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4日 星期五

李開復, Jaron Lanier “Who Owns the Future?”

 

Books of The Times

Fighting Words Against Big Data

書評

誰擁有未來?不是大數據

As its title indicates, Jaron Lanier’s new tech manifesto asks, “Who owns the future?” But for many of those who will be captivated by Mr. Lanier’s daringly original insights, another question comes first: Who is Jaron Lanier? He is a mega-wizard in futurist circles. He is the father of virtual reality in the gaudy, reputation-burnishing way that Michael Jackson was the king of pop. Mr. Lanier would undoubtedly be more of a household name if he were not a large, dreadlocked, anything but telegenic figure with facial hair called “mossy” in a 2011 profile in The New Yorker.
正如書名所示,杰倫·拉尼爾(Jaron Lanier)新撰寫的高科技宣言提出了一個問題:誰擁有未來?但是,對於很多被拉尼爾大膽獨到的見解迷住的人來說,首先要問的是另一個問題:拉尼爾是 誰?他是未來學家圈子中一位知名的奇才。假如以「邁克爾·傑克遜(Michael Jackson)是流行音樂之王」這種花哨艷俗、名頭響亮的方式來打比方,那拉尼爾就是「虛擬現實之父」。如果不是身形碩大,留着臟辮,形象非常不上鏡的 話,拉尼爾無疑會成為一個更加家喻戶曉的名字;《紐約客》在2011年的一篇人物特寫中說他的鬍子像是「苔蘚」。 
While working on “intriguing unannounced projects” for Microsoft Research — “a gigantic lighter-than-air railgun to launch spacecraft” and a speculative strategy for “repositioning earthquakes” — Mr. Lanier found time to follow up on his first book, “You Are Not a Gadget” (2010). That was a feisty, brilliant, predictive work, and the new volume is just as exciting. Mr. Lanier bucks a wave of more conventional diatribes on Big Data to deliver Olympian, contrarian fighting words about the Internet’s exploitative powers. A self-proclaimed “humanist softie,” he is a witheringly caustic critic of big Web entities and their business models.
拉尼爾參與了微軟研究院一些「有趣的未公 開項目」 —— 「一個比空氣輕的巨大軌道炮,用來發射飛船」,以及一個「重新定位地震」的推測戰略 ,與此同時,還擠出時間來續寫他的第一本書《你不是個玩意兒》(You Are Not a Gadget,2010年)。那是一部元氣飽滿、才華橫溢,對將來進行預測的作品,而他的新書也同樣精彩。在《誰擁有未來?》中,拉尼爾對「大數據」 (Big Data)發起了一波較為中規中矩的抨擊,然後採取不同於常人的立場,長篇大論地聲討了盤剝用戶的互聯網公司。自稱是「人道主義軟心腸」的他,在批評大型 網絡公司及其商業模式時,言詞卻刻薄得令人生畏。
He’s talking to you, Facebook. (“What’s Facebook going to do when it grows up?”) And to you, Google. (“The Google guys would have gotten rich from the search code without having to create the private spying agency.”) And to all the other tempting Siren Servers (as he calls them) that depend on accumulating and evaluating consumer data without acknowledging a monetary debt to the people mined for all this “free” information. One need not be a political ideologue, he says, to believe that people have quantifiable value and deserve to be recompensed for it.
他就是在和你直接對 話,Facebook(「Facebook發展壯大之後會做些什麼?」);還有谷歌(「谷歌那些傢伙依靠搜索代碼就可以發財致富,不是非得創建自己的間諜 機構不可」);還有其他所有誘人的「海妖服務器」(Siren Server,他這樣稱呼它們)——這些公司依靠累積和評估消費者數據為生,它們從消費者那裡挖掘了「免費的」信息,卻不承認對他們欠下了債。拉尼爾說, 就算我們不是政治理論家,也可以明白用戶們具有可量化的價值,而且應該從中獲得報償。 
It’s true that Mr. Lanier was once driving in Silicon Valley, listening to what he thought was some Internet start-up “trumpeting the latest scheme to take over the world,” when he realized he was hearing Karl Marx’s “Das Kapital.” (“If you select the right passages, Marx can read as being incredibly current.”)
有一次在硅谷,拉尼爾一邊開車一邊聽着廣 播,他以為聽到的內容是某家互聯網創業公司在「鼓吹接管世界的最新方案」,結果卻發現是卡爾·馬克思(Karl Marx)的《資本論》(Das Kapital,「如果你選對了段落,《資本論》讀起來驚人地符合當前狀況。」)。這是一件真事。
He is no “lefty” (to use his word); he sees high-tech thievery as an apolitical problem. And he is too much of a maverick to align with anyone’s thinking, even his own. Whether it is a boast or a mea culpa, Mr. Lanier acknowledges: “I was an early participant in the process and helped to formulate many of the ideas I am criticizing in this book.” And “to my friends in the ‘open’ Internet movement, I have to ask: What did you think would happen?”
拉尼爾不是「左派」(他自己的話),他認 為高科技盜竊問題跟政治無關。而且他太特立獨行,想法跟任何人都不一致,甚至包括曾經的他自己。不管是在誇口還是在認錯,拉尼爾承認說:「我是高科技盜竊 活動的早期參與者,本書中批評的很多理念,在形成時,我都有份兒參與。」以及,「對於我那些推動『開放』互聯網運動的朋友們,我不得不問一句:你們本來以 為會發生怎樣的事?」
