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7日 星期四

張平沼二審維持重判,吳敦義又說謊 ,吳育昇,許博允,葉寧鋒



張平沼夫婦違反證交法 二審維持重判

商總理事長張平沼涉嫌違反證交法,高院二審宣判,張平沼仍然被判七年半,妻子陳淑珠八年半。
張平沼9年前任職金鼎投信董事長期間,涉嫌和妻子陳淑珠共同操作債券附賣回交易,將虧損轉嫁旗下金鼎證券,後與開發金爭奪金鼎證經營權,再以相同手法套取資金,造成金鼎證損失約4.2億元。
全案一審張平沼、陳淑珠夫婦被依違反《證交法》分別判刑7年6月、陳淑珠8年6月,張氏夫婦不服,提起上訴,高院今天宣判,仍維持一審刑度。




‏‎Fran T. Y. Wu‎‏
「今年8月葉寧鋒因肺腺癌過世,各種對大統不利的消息紛紛出籠,基層公務員把握機會「加倍奉還」,高振利終於「陰溝裡翻船」栽了坑。」

<===縣議員....

【周一專欄】王健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什麼叫「說話不算話」?如果你答應了某人某件事,但最後卻沒做到,這就叫說話不算話,亦即失信於人。
舉例說,吳敦義三年前以行政院長身分,向二十四戶大埔農民保證政府對他們的農地與住宅決定「原地原屋保留」;但三年後,二十四戶其中四戶的住宅,卻被政府派來的怪手一舉鏟平,違背了吳敦義當年的承諾,這就是說話不算話的經典案例。
但這麼簡單的道理,這麼具體的例子,連三歲小孩都懂,吳敦義卻要硬拗強辯「哪有什麼說話不算話!」這種睜眼說瞎話的本領,獨步台灣,也不枉別人曾經給過他的那個封號。
吳敦義否認說話不算話的隔天,他又對大埔拆遷案表示意見:「苗栗縣政府都已經依法而且兼籌並顧去處理,我們還能越位越權去強迫他嗎?」
這句話乍聽言之成理,就像馬英九接受媒體訪問時所說的一樣:「這是地方政府權責,中央不能越俎代庖,而且內政部都委會已經作了決定,按決定作就對了」;正副總統口徑一致,好像都很守法,也都未曾踰越權力分際。
但 既然中央不能越位越權,也不能越俎代庖,何以三年前的七月,吳敦義要以行政院長身分介入協調,並且作出白紙黑字的決議?難道當年對屬於地方政府權責的事務 介入協商並且作出決議,不算越位越權、越俎代庖?同樣一件事,但今昔說詞卻判若雲泥,而且怎麼說都振振有詞,但其誰能信?中央先介入協商,然後又推諉卸 責,更證明這個政府其實是個虎頭蛇尾的政府。
中央政府雖虎頭蛇尾,但地方政府卻粗暴如虎。苗栗縣政府經過大埔事件後,其實應該改名為「怪 手」政府,三年前縣府以怪手毀壞大埔農民即將收割的稻田,三年後又以怪手鏟平抗爭拒遷的四戶住宅;劉政鴻更在怪手毀人家園後,洋洋自得說「這是老天賜給我 的機會」,好像老天爺給他毀人家園的機會一樣,天下寧有此種冷血無同情心的縣長?
中央與地方政府有如此離譜行徑,司法機關也不遑多讓。在大 埔四戶農民提出的行政訴訟中,他們以「將發生難以回復之損害」與「急迫情形」等理由,聲請停止執行強制拆遷,但台中高等行政法院卻駁回他們的聲請,駁回的 理由是:「聲請人如受強制執行,所受損害是應遷移的地上物,就算發生居住、財產及精神損害,並非不能以金錢或其他方式賠償回復」,更何況「聲請人對該房地 之主觀依戀,乃未經法律納為應予保護之利益範疇,亦非在法律所認之『難於回復之損害』之列」。
用白話文來說,法官的意思就是:你房子雖然被強制拆了,但沒關係,政府會用金錢賠償你;至於你說你捨不得住了幾十年的老房子,那是你家的事,法律沒有規定要保護你。
但 問題是:金錢賠償就能回復原狀嗎?民法不是以「回復原狀為原則,金錢賠償為例外」嗎?而且,大埔四戶農民祇是聲請暫停執行,法官何以不能為了這四戶的財產 權益可能被強制剝奪,而主動瞭解是否有「急迫情形」,以及是否可能發生「難以回復之損害」?難道房子被鏟平不屬於難以回復之損害?縣府限期拆遷也不屬於急 迫情形?農民的法律知識也許比不上法官,但法官所作的名詞解釋,大概任何國文老師都不會同意吧。
政府如何對待人民,人民就會如何對待政府。在大埔農地事件中,中央、地方與司法機關的言行表現,不僅大埔四戶農民看在眼裡,成千上萬的人也是點滴在心頭。「以彼之道還施彼身」,遲早政府會嘗到這是什麼滋味。

