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7日 星期日

時代力量:選情只算差強人意 ;黃國昌、洪慈庸、林昶佐


說到時代力量的選情?應該算是,開高走低吧!
實在講,意外落馬的第三名台大經濟系教授鄭秀玲,還有第四名柯邵臻律師、第五名長照工作者不老騎士催生人林依瑩以及第六名柯一正導演,真的都是一時之選。
總之,可惜了!
時代力量這次提出6名不分區名單,選前席次預估席次將突破7至8席,甚至曾一度預估可囊括13%政黨票,在如此高人氣下,相對大大壓縮民進黨政黨票…
PEOPLENEWS.TW



特寫:參選立委的台灣學運人物——黃國昌

  • 2016年 1月 6日

Image copyright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黃國昌認為,他的政治路是「循序漸進」的。

曾經是台灣「太陽花學運「領導人物之一的黃國昌,投身新北市立委選舉,面對著從未有過的挑戰。
周二(1月5日),黃國昌在臉書上宣佈,他本來要應美國CNN電視台邀請到香港接受專訪,但因為香港特區政府「拒發」簽證,讓他錯失了一個跟CNN主播對話的機會。
黃國昌的幕僚向BBC中文網記者表示,黃國昌本人對此感到很遺憾,「畢竟能面對面訪問是他的期盼」,但仍不排除黃會用其他方式接受訪問的可能性。
日前,BBC中文網記者也曾經到黃國昌位於新北市汐止的競選總部實地採訪。

從參與者到領導者

今年42歲的黃國昌,在2014年時因為參與台灣「太陽花學運」而聲名大噪。他是美國康乃爾大學法學博士,原本在台灣中央研究院(以下簡稱中研院)擔任法律研究員的他,學經歷豐富,因此從2014年「太陽花學運「一開始,就擔任團隊核心的決策成員。
黃國昌坦言,從學者而逐步走上從政之路,其中的意外成分很大,「學運一開始時,也都是以帆(林飛帆)、廷(陳為廷)為主體,我都與他們保持一定距離」,他自認那時,頂多是個學運的參與者。
後來到了學運中期,開始有台灣媒體用「帆廷昌」來形容學運的核心三人物,讓這位法律研究學者開始廣為人知。甚至上了好幾次台灣政論節目,辯論毫不怯場,口條清晰,還被網友封為「戰神」。
今年5月,黃國昌加入新成立不久的政黨「時代力量」,後來更決定代表該黨參選新北市第12選區立法委員,同時還出任該黨黨主席位。回憶起一切,他覺得都像是有節奏般地,循序漸進。從他自認的政治參與者,一路走到領導者,再到選舉,步調相當迅速。

「放棄一切」

不過,黃國昌參選的選區雖然是傳統上國民黨的「票倉」,當地居民有6成支持國民黨,而黃的主要競爭對手是已經出任20多年立委的國民黨候選人李慶華。因此,這裏雖然是他的故鄉,可是並沒有因此而取得什麼優勢。
「參選本來沒有在我人生規劃裏」,黃國昌表示,隨即沉默了一下後,又說「但既然參選了,我就要做個選擇」。其中最痛苦的,莫過於要放棄台灣中研院的生活,投身學術界20年,已經累積不少獎項跟人脈,可能都會無法持續下去。
黃國昌至今仍感謝中研院給了他很大的空間做學術研究,「中研院從以前到現在,都有承受來自外界壓力,但都保持著學術中立,並保護每位研究員」。他最後放棄中研院的大好機會,一方面是不想要「腳踏兩條船」,再來就是想全心投入在選舉這件事上。
對於自己的選情,黃國昌並不透露太多,只說「審慎樂觀」。

「疲勞式質問」

當BBC中文網記者問黃國昌,他有沒有後悔過參選?他先是深呼吸,然後緩緩地說「說要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不想這件事,是不可能的」,但是既然決定了,就沒有去後悔的時間,莫忘從政的初衷。
黃國昌在決定參選後,立即成為台灣媒體追逐的對象。其中立場親中的旺旺中時集團(簡稱旺中)日前還刊登新聞,稱黃國昌的岳父在山東「投資」生態農業區,指控黃國昌岳父「親中」,黃國昌自己卻「反中」。但隨後,該篇報導被證實是張冠李戴,黃國昌因此決定控告旺中集團。
日前,當黃國昌在前往台北地方法院按鈴申告時,更被旺中旗下媒體的記者群包圍,遭連番質問將近40分鐘,而其他媒體記者都無法插話。問題形式也五花八門,包括黃國昌在中研院擔任研究員時,授權北京大學出版他的法學著作,並指控他是「一手罵大陸,一手拿人民幣」。甚至還追問有關他在學校教書時搞「師生戀」的傳聞。

