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7日 星期日

《鍾漢清回憶錄》 (X):回眸東海 IE 歲月:師‧友‧課程


這一篇受限於談IE系的情事以及短篇的要求 我可以做:
網路版的超連結/ 擴充它.....

左宗棠寫「情可不言喻,文期後世知。」

2013.10.5
學長
真謝謝您
這麼短的時間就寫了這麼感人的回顧
文章是否全部刊登或節錄我會請教編輯
但全文放在工工系網站系友報導及電子報上一定沒問題
我看了後非常感動
您對大學生活很投入也很精采
對工工系用情很深
也很高興了解你們那個年代的大學生活
堯勳敬上


2013.10.4 昨天寫的. 不很滿意. 待改---原要求千字







回眸東海IE 歲月:師‧友‧課程(三稿)


感謝洪堯勳主任的邀稿,希望我談談『東海工工的回憶』。我認為這是本系50周年慶刊物的交稿末班車了,真是機不可失,因為接下的五十年,真不知道由誰來寫百年史。我要回憶的70年代的IE系,情境上早已煙消人散。同學都快退休了,老師們在世的,只剩下少數,課程多經大翻修……。然而,也許人情依舊,畢業生所面對的職場,更加富挑戰性。我寫這篇,是要向那段青春招手,想喚回自信與從容。

1975級,工工系第9屆,畢業生約40 (1971年入校時20名,後來進出約20多名) 。他們每個人的經歷和故事,都是獨特的。我們的生命故事的最大交集,就是四年的同學過程。當時東海頂多千來人;同學家中有電話的約半數 (根據1975級畢業紀念冊) ;工學院每學期注冊費和住宿費約4900元;台中東海之間的台汽一趟4(直達車5)……

1987年,我曾到建築研究所兼過課(環境設計合成法)19891990年,回化工系兼課(管理學),這些,算是對工學院「真、善、美」三系的回饋----「真(化工)、善(工工) 、美(建築) 」的說法,是19719月「新生訓練」 (Orientation)時,我系郭東耀老師的創見。我認識的系友的屆數,約從第一屆到第廿屆,1989-95年,我在台灣杜邦公司連接器事業部當『品管部--工程部--開發部業務部大中華市場開發』(我列出四五部門,可用來說明IE人的事業彈性頗大) 主管時,聘請江玉國 (Y. K. Chiang 1983)和蘇冠洲 (Vincent Su1988)來共事。

學長中,最親近的是1973級的游思俊(美國,他80年代初在美國幫我複印Arthur Koestler著的The Act of Creation ( 1964) 帶回台灣給我)、張忠樸( 1950-2002 ,我有長篇弔唁;他對於台灣產業人的管理與品管領域的培訓,貢獻相當大)、徐錚 (本年度東海傑出校友;他在2011年寫的《東海最美好的日子不在過去,而在未來》最能給學弟妹大鼓勵) ;當然,1972級的田正富,是「榮推會」的主委,我們在1971年的中秋夜,他教就教我們如何挽救市民來校園賞月之後所遺留的垃圾問題,他是我對服務的典範,後來我們在竹北飛利浦廠同事,他沒機會在這方面表現。我1979-81年任職竹北飛利浦廠的IE部門--- TEO(技術效率暨組織發展)部,我們有全國的TEO組織,由魯業琦學長領導,換句話說,他是高我數級的主管。我在新竹縣/市工作近十年,所以與在清華大學IE系任教的學長王國明、吳鑄陶、陳光辰等學長有交往。

再談我為什麼會報考母系呢? 原來在1971年春天,本系1970級的吳學長到臺中一中來,向我們介紹、招手,他頗能說服我們:讀IE的出路廣、前程遠大。我們班上徐海偉 (美國德州,與本系斐陶斐學會的海狄結婚) ,是中一中合唱團的成員,他更有理由來東海,因為我校的聖樂團全台馳名。我們畢業後,全班完全就業。

藍東顯兄在1977年年底,寫信向我報告諸位同學的月薪,最高者是我1978-79年任職中央標準局時的2倍。80年代初,同學中約有三分之一來自台北的學校;宜蘭來的李賢明 (逢甲大學)與我參加1972年救國團的「創意營」(中正理工) ,李兄回校創『創意社』。我任職工研院電子工業研究所的部門經理,請李老師的學生來實習,採用他們的「豐田生產系統」課的作業,編入《生產管理;策略與實務》。