 

【周三專欄】何榮幸:大埔四戶對馬政府的考驗

關鍵字: 
苗 栗縣長劉政鴻要求大埔四戶在7月5日前自行拆遷,是陷前行政院長吳敦義於不義;行政院發言人鄭麗文昨天強調的「四原則」,則是在吳敦義當初承諾之外的「自 行創作」;苗栗縣府若在台中高等法院判決出爐前就拆屋,更是視司法審判於無物。大埔四戶能否免於迫遷命運,正考驗馬政府的政治誠信與尊重司法等基本原則。
大埔自救會、台灣農村陣線等反迫遷團體,昨天在行政院前發起靜坐抗議活動,忍受白天烈陽與晚上暴雨。此情此景,彷彿過去三年來台灣各處反圈地、反迫遷、反粗暴徵收運動的縮影。
三年前苗栗大埔「怪手摧毀良田」痛心景象以來,立法院通過了土地徵收條例修正案,表面上阻止了各級政府的粗暴徵收及圈地運動,但荒謬的是,此刻驀然回首,大埔事件的原點,竟然猶有四戶農家在遭受凌遲。
當 初苗栗縣政府為群創光電量身打造竹科竹南基地,因而強制徵收大埔農地,結果群創根本沒有進駐;如同國科會為友達光電量身打造中科二林園區,進而強制徵收相 思寮農地,但友達也沒有進駐一般。各級政府沒有為開發跳票、不當徵收道歉也就算了,苗栗縣府竟還以其他名目迫遷大埔四戶,其缺乏反省能力實在匪夷所思。
攤 開2010年8月17日行政院長吳敦義與苗栗縣政府、大埔農地農戶代表協調的會議記錄,白紙黑字載明「建物原位置保留」及「農地集中規劃」兩項原則;行政 院因而在該年8月23日發出院臺建字第0990102255號函,強調原屋保留所有大埔自救會成員的房地。這是吳敦義與苗栗縣府共同做出的承諾,基於政治 誠信,苗栗縣府沒有理由推翻。
然而,針對始終拒絕徵收的大埔四戶,苗栗縣府先在2011年1月24日的都委會第228次會議中,以都市 計畫合理性及交通安全等理由推翻承諾,決議「彭秀春、柯成福、朱樹、黃福記不予原位置保留」,繼而在今年六月發函給大埔四戶,要求在7月5日前自行拆遷, 否則將強制拆遷。苗栗縣長劉政鴻此舉,已明顯陷吳敦義於不義。
至於行政院發言人鄭麗文表示,吳敦義先前承諾保留大埔原建物,「必須符合交 通、公共安全、公平性及都市計劃合理性等四原則,但經苗栗縣政府都委會及內政部都委會邀集專家學者開會討論後,認為大埔張藥局等四戶不符合,所以才由苗栗 縣府行文要求拆遷」,鄭麗文口中的「四原則」,並未見諸吳敦義當初主持的會議記錄,江內閣此舉豈非「自行創作」?  
三年前陪同大埔農 民和吳敦義協調的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指出,當初協商時,政府已充分調查過受害的24戶大埔農民,協商當時也都有錄音錄影存證,他要求行政院公開當時錄音 檔與畫面。身為當初協商見證者,徐世榮此項呼籲並不為過,行政院若無法舉證當初吳敦義確有「四原則」前提,就應落實吳敦義的承諾。  
事實 上,大埔徵收案的訴訟,仍在台中高等法院審理中。就連被抨擊「承諾跳票」的現任副總統吳敦義,也透過辦公室強調:「在司法程序尚未結束前,苗栗縣政府不應 急欲拆遷,吳辦將轉請苗栗縣政府依據當年協調原則,兼顧情理法妥為解決」,可見苗栗縣府急於在司法判決出爐前強制拆遷之不當。
如果劉政鴻還有最基本的法治觀念,那麼苗栗縣府當前最該做的事,是靜候台中高等法院審判結果,而不是搶在法院宣判前強制拆遷;如果吳敦義還重視自己的政治誠信,就應該盡一切可能阻止大埔四戶遭到強拆,而不是透過辦公室輕描淡寫表示四戶若遭拆應予補償。 
而 根據土地徵收條例第44條規定,吳敦義當初決議大埔自救會成員基地部份辦理「專案讓售」,既是行政院職權,連都市計畫的核定權也專屬中央。如果行政院長江 宜樺(當年陪同吳敦義協商、參與決策的內政部長)真的在乎土地正義與居住正義,就應該扛起責任,不該只是透過發言人強調將轉請苗栗縣政府研議處理而已。
過去三年如此煎熬痛苦的日子,大埔四戶都撐過來了。對於坐在辦公室吹冷氣的政府首長與縣長而言,落實政治誠信、靜候司法判決,真的有那麼困難嗎?