“Who Owns the Future?” reiterates some ideas in Mr. Lanier’s first book: that Web businesses exploit a peasant class, that users of social media may not realize how entrapped they are, that a thriving middle class is essential to keeping the Internet sustainable. When “ordinary people ‘share,’ while elite network presences generate unprecedented fortunes,” even that elite will eventually be undermined. Mr. Lanier compares his suggestions for reconfiguring this process to Jonathan Swift’s “Modest Proposal,” but the last thing he worries about is writerly grandiosity. “Understand that in the context of the community in which I function,” he says of Silicon Valley, “my presentation is practically self-deprecating.”
《誰擁有未來?》重申了拉尼爾第一本書中 的一些想法:網絡公司在盤剝「農民階級」,即社交媒體用戶,他們可能沒有意識到自己如何陷入圈套,而對於保持互聯網的可持續發展來說,蓬勃發展的中產階級 至關重要。「普通人『分享』信息,給網絡精英帶來了前所未有的財富,」 但即使是這些精英,最終也將受到盤剝。拉尼爾建議再造這個過程,並把這一建議跟喬納森·斯威夫特(Jonathan Swift)的《一個小小的建議》(A Modest Proposal)相提並論,不過拉尼爾對書中的誇張語氣並不感到擔心。 「請你明白,在我所處的這個社區的語境中,」他指的是硅谷,「我的語氣實際上是在自嘲。」
Mr. Lanier’s sharp, accessible style and opinions make “Who Owns the Future?” terrifically inviting. What is he calling for? Just “The Ad Hoc Construction of Mass Dignity.” He much prefers sweeping formulations to qualified ones, although, as he points out, “being an absolutist is a certain way to become a failed technologist.” This book may not provide many answers (“It is too early for me to solve every problem brought up by the approach I’m advocating here”), but it does articulate a desperate need for them.
拉尼爾的觀點和寫作風格清晰敏銳、容易理 解,因此《誰擁有未來?》非常引人入勝。他呼籲的是什麼呢?只不過是「大眾尊嚴的特設構建」(The Ad Hoc Construction of Mass Dignity)。他傾向於大致勾勒出理念,遠甚於具體描述它們,但是正如他指出的,「如果你要當一個絕對論者,你就肯定當不好技術專家。」書中可能沒有 提供多少答案( 「讓我解決我在這裡推崇的做法所引起的所有問題,現在還為時太早」),但它闡明了我們十分迫切地需要答案。
“Who Owns the Future?” overlaps with “The New Digital Age,” Eric Schmidt and Jared Cohen’s much more polished work of Web analysis. Their book focuses more on global issues, but disagrees with specific points.
《誰擁有未來?》中的一些主題跟埃里克· 施密特(Eric Schmidt)和賈里德·科恩(Jared Cohen)合著的《新數字時代》(The New Digital Age)有所重疊。後者是一部更加優美的網絡分析作品,更側重於全球性問題,但兩本書在某些問題上的觀點並不一致。 
“The New Digital Age” looks forward to self-driving trucks that can ease the strain on Teamsters; Mr. Lanier rambunctiously writes of “Napstering the Teamsters” out of work, and of how such technology could go terribly wrong. The books also disagree on whether surgeons’ work will be enhanced or diminished by robotics.
《新數字時代》對可以緩解卡車司機壓力的無人駕駛汽車充滿期待;《誰擁有未來?》則認為某些技術會導致卡車司機失業,而且這些技術可能會出現非常可怕的錯誤。對於機械人會提升還是降低外科醫生工作的重要性,這兩本書的意見也不統一。
And where Mr. Schmidt and Mr. Cohen see promise in technology’s effect on the Arab Spring, Mr. Lanier is sick of the back-patting about social networking. Revolutions can happen without it, too, he says.
施密特和科恩看好科技對「阿拉伯之春」的影響,拉尼爾對社交網絡獲得的讚譽感到厭煩。他說,就算沒有它,革命也可能發生。 
Mr. Lanier may not have any personal animus against Mr. Schmidt. But he describes listening to him and Amazon’s Jeff Bezos discuss the future of books just as he, Mr. Lanier, was struggling to write his first one. This prompts an attack on how Siren Servers could undermine and impoverish the world of reading, just as they did music. (Mr. Lanier is also a musician. He specializes in the arcane and innovative, as might be expected.) More generally, and very quotably, he warns against being seduced by “dazzlingly designed forms of cognitive waste.”
拉尼爾對施密特也許並無個人成見。但他說 他曾聽過到施密特和亞馬遜的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討論圖書業的未來,當時他正在奮力寫自己的第一本書。這促使拉尼爾抨擊「海妖服務器」,說它們將如何破壞圖書業,使之變得貧瘠枯竭,就像它們 給音樂世界造成的損害一樣(拉尼爾也是一位音樂家。具有神秘性和革新性的音樂是他的專長,這可能你也猜到了)。從更普遍的角度來說,他警告大家不要被「形 式上設計得燦爛迷人的認知浪費」所迷惑——這個說法具有引用價值。
Finally, “Who Owns the Future?” takes some of it biggest swipes at those who do presume to own the future: fans of the Singularity (the hypothetical imminent merger of biology and technology), Silicon Valley pioneers seeking “methusalization” (i.e., immortality), techie utopians of every stripe. Yes, Mr. Lanier happens to be one of them. But he is still capable of remembering when, in his boyhood, prognosticators foresaw Moon colonies and flying cars. Now they think about genomics and data. Mindful of that way-cool past, he says, “I miss the future.”
最後,《誰擁有未來?》中最尖刻的評論之 一,也用在了那些自認為會擁有未來的人身上:「奇點」(假設中生物學和技術即將出現的融合)粉絲,尋求「methusalization」(即「不朽 性」)的硅谷先驅,以及形形色色的技術烏托邦者。是的,拉尼爾恰好是他們中的一員。但他仍能記得,他少年時代的哪個時候,預言家們預言月球殖民地和飛翔的 汽車會出現。而現在,他們腦子裡想的卻是基因組和數據。想起如此炫酷的過去,拉尼爾說:「我懷念未來。」

