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2日 星期二

施明德:被拋棄者的悲歌;可能涉嫌性別歧視2011;為尊嚴而戰 2014

被拋棄者的悲歌

2014年7月22日 16:50
施明德嚴正聲明
一、 我們曾經青梅竹馬共患難
陳麗珠是我高中時認識交往的女友,幼稚年代與我未婚生女施雪蕙。1959年我報考軍校,而後被派到小金門擔任砲兵觀測官,1962年被捕,以台獨叛亂案被判無期徒刑。坐牢後,陳麗珠女士對我不離不棄,每月長途到台東探監,情深似海,令我無限依賴萬分感激。我把雙親遺產,包括位於高雄市後火車站九如路上近兩千坪土地的售款全交其保管。那幾年,陳麗珠女士堅定的情愛令所有政治犯感佩不已,連已故政治犯作家柏楊都曾為文談論此事。

二、 陳麗珠移情別戀出獄政治犯蔡寬裕
人生際遇難測難料,坐牢12年後,終於分別出無期徒刑與有期的差別。這時候曾與我同囚的政治犯蔡寬裕期滿出獄,開始追求陳麗珠,他告訴她,「我是無期,沒有希望了」,陳麗珠終究還是移情別戀了,搬去和蔡寬裕同居,先後生下三子女:蔡怡君、蔡幼君和蔡恆毅,如今都已三十幾歲。
情變後的陳麗珠女士非常絕情,從1974年起就不再探監,兩個女兒也連一封信、一張相片都不給我。雙方完全斷絕關係,她取走我所有的財產,我淪為一文不值的囚徒。

三、 1977-1979我年輕歲月中短暫自由的日子,她卻不准我探視小孩
蔣介石1975年死了後,我從無期減為15年,於1977年6月16日出獄。陳麗珠與蔡寬裕移居台中開工廠,完全不准我探視小孩。陳菊在她的書裡也寫過這段政治犯的悲歌,如何陪我到小學門口等待小孩放學,只為偷偷看一眼小孩。

四、 第二次入獄,我依舊舉目無親
1980年1月8日,我再度因為美麗島事件被捕,再一次被判無期徒刑。當時我的美籍妻子艾琳達被遣返,且不准通信。兩個女兒也不聞不問,不來信更不探監。我想要一張照片,還得拜託我哥哥請他們吃飯,然後拍下來給我看。在那個白色恐怖政治犯依舊倍受歧視的年代,她們的疏離是正常的。

五、 陳水扁以國務機要費收買陳麗珠母女,顛倒是非公然醜化
陳水扁執政後,爆發濫權貪腐弊案,2006年我發起反貪腐運動,困鬥中的陳水扁動用全力對我進行人身攻擊,企圖轉移視聽,除發動扁迷之外,更運用中國文革手法,動員我在政治迫害下早已破碎的家庭,運用人性的醜惡,收買陳麗珠,出面把我這個被她所拋棄的政治犯,醜化成「拋妻棄女」的負心漢!
遭受國民黨苦牢後,還要承受陳水扁如此非人性的逆倫打擊…。
為此,陳麗珠還反過來控告我,索賠三千萬元。後經法院調查,國務機要費中確有此款(參閱99年度上易字847號判決)。政治會玩到如此醜陋,令人嘆息。戒嚴令下反抗者的悲歌,要吟哦到幾時?

六、 法院已判決陳麗珠不是我的前妻
2009年我突然接到陳麗珠控告我的傳票。
紅衫軍之後,我為了捍衛真相與榮譽而戰,對所有的污蔑毀謗提出告訴。但,曾經相愛,無法相恨。帶念著舊情,縱然四十年前我還在獄中時就被她拋棄,但做為一個男人,我對陳麗珠母女從不反擊,無論她如何扭曲事實污蔑我,也沒提告。 
此刻,我該如何?
陳麗珠編織故事出書,醜化家族,拋棄我,卻哭訴我拋棄她。她和蔡寬裕同居時,我人仍在牢中,如何拋棄她? 
尤其令我及家族難過的是,她總是以前妻的身份發言企圖取信大眾。我不得已只好提出「婚姻不存在之訴」,經98年度家訴字第56號祥股判決確定。陳麗珠與我之間不存在婚姻關係,她是四十幾年前就拋棄我,與蔡寬裕移情別戀同居,並與蔡生育兩女一男的前女友。這樣男女舊情人的故事,世間多如牛毛,然而我被拋棄已四十多年,卻還要受其謊言折磨!我悲慘的人生,何其漫長…。

近日因姚立明出任柯文哲總幹事之事,她又再一次以「前妻」身份跳出來無端攻擊我, 盼外界及媒體不要再誤用「前妻」之名在她身上,這對我是人生中難以承受之重,傷害之深難以言喻。最傷人的,不是當初她拋棄了我,而是我成名之後她的謊言。
我只想還原真相。
我是一個幾乎沒有年輕歲月的人,25年半的牢獄,愛情、家庭、親情在大牢中都難以維繫,作為一個反抗者,我知道我與我的家族犧牲了什麼,母親憂鬱致死、大哥悲憤致死,愛人不再,女兒不親。
謊言與詐欺,經常比暴力更令人難以承受,因為它企圖徹底瓦解人存在的尊嚴。
白色恐怖統治時代,反抗者、政治受難者或無辜受難者的家庭和愛情,都要受到慘痛無情的摧毀,很難躲過。盼曾活過那個恐怖時代者,以及後生晚輩不要再以謊言殘害當年反抗者的身心、靈魂,以免自己淪為無形的、繼任的迫害者。
2014/7/22