我在電子所服務時(1981-1985) ,有幸受提拔為最年輕的經理,那時候半導體事業部的IE課,由柳文彬學長主持,他去澳洲學資訊工程的課程,回來就可以編出兩本系統分析的書;此部門的詹前疆學弟,留美之後就失聯。1998年出版的戴明博士的《轉危為安》(Out of the Crisis) ,譯者群大半是東海IE的同學(蔡士魁和甘永貴)和學弟林有望。

同學顧問博士任職Acer的台灣和歐洲主管時,在產品開發等方面曾幫助過我。他還安慰我們這些沒去美國留學或讀博士的,他說,機遇很重要。蔡士魁同學在我創立戴明顧問公司時,幫助頗大,各位可以在「華人戴明學院」的網站上,讀到他寫的《合作學習》以及精要的會議紀錄。說到會議,我的東海訓練,讓我可以在1979年飛利埔開會之後,馬上發出英文版的會議紀錄。後來我在台灣杜邦公司,更學會了領導課程Organizational Effectiveness Meeting Technology。我認為它們是很重要的管理實務技能。

我們從大學起,就有機會觀摩和學習上述各項組織與領導技能,應該自覺的去學習與發揮。換句話說,我認為戴明博士的『轉型的淵博知識系統』,乃是學弟妹應該學習的,所以我在2008年請時任光寶集團副會長總的Bill Schenbach 先生回校演講,請參考《台灣戴明圈---2008年東海戴明學者講座》一書。從那時起,同學蔡禎騰(副校長) 一直給我們幫忙。今年,我們幾位同學籌設『紀念楊安華同學僑生獎學金』,更要謝謝他。

東海的歲月中,最受益的卻是一些兼課老師。院長高禩瑾先生是產業界的前輩,所以本校工學院落成典禮時,李國鼎先生都來致詞。高院長的部屬和中國生產力中心同仁,對於當時的IE系的師資的質與量都貢獻頗大,他們或來校主持演講,或來系兼課,有的與我們成為忘年交。高院長為我們開『工業管理學』,引導我們認識Herbert A Simon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的決策論,讓我在1997-2001年間可以與Simon通信和討論,並翻譯他的的《管理行為》等著作;高先生也引導我們讀《哈佛企管評論》(HBR)的文章和個案,而在90年代,我也曾訂閱HBR數年。高老師創設的『台灣工業問題系列演講』為友校所學習,他的最大貢獻是成立「東海大學環境科學研究中心主任」(1972),探討環境問題….. 我還記得他約在1973接國科會一研究案子,探討台灣對工業工程人才需求之預測……

影響我的產業服務志向最深的,是趙耀東先生的演說『中鋼公司創業時,竭力為政府節省大筆錢的許多案子』(1972年,宗教活動中心) 。吳玉印老師1973年到校開『實驗設計』,我與1973年級的幾位學長選修;吳老師後來移民美國,成為『田口方法』的大師,我80年代初去美國找過他,後來他回台講學還聚會幾次。劉振老師的『統計品管』課,讓我重修一次 (大學中唯一被當的一科);我1986年任職MotorolaAIEG事業部品管經理時,請他到內壢廠教工程人員SPC…….90年代初,我在杜邦公司上班,到總公司出差時,常會請他喝啤酒。教『工作研究』的鍾清章老師,後來也有密切的交往。

以上諸先生,我在《台灣戴明圈---2008年東海戴明學者講座》和BLOGS,都為他們立過傳。1972年大二時,1968級的張正雄學長開一門課,要求我們讀《經濟日報》,以及許多商業讀物,譬如說,台灣開始介紹日本興起的MOS 漢堡----MOS」意思是Mountain(山)、Ocean(海)、Sun(太陽),台灣有其創業過程的譯本。我從此養成廣泛閱讀經濟與管理的書籍的習慣。那時張學長在陳勝年老師創設的「環球市場開發公司」上班。  (2013.12.6 同學會:美國的 海偉Hai-Wei兄說他多年前在美國某機場見過張老師,當時他取得博士學位,在美國某校教書......) 我們讀過一本很重要的『波逐六十年』:

我認為梁實秋先生那一代的「清華學校」之同學網路,是相當重要的,譬如說他也寫過介紹胡光麃先生的企業發展回憶錄『波逐六十年』,這是我們工業工程系大二推荐的書目之一(其他還有什麼『猶太賺錢法』等等….)