本文最初發表於2013年5月6日。
翻譯:土土
From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Jaron Lanier
Jaron lanier.JPG
Lanier performing at the Garden of Memory Solstice Concert in June, 2009
Born May 3, 1960 (age 53)
New York City
Occupation Computer scientist, composer, visual artist, author.
Employer Microsoft Research[1]
Known for Virtual reality
Website
www.jaronlanier.com
Jaron Zepel Lanier (/ˈɛərɨn lɨˈnɪər/, born 3 May 1960) is an American computer scientist, best known for popularizing the term virtual reality (VR). A pioneer in the field of VR, Lanier and Thomas G. Zimmerman left Atari in 1985 to found VPL Research, Inc., the first company to sell VR goggles and gloves. In the late 1990s, Lanier worked on applications for Internet2, and in the 2000s, he was a visiting scholar at Silicon Graphics and various universities. More recently, he has acted as an advisor to Linden Lab on their virtual world product Second Life, and as "scholar-at-large" at Microsoft Research where he has worked on the Kinect device for Xbox 360.
Lanier is also known as a composer of classical music and a collector of rare instruments; his acoustic album, Instruments of Change (1994) features Asian wind and string instruments such as the khene mouth organ, the suling flute, and the sitar-like esraj. Lanier was the director of an experimental short film, and teamed with Mario Grigorov to compose the soundtrack to the documentary film, The Third Wave (2007). As an author, Lanier has written a column for Discover magazine; his book, You Are Not a Gadget (2010), is a critique of Web 2.0. In 2010, Lanier was nominated in the TIME 100 list of most influential people.

