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31日 星期四

偉哉,太陽花學運(蔡百銓);流血驅離誰下令 江揆:那晚我在睡

流血驅離誰下令 江揆:那晚我在睡

 
 
行政院長江宜樺(右圖,劉耿豪攝)昨因323政院流血衝突驅離被傳喚出庭,學運領袖陳為廷(左圖,黃彥傑攝)則與近200人在院外抗議。
【綜合報導】學運政院流血衝突,二十六名受傷學生與民眾,集體自訴行政院長江宜樺、警政署長王卓鈞、北市警局長黃昇勇與中正一分局長方仰寧,涉犯殺人未遂等罪,台北地院昨破天荒傳喚江等人出庭,採不公開審理,四人均否認下令驅離群眾,江還稱,當天凌晨一時許睡覺、六時起床,「中間發生什麼事,我都不知道。」
自訴人律師郭德田庭後痛批「四人供詞一致,顯然出庭前溝通過!」另有自訴人大罵「沒擔當」,一名不具名律師說:「江宜樺說詞太可笑!發生這種事,院長還可以睡這麼久!」民間司改會執行長高榮志批:「都在推卸責任!江等人當然不會直接要警察暴力驅離,但事實上都在縱容屬下,不擇手段驅離。」 

方仰寧出庭兼維安

島國前進等團體與學運領袖陳為廷,昨率領近二百名群眾到法院前,舉起三二三政院流血驅離照片立牌,高呼「踐踏民主、面對審判、暴力首謀、江宜樺下台」口號抗議。陳表示,十分肯定法官作法,「接下來目標是讓江宜樺下台負責。」
台北市警局為避免衝突,同步派出一百二十名警員協助維持秩序,轄區中正一分局長,同時也是被告的方仰寧,中午仍先現身北院指揮調度警力部署,所幸現場平和。
事實上今年三月綠委李俊俋質詢時,行政院秘書長李四川證實,驅離是江揆責成警政署處理,王卓鈞還轉述「院長說群眾一定要離開行政院」。不過江宜樺、王卓鈞昨均否認下令驅離,推稱是現場指揮官處理。 

警政署稱負責調度

法官昨採隔離訊問,先問江再問王、黃、方等人,庭訊從下午二時三十分到晚間十時結束。江宜樺說,有接獲警政署報告,知道群眾聚集、警方欲驅離,他支持警方意見。他還說,當晚一時許就寢,清晨六時許起床,「期間沒人打電話給我,中間發生什麼事,我都不知道」,他表示,清醒後詢問王卓鈞可否去上班,王回稱「可以」。
王卓鈞說,是否驅離是台北市警局的計劃,警政署僅負責調度警力北上支援。黃昇勇說,是現場指揮官決定「依法排除」,但沒有驅離時間與壓力。方仰寧則說,當晚行政院廣場與四周道路,有很多分局長在現場指揮,他只是其中一人,驅離非他決定。庭訊結束後,法官表示將擇期再開庭。 
太陽花學運期間爆發323政院流血衝突,民眾遭警棍打傷滿臉是血。資料照片

監委批學運如叛亂

另監委周陽山昨提報告,痛批反服貿佔據國會的行為,是「反民主」類同叛亂民兵行徑,對持不同意見者毫無尊重,也踐踏台灣民主體制已建立的憲政法制、代議政治和公投程序。但曾號召民眾的台大學生洪崇晏反批,用肉身表達意見若是叛亂民兵,那做出血腥鎮壓決定及出賣台灣的行為算什麼? 







偉哉,太陽花學運
民意論壇是一個多元、開放的對話平台,無論是社會現象、公共議題、生活文化... 或是對民報的建言,皆歡迎投稿。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職業、通訊地址、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投稿信箱: twmingbo@gmail.com

