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4日 星期三

王丹:宣布告別台灣 赴美推動中國民主.....; 大學演講,年度家聚。為他們感到悲傷。清華續聘議題;返台事件簿

王丹宣布告別台灣 赴美推動中國民主 為大陸或生大變做準備

2017/1/5

前天安門學運領袖王丹上周在Facebook專頁直播宣布將於6月「告別台灣」,他其後受訪時表示,自己的身體狀況太勞累,今年6月結束台灣教書工作後,未來將赴美投入推動中國大陸人權及民主。王丹表示,好的民主社會要有好的公民教育,他認為台灣在這方面還有很大努力的空間。
王丹告別台灣後,將赴美國華盛頓特區定居,可以有更多時間推動大陸的人權和民主的工作。王丹向自由亞洲電台表示:「這幾年我教書也接觸很多中國90後年輕的一代,我覺得我對這一代是刮目相看,我覺得這個世代不像外界以為只關心個人利益。我覺得有這樣的一代,中共的管制成本也會大大提升。」
他認為,全世界沒有極權國家歷史超過100年,中國共產黨建黨超過90年,大陸的經濟發展趨緩,更是政權維穩的一大隱憂,「中國經濟發展確實是在下行。中國所有政治穩定都是建立在經濟強勁增長基礎上,這個對他來說強力的基礎已經不存在了,僅憑這點來看,他的危機肯定是越來越多。」
王丹日前在直播中提到,人生很大的目標就是對付共產黨。他要開辟人生另一個戰場,為未來中國大陸可能發生的變化做準備。他不在乎共產黨垮台不垮台,在乎的是如果有一天大陸發生大變化,中國未來何去何從。
美國總統當選人特朗普交接團隊顧問葉望輝特地在王丹的Facebook留言表示,台灣是個很特別的地方,美國華府需要更多相信台灣是華人世界,擁有更好未來的朋友。
現年47歲的王丹在六四學運前曾組織過悼念胡耀邦、撰文支持民主等活動,六四後拒絕逃亡,多次被中共逮捕入獄,後流亡至美國,取得哈佛大學歷史學博士學位。近年常居台灣,2012年9月起,擔任國立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院客座助理教授;2015年8月起,受聘於國立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擔任客座助理教授。


2015.12.12 王丹网站 Wang Dan's Page
晚上在雲林科技大學演講,來了不少中國大陸的學生。發生了令我感動的一幕:
大家知道,我經常講,我在海外能夠為中國的民主化所做的最有意義的事情,就是影響年輕一代。我也常說,其實我也不期待我能影響所有人甚至大部分人,但是,只要每一場演講能影響到哪怕一個人,我就覺得我為中國的進步所做的努力還是有成效有意義的。
當我說到這裡的時候,在座的一位中國大陸來的學生突然舉手,大聲地說:「老師,算我一個。」
我必須承認,那一瞬間,我表面平靜,但是內心,有點激動。
謝謝這位同學,你讓我更加有前進的動力,你也讓我看到中國的希望。

2015.6
王丹网站 Wang Dan's Page

五年前我到清大開始教書,那時候有一批學生跟我比較熟。轉眼間,眼看著他們從大一到研究所,或者當兵,時間像風一般從耳邊吹過,小朋友們一眨眼間就長大了。這幾年,不僅我們積累了深厚的感情,而且陸陸續續也不斷有新的同學加入這個大家庭。
去年開始,到了星散的時候了,因為大部份同學都要離開校園了。那時候我就跟大家約定,不管如何各奔東西,每年都要辦一次我們自己的“家聚”,延續我們在清大時代的傳統,喝酒,聊天,一起哭,一起笑,一起鬧。
大家都畢業了,已經不再是師生關係,基本上我就是家長了。這個活動每年由我召集,大部份費用我自己出,誰讓我是家長,而且,也不會寫企劃書募捐呢XD
今天,是我們的第二次家聚。十數個同學,有的帶來自己的伴侶,有的帶來自己的寵物,當然我也帶上了豆豆。我們租了三輛車,到宜蘭包了一棟民宿,準備過一個晚上泡湯看星星,喝酒閒聊的週末。
在這個世界上,我們會有很多收獲,也會有很多失去;最值得珍惜的,以及最大的收獲,就是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我帶的這批學生,慢慢也會進入社會,逐漸遠離青春氣息,但是我希望,這樣的家聚能一直辦下去。
一年一次就好,只要能共同分享記憶,一起維護一份緣分。這也是我在台灣最大的收獲。


時不時的,還是會有一些原來中國沙龍的學生,在回去中國以後,翻牆出來跟我聊天。
結束的時候,通常都會這麼說:「老師,那我翻回去了哦。8。」然後就下線不見了。一個個搞得都像孫悟空似的。
讓人想笑,但是又為他們感到悲傷。