 *****
吳敦義前幾天官司打輸惱羞成怒 罵對手有前科......哈哈

*****





「很奇怪」吳育昇獲頒實踐二等獎章

藍委批:國民黨內一人說了算


【李英婷、何孟奎╱台北報導】國民黨主席馬英九昨頒發實踐二等獎章給黨籍立委吳育昇,表揚吳在上會期立院黨團書記長任內「貫徹黨中央重大決策的表現」,馬肯定吳「讓黨員體認到貫徹黨紀的重要」,並強調「這次表揚要讓全體同志了解國民黨是有是非的」。

藍首位獲獎書記長

對此,藍委丁守中質疑:「顯見現在國民黨內是一人說了算!」
過 去立院黨團幹部頂多獲華夏二等獎章表揚,吳育昇是首位獲頒實踐二等獎章的書記長。馬英九昨在國民黨中山會報頒獎給吳時強調,在立院貫徹黨紀不容易,吳為提 高黨籍委員動員出席率,恢復黨籍委員出缺席罰扣款制度,讓黨員體認到貫徹黨紀的重要。馬還說:「這次表揚要讓全體同志了解國民黨是有是非的,知道誰在為黨 犧牲奮鬥,這點非常重要。」
吳育昇表示,以平常心看待得獎,黨團書記長是義務性工作,吃力不討好,希望能一棒傳一棒,營造國民黨的團結;雖然因貫徹黨紀曾引來黨內同志批評,但他問心無愧。

自比吳鳳犧牲奉獻

不過,吳育昇卸任前針對違反黨團決議或未依規定表決的藍委處以罰款,幾乎所有藍委都被罰,總金額超過三百萬元,引起藍委大反彈,接任書記長賴士葆只好以打折來平息紛爭,最多可打到一折。
丁 守中指,以貫徹黨紀為由頒發實踐二等獎章「很奇怪」,黨團運作應奠基於民主決策制度,書記長也應是為所有成員服務,過去都是在立院會期結束後頒獎給所有黨 團成員,如今只頒給書記長,顯見現在國民黨內是一人說了算,「只是執行行政部門命令罷了!」藍委陳學聖說,吳都自比「吳鳳」,為彰顯黨紀可犧牲奉獻,「只 能祝福」。







【報你知】實踐獎章 表揚卓著貢獻者

實踐二等獎章是國民黨為表揚對黨有卓著貢獻者,其等級較華夏獎章高。
該辦法明定,有下列功績者可獲實踐或華夏獎章:冒險犯難達成黨重大任務者;貫徹黨政策、領導文員或群眾為黨任務奮鬥卓著功績者;對黨工作與業務革新或決策執行成效卓著者;致力黨務、政治、社會工作有重大貢獻者;有創造發明,經審查認定有重大價值者。

許博允:非性騷擾是性陰謀 哪會摸6小時
2013-01-05 13:03 新聞速報 【中廣新聞/杜大澂】
    台北市政顧問也是新象基金會創辦人許博允被控性騷擾案,性騷擾防治委員會經過長達三個月調查,裁定性騷擾成立,控訴的女聲樂家昨天要求許博允道歉並辭去市政顧問一職,不過,許博允堅稱清白,拒辭顧問。今天許博允再度出面質疑,全案不是性騷擾而是性陰謀,許博允進一步強調,根據對方描述,見面以後被摸六個小時,這是前所未見的情形,也不合邏輯。