施明德:為尊嚴而戰



誹 謗我A了紅衫軍捐款的官司再度勝訴,黃越綏和閃靈主唱Freddy經三審定讞。判決不但清清楚楚載明紅衫軍的帳目如何公佈,並經「台北市會計師公會」,以 審查公司帳目的最嚴格標準,逐筆檢查。群眾運動的捐款從沒有被如此檢核過!最後餘款15,670,725元於2007/10/30經紀政等五位社會公正人 士決定捐給創世、心路、伊甸、罕見疾病基金會,以及中華社會福利聯合勸募協會等慈善機構。這項判決,對一百三十萬紅衫軍的捐款人來說,是一個最榮耀的獎 章,證實反貪腐的紅衫軍仍是台灣反貪腐的尖兵。判決,擦亮了尖兵的頭盔。

但是,判決定讞,記者探問:「司法還你清白,你是不是很高興。」 我誠實地說:「我一點點都沒有高興的感覺。」作為一個付出25年半的牢獄生涯作為代價只為追求台灣自由的人而言,還得承受言論自由被如此濫用,每一次上法 庭捍衛尊嚴與名譽,內心只有疼痛與不堪。戒嚴時代,他們沈默如石獅,如今恣意出口傷人,一點都體會不到「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是收不回的,屠殺別人 的人格,不亞於手刃生命。

其實,被醜化、扭曲、誹謗,是我一生最沉痛的印記。只因為我是永恆的「總統們的敵人」,從兩蔣到李、扁、馬,我 不是做反抗者,就是做監督者。總統的敵人,在獨裁的時代,必須決心被殺、被關;在民主時代,你也必須心知肚明,你是個「透明人」。如果我有什麼不法、貪 污,李、扁、馬的國家機器會放過我或饒過我嗎?還需要勞駕黃越綏或Freddy來揭發我的「罪行」?如果紅衫軍帳目不清,時任總統的阿扁會不抓我入獄,會 不把證據公諸於世?

兩蔣時代,他們盡情地囚禁我、羞辱我、醜化我!我如何能不被擊垮?做為一個反抗者,做為一個受難者,我明白只要我不能 寬恕,不能放下,我便不能自由,不能清醒,我總不能穿著仇恨的盔甲過哀怨的一生。出獄後,擺脫仇恨之心,我依舊是一個理性之人,依舊歡喜懷抱理想,我嚮往 走在時代的前端。所以,世人也許識得我過去的苦難,但不會感受到仇恨。

民主化之後,我對掌權者的異議,已沒有被捉、被殺的危險,但醜化、 栽贓、污衊則如影隨行。多年來我都不睬不理,也因此累積了太多莫須有的污垢。直到紅衫軍運動,我才決心對污名化我的人一一提告。訴訟,決不是一個愉悅的過 程,重複又重複地承受心靈折磨。勝訴,只是一本判決書,俟日後子孫可以抬頭挺胸。

我是「總統們的敵人」,一生被污化、賤化,所以還能正常地活著,沒有失去自尊,是來自於對真理極度的信任 :「受國之垢是謂社稷主,受國之不祥是謂天下王。」此語,亦能撫慰為公義戰鬥而受委

被台灣媒體交相指責的"頭殼歹去"的施明德

在全球網路還不死心
"我心未死 運動這裡不要行屍走肉。心未死者,請發送 「我心未死」簡訊到0913-826-088連署ww...." 4/19 16:50 中國某網站



不甘寂寞的施明德 的十萬連署廣告似乎沒成
他的發言可能涉嫌性別歧視

-----

施明德質疑蔡英文性傾向廣受批評

更新時間 2011年4月15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08:43

數年前曾發動倒扁紅衫軍的施明德,在民進黨進行總統初選之際要求參選的黨主席蔡英文說明其性傾向,這樣的要求受到廣泛的批評。
曾任民進黨主席但已退出該黨的施明德,是在同另一位參加民進黨總統初選的前主席許信良會面後,通過媒體作出這樣的要求。
相對於有過多次婚姻的施明德,蔡英文則從未結婚;而蔡英文是否能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尚需通過目前正進行的黨內初選。
按施明德的說法,人民有權利知道總統參選人的性傾向,媒體並引述他說,若不能忠於自己身體,人們如何知道她會不會忠於人民與忠於國家。

廣受批評

雖然施明德自稱他支持同性戀與雙性戀,但這種質疑未結婚的女性可能是同性戀並要求交代的作法本身,受到許多批評。
包括婦女運動與同性戀團體都對其批評說,這種披上支持同性戀的面具,再要求他人表態性傾向作法,是一種比歧視同性戀更大的壓迫。
台灣政界也對施明德的作法不以為然,除了民進黨立委批評其沒有民主素養外,有國民黨立委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認為其這樣的要求"無聊"。
蔡英文本人並未回應施明德的交代要求,而其發言人則批評施明德冒犯全台灣未婚女性,無禮且不道德。

紅衫軍

施明德與許信良這兩名民進黨前黨主席,都在陳水扁執政期間退出該黨,相對於許信良,施明德則未重新加入民進黨,並擔任紅衫軍人士組成的"紅黨"榮譽主席。
施明德在發動紅衫軍期間,其元配妻子曾出面指控他對妻女無情等私德問題,而當時紅衫軍說這是企圖進行人格謀殺,並稱私領域與公共事務不應混為一談。
紅衫軍雖然曾經聲勢浩大,但在大批倒扁泛藍群眾歸隊國民黨後,紅黨在上屆的台灣立委選舉得票率僅不到百分之一。
在此次的民進黨總統初選中,施明德則對許信良表態支持,曾在2000年以獨立參選人身份競選總統的許信良,當時的得票率也不到百分之一。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