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9日 星期二

蔡東豪 (香港主場新聞停刊信);香港獨立媒體網;「主場新聞」之死(張秀賢)

〈香港沒有了主場:意料之外的意料之中〉— edison
『一個媒體的結束的原因眾多,可以是受固有制度所限、可以是政治打壓、可以是資金問題、可以是潮流自然淘汰、可以是主事者無意繼續,我不想臆測主場新聞結束的原因,卻要悲觀地說,像主場新聞這種質素與規模的網媒恐怕再難復見。』

「主場新聞」之死(張秀賢)




更多專欄文章
上周六,香港廣受歡迎的新媒體「主場新聞」結束營運,驚動整個香港,不少人都因為「主場」的結束而感到可惜和傷感,痛失香港的一個重要傳媒平台,以及為香港的言論自由感到憂心忡忡。
「主場新聞」是香港第一個較有規模而以商業營運方式開辦的新媒體,開辦之時正值香港反國教運動的時期,當時「主場」為香港公民社會的一新興力量,即時報導香港的公民運動,更以精美的製圖吸引讀者和Facebook網友的注意。到後來反國教運動的佔領政府總部和絕食成功迫使政府擱置國民教育科,「主場」在動員群眾和信息傳播方面實在是居功不少。
「主場」另一受歡迎之處,是極能回應香港讀者的需要。它集結香港不少知名博客,讓讀者集中於一個平台就能看到不同博客的評論,當中包羅了各類的資訊。同時「主場新聞」的報導也是綜合不同傳媒的報導而成的,符合香港人閱讀模式的做法,故此「主場」在香港網絡的影響力遠遠大於其他的新興媒體。

敲響言論自由喪鐘

以「主場新聞」每日瀏覽量近30萬人次,理應獲不少廣告收入,以支持媒體營運才是。可是在香港的大財團和商人大部分都以政治為先,真正的市場定律卻拋在一邊,一來是大財團都是香港的管治集團的一部分,二來部分企業則受北方的壓力,所以不會在一些反對香港政府、支持民主的媒體上投放廣告。故此,支持民主的媒體往往承受更大的財政壓力。
另一問題則是,經營此類媒體的人需承受無比的政治壓力。報紙總編輯被斬、電台節目主持人遭無理解僱,形形色色的恐嚇方式在香港的新聞界造成前所未有的白色恐怖。因此,有些媒體承受不了此種壓力而結束實在是意料之內。在梁振英政府的管治下,許多原來運作正常的規則和倫理都開始被嚴重扭曲,隨著北方對香港壓力增加,香港社會的矛盾只會愈來愈深。香港逐漸跌進親北京派和在野支持民主派無日無之的爭論,實非香港之福。
「主場新聞」之死,敲響了香港言論自由的喪鐘,更要防範中共專制之爪進一步蠶食鄰近地區的民主和自由。沒有人是孤島,所以當喪鐘敲響的時候,請不要問喪鐘為誰而敲,喪鐘為你我而敲。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會長 




House News 主場新聞


給關心主場新聞的人:

各位,主場新聞今天要結束了!

辦主場新聞是出於簡單信念,「為香港做點事」,推動社會前進,同時希望像美國Huffington Post一樣,創造一個成功的媒體生意,打開新局面。


「為香港做點事」,背後沒什麼偉大使命,只是在自己能力範圍內儘量關心社會,做一個正常公民應做的事。我生於1964年,今年50歲,趕上嬰兒潮最後一班車,受惠香港八九十年代經濟起飛,把握了向上流動力的機會,就如普通香港人,年青時埋首事業,到略有小成,想利用自己商界的經驗、人脈及知識,走向社會。