    許博允遭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外聘女聲樂家指控強吻性騷擾,事件爆發之後,控訴人說當下不敢反抗,但實在不舒服,後來經常莫名想哭,身心也備受煎熬,許博允則是堅稱清白,如今台北市性騷擾委員會經過長達三個月調查,裁定性騷擾成立,控訴人要求許博允要道歉,並辭市政顧問職,遭到許博允拒絕。

    許博允除了在四號上電視談話節目說分明之外,五號上午再度質疑,全案不是性騷擾而是性陰謀,對方的描述不合邏輯。「從見了面以後,從頭摸到尾,我想全世界,我活了七十年了,從沒見過有任何一個人,一見面六個小時,她的描述是如此,不合邏輯,這是一個性陰謀的事件」

    許博允強調,決議書的漏洞百出,將會依管道申訴到底,並將對控訴人和協助對方開記者會的市議員李慶元提告誹謗,希望司法能還給他一個清白。










青峰「消音」吳育昇護中視挨批

跨年喊反壟斷 重播卻全剪光


 







青峰反壟斷言論被刪,吳育昇(右圖,黃世宏攝)認為是媒體自由。

【綜合報導】藝人青峰在跨年晚會表達「反媒體壟斷」言論,被隸屬旺中集團的中視在重播該節目時刪除,引發爭議。國民黨立委吳育昇昨受訪時說:「難道媒體不能取材?難道青峰講什麼都要詳加報導嗎?這才是台灣媒體自由的珍貴。」吳的發言遭網友圍剿,痛批難道媒體有亂刪的自由、避重就輕不叫媒體自由。

中視:取其菁華

蘇打綠主唱青峰在高雄義大跨年晚會感性說:「我心目當中,媒體應該是一個為真相發言的平台,而不是企圖去壟斷,或想把你、我當作被利用的東西」,表達反媒體壟斷立場。不只青峰「加料表演」,阿妹在台北市府前跨年演唱表達對同志的支持,歌手信在新竹縣跨年晚會跨年許願時表達反核立場,五月天樂團在跨年晚會上也利用歌曲串場時,加入反核的光影符號。
媒體昨詢問NCC主委石世豪,怎麼看待青峰的發言和中視重播剪掉該段發言的作法,是否開罰?石世豪指青年人有自己看法很好,但要具體了解畫面怎麼處理;石也說,電視台都會重播很多節目,重播會做不同處理,公視、民視也重播很多節目,了解事實後再說。
對於中視刪除青峰談話,網友rsy酸:「以後(訴求)要寫進歌詞裡,這樣如果要剪就是剪整首了!」但有網友takmingnoob說:「跨年場本來就不應該做模糊焦點的事情。」中視解釋,一月一日重播青峰也表演的那場跨年晚會節目,晚會長達六小時但重播只能播五小時,「僅取菁華,沒有刻意要刪減什麼內容。」
吳育昇昨認為,有些媒體故意放大、縮小或如實報導,但這都是媒體自由一部分,正因為須尊重媒體取材報導的自由,才顯現出台灣媒體自由的彌足珍貴。吳這番發言立即在台大PTT實業坊引來大批網友批評。 

網友:避重就輕

網友mrammstein酸:「以後每次提到吳育昇都提薇閣也是媒體自由對吧?」網友TaiwanSpirit說:「這種話也講得出來 那隨便把話剪來剪去也行吧?」網友mFredericmo也批評:「避重就輕不叫媒體自由好嗎?濫!」吳說欣然接受批評。 

網友意見

★nas100:這就對了!都不要讓我們知道就好了嘛!
★jghs121:媒體不如實報導要幹嘛?加油添醋嗎?
★judogirl:過濾言論可以拗成取材自由的話,新聞可信度就是零了。
★SlimeKnight:吳大委員就是如實報導的受害者,當然希望媒體壟斷。
★watashiD:把別人講的話剪掉也算媒體自由?
★yangtsur:還有媒體亂刪減的自由喔……媽的。
資料來源:PTT實業坊(telnet://ptt.cc) 

