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1日 星期一

陳忠信(杭之):台獨黨綱議題永遠耗下去嗎?台灣崎嶇民主路 。蘋論:漸凍人變急凍人


杭之(陳忠信)《一葦集》《一葦集-續篇》 《國家政策與批判的公共論述》





上世紀末解嚴後,台灣有兩個很根本的問題:憲政、兩岸。這兩個問題牽涉都很複雜,經過四分之一世紀的發展,這好像還是大問題。最近看一些現實的問題,像金溥聰濫權出巡,馬居然蓋章認可,像民進黨全代會關於《台獨黨綱》的提案紛嚷,不都跟這有關?感慨之餘,想寫點相關的感想,還沒完全寫完。寫的過程,揀出一些舊資料,也許可以給一些關心這問題的朋友看看吧,文長,分四次貼出:
http://silentsailor.blogspot.tw/2014/07/blog-post_16.html

紫藤夜話:台灣崎嶇民主路 - Silent Sailor
silentsailor.blogspot.com
這篇舊文是應紫藤文化協會之邀,在其主辦的「風流千古,一時人物:追尋民國系列講座」的講稿。講的時間是2011年5月6日晚間,在紫藤廬。蒙郭昭君費心錄音並逐...



繼續貼出前文續一:http://silentsailor.blogspot.tw/2014/07/blog-post_6269.html

繼續貼出前文續(二)http://silentsailor.blogspot.tw/2014/07/blog-post_19.html


紫藤夜話:台灣崎嶇民主路(續完)五、民主化之路的一點感想...
SILENTSAILOR.BLOGSPOT.COM







焦點評論:台獨黨綱議題永遠耗下去嗎(杭之)




更多專欄文章




民進黨召開全國黨員代表大會,重頭戲有二:一是改組未來兩年黨的權力結構;二是有關《台獨黨綱》的相關提案。前者是例行,沒什麼可說的;後者是周期性打擺子,耗費體力,傷身子。
記憶中,從上世紀90年代以來,民進黨有關黨綱的各種爭議就不斷,有要廢除的,有要貫徹的,還有許多變種,如正常國家、如凍結……。印象中,這些大多不是黨中央提出的,而是各方「賢人」(借友人邱義仁語,請用台語發音)提出或者弄出氛圍的。目的據說都是為了民進黨可以執政,或說是要捍衛台灣人尊嚴、捍衛民進黨黨格的。
面對這些,十多年來,大概多是交「研議」。最大陣仗的是上一屆黨中央,動用了可能是創黨以來最大政策研議能量,在約半年的時間內,召開多次黨內外會議,據說參與者超過600人次,黨中央彙整的文件應該超過50、60萬字。當時說:「這是台灣有史以來對於兩岸關係最全面、最深入的探討。」 

兩岸存在嚴重對立

照理說,既然如此,那解決問題的方向、步驟應該大致解決了,黨內各方就不必提出這種南轅北轍的提案,對著幹了。說穿了,那大陣仗的排場不是在搞政策研議,進而作政策(治)決斷,而是在搞盍各言爾志的座談會,走個過場。問題仍然在那裡。
事實上,了解問題本質的人都清楚,在這議題上,最重要的是「政策(治)決斷」,研議也好、探討也好,都是為了要鋪陳這個「決斷」的出現。在兩岸問題上,最根本的問題是存在一個嚴重的對立意志:北京政權對台灣主權的主張是跟台灣民意趨向衝突的。面對這個民意趨向,國民黨有國民黨的主張,民進黨有民進黨的主張,那就是所謂的《台獨黨綱》及其衍生文件。
如果說,1990年代李郝體制制訂的《國統綱領》是國民黨的戰略性綱領,那《台獨黨綱》應該就是民進黨的戰略性綱領。我認為,經過四分之一世紀的發展,《國統綱領》大致是失敗了。那民進黨如何評估自己的戰略性綱領的發展呢? 

衡量情勢做出決斷

「戰略的本質就是一種抽象性的相互作用,也即,兩個對立的意志使用力量來解決其爭執時,所用的辯證法藝術。」因此,不存在一個本質性的、信仰性的政治綱領,而是在衡量相互作用的諸力量的變化後做出「政治決斷」,我能得到什麼、我要保住什麼?我可以付出什麼?政治不是只要我的信念是對的,我就這麼幹,其他的就交給上帝。
同樣的,政治也不是一方「一廂情願」地想著:我怎麼樣那就會怎麼樣,我凍獨了就走完了最後一哩路,等等等等。民進黨執政過八年,執政團隊搞過好幾次政經兵推,那就是在衡量相互作用之各方力量,作出情勢判斷,最後作「政治決斷」。這樣的思維,不能用在這個不時打擺子的問題上嗎?
說白一點,凍了獨又怎樣?北京就說yes了嗎?貫徹黨綱,你貫徹得了嗎?看來這次打擺子也會是「交中執會研議」之類處理法。是否該檢討一下各方戰略情勢變化,在選擇的價值下像兵推一樣好好研議,最重要的是最後的政治工作,政治決斷。這應該才是民進黨的最後一哩路。 
國安會前副秘書長、政論家


*****

蘋論:漸凍人變急凍人




更多專欄文章


民進黨昨天召開全代會,辯論是否要凍結台獨黨綱,雙方並無新論,蔡英文主席最後裁示交中執會研議。
主張凍結台獨黨綱的理由永遠是:「民進黨若不放棄台獨,就無法處理好兩岸關係。」這是蠻可笑的偽命題,多年來民進黨既無深化台獨論述,事實上也沒有進行台獨活動,已經等於凍結台獨黨綱了,還凍什麼凍呢?民共關係雖有好轉,也無關凍獨,而是因為馬政府及國民黨已搖搖欲墜,必須跟民進黨進行交流才能掌握台灣狀況。

搶泛藍票癡人說夢

民進黨凍獨派從漸凍派轉變成急凍派,是基於國際政治中現實主義的考量,也基於選舉的需要,無可厚非。但必須說明白的是:民進黨就算凍結台獨黨綱,北京也不會感恩戴德,他們要你走得更遠,要你徹底反對台獨,遵奉一個中國原則。
所以民進黨以凍獨來討好中國是遠遠不足,而且自毀長城。更天真的是認為凍獨就可以拿到泛藍及中間選票,無異癡人說夢,就算民進黨廢獨促統,藍色選票還是歸隊支持國民黨,原因是泛藍選票主要不是因為兩岸關係投國民黨,而是因為傳統習性、組織結構和利益共同體而支持國民黨候選人。
蔡英文主席說:認同台灣、堅持獨立自主的價值,已是年輕世代的「天然成分」,如何凍結?如何廢獨?她說得很正確。目前現實主義的做法應是:對台獨黨綱的態度「存而不論」─不廢除、不修訂、不拋棄、不反對、不討論、也不行動。就讓已經凍結的事實繼續存在,如此既不激怒中共政權、讓美國放心、也能維持黨的理想與原則、又可向多數台灣人民交代。猶太人建國等了上千年,台灣急什麼?可以慢慢等。 

強調台灣主體意識

最近政大選舉研究中心和新台灣國策智庫發表的民調大致相同,認同自己是台灣人的再創新高,達60.4%;尤其20到29歲年齡層高達92%,是中國人的僅4.8%。年輕族群的投票人數逐年成長,是台灣未來的政治主力,民進黨強調台灣主體意識(不談台獨)是絕對正確的政策,特別是相對於國民黨的老朽、保守、促統以及黨國意識的借屍還魂,未來必將演出大翻轉。看不見這個趨勢還要凍獨,瞎了嗎?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