對指控的回應

黃國昌當時曾解釋說,「師生戀」雙方當時都是單身,而且是女學生畢業後才交往,結婚後也有跟夫人提過。但「搞師生戀」這些新聞標題在該批媒體的放送下,早已先一步進入民眾眼中。
至於在北京大學出版書籍一事,他表示,那是他當研究員時的事情。當時他在台灣出了本司法書籍,結果北大出版社覺得很不錯,前來跟台灣出版社談版權。當時黃國昌同意給予授權,「因為台灣司法體系還是比較透明健全,給對岸參考有何不可?」。
沒想到書籍在中國出版後,所有書中寫「我國」的部分都被擅自改成「我國台灣地區」,沒尊重原作者的意願讓黃國昌相當不滿,更直接跟出版社表明這本書只發行一版。
對於岳父在山東購買農地卻被報導成為園區,他也覺得很不解,表示岳父是來自中國山東的外省人第二代,對於戰亂後遷台未在回去老家山東,自覺「對家鄉有虧欠」,才在山東買了塊地給當地家族的人種農作物,黃國昌表示他們「自產自用,完全沒有產出」,為何會被移花接木到變成「科技園區」這樣。
加上岳父的山東地皮,更是在他與夫人結婚前就購買的,「我們都很尊重彼此的政治立場,我也不會過問他有什麼投資,但這件事讓我岳父很受傷,尤其他跟父親這些一輩子追隨國民黨的外省人」,黃國昌說。
日前,中國大陸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在記者會也表示「絕不允許有些人在大陸賺錢,另一面卻支持台獨分裂活動,破壞兩岸關係」。黃國昌對此認為,「這句話針對性很強,就是衝著我來的吧」。
不過,他話鋒一轉,說「你不覺得台灣跟香港很像嗎?」,他說台灣發生「太陽花學運」後,香港也發生「佔中運動」,也有香港報社因為論調支持「佔中行動」,而被瘋狂攻擊。他感嘆「有人曾說「今日香港、明日台灣」。

與「恐怖情人」相處

當BBC中文網記者問到,如果他當選後會如何看待兩岸關係,黃國昌則回答說,他覺得台灣人一直以來就很愛好和平,幾百年來被各政權侵略統治,從沒想過侵略誰。但不論誰當選,希望中國當局可以好好檢視選舉結果,現在台灣人「為何會這樣想」。
黃國昌認為,中國政府對兩岸關係就是「我說了就算」,因此如果他有機會當選,會以法律學者身分確立「兩岸協議監督機制」,並希望中國尊重。
他說,「台灣人有自己追求的生活方式,想追求自己的前途」,但中國就是「Marry or Shoot」,得不到就毀了對方,猶如一名「恐怖情人」。

「公民社會」之路

黃國昌覺得台灣這幾年來的轉變很快,尤其在學運後,愈來愈多年輕人開始重視「我們生活在什麼樣的政治環境」。加上他直言馬英九政府在這兩年政策失靈,宛如「中國官方傳話者」般,完全以中國立場為出發點推行政策,讓台灣人愈來愈不滿。「馬政府搭配中國政府,反而是把台灣人公民意識激發出來」。
以前的台灣年輕族群,對與統獨問題、「藍綠」惡鬥極度厭倦,但是他認為愈來愈多台灣年輕人,現在會回家好好坐著跟父母討論政治的事情,甚至一起討論國家未來應該要怎麼辦,「我在一路上碰到愈來愈多這樣的人」,黃國昌說。
對於選舉後會進入什麼樣的局面,黃國昌認為,不單是國會可能改變、執政黨可能改變,最重要的是台灣「正走在實踐「公民社會」的道路上」。
從學者投身政治,黃國昌從學術領域走入人群,去實踐他一直以來的法律與政治理論。至於他口中的「公民社會」能否實現,也讓即將到來的台灣大選變得更加受人注目。
(責編:路西)

‪#‎VOA连线‬【2016年台湾大选焦点】
萧洵:林昶佐说:“我们十大基本之一主张就是台湾国家地位正常化,台湾是实际存在的国家,但并没有得到国际的认可,还有国内法政包括宪法不够完全,常常处在错乱尴尬的状态。时代力量希望在我们这一代就能解决,不用活在奇特尴尬的窘境里。”他说追求台湾独立自主并不等于仇恨中国。
林昶佐在访谈中说,组党前有不少党派邀请他加入,但他觉得,如果想要没有包袱的事,还是跟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组成政党。他说,组党也与2014年太阳花运动有密切关联,希望将台湾年轻人的社会力转成政治力。通过社交媒体的广泛传播,时代力量党在一年内征集了四、五万党员。
⋯⋯更多






















日媒《每日新聞》文中指出,黃國昌、洪慈庸、林昶佐三人都是善戰的候選人,更獲得了台北市長柯文哲的力挺,可望在選後成為民進黨及國民黨後的第3大政黨。
台灣總統及立委大選將於9日後登場,相對於藍綠橘的總統之爭,立委選…
STORM.MG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