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1日 星期六

Marius Berthus Jansen, 回憶馬里厄斯·詹森老師


回憶馬里厄斯·詹森老師

作者:王汎森
2013-05-03 14:16:42來源:南方周末

美國的日本史名家馬里厄斯·詹森(何籽/圖)



我一直想模仿黃宗羲的《思舊錄》寫一本小書,回憶昔日的師友。尤其是近年來,當老師們一個個從教學或人生的舞台引退,這種想法就變得愈來愈強烈。半年前與一位任職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的老同學重逢,赫然覺得應該寫一篇小文回憶我們在普林斯頓大學唸書時的日本史老師——馬里厄斯·詹森(Marius Jansen)。詹森老師已於2000年病逝,在老師逝世十幾年後,我才寫這篇短文紀念他,覺得相當慚愧。
我到普林斯頓大學唸書之前,已經知道詹森教授的大名了,他是當時英語世界最有名的幾位日本史大家之一,甚至有人不無誇張地告訴我,在賴世和(Edwin O.Reischauer ,或譯賴肖爾)、霍爾(John Hall)之外就是他了,而當時賴世和已經過世,霍爾年紀非常大。受了這種影響,我下定決心,到普林斯頓之後要跟他讀一兩門課。
嚴格說來,我與詹森教授並沒有什麼私交,有的只是課堂上的來往,而且我在他課上讀過的幾十部英文的日本​​史著作,現在也忘得差不多了。所以在這裡沒辦法多談他的學問,只能記錄幾件我與詹森教授之間的小故事。
在步入詹森先生的課堂前,我對日本史所知極少,而詹森先生每週指定閱讀的英文書分量之重,簡直令人喘不過氣來。我曾經稍稍計算過,以我的英文閱讀速度而言,整個禮拜不吃不喝不睡,也不可能讀完他指定的功課。後來才慢慢發現,其實也沒有人真正從頭到尾讀完。
詹森先生會對我有較深刻印象,似乎是因為兩件事。首先,學期開始沒多久,我們讀了荷蘭東方學者高羅佩(Van Gulick)的一篇翻譯,譯的是日本幕末思想家鹽谷宕陰(漢學家鹽谷溫的父親)的名文,我一看便覺得文末一段必有誤譯。那一段譯文大概是說該文寫於強大的敵人正從荒野的邊疆入侵之時,我看了一眼附在上面的漢文原文——“強圉大荒落”,知道是出自《爾雅·釋天》,真正的意思是該文的寫作年代。我的話一出,詹森先生大為吃驚,他說多少年來課堂上從未有人指出這個錯誤。我記得他還加了一句:“高羅佩可是荷蘭東方學的巨人啊!”
另外,我可能是少數幾個真正把指定功課讀個六七成的學生。老師總是喜歡用功的學生,因此我也在老先生那裡留下印象了。記得學期末系務會議散場之後,在走廊遇到一位先生,他說“老先生很喜歡你呢”。
自從“強圉大荒落”之後,詹森老師幾次碰到這方面的問題時,竟然都會詢問一下我的意見。當時詹森老師正在主編《劍橋日本史》,那是西方日本史學界最重要的一件工作,作為主編,他偶爾會出現在葛斯德圖書館查對一些細節。有一次他拿了一堆校樣,緊張地在參考書室翻查,大概不久便要付印了,但是卻剩下一個名詞,只有拼音,漢字始終注不上去。我正好走過,他焦急地出示那兩個字的拼音,我馬上用鉛筆寫下“乍浦”兩字。我根本不知道正文的脈絡是什麼,只是胡亂下判斷。我的判斷當然也有那麼一點點根據,因為我知道幕末的日本政府非常焦急地想知道中國鴉片戰爭的情況,好對白人的入侵有所準備,所以一些與鴉片戰爭有關的書便流入日本政治精英之手,其中有一部是《乍浦集詠鈔》。但是因為我只是臨時起意亂說,所以一再提醒詹森先生:“這還不確定,還要再查!還要再查!”沒想到老先生說:“就是了!就是了!”
詹森先生的課規劃井然,指定閱讀多,期中報告也多,批改報告非常精細,但是上課時又都是學生報告,他的話很少,通常只是點到為止。但這幾句點到為止的話,往往就足以使我們這些身陷史實重圍中的學生頓時眉目清楚起來。
