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2日 星期四

蔡明亮到大學校園去賣自己個展的預售票。輔大醜聞。李康生苦行玄奘路、 「郊遊」電影書 。


富邦講堂.蔡明亮─個性.電影不敗的靈魂◢◢
「電影不停去創造一種新的力量,它從沒停過,我的電影當然也有一種力量。」蔡明亮導演的作品在台灣的電影版塊中,堅持的創作軸線始終清晰且獨特,尤其在商業片開始復甦的今日,電影對於蔡明亮導演而言,即是一種傳達訊息的過程、表現「人的關係」,呈現出影像中描述的處境,也刻畫了他看待演員的情景。
富邦講堂.大師講座精華版┃首播預告釋出:
2013春季《個性.電影不敗的靈魂》/ 蔡明亮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6PbMhJC62U

雲門新增了 3 張相片
李康生苦行玄奘路 寒雨中渡水禮佛震懾人心
因為過去的每ㄧ秒都不可能重來,所以每場玄奘都是獨一無二的,由李康生在不同情境下,ㄧ次再一次完美呈現「玄奘」堅定不變的心念,說他是「玄奘」最佳代言人絕對無誤。
昨日法鼓山寒風細雨,李康生僅著紅色薄袈裟,頂著尚未康復的病體,緩緩徒步踏上「玄奘」路,蹣跚而行涉水禮佛,李康生的每一步都震懾在場每個人的心。
如果,你看過2014台北藝術節的「玄奘」,那麼更該再看李康生病後的詮釋,絕對令人動容落淚;如果,你還沒看過「玄奘」,那麼4月雲門劇場的演出,將可能是這齣珍貴經典的最後一次呈現!

佩服蔡明亮先生採取的籌財方式:
----
導演蔡明亮近來為宣傳其於月底舉辦之《無無眠》藝術展,「快閃」巡迴各校,今日來到輔仁大學,未料卻遭校方人員以「未事先申請」為由驅離。事件引來外界對輔大「恐同」的質疑,而校方及蔡明亮也分別作出了回應。

自由報導,蔡明亮自3月26日起將在北師美術館舉行《無無眠-蔡明亮大展》,展覽將放映《無無眠》、《西遊》、《秋日》3部短片。由於蔡明亮曾公開出櫃,《無無眠》有男男全裸鏡頭,而輔大是天主教學校,網友懷疑是輔大校方恐同才驅趕蔡導出校。

中時報導,2015年推出的電影《無無眠》是攝於東京的微電影短片,曾獲得台北電影獎最佳導演獎,並入圍第52屆金馬獎最佳創作短片。
對此,輔大校方表示,任何單位只要事先向校方或是透過學生社團申請,在時間許可且「未涉及商業行為」的前提下,校方原則上都會同意在校內宣傳。不過這次蔡明亮導演不但未申請,還疑似有「買票送簽名」的商業行為,經學生反應後,課外活動指導組才前往了解,並向導演說明相關規定。

蘋果報導,蔡明亮則表示,他進入校園推廣美學教育已經20年,走過許多學校,這是第一次被驅逐,不過他尊重對方想維護學校規矩的想法,只是希望王女士能仔細思考他在做什麼。

蔡明亮也指出,王女士有2個態度「很奇怪」,「她說到要備案,我有點不明白,難道要跟警察備案嗎?還有,她提起我前幾天也跑去台大宣傳賣票,我在別的學校她又管不著,想問:關她什麼事。」



"蔡明亮最近沒閒著,去年完成的紀錄片《秋日》獲「東京FILMeX影展」選入台灣電影特集,該作敘述跟隨日導黑澤明近50年的資深場記野上照代女士生平;而他本月底辦個展、4月又要拍新短片,還有3場舞台劇《玄奘》,同時籌備雲門表演。
日前他才親自到大學校園去賣自己個展的預售票,昨看藝術展之餘,他也不忘「作生意」,向現場朋友拉票。他的展覽會放映日星安藤政信和李康生雙雙全裸入鏡的《無無眠》以及《秋日》,並結合裝置藝術。" 