編者按:《蘋果日報》、《壹週刊》、《爽報》、壹電視均隸屬壹傳媒集團。 







吳敦義不誠實的訪談錄!/文﹕南方朔


12月17日《明報》登載了台灣副總統吳敦義的長篇訪談錄,吳是我的老同事也是老友,但那篇訪談錄,無論從歷史及現實觀點來看,都極有問題,不得不論。由於吳是台大歷史系畢業,所以先就史觀而論。
古代中國有許多偏安政權,所謂「偏安」,就是這個政權丟掉了中原,局限於東南一隅,由於北歸無望,遂自然而然會形成一種「偏安意識」和「偏安論 說」。古代中國有東晉及南宋這兩個最大的「偏安政權」。我最崇拜的明末清初大學問家王夫之(船山)先生,就對這種「偏安政權」有過極銳利的觀察分析。他在 《讀通鑑論》裏就如此說東晉﹕「君民朝野,日唯延頸四望,睨樂土而苟安,窮年累歲,志在游移,而無定情,其不愈窮愈蹙,以之於絕地也無幾矣。」他在書中也 指出,「晉之敗,敗於上下縱弛,名黃老而實惟貪冒淫逸之是崇。」他的意思是,「偏安政權」由於日子好過,這個政權只剩下貪圖安逸的僥倖心理,而人們都知道 國家的存在有許多目的,國家必須有國防,抵禦外侮;國家必須有共同的意識,來團結人心,一個國家不能只靠安逸而一直存在。只貪圖安逸虛無的偏安心理,注定 了東晉的沒落。

至於南宋的「偏安」,王夫之在《宋論》裏就說得更痛切了。他指出,自南宋的高宗起,「高宗飄搖而無壯志,諸臣高論而無特操……於是而知國之一敗而不 可支者」,由於南宋只是苟安講空話,不談根本的道理,於是苟安成了那個時代的主流價值,他指出南宋自秦檜掌權之後,忠勇之士不敢有所激揚,而賢能者也只求 安然保泰,苟求無過,即自矜君子。虛假的和平即被大肆吹噓。整個南宋成了沒有骨氣但知苟存的時代。如果我們去讀南宋歷史,當可知南宋在當時的遼金蒙古人之 間只是陪笑臉、耍伎倆的嘴臉,一下子向這個稱臣結盟,一下子又和別人結盟,到了最後蒙古左承相伯顏對南宋極為痛恨,表示「宋人無信」,而堅定了滅宋之心。 由東晉及南宋的偏安,我們已可看出一個偏安政權會出現「偏安心態」和「偏安論說」,整個政權只想偏安的永遠化,而沒有了大志氣和大格局。

今天的國民黨是典型偏安政權
而今天的國民黨就是個典型的偏安政權。國民黨從來就不是個愛好和平的政黨。當它從前在中國當權之時,對地方自主的勢力一點也不客氣,一定要以武力征 服;當年中國共產黨革命,它也是全力剿共,拒絕和談,國民黨在1949年先去大陸前的那段歷史,其實也沒有多麼光彩。國民黨到了台灣,它對台灣人民其實也 沒有多厚道,1947年有「二二八事件」,大量殺害台灣人民,後來的白色恐怖,台灣人民也付出慘痛的代價。今天台灣的民主,絕對不是國民黨的功勞,而是台灣人民的功勞。

1949年後,國民黨敗退到了台灣,它和中共本質上仍處於「未完成的內戰關係」,國民黨政府對大陸的地面突襲一直持續到1964年,空戰則到 1967年始告停止,海上作戰則到1969年,金門炮擊完全停止則在1978年。在戰爭行為上,這叫做「技術性停火」,它的層次比「條約性停火」低,這意 謂覑兩岸的內戰本質上並未結束,而只是在行為上認為不必而已,主動權仍在北京這邊。

因此,兩岸的關係仍處於「未完成的內戰狀態」,它的未來選擇只有兩種,一是以和平方式進行國家的統一,這是北京方面的策略。第二則是抗拒和平統一, 使台灣的偏安永遠化,換言之,就是台灣以和平方式獨立。這乃是今天台灣馬政府正在進行中的事,也是吳敦義這篇訪談錄在宣揚的事。