Contents


李開復大講師
有一個人,一天24小時,有6小時對著4千萬人演講,
每半小時就換一個主題,並且,全年無休。古今中外,有哪個演說家可以做到? 他就是李開復

《時代》百大影響力人物,李開復上榜


2013-04-19 Web only 作者:吳凱琳編譯

《時代》百大影響力人物,李開復上榜 圖片來源:陳怡安 美國《時代》雜誌全球最有影響力百大人物名單出爐,出生於台灣的李開復上榜。
精采重點:
《時代》雜誌邀請了《哈芬頓郵報》(Huffington Post)的總編輯亞莉安娜.哈芬頓(Arianna Huffington)撰寫短評。哈芬頓對李開復的定位,倒是非常中肯,因為他的成功故事正是美國夢的典型:移民、創新、與無懼。

李 開復是少數打入全球科技大廠高階管理層的華人。自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畢業後,1990年代進入蘋果公司,1998年轉戰微軟,2000年升任全球副總 裁;2005年被谷歌挖角,擔任谷歌全球副總裁和大中華區總裁,還因此引發微軟的不滿,對他提起訴訟,控告他違反競業禁止條款,不過最後谷歌和微軟達成了 非公開的協議。2009年,李開復離開谷歌,在北京成立「創新工場」,作為新創事業的育成中心。

不過,今年李開復似乎成了爭取言論自由的代言人。李開復在新浪微博有3,000萬追隨者、騰訊微博有2,400萬追隨者。但他疑似因為批評具官方色彩的「即刻搜尋引擎」的言論,導致新浪微博與騰訊微博被禁言3天,他在推特披露遭禁言的消息,隨即凝聚了數百萬追隨者。

 ---Wikipedia

 李開復(1961年12月3日)是一位訊息產業的管理人員和電腦科學的研究者。現任創新工場董事長執行長。曾在蘋果SGI微軟谷歌等多家IT公司擔當要職。他因過去的僱主微軟和谷歌在2005年的法律糾紛而成為公眾的爭議焦點。李開復生於中華民國台灣省台北縣中和市南勢角(今新北市中和區),祖籍四川成都,父親是中華民國第一屆立法委員李天民,曾任教於黃埔軍校成都分校以及國立政治大學歷史系,母親王雅清為遼北人。目前李開復移居中國北京市

早年

1972年跟隨哥哥至美國田納西州橡樹嶺(Oak Ridge)就讀中學,1983年哥倫比亞大學電腦科學系畢業,1988年獲得卡耐基梅隆大學電腦系博士,當年被《商業周刊》(Businessweek)授予「最重要科學創新獎」。[1]
90年代曾在蘋果公司互動式多媒體部門工作,任副總裁。後來轉投矽谷圖形公司(SGI)公司工作,擔任網際網路部門副總裁兼總經理、Cosmo軟體公司總裁,負責多平台、網際網路三維圖形和多媒體軟體的研發工作。

加入微軟

1998年7月,李開復加入微軟並在中國建立並領導微軟中國研究院(現為微軟亞洲研究院)。任微軟公司自然互動式軟體及服務部門副總裁,負責研發各種先進的技術和服務使得人機介面更加簡便和自然。該部門負責開發的技術和產品包括語音自然語言、全新的搜尋和在線服務等技術。自然互動式軟體及服務部門的使命就是要讓所有這些技術能夠更好地服務於微軟的客戶。在他的帶領下,微軟中國研究院以新一代多媒體、新一代使用者介面和新一代訊息處理技術為主要方向開展基礎研究。後來被微軟調回美國,於2000年擔任微軟全球副總裁。2002年獲選為電機電子工程師學會(IEEE)的會士(Fellow)。

