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8日 星期六

民怨不滿否棄、壓垮國民黨(The Economist):蘋論:國民黨怎麼不開除劉政鴻 、中間選民大敗國民黨法西斯(孫慶餘);給兩岸關系蒙上陰影(FT)

蘋論:國民黨怎麼不開除劉政鴻


開除5名從政黨員的同一天,國民黨中常會破天荒地邀請長期從事社運的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到中常會演講。徐世榮教授講得情真意切,說到因為房屋被拆遷而自殺身亡的苗栗張藥房老闆張森文時,甚而潸然淚下。面對這一幕,朱立倫吞吞口水說:「土地正義是國民黨的創黨精神,但還有努力空間。」
很多人認為2013年的九月政爭是馬英九執政氣勢急轉直下的關鍵,但其實,早在2010年苗栗縣政府動用怪手毀壞大埔良田的那一幕,才是台灣社會力開始集結反馬政府的轉捩點。

在那之後,「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的口號已遍地烽火,爾後才有了2013年8月的白衫軍運動,更啟發了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徐世榮曾痛批劉政鴻是「土皇帝」,這「土皇帝」在地方與馬英九執政遙相呼應,對於一塌糊塗的馬英九施政成績扮演關鍵性的角色。
朱立倫談土地正義,但他的從政黨員劉政鴻其實是最大的反諷;劉在苗栗濫行開發、毀人良田、胡亂舉債,貽禍子孫,到現在連苗栗縣公務員的薪水發不出來,讓國民黨的地方執政成績到處令人訕笑。要說毀壞黨譽,誰能比得過劉政鴻?要論「打著藍旗反藍旗」,又有誰能超越他?朱立倫開除5名黨中央的同志,卻放過劉政鴻夸夸而談「土地正義」,不會精神錯亂嗎?
這幾年來,從林益世、李朝卿、賴素如到李全教等國民黨公職,有的涉及貪瀆,有的涉及賄選,哪個人在第一時間不由分說地就被開除黨籍?為何這5名黨員只因言論不利國民黨就全被開除?更何況5人情節全然不同,何以一體獲罪? 

「土地正義」是幌子

朱立倫顯然想藉黨紀開鍘立威,但很少人會認為這是為了挽救洪秀柱急墜的選情,更可能是為總統立委選後另一波國民黨大亂鬥預做綢繆。
所以,「土地正義」當然只是個幌子,「開放我們的黨」也是騙局,關鍵在國民黨這個高度異質化的政黨,根本沒有中心思想。因為沒有理念團結黨員,所以預知大難來時,就只剩下利益的爭奪與分派,鬥爭同志的手段特別兇狠,面目也格外猙獰。
聽說,國民黨要繼續計劃邀請大導演侯孝賢、李崗等人到中常會演講。我們建議國民黨不要再這麼費神;真要改變自己形象,還不如把自己的龐大黨產捐給塵爆家屬或陽光基金會作為往後復健之用。真的,這也是我們給國民黨的最後諍言。 




國民黨的失政失能,固然是此次地方大選崩壞的直接因素,但馬英九所領導的黨和政府,一直假藉人民利益之名,逐步把台灣帶向中國附庸或所謂「一中架構」統一之路,已遭到人民否棄…
PEOPLENEWS.TW

Hanching Chung 分享了 The Economist相片
2014年的5月初,The Economist 有篇評台灣的抗議行動,引了一句名詩,當時我簡單解釋:
《經濟學人》好用典、玩文字。When the wind blows **是Paul Valéry (1871-1945)最著名長詩 《海濱墓園》的末節起文,據卞之琳所譯和注解:
起風了*-----只有試著活下去一條路!........
*"起風"也象徵解放。 **


The Economist


Taiwan's ruling party, the KMT, has suffered a crushing defeat in local elections: now more than 60% of the country’s 23m people are to be ruled by an opposition DPP mayor. That is a huge political blow to its China-friendly president, Ma Ying-jeou, and his push for measures to improve cross-strait tieshttp://econ.st/1y98Hek

