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0日 星期三

林洋港: 司法改革/翡翠水庫/ 鐵路局局長等; 董萍回憶錄


台灣史上大小事/溫紳專欄 
「阿港伯」林洋港出生 ( 一九二七年六月十日 )
台大政治系畢業的林洋港,確是從基層一路爬起,「阿港伯」首份工作是在一九五一年到台南稅捐處當稽查員,然後換跑道回老家南投當民政局科員,之後在一九五三年當上局長九年再轉到省府擔任黃杰省主席秘書,隨後官運亨通返鄉擔任縣長及出任省建設廳長,表現不錯,當時曾被譽為「台灣除了基隆、高雄、花蓮三大港之外,還有林洋港」!可見各界有口皆碑~
今為阿港伯88「米壽」冥誕日…回顧這位政壇長青樹當年座車車牌刻意挑了「9595」(意即九五至尊)!結果.1995年表態參選總統後、他的宿舍馬上被當局收回並剷平!與隔鄰之首任省主席魏道明宿舍還完好形成了極大對比!



拙作,約四個月前,刊登於天下雜誌

台北市往南,省道台一線沿途,車過三重、新莊, 會經過二重疏洪道。
在半世紀前,這裡是個敏感的政治場域。

一九六三年的葛樂禮颱風水淹首都,當時政府爆破淡水河出口最窄處的獅子頭隘口屏障「鳥踏石」,結果適得其反,反而引來海水倒灌。

這是解嚴前台北的「水的政治」,牽涉不只是民生安全,更有中央與地方的政治角力。

一九七九年,行政院會通過「淡水河系二重疏洪道第一期防洪計畫」,施工在即,時任台灣省主席的林洋港,卻態度強硬,希望行政院以安置拆遷戶為優先。

行政院會中,林洋港和當時的閣揆孫運璿,僵持不下,雙方在行政院院會動氣,林洋港最後留下一句:「將我的話列入會議記錄,」當時主跑林洋港新聞的中國時報政治組記者陳守國記得。

行政院的政策還是施行了。洲仔尾(今新北市五股區的部分土地)被徵收為洩洪區而廢村,警力驅趕居民,強制搬遷,引爆激烈抗爭。

「接任林洋港的李登輝,一上任就公開喊話,『公權力不容挑戰!』而且親臨二重拆遷現場,結果李登輝的西裝都被撕破了!」陳守國回憶。

最後違建居民和侵佔國土的農民,被遷至蘆洲灰磘重劃區。

四月十三日辭世的政壇大老林洋港,在這則歷史裡,留下如此鮮明「為人民說話」的形象。

林洋港還有個「建設首長」的稱號,許多台灣人習以為常的建設,都有他的影子。

一九六七年,四十歲的林洋港擔任南投縣長,就以建設為施政重心。南投縣兩個重大的農地重劃:中興、營盤,奠定下省府中興新村的都市規劃基礎;中潭公路(台中到日月潭),則是他在省府建設廳長任內的里程碑。

台北市翡翠水庫、長達五公里的北市建國高架路,是他在台北市長的政績。
而大安森林公園、第二都心信義計畫區等都市更新計畫,「則是他當台北市長任內規劃,而在繼任的李登輝手上完成的,」專研台灣地方政治的台大副校長、政治系教授趙永茂指出。

省主席任內,他主導二重疏洪道、第二高速公路的擘畫。從用水、道路到都市更新,從台北、南投到南台灣,林洋港遺留不少硬體資產。

而每一個位置,若硬體不能著力,他就針對軟體面做制度改革。一九八一年到八四年,三年內政部長任內,他推動「勞動基準法」立法通過,並將台灣基本工資,從每一個月三千元台幣,一下子激增一倍,到六千元。

重大民生設施、基礎建設,是林洋港對台灣最卓著的貢獻,而他的第二個貢獻則是加速司法改革。

一九八七年,他轉任司法院長,七年三個月的任期內,首度召開「全國司法改革會議」,因為這個凝聚全民共識的司法改革會議,鼓動輿論,形塑改革大環境,為後繼二任司法院長施啟揚、翁岳生鋪路,接連召開「全國司法改革會議」。