轉戰Google


李開復(左起五)在Google音樂產品發布會上
2005年7月19日,Google宣布將在中國設立產品研發中心,李開復將負責其中國研發中心的運營,並擔任Google全球副總裁和大中華區總裁[2]。當天,微軟向美國華盛頓州地方法院提起訴訟,指控Google和前微軟全球副總裁李開復違反了競業禁止協議9月13日,美國金縣高等法院就李開復違反競業禁止協議案做出裁決:李開復可以立即為Google工作,但工作範圍將受到限制。這一限制在2006年1月的庭審之前一直有效。12月22日,微軟公司終止了對Google以及李開復的訴訟。微軟公司、李開復以及Google公司就他們之間的訴訟,已經達成非公開協議來解決各項問題,各方對此協議都表示滿意。[3]

創立「創新工場」

2009年8月5日,李開復向自己的老闆Google工程高階副總裁艾倫·尤斯塔斯(Alan Eustace)正式提出辭職。2009年9月4日,Google大中華區正式宣布李開復離職[4]
2009年9月7日上午,李開復宣布創立「創新工場」。

與中國大學生的情結

李開復與中國大學生的近距離接觸始於1990年,那時他受聯合國邀請到中國演講兩周。他到了很多高校介紹經驗。為了幫助中國大學生,李開復創辦了開復學生網,後來為減輕網站的個人色彩,將其更名為我學網。
從2000年起,李開復陸續發表了七封《給中國學生的信》[5],其中分別談到了做人要有誠信、如何從優秀到卓越、選擇的智慧、新世紀的人才觀等等。

著作

  • Automatic speech recognition: the development of the SPHINX system. Springer. 1989. ISBN 9780898382969.
  • On large-vocabulary speaker-independent continuous speech recognition. Speech communication. 1988.
  • 《做最好的自己》. 人民出版社. 2005. ISBN 9787010051246.
  • 《與未來同行》. 人民出版社. 2006. ISBN 7010058679.
  • 《一網情深》. 人民出版社. 2007. ISBN 9787010065632.
  • 《世界因你不同:李開復自傳》. 中信出版社. 2009.9. ISBN 9787508616780.
  • 《微博改變一切》. 上海財經大學出版社. 2010.2. ISBN 9787564205027.
  •  
  •  
  •  

    對話李開復:我仍對中國社交媒體充滿信心


    和李開復約好在他創新工場的辦公室見面是2月20日的下午,他被禁言三天的最後一天。他以慣常溫和明朗的笑容握手迎接,問他這兩天過得怎麼樣,他說,“很好啊!”
    兩天前,當他寫那條評論人民網即刻搜索的微博——“人民網為何要用納稅人的錢來做搜索引擎?做搜索引擎卻沒有信息通暢開放的信念,會有戲嗎?一個搜 索引擎公司的老總,為何由黨來任命?如果當年美國民主黨任命菲爾普斯(美國游泳奧運冠軍——編注)為谷歌CEO,谷歌能打敗雅虎,成為搜索老大嗎?”,他 說他並沒有想那麼多,只是覺得大家都在罵鄧亞萍“挺可笑的”,因為“這是一個系統問題”,而非個人問題,他對鄧亞萍也全無成見。此前,他也曾和即刻搜索的 管理層有過交流,當時就坦言,政府出面來做搜索引擎肯定不會成功。當然,他也就沒想到這條微博會讓他成為一次不算太小的公共事件的主角——眾多大V和網民 在網上為他呼籲“解禁”並指責官方。
    李開復不願就禁言這一事件本身作過多的解釋,只強調是一個獨特事件,並非針對即刻搜索,也不代表監管將變得更嚴。 2月19日,他在職場社交媒體LinkedIn上用英文發表了一篇短文,為他被禁之消息稍作解釋,并力圖安撫境外朋友對中國社交媒體未來的擔憂,稱“儘管面臨困難和障礙,我仍對中國社交媒體充滿信心,因為我相信中國正成長着為數眾多的有社會責任感的網友,他們將令中國的未來得以不同。”