【經濟學人】1949年以來之最 民怨不滿壓垮國民黨
許銘洲/編譯 2014-11-30 
繼阿拉伯《半島電視台》用潰不成軍(Landslide Defeats),來形容國民黨這次九合一選舉的敗選;英國《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則用「壓垮潰敗」(Crushing Defeat)來描述,國民黨遭到強大民意重擊的慘狀。11月29日經濟學人,發表一篇專文,名為「朝國民黨揮出重拳」(A blow to the KMT),內容指出這是國民黨從1949年撤退到台灣以來,所遭遇的最嚴重一次慘敗。國民黨黨主席馬英九,讓行政院院長江宜樺辭職,做為敗選的代罪羊羔;至於馬英九個人的政治承擔方面,卻看不出,他有意辭去黨主席,藉以扛起責任的致歉意向。

專文指出,就國家發展的政治走向而言,選舉結果,顯示出強大民意以及在野黨,一致性地對於馬英九的親中路路線,投下不信任的否決票。另一方面,中共對台灣政治走向的憂慮度升高,認為民進黨可能重新奪回2016年的總統大選寶座。

專文指出,僅管選前的數個月,對於馬先生或國民黨的支持度,概皆呈現頹靡之勢;然而,民進黨在全台22個縣市長選舉,拿下13個首長,6大都會區首長也奪得5席,確實讓許多政治觀察家跌破眼鏡。總計,台灣2千3百萬人口,其中超過六成民眾,居住於民進黨縣市長主政的區域內。專文指出,民進黨曾在2000-2008年贏得總統職位,後來,因為執政清廉形象受損,以及中共製造台海緊張局勢等因素,讓馬英九得到執政權。經濟學人文章中,也提及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對於這次選舉的看法,她認為,這是民進黨史上所締造的最佳紀錄。

專文指出,類似的地方選舉,多半訴求有關市政發展,而非處理國家走向的「中台關係」;候選人提出的訴求方面,多半透過打造地方基礎設施,以及興建公共住宅等主張,來吸引選票。然而選舉結果,卻普遍反映出民眾,對於馬英九處理全國經濟議題的「廣泛不滿」。

專文引述台灣民主基金會政策研究人員蔡瑋,表達出台灣年輕一代選民的普遍(不滿)見解指出,許多人一致認為,台灣薪資倒退回15、16年前;台灣經貿與中國緊密結合,只是一些企業菁英得到經濟發展成實。持這類看法人士,同時也是今年318 太陽花學運,發動為期20多天佔領立法院的參與者、支持者。另一方面,近來接連的食安風暴,讓更許多人對於主政者心生不滿,進而用手中選票發動抵制,宣洩民怨。

僅管與中國親善的馬先生,仍然大權在握,他所領導的國民黨,依舊在國會維持絕對多數力量;然而,中國已經開始對於台灣局勢發展感到不安;國會方面,馬先生的說服力也更加下滑低落,因此,2016年下台之前,馬英九想要推動兩岸進一步交流、親善的做為,註定會乏人問津。先前,馬先生在6年多的總統任期內,跟中共簽訂多達21項經貿協議(包括2010年具有突破性的ECFA協定在內)。就主觀願望而言,馬先生想要順水推舟,擴大中台交流成果。其中,一些可能的構想措施,包括有中台互設代表機構,以及包括服貿、貨貿在內,更大程度的經貿解放交流措施,將因目前情勢不利,被迫放緩。

專文分析指出,民進黨得到廣泛民意支持的增強力量,將進一步讓國民黨的立委們,對於支持中台交流的相關法案,採取不冷不熱的觀望態度,畢竟2016年初,就要進行立委改選了。專文還說,明年的台灣政壇,充滿角逐的緊張氣息,還會繼續熱烈上演。

