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9日 星期六

南方朔:馬英九不下台 國民黨還會再敗;仇佩芬:達摩克利斯劍下的馬英九

仇佩芬專欄:選戰落幕,內鬥方酣─達摩克利斯劍下的馬英九
2014年11月29日 19:28

九合一選舉結果底定,國民黨主席馬英九一年前修改黨章,確立黨主席與總統任期一致的護身符,也正式發揮作用。面對藍營城池陷落,執政失能成為最大敗因,選後立即啟動黨中央換血及執政團隊洗牌,在所難免。而逼宮之罪可免,究責壓力難逃,九合一之後,馬英九頭頂上將始終懸著達摩克利斯劍,步向2016卸任之日。

國民黨在2010直轄市選舉中的全國得票率敗給民進黨,所幸在藍綠板塊的先天分佈因素下,市長席次並未減少,尚能在2012總統大選中穩住陣腳。

4年之後,執政地位非但未享有優勢,反而成為包袱,失能的中央政府,淪為地方的跘腳石。在選舉期間遭對手陣營狂打的「投給OOO,就是支持馬英九」,只是反馬氛圍下的小惡搞。一路打來狼狽不堪、遍體鱗傷的首都保衛戰,不但坐實「主席牌」已成票房毒藥的不堪指控,更將重新點燃因選戰而暫時熄火的馬連心結引信,引爆選後黨內奪權戰爭。

然而在選舉過程中,國民黨內便已預見選舉失利勢必引發黨內逼宮聲浪,挺馬一派早早定調「國民黨從未有黨主席為敗選負責請辭的傳統」,藉此打消反馬勢力進逼。

在選舉最後階段,黨內便有傳言,在黨主席受黨章保護而豁免究責的情況下,面對黨內檢討壓力,最佳的緩衝作法是黨由秘書長曾永權請辭負責,政則以行政院長江宜樺及內閣為頭號戰犯;黨政中樞的人事調整,不僅幅度足以展現馬英九對選舉結果的反省誠意,也將相當程度化解黨內鬥爭中央的壓力。

根據如此佈局,政壇已點名國安全會秘書長金溥聰及即將卸任的台北市長郝龍斌,成為這波黨政人事重整的核心角色;其中郝龍斌更早在選舉初期便被點名接任閣揆,為其2016接班之路預做準備。

但事實上,在今年反服貿學運、反核浪潮接踵而來的政治壓力下,以及內有食安風暴、外有兩岸緊張的施政挫敗,閣揆下台和內閣改組的呼聲早不是新聞,更傳出江宜樺不止一次向馬英九表態倦勤,關鍵反而是為何江內閣仍能安坐至今。

且不論馬政府只餘一年多任期,對可能人選毫無吸引力,根本覓才無門;更重要的是,選擇接替江宜樺的人選,就等於選擇2016的戰鬥閣揆,接班佈局的陰謀揣測將隨之而來,各路人馬廝殺在所難免,恐不是選後尚待療傷止痛的國民黨能夠承擔。在各方較勁的恐怖平衡局面下,江宜樺官留原職,而以內閣局部改組取代,絕非不可能。

而在黨中央方面,曾永權去職未必與九合一選舉結果直接相關。一方面因應選後的地方新政,中央到地方的黨務人事本就要相應調整;更重要的是,明年即將啟動總統及立委提名,黨秘書長由誰接掌、黨中央人事如何重新佈局,必須呈現「新權力核心」的意志。

而此一「新核心」如何形成、如何運作,將是馬英九面對黨內選後究責的具體呈現。一向在分權壓力下更加緊握權力的馬英九,是否願意在最後一年釋出權力?王金平一系是否藉此強勢回歸?連家勢力是消是長?而再一次奠定天王地位的朱立倫將扮演何種角色?此一權力結構變動對國民黨的衝擊,已非「政治外科手術」可形容。

在此情況下,對2016躍躍欲試的副總統吳敦義、卸任後充滿各種可能的郝龍斌,動向更為引人關注。而金溥聰在「後馬英九時代」將扮演什麼角色,也將可從他與黨內要角的合縱關係中一窺端倪。

去年此時,為了確保在卸任前能夠同時掌握政、黨機器而強勢修改黨章的馬英九,心裡可能只想著以行政資源做為黨內統治槓桿的操作。當這個護身符派上用場的時刻到來,接班的佈局、提名的權力,卻都成為各方挑戰甚至馬英九地位的動機。2016年5月19日到來之前,坐在權力寶座上的馬英九,頭頂上的懸劍比任何時候都更加搖搖欲墜。

南方朔:馬英九不下台 國民黨還會再敗
2014年11月30日00:00
在九合一投票前,我就表示台灣已到了變天的前夜,九合一是地方變天,下一次總統大選則是中央變天,國民黨在台灣已到了落幕下台的時候。而且我也斗膽直言,這次選舉後,國民黨如果大敗,國民黨內要求馬英九辭去黨主席的呼聲一定出現,如果國民黨慘敗,國民黨一定出現要馬英九辭去總統職位的呼聲。

而現在九合一選舉已告結束,由開票的結果,我們已可看出,國民黨不是大敗或慘敗,而是毀滅性的失敗或崩盤式的失敗。這種型態的失敗,就不是候選人的問題,而是該為大環境負責的人、及馬英九的問題。所以我大膽直言,要求馬英九下台,一定會很快就成為國民的共識,這已不是內閣改組等技術性的宣告所能轉移的。已有國民黨高層的朋友向我表示,為了救國民黨,馬英九已須下台。

這次選舉真的是一次改變歷史的選舉:

一、一個執政黨擁有一切黨政軍特和產商所有的資源,但選舉的結果卻是六都只勉強保住一席,整個台灣都全面潰敗,這只能說是執政的全面失敗始能解釋。當一個執政者胡作非為,就會鼓勵出人民的不滿和覺醒。

二、現在台灣由於人民知識程度的增加,資訊的流通,人民的判斷力已告大增,它已衝破了從前左右選舉的派系、樁腳、政府的操控等因素。當每個國民都成了自己能判斷的自由人,傳統的票倉就已破產。這次選舉,國民黨會全面潰敗,肯定和它的票倉動員機器、宣傳機器全面瓦解有關。由於時代的變化,一個真正的新台灣已告誕生,而馬政府卻是個集舊式模式於大成的統治團體,它的全面性潰敗乃是必然。

三、最近這兩年,馬政府恣意妄為,民間的不滿早已高漲,但它卻不裡不睬,還認為自己是天縱英明,到了選舉的時候,它仍以為傳統的奧步會有效,因此恐嚇牌、造謠牌、罵人牌種種手段紛紛出籠。我認為馬政府和馬氏國民黨的這些奧步和奧步背後所顯露的傲慢,已動了全民公憤,這不能說不是國民黨潰敗的最直接近因。

四、這次選舉,國民黨在台灣的三大溪:濁水溪、大安溪及淡水河都告失敗,這是國民黨在全台灣的失敗,這次選舉已瓦解了國民黨一向相信「藍大綠小」的神話,經過此後,台灣已開始「綠大藍小」,當台灣已經改變,下次總統大選誰屬已不難判斷。

因此我還是那句話,國民黨的有識者已必須做出重大的覺悟,他們已需瞭解到,馬政府的傲慢妄為,其實正把國民黨帶向毀滅,國民黨的黨員為了就黨救國,已必須有人站出來,馬英九應該辭去黨政職位,只讓江宜樺辭職及內閣改組是不夠的,馬英九不下台,國民黨還會再敗。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