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6日 星期五

「沖之鳥島」事件 日台關係激烈震盪(小笠原欣幸)

http://newtalk.tw/news/view/2016-05-07/72936


「沖之鳥島」事件 日台關係激烈震盪(小笠原欣幸)
新頭殼newtalk 文/
日本的排他性經濟海域。   圖片來源:日本海上保安廳官方網站
4月25日日本海上保安廳在沖之鳥島(台灣稱之為「沖之鳥礁」)周邊海域拘捕台灣漁船,引爆了日台關係的激烈震盪,至今仍餘波未止。雖然對於馬英九政府激化並升高對立衝突的行動應該加以強力批判,但是日本方面在目前台灣政權移交的這樣一個微妙的敏感時刻,是否有必要拘捕台灣漁船?亦或者是已經不能停留在警告的層次了?均不無疑問。但我們可以說,拘捕台灣漁船事件,對於任期即將屆滿、企圖能做出最後反擊的馬政府來說,可謂給予其興起捍衛主權等表演騷動的絕佳藉口。

水面下的不信任感

雖說,日台關係目前被稱為「1972年以來最佳狀態」,但從去年以來,檯面下馬政府和安倍政府之間的不信任感持續累積。就馬政府方面來說,在台灣總統大選的過程中,與安倍政府相關人士(岸信夫國會議員)和民進黨蔡英文之間關係深厚,而首相安倍晉三在蔡英文當選之後,亦親自表達祝賀之意,都讓馬政府心生不快感。

就日本方面而言,馬總統反覆再三發表關於慰安婦的言論,對於解除日本食品進口管制也毫無進展,馬英九和習近平見面並向中國轉向傾斜,這一年馬英九的言行舉止也可以看出對安倍政府帶來刺激。

我們可以從以下的表現看出端倪,台灣選舉翌日,也就是今年的1月17日,日本對台灣窗口機關「日本交流協會」的會長大橋光夫訪台,雖然有到民進黨總部拜訪蔡英文主席,但卻未訪問總統府表達敬意。日本交流協會會長訪台,沒有到總統府進行禮貌性的拜會,卻去與在野黨黨主席會面,這樣的事情恐怕也是第一次吧。對此,馬政府方面認為相當「失禮」。

大橋會長雖然在3月16日再度訪問台灣,並與蔡英文主席會面,但是那個時候,馬總統正在中美洲參訪,人不在台灣。就馬政府的角度來看,這可能也會被看成刻意挑選馬英九不在的時候所安排的行程吧。(大橋會長4月11日再度訪台,這是今年第3度訪問台灣,這次終於和馬總統見上了面。)

南海問題上,島嶼或岩礁的爭論

另一方面,馬政府在任期即將屆滿之前,重操舊業進行捍衛主權的表現動作。這是出自於不甘在台灣內部被烙印上「無能」汙名,因而做出「孤注一擲」的行動,台灣這樣的政權末期症狀在陳水扁政府的末期也可以看到。馬總統不顧美國反對,依然登陸太平島,便是一例。

在南海與菲律賓主張對立因而出訪的其中一部分原因,就是菲律賓主張包含「太平島不是島嶼、是岩礁」的指控。南海的本質的問題是11段線、9段線的問題,馬政府卻沒有面對這個問題,反而總統帶頭驅使媒體和學者團體,在公部門和民間以「是島嶼?還是岩礁?」為焦點展開了辯論。在東海的部分,馬總統也帶著保釣人士,前往尖閣諸島(台灣稱「釣魚台列嶼」)相近的彭佳嶼,進行宣示主權的動作,但是由於日台雙方簽訂了《日台漁業協定》,因此並沒有採取更進一步激進的行動。

拘捕台灣漁船

就在這樣的情況下,發生了在沖之鳥周邊海域拘捕台灣漁船的事件。日本在1996年在沖之鳥島設定了周邊200海里的排他性經濟海域(Exclusive Economic Zone,EEZ)。

2003年以來,中國、韓國認為「沖之鳥島不是島嶼而是岩礁,因此不能設定EEZ」,因而對日本設定EEZ持續表達異議。台灣外交部雖然認為「關於(是島嶼或是岩礁)在國際法上的地位有爭議」,但是一直避免直接明白說出(沖之鳥)是岩礁(參看:2016年4月28日《朝日新聞》〈台灣總統:「沖之鳥是岩礁」 因漁民遭捕對日強硬)。