1974年,我選修陳勝年主任 (那時他是企管系主任)的行銷學。2010年,我回東海的EMBA班開場演講來紀念陳老師。參考《系統與變異》以及相關網頁。

我大學時竟然修了近170學分,還有些印象深刻的。譬如說,大一與化工系合上幾門課,教微積分的吳英格老師,真是大家共同的惡夢---今年,我問同學藍東顯,他說吳大刀是最難忘的。

大一的『工程圖學』老師的名字我忘了,不過要感謝他。1987年我到日本AMP公司(世界第一的連接器廠) 受訓三個月,工程部要求我複習圖學,並學習新的世界標準,因為它是精密機械產業的基礎之一。
 (我後來從學弟畢業紀念冊的師長相片知道老師的大名為:陳春錦
另外他有一學生這樣懷念他 


彭明輝:『我修過陳春錦教授的冷凍空調,冷凍學先教食物保鮮,從如何挑魚,魚、蔬如何保鮮談起,然後再跟你談冷凍的各種理論與實務;空調也一樣,先教何謂「舒適」,再談空調。不是照書念喔!他真的知道學問和真實世界間的緊密關連。這才叫「教授」。』----網評/這樣子的一流大學?呸!呸!呸!(hc:這是一篇多偏見/胡說八道的文章---我引過陳老師部分 他是好老師 不是大師.....)
2014.2.12,  讀連照美《新石器時代台灣南端的玉器......》,刊於《國立臺灣大學考古人類學刊》 (第64期):發現此行業表現玉珠等物,採用所謂"六面影像法":頂面、底面、正面、右側面、背面、左側面。(頁166的兩圖版)。這方式固然比工程圖學不經濟,不過這不是研究的重要考量。


東海在70年代沒有迷你級電腦,不過物理系的孫景富先生教會我們『工程程式語言Fortran讓我在寫碩士論文時可以寫模擬程式;孫老師還是位妙人,在品味上影響我們。校牧劉富理大二教我們『應用力學』和『材料力學』課,其實他大一起就經常為我們禱告…….,最令人驚喜的是移民美國後,開創一所基督教學院並能廣傳教義。

大四時修了一門『英文作文』之後,才比較了解文章的世界,而老師是剛從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的畢業生。會計老師的一題作業,讓我們忙翻了,學學各帳目的來龍去脈。李長貴老師的『工業心理學』很受用,其他諸如『單元操作』『專利與標準』等都有點意思。我到數學系去選修三門基礎科目,這讓英國的老師認為我可以當個統計學專業人…….

一個人的學習之旅,可以是多面向的。譬如說大一時的美國籍圖書館館長,多次向我們示範如何在『佈置』上,精益求精。來東海講『西方建築史』的老師,啟迪我們直線與曲線建築的文化因素。『世界主要宗教』讓我們視野寬闊…….我大一時就有一群校內讀書會的朋友,經常到『校長公館』的草坪談論。有的演講比較印象深,諸如周德偉先生1974年的《如何以美利利天下》,後來才知道他是台北紫藤廬的主人……



2010.12.20


歲末懷念

朋友吳國精先生在下午五點多傳一檔案: 此文不讀,後悔終生。其中一頁:


一位煉工告訴我,
鑄鋼有一道重要的工序叫「焠火」,
把滾燙的火錠放到寒水裏急迫驟降溫。
人生的許多輝煌,不在於狂熱地宣洩,
而在於冷靜的凝結。


當然,我很少為這些「勵志」論述所影響或改變。
童年時,即可在鄰近的打鐵店的鼓風爐旁看到這種「焠火」表演…….

這類「焠火」或「退火」或「回火」,我在大學時,曾由郭文東老師選的「製造程序」等課本的「金相學」得知。

我畢業近40年,覺得昔日師資短缺時,由郭文東老師擔任十項全能,印象中教過我門如何使用計算尺、熱力學、統計學 (大二) 、製造程序……畢業後,他在創系四十周年的刊物上跟大家講工學院的圍牆為什麼作一半……

換句話說,我認為郭老師是系上的功臣,讓我們當年能修過許多原機械系的主課。
不知道什麼道理,大家喜歡主任郭東耀,而冷處理郭文東老師,這實在是偏心 (我從創系50周年的紀念刊物中的文章感受到這,包括我自己寫的那篇----有趣的是,現在系上女助理當道、她選上我寫的那篇,大力輔導或刪改,為我加上末段,大意說我回憶起來,讀東海工工是三生有幸,從沒後悔過……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