今天的國民黨政府也知道,它從1949年被趕出大陸後,它即已失去了中國的宗主權,隨著中國的穩定,它已北歸無望,只能求台灣的永久偏安。而在這個 時代要永久偏安,其難度其實極大,武力姑不論,在經濟上尤其需要格外努力,必須永遠領先中國,科技要永遠進步,要像南韓一樣,以科技立國,以一個中小國家 發展成科技大國。但這需要極強的國家意志,但台灣只是個偏安政權,完全沒有類似於南韓的國家意志。於是遂有了今天這種乞憐式的和平台獨論。
今天的台灣在經濟上依賴中國日深,中國大陸經濟快速發展,台灣的重要企業大量西移,今年11月,台灣出口貿易「台灣接單、海外生產」的比例高達 51.7%,而「海外生產」絕大多數都是大陸生產,這代表了台灣已快速的產業空洞化,中國大陸已抽空了台灣的產業、技術及人力。它造成了台灣年輕人的失業 嚴重,平均薪資的下降。台灣的馬英九民意支持度已掉到20%或更低,這個政權已搖搖欲墜。

乞憐式的和平台獨論
而它對大陸,則說「不統」、「不獨」、「不武」,它不敢公開說獨立,又不要和平統一,自己沒有武力也希望大陸不要用武力,它只是希望永遠保持現狀, 也就是以和平方式搞獨立,希望北京給它國際空間。它所謂的和平其實就是一種乞憐式的和平。但最近在搞的卻又是「聯美制中」,這也是北京對馬政府完全不信任 的原因。兩岸的籌碼全都在北京這一邊,北京只是在等覑台灣自己的沉淪而已。吳敦義在訪談錄中話是講得很好聽,但那種和平偏安、和平台獨的調性已很清楚,今 天台灣民生日益凋蔽,他都略而不談。因此他的訪談錄,只是一個海外文宣,有太多破綻。他希望北京讓馬政府的偏安能夠永遠,這也是一種一廂情願的說詞,它也 是違反了歷史的規則。

歷史並不是沒有給過國民黨機會,但它自己失去了那個機會。它在大陸失去了機會,將來甚至也可能失去台灣的機會。今天台灣內部問題重重,國民黨的危機已開始表面化,這都不是文宣詞令可以概括的。所以我認為吳敦義的訪談錄是個誠實不足的訪談錄的原因!
南方朔 《亞洲週刊》主筆




2011.7 吳敦義: 巧言令色
吳敦義的嘴巴 不是政治人物的資產---巧言
上了臺面 就不必像過去般必恭必敬 只對當今的唯一主管即可---令色
有的"人小" 要等主管下台之後 雖然一向"七掰"
有的人黑金 在心底
在受人招待時
2011吳敦義白耍嘴皮: 強迫企業加薪?
多了不起的吳敦義
全國拍手

工總不滿政府強迫企業加薪? 經長施顏祥:只能道德勸說

---

加薪 企業紛紛響應 【18:45】

〔中央社〕行政院長吳敦義呼籲企業加薪回饋員工,知名企業包括台積電、聯電、華新、金控、電信等紛紛響應,對員工加薪;但工商團體也認為,加薪應由企業視本身營利狀況決定,不能勉強。

行政院長吳敦義今天表示,政府很快會就調薪案全面檢討,定案後追加編列預算送立法院審議,立院一旦通過,可望在 7月1日實施。

國內知名企業包括台積電、聯電、華新麗華等,都表示響應政策加薪;例如聯電去年營運大賺,淨利達新台幣239億元,今年調薪幅度達7.5%,是往年調幅的一倍,高於業界調薪水準。

國內線纜大廠華新麗華表示,去年下半年已調薪2%至3.5%,而且只要符合調薪機制,一定會調薪,但因為調薪的時間點在下半年,今年下半年是否再調薪,要看當時環境以及獲利情況而定。

去年大賺1600餘億元,被列為台灣最會賺錢的企業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12日對外表示,台積電向來重視社會責任,包括提供優質工作及股東回饋等,不用等到政府呼籲,台積電就會加薪。

國內IC設計龍頭廠聯發科也表示,今年上半年將進行例行調薪,調幅與業界水準相當。

台灣兩大PC品牌廠宏�及華碩表示,每年都會視公司營運狀況及員工績效表現調整薪資,至於調整幅度,每個員工、部門表現會有差異,很難有平均值。

國內電信業龍頭中華電信表示,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薪資制度,中華電信是依預算編列,每年對薪資作緩步調整,與公務人員薪資調整制度不同;至於是否配合政策另作額外調薪,目前尚未決定。

遠傳電信則跟進政策,今天宣布4月分起整體平均調薪3%;不過遠傳強調,調薪幅度主要視員工個人表現而定。

國內食品業知名企業統一表示,內部每年固定都有考績調薪,調幅約2%至3%,若要再額外加薪,必須考慮外部環境、同業行情、公司承受能力3大因素;對於是否比照公務人員調薪進行額外加薪,目前還在研究中。