我還記得有一次我們讀了一本關於明治以來歷史的英文書,我們報告完之後,老先生說了一句,“我覺得它寫得太簡潔了”,這句話代表一位宿儒對歷史複雜性的深刻體認,對於太過簡潔的歷史敘述感到不安。
詹森先生著作極豐,其中似以《坂本龍馬》一書最為風行。我後來每每問到日本學者,他們也多知道詹森先生的《坂本龍馬》,我直覺這部書中深刻複雜的程度,與前面提到的那本小書是個明顯的對照。
前面已說過,對於日本史我是個門外漢,每次交報告,我都花盡力氣去拼湊,想不到竟然還能得到他的稱許。我自己的解釋是一個新手闖入一個他不熟悉的園地,偶爾也能提出一點新看法。當然,這可能也是他有意無意之間要鼓勵一下學生的意思。受了這些鼓勵,我也曾經答應他將來有機會或許還會做一點日本史的研究。但是我從來沒有實踐這諾言,而詹森教授的注意力當然主要放在那些日本史專業的學生身上。除了有一年“五四”,突然收到他從美國寄來的短函之外,我們音訊全斷了。
我從普大畢業之後,有七八年之久不曾再到過美國,直到1999年冬天才又回到母校。我在圖書館打了一個電話,接聽的正是詹森老師,我自報名字之後,問他:“您還記得我嗎?”他說“當然記得”,於是我與陸揚一起登門拜望,我們人還未到,老先生已經站在陽台上瞭望了。
在短暫的對談中,我知道他被選為日本學士院的外籍會員(院士),這是一項莫大的榮譽(他得到過日本天皇的文化勳章)。詹森夫人還問我,你曾經在路上開車與參議員相撞?我說不是,但是我確實鬧過一件與車子有關的糗事。
有一天,我下課到停車場準備開車時,發現車子不見了,以為是違規停車被校方拖吊,但是到校警處查問,他們卻神秘地笑稱絕無其事,於是校警代我報警。然後便進入一個停都停不了的程序,一環扣一環,只見那位前來處理的警官拿起無線電,一下子通報高速公路攔檢,一下子通知地方巡邏車,可是當他定下神來問我車型及年份時,突然說了那麼一句:“這個地方沒有人要偷那種車​​子!”折騰半天之後,才發現是內人因急需用車,過來把車開走了,她在圖書館我的座位上留了一張紙條,但我沒看到。這件糗事一時騰為笑柄,沒想到老夫人也略有耳聞,只不過是張冠李戴了。
如果我的記憶沒錯,當時詹森先生正在寫他一生最後的一部巨著The Making of Modern Japan,因為視力太差,他買了有放大屏幕的電腦緊張地工作著。我後來才聽說,就在新書送到他手上的一個禮拜左右,詹森先生便辭世了。我覺得這是一位終生孜孜治學的大家最合理的生命結局。
一直到老人家逝世多年之後,我才偶然發現以前完全誤解了詹森教授的政治立場。不知道受了什麼影響,我對常春藤盟校中打蝴蝶結的老先生們有一個先入為主的成見,認為他們大概都是偏向保守的共和黨員,詹森教授就是常年打蝴蝶結的人。直到幾年前,偶然與一位朋友聊起,才知道他是一位堅定的民主黨員。原來卡特當選美國總統時,他曾經被通知將出任駐日大使,如此一來,他便是繼哈佛的賴世和之後,以日本史權威出任駐日大使的另一人了。據說詹森老師買了一雙相當昂貴的外交官皮鞋準備上任,但華府人事多變,後來卡特改派他人出使,這雙皮鞋便被冷藏起來了。
近來我常在想老師與學生之間的關係,實在有如“月印萬川”。對於“月”而言,任何一條河川,只是千千萬萬條河川之一;但對於萬川而言,“月”就只有一個。我只是師長們所教過的無數學生中的一個,我不可能對他們有過任何影響,但他們卻在我身上烙下一些印痕,長長久久。


マリウス・バーサス・ジャンセン(Marius Berthus Jansen, 1922年4月11日 - 2000年12月10日)は、米国の日本研究者。名前の読みはより正確にはメアリアス。プリンストン大学名誉教授。