台灣地方選舉結果給兩岸關系蒙上陰影

台灣反對黨周末在地方韓碧如選舉中大獲全勝,給此前看似解決臺海兩岸政治紛爭(世界上最曠日持久和最棘手的政治紛爭之一)的成功道路帶來障礙。
六年來,中國大陸和自治的台灣在經濟上不斷拉近距離。雙方移除了融合道路上最容易掃除的障礙,著眼於最終找到和平解決台灣地位的出路。
北京宣稱台灣是一個叛離省份,盡管其自1949年內戰結束以來從未統治過這個島嶼。
上周六,台灣的國民黨(Kuomindang)遭遇了慘敗,主因是年輕選民擔心生活成本和房地產價格不斷上漲,而就業崗位被轉移到中國大陸。
對於大陸影響力越來越大的擔憂,在今年春天的太陽花學運(Sunflower movement)期間表露無遺,當時學生活動人士沖進立法院,抗議《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擔心它將加劇台灣在經濟上對大陸的依賴。
“昨晚的結果好比國民黨遭遇政治血洗,”台灣國立政治大學(National Chengchi University)的蔡瑋(George Tsai)表示。
行政院長江宜樺(Jiang Yi-huah)上周六晚宣佈辭職,表示他對選舉落敗承擔責任。國民黨內部人士對《南華早報》表示,總統馬英九(Ma Ying-jeou)可能在周三的一個黨內會議上辭去黨主席職務。
馬英九近年成了臺海兩岸關系轉暖的代表人物。他的總統任期還有一年多一點。民進黨(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在周末的地方選舉中獲勝,使該黨在定於2016年初舉行的下一場大選中處於有利地位。
“這次選舉,人民傳達的訊息我都收到了。此刻我的責任是盡快提出改革方案,響應人民要求。我不會迴避任何責任,”馬英九在一個記者會上表示。
在大陸方面,中國前國家主席胡錦濤支持以比較友好的方式對待台灣,此前幾十年的動武威脅未能說服台灣人,他們在北京的統治下會過得更好。
他的繼任者習近平在鞏固權力之際,在國內和外交政策上都採取了更為強勢的立場。中國在南中國海的更強硬姿態已在亞洲各地催生一系列意在反制中國的聯盟。
習近平上周六發表的刊載在官方媒體上的外交政策講話語氣略微和緩了一些,但仍誓言要“堅決維護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維護國家統一”。
與中國大陸更緊密的關系,使台灣的2300萬人民受到狹窄海峽對岸14億人的影響。台灣城市的房價上漲,在一定程度上被歸咎於大陸人士的炒房行為。大陸對台灣商界和媒體的影響力都越來越大。
雖然中國大陸的影響力很大,但政大的蔡瑋表示,若就此下結論稱台灣選民否定過去6年的發展是不對的。“他們擔心的是兩岸關系的步伐或者說節奏。總體而言,他們仍然想要更好的關系。”
譯者/何黎


孫慶餘專欄:中間選民大敗國民黨法西斯

2014年12月01日 05:31
孫慶餘專欄:中間選民大敗國民黨法西斯
國民黨主席馬英九率副主席們,承認九合一敗選並致歉。(林韶安攝)

九合一大選把國民黨打趴在地。國民黨與非國民黨得票是四與六之比。國民黨僥倖保住的縣市都贏得驚險、勉強,國民黨輸掉的縣市都比數懸殊,讓藍綠雙方目瞪口呆、不敢置信。這到底發生了什麼?這是板塊大移動!中間選民(可移動選民)徹底教訓並唾棄了國民黨!

這次選舉可以稱之「中間選民大敗國民黨法西斯」,或更直白的說,是「馬英九大敗國民黨」。而隨這場中間選民大勝而來的,將是55對45「藍綠基本盤神話」的瓦解。台灣兩黨政治的格局都還不穩定,不是此消彼長(民進黨搞台獨國民黨就長),就是彼消此長(國民黨搞法西斯民進黨就長),談什麼穩固基本盤!「藍綠基本盤神話」最大的盲點恰恰是無視選民心態的改變,特別無視台灣中間選民的快速成長,把短波段的投票傾向視為長波段的歷史現象!

從選後蔡英文與馬英九兩位黨主席的談話,可以看出前者已經體認中間選民的威力,後者還想繼續藍綠對抗。蔡說民進黨要以「誠惶誠恐,如履薄冰」看待這場(意外的)勝利,「以國民黨的敗選為警惕」,要謹記「一個政府不站在人民這邊,人民隨時會把交付我們的權力收回」。馬則說「國民黨不會被輕易擊倒,讓我們拭去淚水,團結起來,繼續奮鬥」。



馬要國民黨團結起來,當然是團結藍營基本盤。蔡要民進黨誠惶誠恐,則是要黨員謹記「人民」才是權力來源。馬顯然還未走出藍綠基本盤迷思,不知道藍綠基本盤是只會當啦啦隊或助紂為虐(「藍綠對決」)的「臣民」,唯有能收回託付權力的才是「公民」,也就是可移動的中間選民。而決定大選成敗的,從來都是中間選民。板塊移動就是中間選民創造的奇蹟!