中國民運人士王丹目前在清華大學擔任客座教授,但近日傳出清大校內有教授不滿王丹「慫恿」學生參與學運,因此清大下學期開始將不續聘王丹。(宋小海攝)
中國民運人士王丹目前在清華大學擔任客座教授,但近日傳出清大校內有教授不滿王丹「慫恿」學生參與學運,因此清大下學期開始將不續聘王丹。王丹也證實已接獲不續聘通知,理由是經費不足,他表示,無論清大校方做出什麼決定,他都理解並尊重。

王丹自2009年起來台講學,並於2010年起擔任清大人文社會學院客座教授,期間教學頗受學生好評,每年教學評鑑皆獲得高分。在台期間,王丹多次聲援並參與各種社會運動,日前學運領袖陳為廷傳出性騷擾事件,王丹極力替陳為廷辯護,也引發爭議。

據了解,清大不續聘王丹的可能性相當高。對此,王丹證實已收到校方的不續聘通知書,他表示,自己的講師費是由校長室支出,但最近清大校方經費吃緊,除非人文社會學院自行籌措經費,才有可能續聘。王丹表示,在清大5年間,十分感謝清大願意聘用,也自認教學認真負責,無論清大校方續聘與否,都理解並尊重。

至於理工科教授打壓一事,王丹坦承,校內的確有不滿學生參與學運的聲音,並認為這和王丹在清大任教脫不了關係。對此,王丹表示沒有任何看法。

而清大是否續聘王丹一事,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今(31日)審查明年度國立大學預算時,民進黨立委許智傑也提到,基於民主價值,台灣應設法讓王丹留任。對此,清大校長賀陳弘於會後受訪表示,「學術歸學術、政治歸政治」,清大聘任將以學術做最優先考量。但聘任並非校長一人能決定,而需經相關會議討論,最近已著手處理中。



****
王丹來台就醫案看似結局「圓滿」,但回頭檢視台灣國府和美國政府的處理態度,實有「天壤之別」。
前者是可以准入而百般推托,就是不准;後者如依一般程序,辦個幾個月再核發,也是正常的,但人家「關切」人道而在第一時間立刻核發,反襯國府的拒入堅持,不就是台諺所說:嘸血嘸目屎嗎?
更深層的觀察,問題並不在手續程序的枝節上,而在基本的「心態」,國府本身已不歡迎王丹來台,三不五時和學運人士學生「鬪陣」,加上中國迄今仍對大部分當年民運人士,採敵視不准返國的「隔離」作為,兩因素內外相加,國府當然能拒則拒,終於鬧出這齣對比鮮明的醜劇…
先說個事實,大陸民運人士王丹先生,應是至少華人世界相當出名人士,筆者在本文就是欲以王丹先生最近申請入台醫療檢查,遇到國府極盡刁難之事,來檢討這個馬江政府,連醫療人道都要泛政治化的問題。而恰巧的是...
PEOPLENEWS.TW






由於我是王丹facebook的粉絲,所以知道此事其實只是台灣的移民署,在王丹入境時不要求他要有返美的証件---- 王丹說他有美國居留權,所以返美不是問題。
-----

報告給各位關心我的朋友:
我前天向美國移民署提出以人道考量加快辦理回美証的申請,今天已經以最快速度獲得批准。證件寄到後,我會儘快返回臺灣檢查身體。
請大家放心並再次謝謝你們的支持。同時也謝謝美國移民署的人道立場。