事實上,在沖之鳥周邊海域,日本海上保安廳拘捕台灣漁船的案例,分別在2005年10月以及2012年6月也發生過。在這兩起案件中,台灣方面一直都是向日本方面支付「保證金」(本來是保證裁判時必須出庭的保證金,但性質上接近於如果沒有出庭就會遭到沒收的「罰金」)(參見:2016年4月27日《自由時報》〈我漁船在沖之鳥礁海域作業遭日方扣押 至今已3起〉)。2012年時是馬政府當政,當時台灣外交部也只是以書面加以抗議而已。

這次,日本海上保安廳和過去2次相同,發現在沖之鳥周邊的日本排他性經濟海域內正在作業的台灣漁船並加以逮捕(4月25日),漁船船主於翌日繳納了新台幣170萬的「保證金」,台灣籍船長及機組員獲得保釋,漁船也獲得返還。

馬政府「突然間」主張:「日本單方片面地設定不當的EEZ,並以之拘捕台灣漁船」,開始掀起了大騷動,並趁勢突進、展開了對日強硬路線,以「保護漁民」作為名目,派遣台灣海巡署的巡護艦艇出航到沖之鳥周邊的日本EEZ內。馬總統向來誇耀「東海和平倡議」為自身的功績,其中第一項就是「應自我克制,不升高對立行動」,這項原則已被馬總統自身所打破,而馬總統在對外關係上所自豪的「Surprise Free」(不作意外之事)的原則也被徹底捨棄。

馬政府、國民黨、台灣媒體連日來助長台灣輿論瘋傳日本是壞人,使得住在台灣的日本人,以及參與日台交流的許多人,可能都感到非常難受吧。這就是整起事件的經緯脈絡。

烏龍球

對於馬英九來說,簡直是「棚架上掉下牡丹餅(日本俗語:想要吃東西,開口紅豆餅就從棚架上掉下來的意思)」的天外飛來好運,非常想要在宣示主權上有所表現的時候,正好得到這個絕佳的藉口,並取得了一定的成果。透過主張「沖之鳥不是島嶼是岩礁」的主張,也宣示擁護了太平島的主權,因為太平島與沖之鳥相比,更像個島嶼。再者,作為同樣如此主張的中國的打頭陣先鋒,在卸任總統後,也可確保成為兩岸間私下穿梭的中間人(將連戰取而代之)。其三,又可以阻撓日美寄予厚望的蔡英文政府。真可謂一石三鳥甚至更多斬獲的「超美味牡丹餅」。

就日本方面來說,雖然是正當法律執行,但是在敏感海域上,政治判斷是必要的,這點從2010年中國漁船衝突事件上,對中國籍船長的處分有所保留的事件脈絡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在5月20日台灣政權交接的前夕,對於台灣情勢、兩岸關係的動向,更應該繃緊神經、栓緊螺絲才是。就台灣政治而言,不管是執政黨或在野黨,如果看到機會了,一定會動手試試看。這點,與日本的感覺是不同的。

再者,在台灣這幾年來明顯可見「台灣認同」高張,所謂的「台灣認同」,就是重視台灣的主體性、尊嚴成為潮流;在此潮流下,不只表現在對抗中國上,如果輕視台灣的話,就算是日本,也會起而加以對抗的。

日本是否認為:因為是台灣漁船,所以加以懲戒拘捕呢?因為對手是台灣,所以認為沒問題、沒關係呢?這樣的話,日本方面的情勢分析真的足夠嗎?這是必須提出的疑問。

關於台灣漁船違法作業的問題,我認為,可以透過「日台漁業委員會」等場合,暗示沖繩周邊給予台灣的優惠待遇有可能因此縮少,因而要求台灣的漁業相關者不要在沖之鳥進行漁業,這種討價還價的方式都是可以考慮的。

日本與台灣之間的良好關係,是透過民間層次人與人之間的交流累積所支撐的。今年2月台南震災之際,由於2011年311東日本大震災時台灣人對日本的支援,許多日本人為了回報這份恩情,紛紛解囊捐款。對於4月九州熊本震災,也正是來自台灣許多聲援送暖的時刻。

這次的事件,台灣在沖之鳥問題上,轉換立場公然地與日本對立。今後恐怕會產生助長反對日本主張的勢力的影響。不論如何,這使得日台關係出現了裂痕,已經造成了非常嚴重的負面事態。

作者:小笠原欣幸 (OGASAWARA, Yoshiyuki),日本東京外國語大學副教授、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兩岸關係研究小組成員。

譯者:鄭凱榕
台灣海巡署官方網站所揭露的相關海域圖。   圖片來源:台灣海巡署官方網站。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