    年前,因為在微博上聲援《南方周末》,李開復曾被請去“喝茶”。坐擁3000多萬新浪微博粉絲的李開復,無論是人氣,還是影響力,都已然躍居榜首。微博這一社交媒體正重新界定着他的身份和地位。我們的對話也因此圍繞微博展開。

    紐約時報中文網:這兩年來,公眾對你的印象已經不限於一個IT業界領導,而是一定程度上歸到了公知一類,你的身份(identity)發生了一個較大的變化,而且這種變化看起來是無形中發生的,是哪些因素促使了這些變化?

    李開復:我覺得幾個因素吧。一個是我看到國外社交媒體的影響力,所以我願意更早投入,花更多的時間投入。我在 LinkedIn里寫的那篇短文中講道,其實我寫的微博也沒什麼特色,可能我覆蓋的話題比較廣,比一般的做科技的、投資的,或者公知都要廣。象有些公知跟 我說,他們除了批評政府以外,不好寫別的了,一寫別的,人家就會說,你怎麼也有感情生活?但我還是被允許有一個廣的粉絲群,寫一些廣的題目。

    紐約時報中文網:為什麼?你原來的身份還是比較單一的……
    李開復:對,科技,或青年導師。有幾個理由,一個是我從年青的時候就追求影響力的,人活在這個世界上就要做有影 響力的事情,所以什麼事有影響力我就去做,所以現在我書也不寫了,就寫微博。第二個是因為我更早地看到社交媒體的潛力,再加上中國傳統媒體的欠缺,讓它更 突出,更明顯,它的競爭力更強。還有一點,我覺得我被微博影響了。上微博之前,我也不太知道什麼南方報系怎麼想的,或者我也不知道有個地方叫啟東,或者拆 遷、動車,這些東西我都不知道的。但上了微博,當我看到這麼多社會事件的時候,我不得不出來關注一下。大部分的情況我以轉發點評的方式,畢竟我不是當事 人,但偶爾我會更深入地參與。

    紐約時報中文網:微博改變了你獲得信息的方式。
    李開復:對,過去媒體不能覆蓋這麼大部分的題目啊。我覺得就是閱讀習慣,因為整天手機電腦上網,我是很習慣西方 獲取信息的方式的。所以我感覺微博是非常匹配我的(一個工具)。我作為一個科技人,追求高效,我非常希望很短的時間看到我可能最在乎的東西。微博很奇妙, 經過我關注的人,等於是幫我做了一個很聰明的排序。當然你看到我們開發的工具“微脈搏” (創業工場投資的一款微博智能排序軟件——編注),又做了進一步排序,能夠讓我用最短的時間,最高效地看到我最重視的東西,這一點,微博是很厲害的。它的 深度方面可能有一些問題,但是我覺得它的整個閱讀習慣跟高效、跟聰明的智能排序結合起來,能讓我在最短的時間看到最多的東西,這是對我作為一個讀者的吸引 力。一旦作為它的一個讀者,我又可以很方便地批評和參與。

    紐約時報中文網:所以科技在一定程度上讓你獲得了比其他人更大的獲取信息的優勢。
    李開復:新浪智能排序不是我喜歡的類型,所以我們做了自己的智能排序。過去我的方式是,我關注很少的人,所以他 們寫的東西我幾乎每條都看。但一旦超過200,我就發現我的時間沒法用了。很多人要跟我互粉,我都覺得不太好意思,都加上去我肯定看不完了。最近你會發現 我關注了500個人了,只要我尊敬你,我就跟你互粉,反正我也不看你的微博(笑)。現在我全用工具來看。
    我覺得現在很不幸的是,很多人關注了500-1000人,然後又絕對不可能都看完,然後就覺得有點疲勞。就看少了,寫少了,有點惡性循環。但我是沒有這個問題的,我現在用這個工具,我每天就看兩三百條。我關注100個人,或者關注1萬個人,我都是兩三百條。