*****


[人物] 一個鏡頭就是一部電影──專訪蔡明亮導演《來美術館郊遊》
「《來美術館郊遊》展覽佈滿導演在颱風過後撿來的優美殘枝,以及投射在舞台劇《玄奘》用過的紙上的迷人影像,或蹲在海邊、或長駐壁畫前,或只是安安靜靜吃完一隻雞腿。
『你看我用來投影的材料,是紙,而且是用過的紙;每個鏡頭都長,不是故意拍長,我的習慣是拍完再決定要不要用它。當它被這樣使用時,每個鏡頭都是一部電影。美術館可以重新提醒你,來吧,來看一個人吃飯的樣子!讓你練習重新看事情。你看你看,老天就讓這個陽光這樣灑進來!這個美術館很好,挑高、通透,看的到外面的世界,這些樹枝與外面輝映,才能延展出去。』」
一張影一個世界,一個鏡頭就是一部電影。被廢棄的身體與心魂住進城郊...
BIOSMONTHLY.COM









影評

蔡明亮新片《郊遊》與亞洲愁苦主義

李康生(左)與李奕婕和李奕䫆,分飾一個無家可歸的男人,帶著兩個孩子,他們喪失了一切希望。
李康生(左)與李奕婕和李奕䫆,分飾一個無家可歸的男人,帶著兩個孩子,他們喪失了一切希望。Cinema Guild
《郊遊》(Stray Dogs)是蔡明亮對亞洲愁苦主義憂鬱而嚴肅的嘗試,片中一個長達11分鐘的場景是一個無家可歸的男人狼吞虎咽地吞吃著一個畫有人臉的高麗菜,把影片推向無法回頭的境地。
這個沒有名字的角色由經常在蔡明亮片中出任主角的李康生飾演,他住在台北郊區,在車水馬龍路口高舉廣告招牌維生,風雨無阻,賺著只能維持最低生活水準的工資,他和自己的兩個孩子住在一處骯髒、廢棄的公寓。上床後,他發現枕邊有一顆高麗菜,他的小女兒在上面畫了一個娃娃的面孔。
在一陣絕望與自我厭惡的侵襲之下,他用枕頭悶死了高麗菜,吃了一口又吐出來,瘋狂地割掉它的臉,狼吞虎咽地吃掉了剩下的部分,最後爆發出哭泣。屋外的傾盆大雨進一步渲染了籠罩全片的痛苦氣氛。
這一幕令人想起《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中餓著肚子的郝思嘉(Scarlett O'Hara)從土裡刨出一顆蘿蔔,咬了一口又吐出來,發誓自己再也不會挨餓。費雯麗(Vivien Leigh)用的時間比李康生吃高麗菜的時間少得多,但傳達出同樣的絕望之感。最後郝思嘉沒有變成一個絕望的懦夫,而是從深淵中爬了出來。但是李康生的角色就沒有這樣的魄力了,看到他眼淚汪汪的自憐,很難不讓人感到一陣輕蔑。
儘管如此,蔡明亮也有他的狂熱擁躉,有些人已經宣告《郊遊》是一部傑作。蔡明亮是一位馬來西亞出生的台灣導演,《郊遊》是他的第十部電影長片,在威尼斯電影節上贏得了評委會大獎,也在紐約電影節上放映。在拍攝筆記中,蔡明亮承認自己已經“厭倦了電影”。《郊遊》有著冰川般的步調和不連貫的敘事,更像一件藝術裝置,而不是一部電影。

在片中,如前所述,李康生飾演的角色漸漸喪失了一切希望,他帶著孩子和一個女性伴侶(由三位女演員飾演)在台北泥濘的邊緣地帶漫遊。片中沒有多少台詞。在最長的一段獨白中,李康生雙眼含淚,念著一首南宋詞,極好地概括了這部影片的宿命感:
“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三十功名塵與土……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
直到吃高麗菜那瘋狂的一幕之前,《郊遊》靠精緻的攝影把現代工業都市展現為一片冷峻的荒原,維持著一種催眠般的力量。在一個超市裡,一個善良的店員讓孩子們飽餐食品樣品,這個時候觀眾可以看到二重和三重映像。每個家庭成員步履緩慢地從銀幕一段踱到另一端,攝影機從遠處追隨他們。許多鏡頭都是遠方地平線上的人物的靜態畫面,但有一個鏡頭反映了家庭成員之間的親密,他們洗澡、刷牙、小便——有時在公廁,有時是在室外。
從吃高麗菜的那一幕開始,影片的勢頭慢慢放緩,最後以一個12分鐘的鏡頭結束。在這個鏡頭里,李康生和他那個憂心忡忡的伴侶望著天空,一滴眼淚從她沒有表情的臉上流下來。兩人先後離去。這一幕是對影片《奇遇》(L'Avventura)中最後一幕的戲仿,在《奇遇》片尾,一對痛苦的戀人發現自己陷入了現代式戀情的地獄。
啊,為這一切悲傷而哭泣吧,或者不哭。
本文最初發表於2014年9月12日。
翻譯:董楠

