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日 星期二

吳思華: 備詢2度缺席 挨批藐視國會; 一干人不覺得有愧為人師表嗎?鄭麗君 v 吳思華;南方朔:台灣現代威權主義國家、政治內戰開始了!學運退場,法西斯上場!所謂「經貿國是會議」顧問小組


吳思華備詢2度缺席 挨批藐視國會



【劉嘉韻╱台北報導】距五二○剩半個多月,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昨排定教育部長吳思華專案報告並備詢,不料吳請假未到,理由是去屏東參訪偏鄉學校,由教育部次長林思伶代為出席,引發多名立委質疑內閣任期剩沒幾天,吳是否在政黨輪替前都不打算到立院,痛批他藐視國會。

再不來提案譴責

立院教委會上周已安排昨教育部專案報告,包括技職教育成果及未來發展、學生生涯輔導等,但吳思華昨也安排整天屏東偏鄉教育行程,包括參訪莫拉克風災後成立的長榮百合國小、首所以原住民語為校名的地磨兒國小等校。
立院教委會召委黃國書、立委吳思瑤均表示,上次安排教育部體育署報告,吳思華就請假未到,這次再安排不同主題專案報告,吳又以出訪屏東為由缺席,「是不是五二○之前都不想來?」黃要求吳一定要出席本周四教委會,否則將提案正式譴責他。
立委何欣純痛罵吳思華藐視國會,要強力譴責,關懷偏鄉學校固然重要,但立院關心青年就業等問題「難道就不重要」,吳不是第一次缺席,對其做法嚴正抗議。林思伶則回應,吳去偏鄉參訪是之前就答應校方。 

‪#‎孫慶餘專欄‬
「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是榮譽也是責任,教育部卻任憑「馬英九們」黑箱作業在先,密切配合洗腦、扭曲史實,吳思華一干人不覺得有愧為人師表嗎?
 
這些年輕人對於「自己的未來自己救」,本來就是天經地義。如果馬政府還想玩什麼抹黑詭計、炮製什麼「學生版美麗島事件」,一定被全民唾棄。




 v
以下影片是立法委員鄭麗君女士針對黑箱課綱一事質詢教育部長
內容明確指出教育部在課綱微調上的反覆說詞以及紕漏之處
影片15分鐘,希望大家可以撥冗觀看!
我們不要政治操弄在教育上,也不要黑箱手法強推課綱上路
我們要的,是一個合法的程序,以及一個符合民主的運作

分組課審會作弊抓到了!課綱微調違法PART 2 這不是作弊是什麼? 在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的課綱訴訟法庭現場: 1....
YOUTU.BE




台灣回憶探險團
黑箱課綱事件到底在演哪齣?柯文哲曾講過的一段話可以作為精確的註解:
國民黨統治台灣前50年,其實到現在也仍然不放棄的一個企圖,「就是剷除台灣人的過去,而代之以統治階級的過去」。把它們的過去當作所有人的過去,當然最終目的是要大家走向他們自己設定的未來。
http://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1335494

目前全國已有154所高中職學生站出來反黑箱微調課綱,教育部長吳思華今天...
NEWS.LTN.COM.TW


Chu-po Chen 這個商學院的教授堅持的竟然是意識型態而不是趨勢和事實。

https://www.facebook.com/chupo.chen?fref=ufi



南方朔:台灣的政治內戰開始了!

現代威權主義國家才會出現的「政治內戰」。


1981年,耶魯大學出版社出了一本由波穆特教授(Amos Perlmutter)所寫的政治學重要著作<現代威權主義:比較的體制分析>,對理解今天的政治亂像極有啟發性。

該書指出,根據古典政治哲學,認為國家(政府)和社會乃是個連續體,政府依靠著社會與人民。縱使一個專制的國王和寡頭貴族有極大的權力,但碰到關鍵問題時,也不得不重視社會的反應。但到了廿世紀,古代的威權主義卻出現了巨大的演化,而成了「現代威權主義」,它的特色是:

(一) 政府完全獨立於社會,這叫做「政府的絕對自主」,它可以自行決定一切事情,而不必理會社會的反應,這意謂著統治者和官僚的權力已開始走向無限大,更可以恣意而為。

(二) 現代威權主義,並不只是取得政府這個國家權力,它更有龐大的與政府平行的權力和輔助權力,如政黨,各種團體與會社等。它可以行使更廣泛的支配、壓制、動員、宣傳、意識形態操縱等功能。因此,現代威權主義更接近全體支配主義。

(三) 古 代的威權主義,政府和社會雖有裂痕,但政府畢竟還依賴社會,裂痕還不一定會造成「政府-社會」的完全對立與決裂。但到了現代威權主義,政府已外在於社會, 「政府-社會」的關係只剩對立,而且政府也無懼於和社會對立,它喜歡搞政治內戰。政府相信,它擁有完全的權力,一定可以壓制掉社會的一切不滿,使社會無法 動員,最後使社會安靜無聲。

波穆特教授根據體制與行為的研究,得到「現代威權主義」這個結論,他認為諸如近代德國的納粹、義大利的法西 斯、俄國的布爾霍維克、中國的共產黨、拉丁美洲的新專制,雖然有左有右,但都是「現代威權主義」。這些國家的政府都很嫻熟於動員,它要動員黨機器,會社團 體、媒體機構、甚至地方村里街坊組織,為自己領導下的政府加油按讚!

而今天我們在台灣看到的,就是這種「現代威權主義」的操作模式。馬政 府不但握有政權,還有龐大的黨機器和一大堆可動員的團體,儘管它的無能亂搞,社會已出現學運、核運和工運,但它對社會自發的這些運動根本無意理會,只是以 拖待變,要避過鋒頭,而真正在做的,則是暗中運作,發動自己這邊的群眾伺機反撲。五月四日,國民黨、新黨、黑道的中國統一促進黨,走上凱道宣稱要挺政府, 挺警察,可以說即是馬政府反撲的開始。馬政府不惜拼著把台灣社會撕成兩半,也要證明它的無能亂搞是英明的領導。今天的台灣社會有自發的各種運動,而現在政 府動員下的運動也告出現,兩種群眾運動相互比賽,難道真如「經濟學人」報導所說,「台灣的未來,將由街頭決定」?

這是現代威權主義國家才會出現的「政治內戰」,統治者自以為是,對社會上人民的聲音硬是不加理會,而且他相信把國家搞成兩群人一起上街,他的那一群必勝。馬政府發動的群眾運動會贏嗎?我們拭目以待!






【新新聞】南方朔:學運退場,法西斯上場!

1417期新新聞已經全國發行上架


本內容由新新聞提供
文/南方朔

太陽花學運退場,換國民黨進場。四月二十日,國民黨發動各縣市的青年工作總會,湊足了五百多個青年,開了個所謂的「青年公民論壇」,馬英九高興地與這些國民黨青年軍座談。在這個論壇上,滿場高呼「馬總統加油!」宛若挺馬大會,讓全台灣的人看得目瞪口呆。

發動青年軍絕不只為取暖

馬 英九透過黨機器,發動自己這邊的青年軍出來挺馬,出來支持馬的英明決策。有些人認為這是馬的「取暖大會」,但若只是要取暖,何必搞得如此勞師動眾?因此, 馬英九發動國民黨的「青年軍」動機絕非如此單純,「馬江金」這個統治的小圈圈一定有他們的圖謀。為了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一定要回頭去分析國民黨的法西斯 本質。

對近代政黨,以及政黨的社會控制有理解的,都必然知道一九二二至一九四三年間,義大利墨索里尼所創的法西斯黨。

「法西斯」(Fasces)本意是「束棒」和「權斧」。它乃是以前羅馬帝國皇帝及大官行進時走在最前的標誌。它是一綑榆木棒或櫸木棒,中間用紅線綁了一個巨斧。皇帝的木棒多達二十四根。木棒是棒刑的用具,斧頭則是斬首的刑具,這兩者代表了皇帝及大官至高無上的權威。

後來墨索里尼興起,他的法西斯黨就用這個束棒和權斧的象徵,做為黨的精神和運作的指標:

領袖.紀律.戰鬥的法西斯特性

一、 墨索里尼自己在《法西斯主義:理論和制度》一書中就指出:「法西斯國家是一種強力和支配的意志。」它以統治者的英明、部下的效忠和嚴格的紀律,形成國民意 志。他認為法西斯國家比英美的民主政治更有效率。西方政治強調「民主.平等.博愛」,法西斯則強調「領袖.紀律.戰鬥」。他認為統治者的威權一旦集中,就 會形成國家至大的力量。

二、法西斯政黨相信一根棍棒容易折斷,許多棍棒就難以折斷。所以該政黨在組織的發展上,特別著重在社會的每個職 業、每種角色,都要發展出它能掌控動員的分支機構,形成會社團體,每個團體是一根棍棒,全部加起來,就能統制全局。因此法西斯的黨團體制,乃是一種「國家 組合主義」,是所有行業、社會團體加起來的總組合。

三、國民黨的組織發展,在一九二○年代即深受法西斯的影響,早年的國民黨組織部長陳立夫即是法西斯信徒。

當年國共內戰,主要戰場除了軍隊外,就是學運、農運和工運。國民黨在每個地方和學校就有直轄於黨部的團體,它養了許多職業工人、農人和學生,一方面當做特務,蒐集情報,另一方面則發動它自己支持政府的運動。

國民黨潰敗來台後,為了有效控制台灣,幾乎在每種行職業,社會的每個角色,都成立了它的團體。只要一有了問題,它的教授團體、學生團體、核能安全團體就會出來支持政府的英明領導。

國民黨的法西斯特性,在台灣已高度發揮,成了一個「完全控制」的機制。

特別值得注意的,乃是國民黨在大學裡某些職業或半職業學生團體,今天馬政府手下的院長、部長,很多都是出身於某個學會。當學生參加支持政府的團體,將來就當官發財有望。所以國民黨在大學內有著極大的惡勢力。

因為國民黨是個法西斯政黨,這種政黨的基本綱領是「領袖.紀律.戰鬥」,因此現在它的領袖已從九趴又掉到八趴,全台灣的青年又出現太陽花學運,它當然會發動它的青年軍來救駕。因此國民黨發動它的青年軍,絕對不是某些媒體所說的「取暖」,而應當用「伺機反撲」來加以理解。

召集「英明部隊」伺機反撲

國民黨的青年軍是一群愚忠好戰的人,他們主張像王金平這樣的人根本就應該幹掉,認為很多太陽花學運是台獨,沒有必要理會。國民黨青年軍以愚忠的心情揣摩上意,真正的上意可能正是如此。

自從學運退場迄今,馬政府滅王的步驟並沒有停下來,馬政府的「黨政人士」則在對王金平向學生所做的承諾不斷加以抹黑。

這都顯示出馬的心態仍處於心不甘情不願的階段。他仍在那裡東拉西扯,要證明自己的英明。而青年軍就是最好的「英明部隊」。

馬仍在等待機會對學運、對服貿展開最後的反撲。雖然他反撲的機會已近乎零,但他似乎仍不死心。這個道理和當年墨索里尼的失敗完全相同,墨索里尼堅信自己的英明,發動他的法西斯信徒硬搞到底,只有等到徹底崩潰,才知道自己全都錯了!




所謂「經貿國是會議」
20名「顧問小組」成員名單如下:(依姓氏筆劃排列)
中華民國表演藝術協會理事長于國華
前政務委員尹啟銘
前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
前財政部長及現任國立成功大學副校長何志欽
前經建會主委何美玥
政治大學校長吳思華
台北101董事長宋文琪
社企流執行長兼總編輯林以涵
前行政院副院長林信義
中華民國中小企業總會理事長林慧瑛
中央研究院院長翁啟惠
全國產業總工會理事長莊爵安
中華民國全國工業總會理事長許勝雄
國立臺灣大學教授陳添枝
中華民國全國總工會理事長陳瑞
國立臺灣大學教授陳維昭
臺北市電腦公會理事長童子賢
臺灣總工會理事長董文雅
臺灣網路暨電子商務產業發展協會理事長詹宏志
中華民國全國商業總會理事長賴正鎰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