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7日 星期一

駱以軍: 談{小兒子};我也是非常悲傷。李志村 (22K變成15K)



〔本報訊〕服貿爭議延燒全台,台塑董事長李志村昨天表示力挺,他指出,台灣市場太小,若不簽,民眾的薪水很可能從22K變成15K。

 李志村說,台灣外銷依存度67%,全世界都在簽,只有台灣不簽,台灣沒有那個條件,且中國市場對台灣很重要,又是同個語言,「為什麼要放棄?」,李志村強調,服貿非做不可,反服貿運動根本是莫名其妙。

 李志村認為,若不簽服貿,年輕人薪水可能從現在的22K變成15K。對於昨天警方強制驅離學生,李志村說,盼政府不要用強硬手段,他指出,很多學生、教授很多不了解服貿,這點政府有責任,確實說明不太夠。





今晨2點多走過溫州街,靜靜的。 也許某屋某室,人們都很困惑,不過知道驅動的學生多是和平抵抗.....



我也是非常悲傷
很疑惑 非常疑惑

我突然想起楊德昌的電影

<牯嶺街殺人事件>
之中一幕
兩造要鬥毆
有個超瘦小個子的"小貓王"
一直跳到他們中間
"給哥們個面子! 給哥們個面子!"
但因為他太小了
就被一次一次 大哥手一揮
就飛出鏡頭外
我不知道馬總統看不看過這些類似<教父>的黑幫電影
任何的相信用拳頭解決的事
確實在實力懸殊下
是可以鎮壓對方
但那就像在一封閉系統裡
施了個劇烈的力
這力 不會消失
它會竄入 吸收進系統內部
在不預期的時候 意料之外的形式
會竄吐 回施在你身上
譬如 黑幫電影 後來那老大總會莫名就被狙擊
我支持一些人說的
不要閉關 要自信出擊
但我不能理解
學生不是你們的對立面耶
你們現在不是在競選狀態耶
不是在沙盤推演 媒體戰 新聞戰 競選廣告耶
你們是被選出來的公僕耶
是被選出來開這艘船
不是船是你家的耶
不是你講了一堆你的方向
像訓諭手令
你就硬把船往那方向開
現在的問題 攪在一團
你沒發現反對你的
不是你競選的對手
它也不是什麼權力危機
是你決定要說服大家往這方向開
大家(混亂的 不同情感 想像 認同的乘客們)還沒接受
你的團隊 在程序中犯規了 做錯事了
激怒了許多人
你沒發現跳出來的許多人
是真正下一輪這國家的主人嗎?
或真誠也在思索 但並不是你敵人的人嗎?
你作為這一任經營團隊的頭兒
你的危機處理
是要道歉 誠意對話
重新啟動正規程序
喚回 這船人分崩離析的信任
這個混亂是你造成的耶
你怎麼還在玩選戰?
媒體戰的沙盤推演
出來講一些(選舉辯論嗎?)空洞的話
然後把對方激怒
這又是一個廣告戰術的SOP流程啊
好的
這些不是你競選對手的 學生
在這局裡 因為實力 資源的不對等
被作局 激怒 沒有真誠對話 然後鐵拳鎮壓
然後呢?
他們帶著憤怒和傷害回到學校
繼續未來的人生
如我前面講的
對封閉系統內施力 絕不會消失
中國人講 這叫做"不祥"
你二二八出來道歉 或是向殷海光家屬道歉 (代表誰? 不是你 是代表之前的國民黨)
你對中共喊話六四要平反
以前的的格局多高
但現在的你在想甚麼?
這一點也不複雜
弄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
你如果有你內在的"向孫中山遺像鞠躬"那樣的民國魂
要知道 這些現在怒罵你的學生
不是你的敵人
他們是你珍貴的珠寶
當全世界華人 能選擇的文明形式
在那個暴脹而起的共和國 用經濟 跨過對共和國度之外的
原本有其他文明可能的華人社會
不對等的經濟實力 買!!!(不是人民 是他們這個失控的對其他文明的理解)
我們原本可以提供這個在文化 社會價值 公平正義 權力節制
設計上有重大缺陷的國度
投擲進我們花了這麼長時間
讓所有其他華人羨慕 珍惜的 這種文明
投擲進去 在交涉中對他們產生質變
它的層面 不只是"我們的人去那邊賺錢"或"他們的人來我們這賺錢"
如果這過程 現在發生這狀況
你鼓吹的那個"台灣生存機會"
卻用這麼 會造成社會重大疑慮 傷害的強硬態度"硬ㄠ"
那不是把最珍貴的珠寶碾碎
只去買賣那潮起潮落的(且不知為何如此急躁?)經貿木盒子?
那就是和魔鬼交易了
文明是需要漫長時光 流過 流過 再流過的神祕河流
這個土地的珠寶
就在於它那多次的歷史劇烈板塊
它吸納了這麼多完全不同時鐘鐘面的各自滴答
它還在修補上一位總統的躁鬱 造成的傷害
好不容易的自由空氣
學習對他者的寬諒理解
學習對弱勢者的同情和理解
現在明顯是 時間鐘面"不同轉針"了
所有人的焦慮不都是這國度內該離座站起
認真傾聽 反省 無有成見的放進航道的參數嗎?
為什麼反而去加劇那仇恨的種子呢?
這一仗
就算你打贏了
有一天你就是被記下"服貿總統"
如果你柔軟 願意虛懷
你會是"好吧 也許那時候哥們對它太嚴厲了"那樣歷史回望的
誠摯的領導人
你誠心誠意 和這些學生對談
有效率的 謙卑的 如古代部落酋長要發動
決定這一族人未來命運重大改變的行動
至少也要廣邀各帳幕首領 取得授權吧
這是一個國是論壇層級 必須正視 交換未想像的機會
誠懇用此機會 這個"服貿一定贏"不可能是你腦袋獨自冒出的想法吧
那些不同領域的人
讓他們公開支持的理由
這才是你的歷史定位
小貓王敬上


-----





陳素芳相片
1 小時 ·


陳素芳


7月10日星期四晚上7:30 ,就在紀州庵,讀冊生活散文節開場,駱以軍談{小兒子}。講題{遊樂園}。
小說家駱以軍說和寫一樣精彩,他像遊樂園的導覽員訴說生活的況味,《小兒子》最迷人的是父子互動,更動人的是父親為即將成長的兒子呵護最純真的夢。

"我們的影子拖的長長的
但其實那些巨大的昔時(你的)玩具
讓我們像小人兒持幡奔跑
只為了不讓風的幻覺被結凍 乾枯
我們的笑聲帶著憂懼
我曾說過
"因為你的夢太髒啦 諸神都不來這簷下避雨"
於是我們來清洗這蒼蠅舔著冰淇凌污漬
雲霄飛車倒掛曾經極速大迴灣的半空
零錢紛紛墬落 戲院票卡折疊地圖伸縮吸管小丑眼鏡紛紛墬落
或者 那些鴨子船的波影
全成了翻白肚死去的 可憐見長尾禮服孔雀魚
也許(通樂燒灼過阻塞水管的假灞陵)夕陽無限好
但其實我們最開始說好的
讓櫛次鱗比的黃昏小攤
燈泡一盞一盞 暈亮拖曳
讓這黑夜暖一些
我們當時不是這麼說好的嗎
即使只是無數枯萎的可能中的
一種可能" 駱以軍
..............................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