三任司法院長的接棒改革,終於讓今天的司法院成立自我督促課責的「司改策進會」:一方面隔絕政治部門,較可確保審判獨立;另一方面與審判體系分離,回應社會要求「司法獨立」與「司法公正」等最基本的審判體系運作。

這漫長的二十六年司改過程,負責司改第一棒的林洋港,大幅度提高司法官待遇,以高薪、建官舍等基本保障,以「養廉」來為司法官「除弊」。

林洋港更進一步提高執法者的尊嚴,一面對社會喊出「司法就像皇后的貞操,不容懷疑」的名言,一面又從司法行政體系下手,要求司法官自律,奠定了日後司法改革的基礎。

林洋港被蔣經國總統刻意安排歷練,在那個「吹台青」(指蔣經國總統重用本省籍菁英,陸續任命要職)的年代,他的年紀雖然比李登輝總統小四歲,但是實際上,從政資歷更久。

起跑雖早,並不能保證贏得比賽。

一九九六年,台灣開放第一次總統全民直選,他以第三高票競選總統失敗,輸給李登輝,正式宣佈退休。

十七年來謹守「退休」承諾,不問政治, 這也是他留給台灣的第三個貢獻:一個「進則勇於任事,退則不伎不求」的從政典範。


*****
〔記者楊國文/台北報導〕「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已故前司法院長林洋港對司法的貢獻,為法界稱頌,前最高法院院長王甲乙、前大法官張特生等法界重量級耆宿,在最近一期司法週刊撰文緬懷林洋港,讓人了解阿港伯的司法人生。
王甲乙、張特生推崇司改貢獻
林 洋港擔任司法院長期間,王甲乙(曾任司法院秘書長)是林的左右手,王的文章以「一位開疆闢土的司法改革者」稱呼林洋港。他指出,林洋港是「提高司法地位的 強者」,細數林在院長任內推動的司法改革,如為維護審判獨立,廢除裁判書送閱制度,還有廣設簡易庭、建立認罪協商制度、修正司法院組織法、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司法資訊電腦化等司改措施,都有重要貢獻。
對於林洋港領導統御風格,王甲乙認為,林洋港是與部屬共同成長,也很有魄力解決問題的院長,比如當時為籌設簡易庭,林洋港召集相關司法首長討論可能涉及的問題,遇到經費預算、取得土地有問題時,林一定會出面協助解決。
前大法官張特生則以「談笑人生的阿港伯」為題,描述林洋港不凡的一生,如從一位農村子弟,力爭上游、勤勉不懈,而能夠歷任內政部長、台灣省主席等要職,讚許林有「功在國家」的不凡成就。
張特生認為,林洋港不僅任職司法院長達七年四個月,為我國司法史所罕見,文中也談及司改方面,如強調司法獨立的重要、減輕法官負擔提高裁判品質、設立憲法法庭等重要貢獻。
曾是林洋港重要司改執行者的前司法院司法行政廳長白文漳,日前也對林洋港的司改貢獻表示欽佩,指林非常關心部屬,很多人感念他的關懷之情;前最高法院院長葛義才也推崇林洋港謙沖自抑、圓融處事的為人。





司馬觀點:阿港伯永留人間(江春男)


更多專欄文章
林洋港與李登輝一前一後,出任台北巿長和台灣省主席,當時阿港伯的社會聲望遠遠高過李登輝,他以省主席身分在日本訪問時,受到的歡迎盛況,甚至引起功高震主的疑慮,蔣經國選擇老李當副總統,可能與此有關,他幾乎改寫了台灣歷史。

90年代初期,從蔣經國逝世到96大選,台灣政治暗潮洶湧,外有剛被解放的政治和社會力量,不斷衝撞萬年國會和戒嚴體制;內有保守派元老派的勾心鬥角,想要掌控國民黨。當時上演的二月政爭和八大老,都是以林洋港與李登輝為主角的宮廷大戲。
林洋港一身鄉土親切,為人厚道,講話慢慢的台灣腔國語,很有味道。尤其他思考靈敏,機智中充滿幽默,辯才無礙,有他在,永遠笑聲不斷,他的魅力,不分國籍省籍黨籍,似乎均無法抵擋。
他喝酒談「表面張力」,把酒品酒風和人品融合於一爐,我在天津街的王子料理店被他調教多年,可惜早已成為絕響。