2014-07-04
〔記者鄒念祖/台北報導〕蔡明亮導演出版「郊遊」電影書,在書中與「小康」李康生真情對談。他不只公開出櫃,小康也坦承擔心蔡導會得愛滋病。蔡明亮知道這本書會引發爭議,但他說:「把話講開之後就可以真正接受自己,不必在乎外界怎麼看、怎麼猜。」
  • 蔡明亮(中)導演出版「郊遊」電影書公開出櫃,愛將李康生(左)與楊貴媚出席力挺。 (記者陳奕全攝)
    蔡明亮(中)導演出版「郊遊」電影書公開出櫃,愛將李康生(左)與楊貴媚出席力挺。 (記者陳奕全攝)

郊遊電影書 敞開心房

蔡明亮表示,他平常與小康的溝通都只有三兩句,藉由「郊遊」電影書第一次把話講清楚。蔡明亮直接問小康:「我的性傾向有造成你的困擾嗎?」小康楞了一下才回答:「你的性傾向干我什麼事啊?」但也坦承他與女生交往的機會少了很多,因為別人會一直問。

小康曾擔心蔡導會得愛滋病

當蔡明亮在國外獵艷時,李康生會在門口等他,確認他安全,但小康也擔心蔡明亮會得愛滋病。蔡明亮則聊到他的義大利朋友會氣他每天要打越洋電話給小康,因為蔡明亮把小康視為自己的小孩,也與他的家人成為一家人。李康生的媽媽原本並不贊成同性戀,但也自然接納了他。

因小康小中風 蔡導重視生死課題

為了昨天的這場記者會,蔡明亮徹夜難眠,他眼眶泛淚的說:「我們都會死,但希望做個有用的人,這樣就不枉此生。也希望地球不要被弄壞,我們還會再回來。」蔡明亮的發言讓楊貴媚很擔心,但蔡明亮解釋是因為想起先前小康在歐洲小中風,所以一直把生死課題掛在心上。





李康生歷劫歸來 登台前惶恐淚崩

李康生中風險成殘障人仕,目前積極復健。朱世閎攝


李 康生5月初隨蔡明亮飛往比利時參與布魯塞爾藝術節,演出舞台劇《玄奘》。不料,下飛機後發現血栓現象,送醫診斷為小中風,他半身麻痹、走路不穩、嘴巴咬字 不清,連吞嚥都因難,所幸緊急醫治並復健,連同之後的維也納藝術節,都咬牙完成演出。今他現身台北藝術節,透露已恢復80%,回憶發病時內心惶恐,在病床 上,甚至之後返回飯店休養時,數度擔憂地落下男兒淚。

蔡明亮說從沒看過李康生那樣掉淚,李康生透露:「本來醫生要我住院觀察,但是一住會很久,就不能演出,所以我選擇出院,回飯店休息做復健。關在房裡,我好像也得了幽閉恐懼症,關在那裡不能出去,就開始擔心,也想到我的狗怎麼辦?加上人又在陌生的國外,想一想就哭了。」

蔡 明亮本希望修改劇本,讓李康生全程躺著演,但李康生堅持照原訂的慢行演出。起先,蔡明亮很擔憂會「開天窗」,曾穿上李康生的戲服,跑上舞台試演,但發現自 己做不來。所幸李康生在醫治後復健有成,並有林懷民介紹的當地華人針灸師父協助,病情好轉,總算完成順利,蔡明亮轉述,在布魯塞爾,媒體用「顯微鏡下的激 情」來形容,維也納的媒體則誇:「藝術節的高潮。」

該劇8月1至3日將於台北中山堂演出3場,李康生自嘲說:「演玄奘就是要受苦受難,所以大家一起來陪我受苦吧,來看我們的戲也是一種受苦。」蔡明亮昨慶幸他無大礙:「3小時他是用生命在演。他如果不能演了,那我就沒有了。」(張哲鳴/台北報導)









蔡明亮(左)、李康生於國外表演時發生李康生中風,演出險開天窗,李康生中風時最掛念家中小狗。朱世閎攝





2013.12.23 參加 蔡明亮 與馮光遠的討論會.
很能了解 蔡明亮的價值觀....