裕隆集團旗下的裕日車則說,整個裕隆集團去年已調漲薪資4%至6%,今年上半年是否調薪還沒有討論,若要調薪也是今年下半年的事情了,目前暫時不考慮比照公務人員調薪進行加薪。

金融業者普遍表示,除了金融海嘯當年凍漲薪資外,每年都會依照獲利狀況及員工績效進行加薪,今年幅度勝於以往,至少有3%。

民營金控業者像是中信金控,今年平均加薪幅度4%,台新金控董事會也通過平均調薪3%至5%;元大金控也在3、4月間陸續調整薪資,日盛金控也有3%至4%的加薪幅度。

國內金控龍頭國泰金控雖未明示加薪幅度,但發言人李偉正表示,員工加薪水準會衡量業界標準,維持足夠的競爭力,新光金控今年也已評估全面加薪。

至於公股銀行去年預算編列加薪幅度約2%至3%,預計第 2季生效,部分行庫還會回溯至元月,只要考績拿「乙上」者,就符合加薪條件。

不過,對於產業景氣處在谷底徘徊的行業,對於加薪的看法較為保守;像是去年大虧 148億元的奇美電子表示,年度調薪時間落在下半年,留住人才是重要原則,但實際調薪幅度仍須看市場情況決定。

友達則說,調薪時間在年初,目前還在作業中,並表示會提供具市場競爭力的薪資水準。

工商界團體對加薪一事,認為應該由企業就本身營利狀況來作決定,如果企業獲利,應該回饋員工;如果企業還在虧損,加薪未免強人所難。

中華民國全國工業總會秘書長蔡練生表示,雖然經濟成長好轉,但是獲利情形每個行業不同,獲利比較好的公司應該考量員工辛勞,做適度調薪,但是獲利不佳的公司,要加薪也加不來,一切應由各行業衡量獲利狀況決定。

中華民國全國商業總會理事長張平沼說,轉虧為盈或發展不錯的公司,應該給員工對等的回饋,主張應該調薪。

不過,張平沼也認為,並非全部的企業都應加薪,仍有弱勢企業還在虧損,或者營運岌岌可危,一旦跟進加薪反而會被淘汰,造成失業問題,加薪應由各企業自行考量。


--

吳敦義今天想扮演聖誕老人
又喊了一很沒水準的口號"祝福他們「日進斗金賺大錢、守法重義繳稅多、善待員工闔家樂、節能減碳愛台灣」"
必須記警告或小過一次

他從上台第一天喊推出17-8萬/坪的平價屋
到"點子諾貝爾獎"/"白海豚轉灣"......等等耍嘴皮"政績"
很討喜......


行政院長吳敦義率領各部會首長,親自和上市櫃公司負責人面對面座談。吳揆特別藉此機會向大老闆們明言,希望他們替員工加薪,獲得正面回應。吳揆表示,企業加薪有逐漸加溫的現象。 首場的「企業經營與社會責任」座談會,與會的上市櫃企業達300家,包括台積電、台塑、中華 ...
吳揆喊話:去年賺錢企業加薪 自由時報

---

吳敦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1948---)


 2010
身處在現在的台灣 似乎不可不記一下自以為口齒伶俐的吳敦義或許這事是他的代表作


吳敦義永遠沒錯 - 自由電子報

自由時報 - ‎7小時之前‎
為了二代健保發言糾紛,吳敦義不但把責任歸給立委,甚至準備了發言稿與新聞媒體逐字對稿。如果堂堂行政院長無法準確傳達自己意思,竟要如此花心思於字句對錯,哪還有時間可以做好政務呢? 就算真如吳院長所說,是立委轉述時「該斷十分之一秒的地方沒有斷」,可是吳院長有 ...


