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7日 星期四

李賢文/奚松/《雄獅美術》









高雄市立美術館分享了他的相簿:「雄獅學-雜誌建築出的時代美學」。
16小時 ·


大家知道台灣的第一本藝術雜誌是誰嗎??
是《雄獅美術》喔!!
此展整了《雄獅美術》的發展過程,精簡重現許多重要歷史議題...等等。

有興趣的朋友,快快來喔!!⋯⋯更多

高雄市立美術館在「雄獅學-雜誌建築出的時代美學」相簿新增了 11 張相片。


《雄獅美術》為臺灣第一本專業藝術雜誌,自民國60年至民國85年(1971-1996)近26年的期間,共計出版了307本(含創刊號)月刊。這本月刊深沉且充滿自信地記錄了臺灣的時代美學軌跡,背後執著的精神理念,遠遠超越了商業利益。歷任的月刊編輯團隊,如今都已是台灣藝文界各據一方的重量級學者或藝評專家,持續發揮著他們的影響力。本展將帶領觀眾隨著《雄獅美術》走過的腳印,細細回溯那一段充滿活力的純真年代。


指導單位:高雄市政府文化局
策劃、主辦單位:高雄市立美術館
協辦單位:雄獅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贊助單位:雄獅鉛筆廠股份有限公司
展出時間:2014年5月24日至8月17日
展出地點:高雄市立美術館B01展覽室



記寫奚松的「慈」與「悲」


【文.圖/李賢文】
聞說奚淞《慈經》書法將出現在「建國百年跨年慶典」上,不曾參加過任何跨年活動的我,好奇又期待地隻身前往。寒風凜冽中,大佳河濱公園燈火輝煌,當 慶典最後一幕「泰平禮讚」快結束時,忽見煙火此起彼落,目不暇給之際,夜空瞬間靜下來、暗下來……忽焉小提琴聲悠悠地響起,水幕上乍現一筆一劃,原來是一 個「願」字,緊接著「我」、「遠」、「離」、「苦」、「惱」,一個字一個字接著出現。古老巴利文《慈經》誦句在最新科技投射下,花開一般,綻放出人性最深 的渴望與祝福。滿場靜謐又滿心歡喜下,奚淞書寫的《慈經》,為整夜繁華,獻上光明默禱。
奚淞三年前在一處沒有窗戶、沒有陽光的舊公寓內,於前廳、走廊、後廚房,各安置一盞小燭臺,名曰「三燈堂」。每天當人們還在熟睡之際,他即來此燃燭經行,安定身心。他也經常書寫《慈經》分送親友,寄與祝福。奚淞不只書寫經文,他更奉行悲願,朋友有難,他挺身而出,而當彼此平順,他即大隱人間,清靜自 持。
1975年春,當我在巴黎得知《雄獅美術》主編即將另辦刊物,一時不知所措。就在巴黎諸友表達願意撰稿支持時,有一天,奚淞竟主動表示願回台助我編務事宜。滿心憂結,一掃而空,於是連袂返台,共同打拼,期勉撒播美育種子。奚淞先後於《雄獅美術》與《漢聲》繁忙編務下,猶熱情於繪畫與書法,並以「手藝 人」自居,安靜復平實地在生活中創作,在創作裡生活。
1988年元月開始,奚淞每個月在雄獅畫廊展出一幅白描觀音,同時以「三十三堂札記」為專欄名稱,搭配觀音圖像,每個月在《雄獅美術》發表一篇隨想 散文,這項破天荒的「繪畫」加「文學」的創舉,歷時33個月,當世局歷經開放大陸探親、六四天安門事件,奚淞如實並如期完成畫觀音、寫札記的計畫。 1990年,33幅白描觀音全數售出,所得畫款也全部捐出。在藝術中展現悲願,在慈心裡完成創意,奚淞用他獨特的步履,行走在人間。
1996年《雄獅美術》停刊,短暫停步沉思後,我幸運地在書畫中重拾熱情,深信筆墨中自有一股定力,足以安頓身心。2002年元月24日雄獅出版奚 淞的《心與手》、李蕭錕的《靜心寫經》。翌晨,《聯合報》的頭版刊出奚淞手執毛筆的一張大照片,並以專文肯定我們「用毛筆打造慢拍城市」的呼籲,理念雖獲 共鳴,然以毛筆安定身心的實踐力猶待努力。伴隨2011年春,奚淞在北美館的畫展「心與手三部曲-靜、淨、敬」,奚淞將更進一步與雄獅合作推出「微笑八 寶」文創品,其中的一寶是「手藝禪」,包括寫《心經》底稿四款、描菩薩系列線稿20款、小楷毛筆以及宣紙等,從入門工具到實踐方法,全部囊括在一個帆布製 的「手藝禪大方袋」中,盼使「書寫」變得親切有趣,人人可以上手,天天得以受益。試圖把藝術的「趣味」深入日常生活中,使「筆墨精神」成為正面向上的力 量。
由年少輕狂的附中寫生會,浪漫追夢的巴黎重逢,到情義相挺的返台歲月……一路走來,奚淞始終是我相契最深,也是倚靠最重的友人之一。從青春到白頭,「老友」固然難得,到「老」仍是「好友」,才更難得。
猶記多年前,在京都御苑中,滿地銀杏落葉,偶然風過,飛起片片金雨,奚淞撿起一片銀杏,在上題寫無常之詩:「如同你眼中之困境……如同一場夢境,如同閃電,如同一朶飄逝的雲彩。」無常的確是一場夢,把當年一起寫生畫畫的高中生,一瞬間,幻化為一個白頭、一個白髯翁。
今年年初,奚淞笑稱老之已至,搭乘捷運已有優惠,老人年金也已在握,老,並不可怕,因為同屬豬的我們,向來是「當我們老在一起」啊!奚淞雖已非少 年,但神采依舊是翩翩。一直到今天,他仍堅持天天游泳鍛鍊體魄;用寫字畫畫,記寫光陰日課,並用同一雙手洗衣煮飯、種花掃地;騎腳踏車奔馳在大街小巷,過 著沒有手機、沒有電腦,卻有廣闊天地的今之古人生活。
《慈經》,奚淞書。
他是人生難得的良師益友,也是美術世界中特立獨行的手藝人;他對世界常懷一分寬和與感恩,在若即若離間,散發心靈的芬芳。
「願我遠離苦惱,願我平安快樂;願你遠離苦惱,願你平安快樂;願一切世間眾生,無論柔弱或強壯、體型微小中等或巨大,可見或不可見,居住在近處或遠方,已出生或尚未出生,願他們都能遠離苦惱,願他們都得到平安快樂。」奚淞的《慈經》誦句,此時又在耳邊輕輕響起……
【《典藏今藝術》2011年3月號;訂閱 典藏今藝術電子版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