捲入政爭身不由己

其實林洋港想強調的是做人要光明正大,不虛偽狡猾,不玩弄權謀,但政治是特殊行業,尋找一位誠信政客,常常和尋找誠實小偷一樣困難。
捲入主流與非主流政爭,阿港伯有身不由己的痛苦,他是唯一可與老李一戰的本省政客,但是與蔣緯國和郝柏村牽拖,卻是令人扼腕嘆息。
當時第三波民主潮席捲東歐,而蔣郝兩人分別象徵蔣家和戒嚴體制。阿港伯可能為了誠信而戰,但這種組合在政治上可說是死亡之吻。
林洋港做事幹練,知人善任,為官清廉,假日戴斗笠爬山,有時下田工作,他夫人十分樸實,在官舍內養鴨種菜,不論世事如何變化,他的生活和魚池鄉社頭村的老農一樣樸實真誠,他是一位可敬可愛的人。

王健壯:順走,阿港伯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45/article/280
.......我這個世代跑政治新聞的人,大概很少有人不被林洋港的政治魅力所吸引。但他的政治魅力跟酒的表面張力無關,卻跟他的土直有關。土是他的本質,直是他的風格。
在蔣經國「吹台青」的那幾年,被他提拔的人個個都是省籍精英,不土者幾希。但許多人僅徒具「土形」,很少人像林洋港那樣形土神也土。若用現在的語言來形容,他的土能讓你體會到所謂「本土」這兩個字究竟意所何指。
而且,搞政治的人通常都是心眼比針眼小,記仇比記帳還清楚,但林洋港卻直到不像政治中人。別人勸他少喝點酒,免得耽誤前程,他卻依然到處表面張力;別人勸他行事低調點,否則會被扣上功高震主的帽子,他卻仍然到處高調走透透。當然,他的直,更表現在他對政敵的態度上。
一九九0年國民黨爆發二月政爭後,林洋港被迫黯然退選,如果以瑜亮情結來比喻的話,那時候的林洋港是「瑜」,李登輝卻成了「亮」。換了任何一個「瑜」,大概都會對「亮」掛恨記仇久久難忘。但林洋港卻在政爭一年後,接受媒體訪問時說了這樣幾段話:
「去年二月聽到一些批評,認為經國先生過世後,李總統在黨政兩方面似乎比較獨斷獨行;他領導台灣復興基地何去何從,大家也有疑惑。」
「可是我覺得他後來做了很好的調整,將近一年來不再聽到這些批評。他現在無論黨政方面,都能集思廣益,形成決策,而且他要帶台灣邁向什麼目標,大家也不再質疑。」
「李總統現在把行政院和總統府的幕僚群合為一體,也有助於府院腳步一致…不至於有協調不足的情形,更不會產生對立了,這是很好的作法。」
政爭僅僅過了一年,林洋港就能恩怨冰消至此,可見他直到什麼程度,也天真到什麼地步。也許有人會說他講的祇是場面話,但哪有人連場面話都會講得那麼具體、那麼落落長?
其實不祇是林洋港對政敵李登輝如此,跟李登輝從「肝膽相照」到「肝膽俱裂」的郝柏村,也是如此。
尹 清楓命案引爆台灣有史以來最大的軍購醜聞後,外界有關總統府介入的傳聞不斷。但當郝柏村被人問到李登輝是否曾介入此事時,他卻斬釘截鐵表示「憑良心講,我 不相信李登輝會介入」,而且還特別加了一句「李登輝從不曾干預軍購決策」。郝柏村是因鬥爭才辭去閣揆,但他即使跟李登輝決裂,在軍購弊案上他卻替李登輝背 書,既不模稜兩可以對,也未趁機落井下石。跟政敵的政見雖如寇讎,但卻是非分明,郝柏村這一點跟林洋港很像,都是老派作風。
直是美德,但若直到近乎迂,卻是致命弱點;林洋港就曾經迂到竟然相信別人會信守對他的承諾。
九 0年他在八大老斡旋下退選時,勸退他的蔡鴻文曾經當著李登輝的面向他保證「這次你讓李總統,下次(總統選舉)李總統承諾支持你」。但九六年李登輝卻宣布競 選連任,讓林洋港氣得以李登輝有失誠信的理由決定出馬角逐總統;但結果他祇拿了接近百分之十五的選票,大敗落選;這就是他直到迂的後果。