我所參與的「文化元年」,每個星期的星期一,在台北市泰順街24號B1「公共冊所」二手書店有一個小小的論壇,今晚七點,輪到我主持,我請到的客人,則是今年金馬獎最佳導演蔡明亮。
「談什麼呢?」這是蔡導的第一個問題,我說,「就是聊天嘛!」然後我跟他說,金馬五十結束,李安離開台灣之前,我們曾經在電話裡聊了一些事(其實是一些八 卦,所以也不方便在這裡講),不過這讓我很有興趣想談談今年金馬獎的「八卦」,以及圍繞著蔡導的創作所延伸出來的一些有趣的題目,如發行策略等等,明亮聽 了之後說,「沒有問題!」
好了,這就是今晚在「公共冊所」大家也許會聽到的一些內容。我所熟悉的美國主要媒體如《紐約時報》、《紐約客》,其實都有很好看的八卦,我希望今晚在小小的「公共冊所」裡頭,大家能夠用台灣文化、影藝八卦忘記外面寒冷的天氣。

 馮光遠 附上「文化攻策」講座的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485263631592928/?ref=22

 -----2013.9.8
十來年前,我的法國朋友Jean-Marie 在email 說,蔡明亮的電影在法國頗受歡迎......
我就特別留意他,不過看過的片子還是太少了,所以一直沒寫他....
現在應景一番:













【短片】威尼斯影展得獎名單 蔡明亮奪評審團大獎


【張哲鳴、蔡敦仰/威尼斯報導】台灣導演蔡明亮的《郊遊》台北時間8日凌晨1時30分,風光奪下第70屆威尼斯影展的「評審團大獎」,該獎項是僅次於最高榮譽金獅獎的第2大獎。

蔡明亮在台上以中文致謝詞:「非常困難,我的電影非常困難可以得到任何獎項,因為它很慢,而且愈來愈慢,感謝評審團願意慢下來看我的電影。我要謝謝2個國 家,1個是台灣,1個是法國。」此時他哽咽起來,接著再說:「我要謝謝在我應該不會太長的人生,有一群人陪我很慢地走。」

金獅獎:紀錄片《環形路》(SACRO GRA)/導演Gianfranco Rosi/義大利
評審團大獎:《郊遊》/導演蔡明亮/台灣、法國
銀獅獎(最佳導演):Alexandros Avranas/《暴力姊》(Miss Violence)/希臘
最佳男演員:Themis Panou/《暴力姊》(Miss Violence)/希臘
最佳女演員:Elena Cotta/《Via Castellana Bandiera》/義大利
最佳新演員:Tye Sheridan/《喬》(Joe)/美國
最佳編劇:Steve Coogan/《遲來的母親》(Philomena)/英國
評審團特別獎:《警官之妻》(The Police Officer’s Wife)/德國

蔡明亮獲威尼斯影展「評審團大獎」後開心親吻獎座。蔡敦仰攝




多分鐘一鏡到底。蔡明亮表示,李康生花了20年才能演出這場戲。

55歲的蔡明亮1991年挖掘了小他11歲的李康生,從「青少年哪吒」至今11部電影男主角全是李康生,「郊遊」的威尼斯影展簡介手冊上,蔡明亮還寫下「從1991到2012,最終我還是要說,他的臉,就是我的電影。」

蔡明亮談起兩人緊密的關係,除了是電影最佳男主角,更是一輩子的伴侶,蔡明亮直言「我們是人生的終身伴侶」。

李康生則在記者會上,當著蔡明亮的面說自己沒那麼喜歡拍電影,但他認為「拍電影是生活的一部分,我是生活中有電影,電影中有生活,我也是用我的經歷演電影。跟蔡導合作很難,是一種煎熬和磨練,能讓我的表演有更進一步的提升,所以我表演前不做準備,用人生經歷完成表演。」

而蔡明亮的作品並不被多數觀眾接受,蔡明亮對此說,「不為大眾拍片不是丟掉他們,而是改變他們,整個人類的價值觀都改變,電影也可以改變人類,可以改變社會問題」。1020906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