感謝太陽花學生們。你們光復立法院議場,適時擋住了服貿協議。你們遭到一些批判,但是贏得更多讚美。我要讚美太陽花學生,也要提出一些期勉。
行使抵抗權:台灣歷史傳統
太 陽花學運開創手機時代的大型抗爭。行使抵抗權乃是台灣人民四百年來的歷史傳統,台灣人民在歷史上享有的唯一人權。從郭懷一抵抗荷蘭政權、原住民抵抗明鄭政 權、朱一貴與林爽文等人抵抗滿清政權、簡大獅與蔣渭水等人抵抗日本政權、到228與美麗島政團等抵抗國民黨政權,逐漸建立起台灣這種行使抵抗權的歷史傳 統。
台灣人民在歷史上不曾行使民族自決權,四百年來淪於「人為刀殂、我為魚肉」的命運。服貿協議以 狡詐手段,企圖避開公民投票,剝奪台灣人民的自決權。這個協議開放台灣門戶,讓中國政府幕後主導的商人前來台灣據點潛伏。我們不仇中,不反對中國。我們只 是防中,提防中國兼併台灣的陰謀。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我們不必當漢奸,但是絕對不可當台奸。太陽花學運以柔克剛,以智慧揭穿陰謀。學生替台 灣把關,民進黨替學生看門。
冒險犯難: 台灣民族精神
冒 險犯難乃是台灣民族精神,在太陽花學運作了最徹底發揮。冒險犯難乃是先民從唐山渡海來台的原動力,這種原動力也驅策著南島原住民祖先渡海往外擴張。他們操 駕小船,航向未知的命運,開拓新的天地。這種冒險犯難的精神乃是台灣人民族性。曾有多少中小企業主提著手提箱,英文說不到十句,照樣勇闖天涯。但是台灣人 今天似乎偏愛前往語言相通的對岸中國跑。
3月18日學生光復立法院議場,他們闖入無法預測、禍福難卜的命運。這就像凱撒將軍率領軍隊越過盧比河那樣,必須冒著遭人指控犯法與政變的風險。然而太陽花學生意志堅定,擇善固執,終於贏得勝利與如雷掌聲。事後,七成以上民意反服貿,證明七成以上人民支持太陽花學運。
開創性
光 復立法院,攻陷行政院,以卅五種文字對外宣傳,以臉書作為聯絡工具…,這都是以前不曾有過的創意與創舉。太陽花為台灣民主運動翻開嶄新一頁。他們出關播 種,島國前進。在台灣這種父權主義的社會裡,年輕世代發言權橫遭剝奪,如今太陽花學生爭取到了。且把投票年齡降到18歲,調整制度好讓學生享有發言空間。 電話民調也應該包含手機,讓趴趴走的青年能夠獲得諮詢。
太陽花學運過程溫和理性,訴求明確堅定。相 對而言,中國國共兩黨都視青年學生為敵人,同時把他們當作工具與花瓶。以前共產黨發動學運,打砸搶燒,國民黨聞風變色。毛澤東煽動紅衛兵替他奪權,鄧小平 為了經濟發展而屠殺佔領天安廣場的學生。六四事件殺害多少人?美國CIA與前蘇聯KGB都估計為三千人。
不必擔憂少子化。只要各行各業都能讓優秀青年發揮創意,綻放太陽花,台灣自然生機蓬勃、活力無窮。台灣需要的反而是少老化、去老化。把那些專搞鬥爭與藍綠對決的老賊掃到垃圾桶裡。
孫中山的期勉
立法院議場裡,懸掛著巨大的孫中山肖像。他一直歡心微笑,注視著光復立法院的學生。他萬萬料料想不到,他追求民主的精神竟然在台灣找到衣缽傳人。他知道在台灣有些人打著他的旗幟,作些狗皮倒灶的勾當,準備出賣他建立的國家。
孫中山曾經鼓勵台灣人獨立建國。當他聽到鄭南榕與林帆廷、陳維廷等人高呼「我主張台獨」時,必然含笑九泉。不管我們的國號是甚麼,這裡是我們的國家,我們是台灣人。當越南平陽省發生排華暴動時,外交部趕印「我是台灣人、我來自台灣」貼紙。見到棺材總要滴幾滴眼淚吧。
包容性、抗壓性
有容乃大。肚量大,才能廣召英雌豪傑。學運突然發生,必然內部意見紛紜、外部軍警特環伺。但是學生領袖展現寬闊胸襟與抗壓力,令人驚愕與讚美。
部 分激進學生攻佔行政院,招致責難,但是學生領袖概括承受,絕不切割責任。他們會見江宜樺院長,應對得體,不卑不亢。他們號召數十萬名群眾遊行,指揮若定, 進退有序。黑道白狼前來挑釁,他們面無懼色,化險如夷。他們對於前輩蔡丁貴公投盟心存感恩,不因外界對他有所非議而稍微動搖。面對著有人反對4月10日退 出議場,他們並未反目成仇。面對著大腸花的非議,他們不以為忤,並與他們把酒言歡。