由於馬英九不認識公民,甚至一貫蔑視公民力量,他也無從了解中間選民強勁的制衡力(對極統極獨路線予以平衡)及調節力(對法西斯的不公不義進行制裁)。這次九合一選舉,馬英九領導國民黨,奧步盡出,抹黑、恐嚇、挑撥族群對立、黨政軍特司法全面介入,壞事幹盡。如果讓他們得逞,讓「藍綠基本盤」決定是非,這個社會也不會再有公義了,民主也毀滅了,此後在野候選人也不必選了,台灣成為徹頭徹尾弱肉強食的世界,復辟的國民黨法西斯集團將是這個世界的「主人」,其他台灣人都是奴隸。

慶幸的是主持正義的公民發揮了制衡力、調節力,讓國民黨慘敗;國民黨有多壞、有多法西斯,它就敗多慘。是中間選民讓馬英九這個幫匪集團崩盤,讓魏應充、趙藤雄這些奸商也許不會「選後又是一條好漢」,讓人民生命(例如食安)、國家利權、政府預算也許不會再為這個官商勾結集團綁架、犧牲。簡而言之,中間選民大敗國民黨法西斯,為台灣重燃了生機!

中間選民的神奇力量絕對是藍綠雙方今後必須努力研究的重點。公民運動成熟,公民團體崛起,中間選民也將左右爾後的選舉。以英國為例,英國政治雖有「左」「右」之分,英國多數選民卻拒絕被歸類左右,而自認是中間,太左太右(諸如台灣統獨旗幟鮮明)的政黨遂冒着失去選票,甚至被唾棄的風險。所以布萊爾領導工黨,主張「第三條路」,他也成為一個多世紀來執政時間第二長的英國首相。喀麥隆帶領保守黨奪回政權,同樣走中間路線。

類似英國這些標準的西方民主國家,如今政黨不走中間路線,不討好中間選民,幾乎就等於在政治自殺。

而馬英九這位法西斯復辟者有從這次「馬英九大敗國民黨」得到教訓嗎?當然沒有。這使我想起2005年底期中選舉民進黨慘敗,阿扁做法和馬英九驚人的相似。我當時在財訊専欄《陳水扁大敗民進黨》一文寫道:
『2005年三合一選舉,民進黨遭遇空前慘敗,是「懲罰性投票」的一次 嚴厲示範。馬英九坦承,這不是國民黨打敗民進黨,是民進黨打敗民進黨。更正確的說,是陳水扁打敗了民進黨,而且從選後的種種表現看,陳水扁還會拖垮民進黨。
陳水扁打敗民進黨,始於連任後的「兒戲政治」,他的「第二任症候群」逐日加深。而民進黨內部並無制衡機制,整個黨形同「一人黨」,以致陳水扁家族及其盟友親信肆無忌憚。
陳水扁聲望如此低落,照理不應介入三合一選舉,民進黨候選人也視他為票房毒藥。但他仍堅持主導全局,拉高對決層次,把地方選舉打成藍綠對決。選舉過程他又四處謾罵,甚至動用「黑資料」,抹黑、抹黃對手。同時因為綠營支持者不受動員,打腫臉充胖子的「走路工」也開始發放。
選舉揭曉後,無辜受(扁)累的民進黨上下,表現絕佳落選風度,唯獨公認最需為敗選負責的陳水扁亀縮不出。不只亀縮不出,他還利用接見訪客機會,不斷放話,棒打同志,「以防跛鴨」。他對三合一敗選的責任,也輕描淡寫帶過,推給全黨負責,對權力的掌控卻無比執著,不准他人染指。』

阿扁當日的表現,正是馬英九今日的表現。威爾杜蘭《世界文明史》末卷「歷史的教訓」指出,歷史提供的唯一教訓,就是人們不曾從歷史得到教訓。威爾杜蘭的話也預示,阿扁及馬英九都不會記取教訓(除非黨內引發大變革),2005年打趴民進黨的中間選民,必定在2008年更徹底打垮民進黨,同樣,2014年打趴國民黨的中間選民,也會在2016年打垮國民黨。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