我恐懼

原來今天的香港已經變了,做一個正常公民、做一個正常媒體、為社會做一點正當的事,實在不容易,甚至感到恐懼 — 不是陌生,而是恐懼。由於當前政治鬥爭氣氛令人極度不安,多位民主派人士,被跟蹤、被抹黑、被翻舊賬,一股白色恐怖氛圍在社會瀰漫,我亦感覺到這種壓力。還有,作為一個經常往返內地公幹的商人,我得承認,每次過境都會提心吊膽,但這是我過分疑神疑鬼嗎?那種感覺,根本不可能向外人説得清楚。

令我最不安,是家人也感受到這股壓力,終日替我擔心。隨著社會氣氛逐漸緊張,這股壓力在我身邊蔓延的程度令我日益困擾。在家吃飯,我堅持不開電視,因為我不想面對面跟家人討論社會話題,我知道他們只會愈來愈擔心。家人因我憂慮,我傷心。

我誤判

兩年前,我和幾位朋友一同創辦主場新聞,我們以理性為起點,相信包容是香港最重要價值,以博客和新聞策展為基石,創造全新媒體形式。根據最新數據,主場新聞上月平均每日「獨立瀏覽人次」(Unique Visitor)有30萬人,表現可算理想。從開始,我們當一盤正常生意來做,可是,在不正常的社會及市場氣氛下,主場新聞的廣告收入跟它的影響力,不成比例。主場新聞小本經營(很多熟悉我們的博客可作證),但創辦至今,每月從未達至收支平衡。最大問題是在可見將來,香港社會氣氛只會更見緊張,從生意角度,主場新聞實在看不到曙光。有人問我,主場新聞有沒有出現抽廣告情況,答案是沒有,從未落,何來抽?香港不單止核心價值被扭曲,市場也被扭曲。

我愧疚

我的恐懼及誤判,源於我曾一度相信香港還是一個正常的地方,一心以為可做一個關心香港的公民、一個相信市場的商人,很明顯,我錯了。在一個不正常的社會和市場,做一個正常的公民和商人,原來竟是錯誤的幻想。

對於兩年來努力拼搏的同事,我很內疚,因為大家年中無休,義無反顧地用行動來支持主場新聞的信念。對於家人的包容,我更內疚,讓妳們為我憂慮了這麼長的時間。對於支持主場的博客、海內外讀者,你們終於發現,原來我也只不過是個普通人。我實在盡了力,也只能走到這麽遠。

主場新聞由即日起正式結束,再見!

蔡東豪
2014年7月26日


*****


『雖然「主場」如今倒下,但這裡仍是個屬於我們的主場!所謂緣滅緣生,現在絕不是傷春悲秋的時候,我們需要的是團結一致;重新整合力量;繼續本著良心去做我們認為應該為我們的主場去做的事!』
很多人今天對「主場新聞」突然結束都會感到十分震驚,因為它在新媒體當中算得上是最出色,...
INMEDIAHK.NET



週六 2014-07-26 USP United Social Press 社媒

「主場」結束了,但這裡仍是我們的主場!
很多人今天對「主場新聞」突然結束都會感到十分震驚,因為它在新媒體當中算得上是最出色,有著二十多萬的粉絲。而更令人驚訝的是在蔡東豪的聲明中交代了除了經濟因素之外,還有他的「恐懼」。
蔡東豪的聲明清楚表達了他個人力量的渺小,亦同時告訴我們香港目前處於什麼的一個境況。香港的核心價值正逐步的被蠶蝕,而且速度還可能遠遠超出我們的預期。自由的枷鎖並不如我們所想的那麼遙不可及!
社媒的緣起離不開「主場新聞」,話說於2012年反國教集會的前一天「主場新聞」的編輯找我們幫手拍攝以供即時報導及文章使用的照片,亦因此才促成社媒今日的發展。
社媒在此祝願各位曾與「主場新聞」合作過的前輩們、師兄們事事順利;儘快收拾心情重新上路!雖然「主場」如今倒下,但這裡仍是個屬於我們的主場!所謂緣滅緣生,現在絕不是傷春悲秋的時候,我們需要的是團結一致;重新整合力量;繼續本著良心去做我們認為應該為我們的主場去做的事!
United Social Press 社媒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