關中鬥吳敦義?藍委:就法論法,與馬無關

中時電子報 - ‎22小時之前‎
台灣考試院長關中近日針對政務人員法草案規定的政務官「大嘴巴條款」發言,遭媒體影射是針對行政院長吳敦義,引發考試、行政兩院緊張。國民黨立委吳育昇今天上午表示,關中的說法只是針對法律內容,並沒有針對特定人,儘管關中與馬英九的關係密切,但這件事和馬無關。 ...
*****

凱撒的面具-吳敦義的民意又打敗楊志良的專業

  • 2010-12-16
  • 中國時報
  • 【王健壯】

 二代健保在立法院一夕翻盤後,衛生署長楊志良又成眾矢之的,但其實最該為健保翻盤負責任的人,應是行政院長吳敦義。
 二代健保的法源是《全民健康保險法》修正草案,民進黨執政時曾於九十五年五月三日,經行政院院會通過修正草案後函送立法院審議,當時的行政院長是蘇貞昌,衛生署長是侯勝茂;但因朝野立委意見不一,修正草案卻在立院擱置多年未審。
 今年四月八日,吳敦義主持的行政院院會,通過衛生署重新研擬的《全民健保法》修正草案,並決議撤回蘇內閣時期的修正草案,理由是「近年社會情勢變遷,相關法令亦有更迭,有重新檢討修正之必要」。
 吳敦義在當天院會中,並曾針對修正草案的通過做了三點指示,其中一點是「本修正草案為健保制度結構化之改革,不但可以改善現行制度缺失及財務缺口問題,更能建構以公平、效率、品質為導向的健保制度與醫療服務,對健保永續經營有很大的助益」。
  從健保法修正草案這段簡史中,可以得知兩項事實:其一,最近在立法院引發爭議的修正草案,乃是吳內閣的版本;其二,這個版本不但經由吳敦 義主持的院會討論通過,也曾被他高度肯定,當天院會,他個人未曾對衛生署版本提出任何質疑,與會的財政部長等人也未對健保財源籌措等問題有不同意見。
 而且,修正草案在送交院會討論前,也曾由政務委員張進福召集相關部會協商,「審查整理竣事」後才提報院會;也就是說,凡是跟二代健保相關的各部會意見,其實都已在張進福主持的協調會中表達。
  但才過了八個月,吳內閣的修正草案卻被國民黨立委痛批為史上最扯法案,更出人意料的是,曾經高度肯定修正草案的吳敦義,不但沒有替衛生署 大力辯護,反而在立委痛批後就立刻讓步妥協,二話不說就決定放棄二代健保的靈魂「家戶所得制」,完全忘了這項修正草案有他自己的簽名背書,轉彎之大,自我 否定之快,雖然讓人瞠目結舌,但他卻振振有辭辯稱:「重視民意難道不恰當嗎?」
 院長以民意為名帶頭倒戈,已經夠讓楊志良心寒了,更讓 他氣短的是,在政務委員主持的協調會以及在行政院院會中,都一直未曾提出異議的財政 部長李述德,竟然也趁機大打落水狗,盡說一些類似「財政部都辦不到,衛生署怎麼可能辦到?」「你要我幫你找錢,至少也要跟我說你需要多少吧!」這樣的風涼 話,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完全忘了財政部才是稅制紊亂不公的禍首。
 楊志良雖被公認是官場異類,長官不疼,閣僚不愛,但他也被公認是台灣健保第一把手,早在二十二年前就擔任經建會全民健保規畫小組召集人,說他是健保之父也許稍嫌誇張,但說他是健保催生者,他卻當之無愧;而且論健保專業,台灣至今仍少有人能跟他相比。
 但最專業的健保專家,卻因健保政策兩度敗在以民意為名的吳敦義手中。今年三月,為了健保是採單一費率或差別費率,楊志良一怒掛冠求去,最後因馬英九四度慰留,楊志良才勉強留任,並且自嘲「皮厚一點,等完成二代健保再走」。
 誰想到幾個月前才好話說盡苦苦留他的吳敦義,在二代健保法案才剛開始審議,就又以民意為名,再度否定他的專業,而且吳敦義這次的理由是「立委代表很多選票,行政院不能置若罔聞」,言下之意似乎是「沒選票的專業閣員,就可棄之不顧」,更讓他情何以堪。
 在年初費率爭議時,楊志良曾感嘆「長官比記者還難搞」,這次修法受阻,他的感概想必應比「長官難搞」更為強烈,也難怪他會說出「他們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這樣近乎自暴自棄的話;有吳敦義這樣的長官,誰能不灰心喪志?
 九個月前,馬英九傾府院黨之力才留下楊志良,但在這次比費率爭議更嚴重百倍的二代健保修法爭議中,他卻未像上次那樣積極力挺楊志良,也未主動介入協調,楊志良看在眼裡,當然也應心知肚明自己的結局會是如何。
 (作者為中國時報前社長)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