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9日 星期六

藍祖蔚,Francis Lai, 申公,愛因斯坦,馬團隊









藍祖蔚文:世界電影音樂獎第14屆終身成就獎的得主:法國作曲家法蘭西斯.雷(Francis Lai)

世上有幾人能在過去50年間,每個世代,都有代表作品問世?

《男歡女愛(Un homme et une femme)》是60年代的記憶;《愛的故事(Love Story)》是1970年代的經典情歌;《戰火浮生錄(Les uns et les autres)》的「波麗露」,1980年代的影迷誰能忘情?90年代的《偶然與巧合(Hasards ou coïncidences)》與21世紀的《情海浮生錄(Ces amours-là)》,都是癡情人不忍割捨的珠玉,這些電影的配樂全都出自Francis Lai的手筆。
世界電影音樂獎今天公布了第14屆終身成就獎的得主:高齡已82歲的法國作曲家法蘭西斯.雷(Francis Lai)。


法蘭西斯這一輩子遇過三位關鍵人物,改寫了他的生命際遇,分別是一代歌姬Edith Piaf,法國導演Claude Lelouch,及美國導演Arthur Hiller。Edith Piaf帶他走進音樂殿堂,Claude Lelouch讓他揚名國際,Arthur Hiller則讓他摘下了奧斯卡獎。

1932年4月26日在法國尼斯出生的法蘭西斯,其實是義大利移民後裔,在地中海浪漫風情的影響下,從小就迷戀上手風琴,而且早早就下海參加小樂團的伴奏琴師,穿梭在尼斯著名的歌舞場榭,在酣歌暢舞的耳濡目染之下,他很清楚知道法國人的聽覺品味。

後來,他進入尼斯音樂院和法蘭西音樂學院學習音樂理論和作曲,同時也專攻法國的民族音樂,雖然學了一身古典技藝,但是謀生不易,畢業後只能投身流行樂團擔任樂器伴奏混飯吃。就在此時,他遇上了縱橫法國歌壇三十年,堪稱當代最著名的香頌歌手琵雅芙(Edith Piaf),在大姐大的絕世嗓音領軍下,法蘭西斯隨著樂團深入香頌殿堂,在蒙馬特的舞池中掌握了香頌的訣竅和靈魂。

琵雅芙在1963年去世後,比他年輕五歲的導演克勞德.李路許(Claude Lelouch)成為他生命中的貴人。拍廣告片出身的李路許,很敢創新,但也很在意市場反應,他的作品非常強調影與音樂的結合,他認為法蘭西斯的音樂平易近人,能夠捉得住聽眾的耳朵,只要他的影像和故事劇情夠強,就能夠征服影迷。

1966年他們合作的《男歡女愛(Un homme et une femme)》FromOneFilm.jpg就以黑馬姿態奪得了當年坎城影展的最佳影片大獎,法蘭西斯創作的主題曲「Un homme et une femme」就以獨特的cha-ba-da-ba-da的人聲吟唱方式「一新」世人耳目,成為當年最受歡迎的情歌,至於片中的多首插曲「Aujourd'hui c'est toi」、「À l'ombre de nous」和「Plus fort que nous」,都寫盡了男女主角Anouk Aimée和Jean-Louis Trintignant糾纏在情愛世界中,想愛卻又怕受傷,不知該如何擁抱的忐忑心情,浪漫綺麗,頗有入耳即酥軟之媚,音樂註解了男女情思的冥想,再搭配男歡女愛的歡情影像,音樂和影像發揮了「魚幫水,水幫魚」的互利效果,果然風靡全球。

兩人打鐵趁熱,再度合作了《愛情生活(Vivre pour Vivre)》,由Pierre Barouh 與Nicole Croisille,一首接一首唱出了動人的法語和英語情歌,票房極佳,法蘭西斯就此一躍成為1960年代法國樂壇的創作主力,美國電影也都紛紛找他作曲配樂。

1970年,好萊塢導演Arthur Hiller特地邀請法蘭西斯來替《愛的故事(Love Story)》創作音樂,電影強調Ali MacGraw與Ryan O'Neal兩人信仰自由戀愛,不惜背叛家庭,卻因女方得癌症早逝,只能悵惘告別,但是這一趟愛情路,他們還是可以驕傲地昭告世人:Love means never having to say you're sorry.。
les6.jpg
故事屬於標準的瓊瑤式電影,卻絕對符合法蘭西斯雷的浪漫曲風,他寫下的「愛的故事」主題曲「Where do I begin」,Carl Sigman填寫的歌詞,就委婉細述:Where do I begin
我該從何說起,
To tell the story of how great a love can be
訴說這段最偉大的戀情呢
The sweet love story that is older than the sea
甜美的愛情故事比海還老
The simple truth about the love she brings to me
她告訴我愛的真諦
Where do I start
但我該從何處說起呢

With her first hello
從第一聲哈囉開始
She gave new meaning to this empty world of mine
就讓我的空虛人生有了全新意義
There never be another love, another time
今生再也不會有任何一個愛可相比
She came into my life and made the living fine
她來到我的生命,讓一切更美好
She fills my heart
她豐足了我的心

Ryan O'Neal是那個年代火爆浪子的典型,但在面對Ali MacGraw的真心柔情時,鐵打的漢子也成了癡情男,這首「Where do I begin」也就成為嬉皮世代中「最反動,卻是最保守」的流行旋風,法蘭西斯更因這首曲子獲得了奧斯卡獎,也奠定了他的流行大師地位。