    紐約時報中文網:你的這個排序根據什麼來?
    李開復:話題,轉發量,爆發速度,還有內容,過去我的閱讀點擊習慣,等等,幾乎象個搜索引擎一樣。想像一下,我關注的500個人,加上我過去轉發過的幾千個人,我有興趣的可能幾萬個人,全部是搜索引擎丟回來的結果。然後你做個排序,只看前面兩三百條。

    紐約時報中文網:所以這個排序決定或改變你關注社會的角度和廣度。
    李開復:對。就象當互聯網很小的時候,你可以做一個Yahoo directory,你直接點進去看。當夠大的時候,你就需要一個Google search才能看到所有東西。一個智能排序一定會漏掉一些好東西,但只要它拉進來的是更好的,而不是更差的。我一天真的就只有這麼多時間,你不能根據我 關注的人來無限擴張我上微博的時間。

    紐約時報中文網:你每天花在微博上的時間有多少?
    李開復:有了這個工具,就差不多在兩小時之內,一個半到兩小時。這個工具一方面可以告訴我哪兩三百條我最值得 看。我看到一條我就可以轉發它。還有一個問題,我上微博的兩個時段,是早上6點到7點,晚上8點到9點,但是這兩個小時你不斷地轉發的話,一個小時轉發8 條,粉絲會煩死了。所以我們就開發了第二個工具,它讓我的轉發可以分散開來(spread out), 在分散轉發的時候,我當然自己會留意說,這個東西是有時效性(time sensitive)的,我現在就要轉,這個東西等半小時也不差,這個東西明天發也可以,這自然地能夠讓我的微博在一天的黃金時間比較集中地發出,但是絕 不會有一小時發出兩條的情況。這是我們理工科的思維。
    其實,我的粉絲就是這麼來的,告訴你實話。你可以去查,去年這工具大概是10月開始測試的,在去年8月的時候,我可能排20名吧,現在應該是第四、 第五名了——指粉絲數。不過,粉絲數不是很准,新浪有一個影響力排名,以前我都是排第十左右,現在我排第一。第一的理由,其實就是說,我抓到了微博真正的 精華,藉助機器和人的聯合,它(機器)挑兩三百條,我再從裡面挑十幾條來轉。這真的是精華中的精華。然後我再把它在黃金時間發出,而不是半夜兩三點發出, 這兩者加起來,就是人的智慧加機器的智慧,加上我的一些個性化點評。這是轉發,另有10-20%是我的原創。有時我想到一個原創,比如談教育的,但我不急 着傳出去,我會把它留到父母親都上網的時候再發。

    紐約時報中文網:你把它變成一個business來做了。
    李開復:是一個business。很多網站都是這麼做的。像搞笑的留到周末發,上班的時候不能看長微博,等等,會考慮到很多因素。其實很多都是我《微博改變一切》書里提到的,他們又發揚光大。

    紐約時報中文網:象一個營銷平台。
    李開復:就是一個營銷平台,只是我賣的不是產品,而是有我個人品牌的內容或者思想。

    紐約時報中文網:你想達到的目標是什麼?你稱自己轉發的是“精華的精華”,如何定義“精華”?比如有人指出目前微博上所謂公知和自由派的聲音和影響力看起來都很大,但在現實當中,可能並非如此。
    李開復:可能會稍微有些失衡。因為當我轉發的時候,我的轉發有時一定會反映微博的這種分佈。確實,事件公知類的 內容會超過科技創業教育等等。我希望我能有更好的平衡。但有時候,因為這些東西的亮點太大了,比如說,一批人在受苦,有一個人怎麼樣了,這些吸引眼球的能 量太大了,不得不承認,這些事情會得到更多的轉發。更重要的是,這兩百個裡頭可能有150個是這方面的內容。我儘力去做平衡,但出來的結果一定是比較偏這 種社會實踐的。
    我覺得現在微博上的聲音確實和現實中的聲音並不完全一致。相對比較開放思維的人,不談左右,平均來說,更多的可能是留學生,或者是知識更多點的。在 這種前提下,他們的話可能更有說服力。而且他們更早加入這個平台,佔了一定的先發優勢。長期來說,我會期待微博上能有兩種聲音,而且你可以不同意他的聲 音,但必須尊重他的聲音。但現在,沒有感覺到所謂另外一邊有一個代表性的人或集團出來。其實這不是一個健康的發展。我相信黨校里有很多思想家,他們都沒有 出來說話吧。我很希望他們出來說話,做一些理論上的辯論也可以,比如說中國為什麼應該再等十年再實施憲政,或者中國為什麼應該再等十年再開放媒體。你講出 你的道理,這個問題我相信是可以來辯論的,但他們又不出來,所以現在形成一邊倒的狀況。那邊當你打不贏就死攪蠻纏,搞些虛假的東西出來,最後自己的信用都 喪失了。這個不是很健康,但從全民教育的角度也ok了。長期來說,對國家的發展,一邊倒不是一件好的事情。