太陽花:永遠追求光明
讓雨夜花那種自艾自憐的棄婦吟成為歷史,讓剛毅果敢的太陽花進駐我們心房。如果太陽代表光明,那麼太陽花就象徵著追求光明。讓太陽花當我們的國花。
太 陽花是水仙克莉西亞(Clytia)變成的。在希臘神話裡,太陽神阿波羅每天駕著金馬車橫越天際。克莉西亞愛慕阿波羅,每天仰望著太陽神。她變成太陽花 後,繼續每天注視著阿波羅。太陽花學生追求民主與自由、公義,來日能否矢志不渝,像太陽花那樣永遠仰望著阿波羅,像中國神話裡的夸父逐日那樣永遠追逐太 陽、奔向光明?鄭板橋《記弟墨書》警告說:「汝輩書生總是會說,他日居官就不如此說了。」
太陽花學生是否愛好藝術與人文?太陽花令我想起太陽王路易十四。路易喜歡跳芭蕾舞,他扮演過太陽神阿波羅,乃有太陽王暱稱。他腦後勺戴著金色頭飾,猶如陽光四射而出,看來就像一朵太陽花。來日讓我寫一篇芭蕾舞之戀(左圖)。(上網參考拙著《芭蕾舞魅影:附日本古典戲劇淺探》第二講〈法蘭西奠基〉)
公民憲政會議
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裡爬起來。街頭運動乃因議會路線失靈而生,必須從根本調整憲政體制,才能回歸議會路線。二十多年來我一貫主張制定總統制第二共和憲法,這種獨腳戲唱不下去了。剛好林義雄提出公民憲政會議/ 修憲的主張,給我一個下台階。5月6日我在本欄撰文,主張「第八次修憲, 完成總統制」。我附上這篇文章,上書馬總統,建議召開修憲會議。
5月16日民進黨召開憲政論壇,呼籲2016年憲改。類似會議其實已經開過100+N場了,議題與結論幾乎都一樣。馬總統如果無為而治,那麼2016年大選後,第三勢力將與民進黨合作主導憲改大計。太陽花學生們,你們對於憲政有沒有自己的看法?
林義雄的訓誨: 誠信立國
太 陽花學生們,向林義雄學習。我不把林義雄當作神,但是奉他為精神導師。「誠信立國」是他的最高指導原則,為人處世應該講究誠信。林義雄主張藍綠政黨應該互 視為朋友而非敵人,我稱之為「友黨論」。他說:「政黨依附國家而生存,所以政黨的目的應在促進國家的政治進步。政黨應該認定其他政黨是促進國家進步的同 工。所以對於他黨都應視為友黨,不應為了爭奪政治地位及權力而捨棄國家的利益,更不應互相仇視、敵對。」
在 兩岸關係方面,林義雄認為小國受到委屈也要忍受。他說「大國的做法有時候會比較不講理,作為小國必須要有耐心,受點委屈也要忍受」,「小國無法滿足大國要 求時,首先必須態度誠懇,說明我們做不到的困難,說明大國的要求不一定對雙方有利,而不須以敵視的態度來反應。」他也說「如果我們的政治領袖自作聰明,想 要用一般國際政治經常有的爾虞我詐外交手段,我相信最後逃不出大國的掌心,等於是自尋死路。」
太陽花美學        
4月10 日太陽花學生退出議場之前,中研院學者前往收集文物。學生繪製的海報與漫畫為歷史留下見證,或許學者也可以整理出一篇「太陽花美學」報告。
我 相信很快就會有人出版學運專書。我不知道太陽花學生有沒有人撰寫日記。如果當時未寫,現在可以追記。那會是一段百感交集的紀錄:擔憂或是不擔憂會不會遭到 逮補坐牢,懷念父母與師長,掛念期中考會不會通過,面對外界批評與讚美的反應,沒有冷氣機與廁所的日子是怎麼過的,學運內部齟齬,身邊那位帥哥或倩妹好像 很喜歡我…。這會成為研究學運的第一手資料。        
學運期間有人譜出《島嶼天光》。我與 王明哲失去聯絡,否則我會催促他譜一首進行曲。太陽花學運似乎缺少了甚麼,一尊自由女神像。1989年天安門廣場,北京中央美術學院學生塑造一尊民主女神 像。下次學運興起,不要忘了塑造一尊自由女神像,邀請自由女神從古希臘前來定居台灣。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