香頌音樂聽久了會嫌甜嫌過膩,法蘭西斯也曾試圖改變曲風,情色電影《艾曼妞第二集(Emmanuelle: L'antivierge)》中,美豔女星Sylvia Kristel飾演的艾曼妞到了泰國和香港進行性的探險,法蘭西斯的音樂就試圖搭起香頌與東方音樂的溝通橋梁,渲染情欲世界的激情音響,《艾曼妞》系列電影前後拍了六集,只有第二集的藝術成就最高,關鍵就在於法蘭西斯的音樂拓展了飲食男女的品味格局。
les4.jpg
1980年,法蘭西斯再度與李路許合作的《戰火浮生錄(Les uns et les autres)》再度轟動世界,因為他們用「波麗露(Bolero)」一曲貫穿全片,絕美的音樂原本是單純人生的藝術追求,但在戰火動亂下,人性慘遭扭曲踐踏,但在歷經浩劫後,受苦的人們還是想要以藝術來療傷,舞者在巴黎鐵塔前跳出的「波麗露」,不但跳出了藝術經典,也讓浩劫餘生的世人共掬一把傷心淚。透過這首曲子和影像的絕妙剪接,一氣呵成,催人熱淚,讓人一點都不覺得度過了三個小時的觀影時間。

les5.jpeg1998年,一部《偶然與巧合(Hasards ou coïncidences)》讓法蘭西斯與Claude Lelouch再度風靡台灣,這部探討生死不渝的愛情電影連演了將近200天,不論是不可思議的生命旅程,或者是女主角Alessandra Martines癡情無悔的眼神到含笑誘人的美豔模樣,以及法蘭西斯從爵士到古典,風格多變的音樂創作,都蠱惑了觀眾,連帶也使得Lelouch的舊作《女人只有一種(Une Pour Toutes)和《男人女人戀愛手冊(Hommes, femmes, mode d'emploi)》都有了在台灣上映的機會,更重要的是Lelouch與眾不同的愛情觀點及女人觀察,都成功創造了討論話題,法蘭西斯音樂創作的浪漫氛圍,更讓電影得著了「提味加料」的加持,不論是「Symphonie du Hasard」或「Le Tango des Coincidences」的配樂或者「Hasards ou Coincidences」的同名歌曲及滿是浪漫綺思的「Bonsoir Jolie Madame」,音符承載的愛情語絲,都讓電影的魅力更加深入人心。
cesa099.JPG的縮略圖
台灣影迷在2013年看到的《情海浮生錄(Ces amours-là)》,同樣也是一大串匪夷所思的愛情,但是只要樂音開始浮動,不管是敵我之愛,否則生死之愛,所有的情緒都讓音樂給帶著起飛了。

從香頌起家的法蘭西斯.雷是世界影壇的配樂家中,少數能夠自由出入於古典和現代的大師,82歲才得終身成就獎,是晚了些,但還不遲,值得浮一大白。




漢武帝即位,其弟子王臧趙綰爲漢武帝重用,欲更張政治,議立明堂以朝諸侯建元元年(前140年),趙綰向武帝推薦其老師申公,當時申公已經年屆八十,武帝派人到魯國公車召迎申培公入京,參與興建明堂,釐定天子出巡規章,改變曆法及服裝顏色等事。申培公對武帝問治亂之事,曰:「爲治不在多言,顧力行何如耳。」----申培,又稱申公(約前219年-約前135年)




〈自由談〉馬總統不如愛因斯坦

2014-07-03
痛恨體育的愛因斯坦,大概只有跑步跑不過馬總統,其他方面都可以做馬總統的導師。
愛因斯坦多次用極簡的方程式界定宇宙真理,他曾說如果A代表成功,其方程式就是A=X+Y+Z。X代表工作,Y代表遊樂,Z代表閉嘴。以馬「更正」聞名的馬總統,在出訪專機上一番誣賴陳菊的言論,飛機還沒落地,已經被總統府發言人「更正」了。馬總統看到愛因斯坦這個公式,不知有何感想?
馬總統的友人總誇他勤政,但是更多的人卻總覺得他勤快得像無頭蒼蠅瞎忙;最愛標榜鐵人行程的馬總統,幾乎從不休假,Y等於是零分,再加上失言頻率高得嚇人,Z的得分幾近負數,難怪他的A指數只有九趴了。
《史記》的《儒林列傳》裡老臣申培告訴漢武帝治國之道:「為治者不在多言,顧力行何如耳。」其實,馬團隊很多大臣確實「不愛」說話,總是「低頭」做事,看不到民間疾苦,當然也就聽不見人民哀嚎。
去年食安風暴狂掃全台,衛福部力推食品標示新規定,但是實施才半天,「米粉」的標準就鬆動了,政策說變就變,十足擾商,更被消保會痛斥霸凌消費者,商家怨,百姓也罵,但是官員Z指數可高得很,官位依舊八風吹不動。
馬團隊執政何以如此荒腔走板?還是愛因斯坦說得好:「宇宙與人類愚蠢都是無窮盡的。真正的愚蠢是那些裝笨的人,閉上耳朵,聽不見,也看不見。」做官的可以裝聾作啞,老百姓可不能忍氣吞聲,還好,我們還有薄薄的一張選票。(藍祖蔚)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