経歴[編集]

オランダに生まれる。1943年にプリンストン大学卒業。[1]第二次世界大戦中、言語要員として日本語の訓練を受け、戦後日本に進駐。1950年、『日本人と孫逸仙』(The Japanese and the Chinese Revolutionary Movement, 1895-1915)でハーヴァード大学博士。1959年、プリンストン大学歴史学教授。その著『坂本龍馬明治維新』(1961)は、司馬遼太郎に影響を与え、維新の立役者としての坂本龍馬の名を有名にした。日本文学研究のアール・マイナーとともに、プリンストンにおける親日派学者であり、秦郁彦の『裕仁天皇五つの決断』の英訳を編纂している。
1991年、日本学士院客員会員、99年、外国人として初めて文化功労者となる。

著書[編集]

邦訳[編集]

 (Sakamoto Ryōma and the Meiji Restoration 1961)
  • 「日本における近代化の問題」 ジャンセン編、細谷千博編訳 岩波書店, 1968
 (Changing Japanese Attitudes Toward Modernization 1965)
 (Studies in the Institutional History of Early Modern Japan 1970)
 (Japan and Its World: Two Centuries of Change 1980)
  • 「日本と東アジアの隣人 過去から未来へ」 加藤幹雄訳 岩波書店, 1999

未邦訳[編集]

  • The Japanese and Sun Yat-sen. 1954
  • Japan and Communist China in the next decade 1962
  • Japan looks back 1968
  • Japan and China : from war to peace, 1894-1972 1975
  • China in the Tokugawa world 1992
  • The making of modern Japan 2000

関連項目[編集]

脚注[編集]

  1. ^ The New York Times Marius B. Jansen, 78, Scholar Of Japanese History and Culture Dedember 26, 2000
From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Marius Berthus Jansen (April 11, 1922 – December 10, 2000)[1] was an American academic, historian, and Emeritus Professor of Japanese History at Princeton University.[2]
He was born in the Netherlands, and graduated from Princeton in 1943, having majored in European history of the Renaissance and Reformation.[3]
He was a member of the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and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2] and president of theAssociation for Asian Studies in 1976.

Selected works[edit]

In a statistical overview derived from writings by and about Marius Jansen, OCLC/WorldCat encompasses roughly 100+ works in 300+ publications in 12 languages and 13,900+ library holdings.[4]
  • The Japanese and Sun Yat-sen (1954)
  • Sakamoto Ryōma and the Meiji Restoration (1961)
  • Changing Japanese Attitudes Toward Modernization (1965)
  • Studies in the institutional history of early modern Japan (1968) John Whitney Hall and Marius Jansen, eds.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 Japan and its World: Two Centuries of Change (1975)
  • Japan and China: from War to Peace, 1894-1972 (1975)
  • Japan in Transition, from Tokugawa to Meiji (1986)
  • China in the Tokugawa World (1992 ISBN 9780674184763) [1]; DeGruyter 2014) The 1988 Edwin O. Reischauer Lectures
  • Japanese Today: Change and Continuity (1995) Edwin O. Reischauer, Marius B. Jansen[5]
  • The Making of Modern Japan (2000)[6]

Honors[edit]

See also[edit]

Notes[edit]

  1. Jump up^ Library of Congress Authority File: Jansen, Marius B.; retrieved 2011-07-14
    ^ Jump up to:a b c d Princeton University, Office of Communications, "Professor Marius Berthus Jansen, scholar of Japanese history, dies," December 13, 2000.
    Jump up^ The New York Times Marius B. Jansen, 78, Scholar Of Japanese History and Culture December 26, 2000
    Jump up^ WorldCat Identities: Jansen, Marius B.
    Jump up^ Japanese Today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Books
    Jump up^ The Making of Modern Japan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Books
    Jump up^ Ministry of Education, Culture, Sports, Science and Technology (Japan): Culture 2000.
    References[edit]
    Saxon, Wolfgang. "Marius B. Jansen, 78, Scholar Of Japanese History and Culture," New York Times. December 26, 2000
    "Obituary: Marius Jansen," Japan Times. December 14, 2000.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