在 當年那批因「吹台青」而崛起的政治人物中,不論在政治資歷、民意聲望、議會表現或為官幹練上,林洋港毫無疑問都排名第一,連李登輝也瞠乎其後,當年更沒人 懷疑他在後蔣時代有更上層樓的可能。但在二月政爭那場權鬥中,林洋港卻暴露了他作為政治人物的最大弱點:他的主觀意志太弱,弱到遠遠不如李登輝。
二 月政爭的決戰關鍵日,是當月十一日在陽明山中山樓召開的國民黨臨中全會。日本學者中島嶺雄曾回憶李登輝向他透露過一段秘辛:「二月十一日清晨,我發動『拂 曉召集』,制止了軍方與非主流派結合想改變總統、副總統提名人選的計畫」;但相對於李登輝旺盛的戰鬥意志,林洋港卻因欠缺鬥志而在當天的決戰中慘敗。
臨中全會當時分成兩派,一派是支持李登輝的「起立派」,另一派是支持林洋港的「票選派」。如果正副總統提名採取不記名票選表決,李登輝的勝算一定比採取起立表決要低很多;而且,票選比起立民主,李登輝很難拒絕。
但當林洋港提出休會動議,並要求秘書處趕印選票,再交由中央委員投票決定提名應採票選或起立辦法時,主持會議的謝東閔卻未依議事規則優先處理休會動議,而讓「票選派」失去最後一搏機會。
事 後有人問林洋港,當天為何不堅持要求優先處理休會動議,而放棄可能改寫歷史的機會?他的回答竟然是:「求公(謝東閔)與我情感深厚,他卻能夠摒除私人情 誼,為了國家安定,決定支持李(登輝)先生,故意不處理我的休會動議,我做晚輩的怎麼可以堅持優先處理,讓求公下不了台呢?」意猶未盡,他還補了這樣一句 話:「我當時告訴自己,政治上的得失,遠不如做人重要」。
林洋港是票選派主帥,但主帥鬥志卻低落到在決戰關鍵時刻竟然不計得失,非主流陣營 焉能不敗?更何況,政爭期間林洋港又常把「候而不選」這句話天天掛在嘴邊,別人拂曉攻擊,他卻戰鼓三竭,政爭勝負不問可知。再加上客觀時勢當時也站在李登 輝那邊,李登輝是承繼正統的主流,林洋港卻是意圖奪權的非主流。以今視昔,其實在臨中全會結束那天,林洋港的政治生命已經走到終點,九六年他賈其餘勇參選 總統,祇不過是又一次逆勢而為罷了。
官場就是如此險惡,政治就是這樣殘酷,林洋港自隱居大坑後,之所以從此不再過問政治,想必也是因為有此覺悟吧。
認識林洋港的人應該都記得一個畫面:過去他每次餐敘後在門口送客時,總會用台語向朋友說「順走」;許多人在回憶他時,大概也會在心裡默念一聲:「順走,阿港伯」,向他以及他的時代告別。


 -----

傍晚才知道林洋港過世。 我記得曾讀過林洋港先生的書,很樸實,要點也變成一般的記憶。誠信「阿港伯」林洋港從政風範受人敬重




現在寫些臨時想到的小事:


我高一1969到父親在南投的工地打工, 知道一 林洋港些縣長的故事和傳說 (林洋港號稱「千杯不醉」: 林洋港喝酒鼓勵乾杯,杯子要倒到滿(差點滿出來的境界),也就是「表面張力」)。

去年出書,記陳寬仁老師敬佩的領導: 

另一領導者是誰?他答是中正理工學院院長董萍中將。講到林洋港先生將「院長外職調任鐵路局局長」(1980) 時,先生上任前,微服訪問各地的平交道管理員,這是典型的到第一線去了解系統問題的好辦法。網路上有將軍和將軍的資料,如《董萍將軍訪談》等,也可參考。當然,最好聽的逸事和當事者的語氣及神情,請設法找老師來說故事。
1996年 林洋港和郝柏村搭檔參與首次總統直接民選,我們沒投這對要爭一口氣的「林郝配」,他們落選。