鑒於我現在發給移民署的信件都得不到回覆,我在這裡公開向移民署提出問題如下,希望可以得到解答,也請媒體朋友幫我代為查詢:
按照《大陸地區人民進入臺灣地區許可辦法》第十三條第三款的規定:
“大陸地區人民經許可進入臺灣地區停留或活動者,入境時應備下列有效文件經查驗後入境:
  一、 臺灣地區入出境許可證。
  二、 大陸地區核發尚餘效期六個月以上之護(證)照或香港、澳門政府核發之非永久性居民旅行證件。
  三、 由國外地區進入者,應另檢附國外地區再入境簽證或居留證。
  四、 回程或前往第三地之機(船)票。但經許可停留期間六個月以上者,免備之。”
可以明顯看到,國外地區(美國應當不例外)進入臺灣,需要另行檢附的證件,除了國外地區再入境證明(就是移民署堅持要我出具的回美證),也可以是國外地區居留證。請問什麼是“國外地區居留證”?那不就是綠卡嗎?按照臺灣相關法規規定,我是可以以綠卡加上入境證回來臺灣的,為甚麼移民署開會討論,都沒有討論到這一條?
事實上,我要求以綠卡和入境證會臺灣,是完全合法的,這一點,移民署官員可以給一個解釋,證明你們是依法拒絕我入境的嗎?謝謝。
已經看到移民署決定,至為遺憾,但是表示尊重。特向關心我的外界聲明如下:
1. 我進入台灣須持有回美證,這是台灣方面的要求,不是美國方面的要求,所以我當然第一時間尋求台灣政府的協助,詢問是否可以用綠卡替代回美證先行返回臺灣。所謂“找錯對象,應當去找美國政府”的說法,是具有誤導性的;
2. 我最近兩年常年居住臺灣,繳交費用參加健保,因此沒有在美國辦理健保,因為很少有人會同時在兩個不同國家參加兩個健保。在這種情況下,一旦身體不適,自然希望尋求臺灣健保體系的醫療幫助,這也是第一時間尋求臺灣政府幫助的原因,所謂“為何不找美國,來找臺灣”的說法是有誤導性的;
3. 我已經有有效的入境證,而綠卡其實比回美證更能證明我可以返回美國,到底以綠卡替代回美證有何嚴重違反法律之處,怎樣不合情理,以至於如此滯礙難行,有機會還希望移民署官員可以解惑。
3. 既然臺灣政府已經決心不予進行人道考量,我表示尊重。明日,我將轉為向美國國務院和國會,以人道考量為理由,提出加快辦理相關旅行證件的協助申請。我從來沒有像某媒體所說的那樣,尋求臺灣現任政府幫助我獲得回美證,也絕對不會接受這樣的幫助。
4. 鑒於何時能夠返回臺灣,目前無法確定。為讓關心我的朋友們放心,明天開始,我也將與幾位醫療界的朋友討論,先行在美國,以自費方式,按照腦瘤,心臟器官性疾病,頸椎和腦神經等四個懷疑方向,開始逐一進行檢查,希望能夠一一排除可能性。
5. 有關一些朋友提出的捐款支持,我堅決不會接受。我目前小有存款,應當還可以支付相關費用。一旦開支擴大,我寧願賣房,也絕對不會接受外界一分錢的捐款。我知道已經有兩批朋友在籌劃進行籌款活動,請你們立即停止。
6. 聽說有幾十人致電移民署,表示一旦特例批准我入境將包圍移民署云云,我在此向移民署表示慰問,也對任何把這樣的事情與移民署的決定放在一起表達的論述,表示驚詫。
在此向移民署官員對我的健康表達關心,表達我的感謝,謝謝你們的關心。
當然,更要謝謝外界無數關心我的朋友們。支持我的,謝謝你們的支持;反對我的,謝謝指教。
我說過了,中國還沒有民主化,我不會倒下的。大家放心。


----

「與會單位都十分關心王丹的健康狀況,期盼他儘速獲得美國核發再入境簽證,惟發證進度係美方權責,宜予尊重」…
白講…
有關民運人士王丹來台就醫一事,移民署今(29)日召開審查會,會中做成2審議結果:王丹來台仍需持有效之返美旅行文字證件入境,其次,簽證進度係美方權責,「宜予尊重」。據王丹表示,他已向美國申請返美再...
PEOPLENEWS.TW


http://www.peoplenews.tw/news/84075628-8c1d-4f6c-ad1f-59077ab56618

蘋論:盡快讓王丹 返台治病


2014年07月28日























民運人士、哈佛大學博士、台灣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院客座助理教授王丹,在美國疑患腦瘤,希望趕快返台就醫。他目前的國籍狀態是無國籍人士,進入哪一國都很麻煩。

在台有付健保費用

他的中國籍因反共而遭剝奪,好在他以難民身分取得美國綠卡,所以王丹來台每次入境都須持入台證與返美證。這次美國簽發給他的返美證需耗時2個月。由於美國看病夭壽貴,他又沒美國保險,無力負擔醫藥費,想趕快來台就醫。台灣政府移民署與外交部正在協商基於人道考慮,能否讓王丹盡早來台治療。
由於王丹在台受聘期間有付健保費用,因此有權持健保看病。少數人罵他特權,可能因為他的反共或支持學運的態度。我們呼籲政府讓王丹先回來治療,若真是腦瘤可等不得,越快就醫越好。
全世界的先進國家對遭到政治迫害的人士,都採收容的人道主義的立場,一方面基於聯合國的人權公約,另方面如果無路可走被迫回國,將會受到殘酷的報復與迫害。西方國家雖與中共政權交好,但同時仍然收容中國的異議份子、接見達賴等弱勢人士,以表達重視人權的普世價值。中國與西方一直在既聯合又鬥爭的鬥而不破的辨正關係裡共存,西方對肯定達賴、王丹等異議人士都很會拿捏分寸──鬥而不破的分寸。
台灣政府千萬不要為了討好或怕激怒中共,而做出反人道、反人權政策。馬總統已拒絕達賴、熱比婭的來訪與會面,與之前的態度大為相反,前恭後倨,昨非今是。盼政府不要為了取悅京大人,故意拖延王丹的入境診療。 

人道價值高於權力

給王丹方便並不是為了給北京難堪,更不是為了給中共政權穿小鞋、點眼藥,而是表達一種當代文明的態度,一種人道價值高於利益與權力的立場,沒有針對性,純粹出於對人的關懷。王是天安門民主運動的孑餘,我們有義務保護遭到巨大國家機器迫害的人士,就像當年孫中山革命時,英國人曾經保護過孫不受滿清迫害同樣的意思。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