新華網)


二0一五年春節前夕,習近平回到四十七年前當「知青」的延安,衣錦還鄉、何其威風,宛如元曲《高祖還鄉》中的熱鬧場景。


當年,不滿十六嵗的習近平背負著「反革命子女」的屈辱,來到延安市延川縣梁家河村「插隊」, 住窯洞、睡土炕,忍耐跳蚤叮咬,與村民同吃同住,打壩挑糞、修公路、建沼氣、擔任大隊黨支部書記……直到一九七五年秋天離開這裡。後來,習近平在一篇文章中回憶說:「十五歲來到黃土地時,我迷惘、彷徨;二十二歲離開黃土地時,我已經有著堅定的人生目標,充滿自信。」


官媒當然一如既往地渲染習近平如何平易近人,如何尊老愛幼,如何富貴不忘本。其中的一個細節是「這次習近平帶著夫人彭麗媛一起回到了延安,跟鄉親們見面時,習近平專門用陝北方言介紹:『這是我的婆姨(陝北方言,意為妻子)。』彭麗媛也跟老鄉們頻繁互動交談。過年帶著老婆孩子回家,是中國人的傳統。此番習近平和夫人一起回到第二故鄉,使得此行更多了一層人情味。」


然而,習近平「回延安」,絕不單單是為了懷舊和炫耀。他的延安之行背後別有玄機。


首先,延安是共產黨的紅色首都,雖然今天的延安依然貧窮而骯髒,但它被視為共產黨的「龍興之地」。中國的初中語文課本中選入紅色詩人柯岩的長詩《回延安》,每個學生都被要求必須朗朗上口地背誦。這次習近平回延安,是要顯示他是毛澤東的崇拜者和毛主義的執行者。


習近平行程中最為重要的一個環節是,到延安楊家嶺「瞻仰」中共七大會址。官媒報道說:「站在中央大禮堂內,習近平指出,黨的七大把毛澤東思想確立為黨的指導思想,在思想上、政治上、組織上為黨領導人民奪取抗日戰爭勝利和新民主主義革命勝利提供了堅強保證。」這一幕極具象徵意義。如果說延安代表紅色的正統意識形態,那麽香港就代表黃色的邪惡的資本主義,習近平的內心熱愛於延安而厭惡香港——儘管他的姐姐和姐夫在香港購置億元豪宅。



(習近平向英雄紀念碑敬獻花籃。新華網)


其次,習近平的另一重要行程是「向陝甘邊革命根據地英雄紀念碑敬獻花籃」。上世紀三十年代,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和劉志丹、高崗等人開脫了陝甘寧邊區這個「國中之國」。毛澤東率領的中央紅軍,則是「鳩佔鵲巢」的後來者。習仲勛非毛之嫡系,不被毛所信任,五十年代即慘遭整肅。由榮華富貴墮入任人踐踏之深淵,乃是習近平少年時代的慘痛回憶。如今,習近平向陝甘寧英雄紀念碑獻花,是要表明自己是根正苗紅的「紅二代」,並努力彌合父親及其戰友與毛之間的分歧,營造出「紅二代」大團結的景象,以此擴大自己的同盟軍,在激烈的政爭中才有十足的勝算。


就在習近平君臨延安之前十多天,北京破天荒地有一次上千名「紅二代」的聚會,與會者大聲支持習近平掀起的反腐運動。習近平剛剛聲色俱厲地講過黨內不允許搞「團團夥夥」,這些「紅二代」卻敢於「頂風作案」,實在非比尋常。聚會上特別安排了已故國防部長耿飆的孫子等大批「紅三代」以及更年輕的後代們發言,朗誦詩歌,高唱紅歌,表達其「紅色江山代代傳」的願望。而習近平步入仕途的第一站就是擔任耿飈的秘書,這個細節相當耐人尋味。



(自由亞洲電台分析紅二代的北京聚會。)

鄧小平時代(包括可以納入「後鄧時代」的江澤民和胡錦濤統治時期)的中國是「打左燈往右轉」;習近平則希望開拓一個屬於自己的時代,那就是「打左燈往左轉」。此次延安之行,已然釋放出了足夠的信息。

*作者為旅美作家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