    紐約時報中文網:現在有很多人把你看作一個公知,你自己這麼看嗎?你如何定義公知?
    李開復:公知應該是有一個非常標準的定義的,我擔心自己在很多問題上不夠資格。畢竟我是在科技投資領域,還有一 些管理領導方面有我的資格,但在自由、公正、憲政理論上,我只有一些膚淺的知識,所以我可能不會把自己放在這個類別(category)。另外,現在公知 基本上已經被蓄意地貶義化,我可能更會有擔憂,還是別被放在這裡好。

    紐約時報中文網:回到剛才討論過的個人影響力,這跟個人的價值觀,想達到的目標都是有關係的。你覺得你目前建立起來的個人影響力對現實會有些什麼改變?
    李開復:首先我覺得我個人的為人方式沒有改。過去在跨國公司工作,比較需要包裝形象,主要是公司形象,因為講什 麼話都代表公司的。就算科技領域的,也不能什麼都說自己想說的話。對自己的形象更不能太輕浮。所以我在微軟和谷歌的時候基本只有兩個形象,一個是公司老 闆,一個是願意花時間去大學演講的所謂導師。其他的都比較小心地不去暴露出來。但實際上,你今天在微博上看到的我才是真實的我。其實我不是說把自己包裝成 了一個什麼什麼,而是把真實的自己展示出來。
    未來希望有什麼改變,其實不想想這麼遠。我覺得每一天都在看到這種影響力在達到一種效果。無論是幫助一個需要幫助的人,還是讓一些事件被更多的人得知,我覺得每一天都可以帶來它滿足的驚喜。長遠的事情就不想這麼多了。

    紐約時報中文網:影響力也是一把雙刃劍。像在南周事件中,你也曾被請去“喝茶”。影響力越大,可能需要承擔的風險和責任也相應更大,它對你有什麼影響?
    李開復:我覺得對我是不會有變化的。我個人的風格就是,我怎麼想就怎麼說。但是我也願意去迴避明顯是不可以談的 話題。這是一個遊戲規則,你去談論某些話題,你就不能玩這個遊戲了,必須接受。另外的話,發言的風格,我應該是屬於相對溫和的,不能算特別溫和,但也不是 最尖銳。所以我覺得,這個平台上不能容忍這樣一個人的話,那這個平台也是很有問題的。

    紐約時報中文網:你對這個平台還是樂觀的?
    李開復:我還是樂觀的。所以我在LinkedIn上發表那篇文章,代表了我真正的想法,就是一個小小的事件,過 了就過了。無論是南周的,這次的,或者過去某一次的,我覺得這都沒有問題。我也接受影響力越大,責任越大。對發的每一條嚴謹程度應該更高,這方面有時候我 做得不夠好。將來我會去驗證一件事的真實度,因為犯錯的代價也會更高。另外發言的方式,我也不會用攻擊性的,特別尖銳,殺傷力很強的,一方面這不是我的風 格,另一方面,當我也不了解真實情況的時候,這麼武斷地跳進去跟人挑釁,也是不成熟的。

    紐約時報中文網:不過,有時候僅僅是說實話也會被對方認為是一種殺傷力。
    李開復:是。 這方面以後可能要更好地思考,怎麼來平衡。監管方和博主之間要達成一個大概的規則,讓那些合理講理比較溫和的人能夠生存,但是大概也知道界線在什麼地方。 每一次的事件對我們的頭腦都是一個回饋,就是說,不是不能踩這個線,而是踩的時候要意識到這個後果,就是這樣。兩邊都在理解。
  •  
  •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