走過關鍵年代: 戎馬倥傯到投身建設 : 董萍回憶錄

這本書出版資料不全

林洋港生平大事記


17:35:54
(中央社台北14日電)前總統府資政林洋港13日晚間病逝台中大坑寓所,享壽87歲。林洋港歷任黨政要職,政績卓著,包括總統馬英九等均表示哀悼。以下為林洋港生平大事記:

--民國16年6月10日,出生於南投縣魚池鄉。

--民國40年,畢業於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後,考上公職,擔任台南市稅捐處稽查員。

--1967/民國56年2月,南投縣長(第5屆、第6屆)。

我高一到父親在南投的工地打工  知道一些縣長的故事和傳說

--1976/民國65年6月,擔任台北市市長,任內決定興建翡翠水庫定案報審,使大台北地區免於缺水之苦。


翡翠水庫的開發主要目的是做為臺北地區長期水源,是臺北區自來水第四期建設計畫中之水源工程,開始規劃於1971年,並於1972年完成初步研究報告,1974年完成可行性報告,1978年完成定案研究報告,並由臺北市政府成立臺北翡翠水庫建設委員會負責計畫推動,工程部分委託臺灣電力公司辦理,並由當時中興工程顧問社設計監造,榮民事業工程處負責施工,共蓋了八年。
翡翠水庫於1979年8月開工,並在集水後,陸續淹沒了北勢溪原有的翡翠谷鷺鷥潭鸕鷀潭鯉魚潭濛濛谷太陽谷火燒樟溪許多景點,因居民不多,遷村容易,工程隨即於1987年6月完工。完工後由臺北市政府成立臺北翡翠水庫管理局負責運轉及維護。

翡翠水庫興建前反對聲音很大. 30年後許多人認為這是高瞻遠見....


影響

翡翠水庫選址於北勢溪上游,原有的旅遊景點也因沉於水中而消失。同時,翡翠水庫也淹沒了烏來杜鵑的唯一野外棲地。烏來杜鵑雖因原地、異地復育等搶救措施而免於絕種,但當地已30年無採集記錄,自然原生的烏來杜鵑可說完全消失,最後經過行政院農委會特有生物保育研究中心、臺北翡翠水庫管理局和復育人士的共同努力,才又恢復原樣。

1980年代初,我的朋友廖文通家裡取得翡翠水庫保留地的土地償金,得以在台北買樓....

--1978 /民國67年6月,擔任台灣省省主席,任內試辦漁民平安保險,全面改善鐵路平交道,以及完成新竹市、嘉義市由縣轄市升格為省轄市等。



另一領導者是誰?他答是中正理工學院院長董萍中將。講到林洋港先生將「院長外職調任鐵路局局長」(1980) 時,先生上任前,微服訪問各地的平交道管理員,這是典型的到第一線去了解系統問題的好辦法。網路上有將軍和將軍的資料,如《董萍將軍訪談》等,也可參考。當然,最好聽的逸事和當事者的語氣及神情,請設法找老師來說故事。

--民國70年11月,內政部部長,任內積極整頓治安。

--民國73年5月,行政院副院長。

--民國76年5月,司法院院長,任內推動司法改革,包括提高法官待遇、防範司法黃牛等,勉勵法務人員「司法像皇后的貞操,不容懷疑」。

--民國82年,中國國民黨副主席。

--民國83年,總統府資政。

--民國84年12月,為新黨候選人助選,遭國民黨撤銷黨籍。

--民國85年3月,和前行政院長郝柏村搭檔參與首次總統直接民選,「林郝配」落選。

--1998/民國87年5月,以中華台海兩岸和平發展策進會會長身分,率領參訪團登陸訪問,據報導曾會晤當時的中共領導人江澤民、錢其琛等人。

--民國94年2月,回復國民黨籍,獲聘為中央評議委員主席團主席。

--民國102年4月13日,病逝台中大坑寓所。1020414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