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4日 星期二

馮光遠(3):光遠再次開酸吳育昇,提供第三種選擇;給我報報(江春男);捍衛言論自由!光榮入監上囚車!官方網站正式上線!公館街頭舉牌;談合宜住宅1989《中國時報》報導六四; 曹長青:千秋與朝夕——六四25週年

馮光遠:吳育昇,你要記住,當你談「道德」,當你談「言論自由」時,就好像馬英九談清廉,金溥聰談自律,吳敦義談誠實,唐湘龍談孝順,劉政鴻談撙節,楊秋興談忠誠、連勝文談財經、蔡正元談羞恥、羅淑蕾談理性、朱立倫談承擔、洪秀柱談學問、吳育昇談無慾,什麼?又轉回到你身上了,好快喔!
馮光遠這個更生人這次又開酸啦!XD酸的是他的死對頭吳育昇大立委XDDD真的太好笑了!怎麼可以酸的這麼好笑啦!「馬英九談清廉,金溥聰談自律,吳敦義談誠實,唐湘 ...
WWW.WETALK.TW|由 WETALK 論壇上傳

馮光遠給我報報(江春男)

在投票前夕,馮光遠堅持坐牢20天,以捍衛言論自由。知道他競選台北巿長的人似乎不多,媒體很少報導他的新聞。他習慣以嘻笑怒罵的方式嘲弄政客,表面上他是怪咖,其實,他是資深媒體人,相當了解政治現實,但是他選擇以顛覆的方式表達政治理念。馮光遠罵前文建會主委盛治仁「人渣」,依公然侮辱罪判拘役20天,可易科罰金2萬元,但他自稱繳錢了事不是他的風格。入監前,朋友為他舉辦「敗給人渣」惜別晚會。出獄後,他以「更生人」自居。不少年輕人響應他的號召,投身里長選舉。
他在文化界、知識界和媒體界有數不完的朋友,大家對他的唐吉訶德以及無可救藥的樂觀,又愛又疼。他的競選主要是靠網路,他有一群年輕團隊,創意無限,天天有新點子,面對一場不可能的選舉,仍然自得其樂。 

揭露虛偽假道學

其實,他早在1993年就因犀牛皮事件爆得大名。當時,國民黨宜蘭縣長候選人張軍堂被揭發偽造學歷,馮光遠在《給我報報》專欄撰文,指張的美國教授出面證明張是他的學生,論文題目是《犀牛皮移植到臉上法律效力之研究》,這篇嘲諷文,國民黨縣黨部主委楊吉雄信以為真,竟拿來替張軍堂辯護,笑死百萬人。
馮光遠學識豐富,本質上是文化人,但是也古道熱腸,充滿了正義感,關懷公共事務,對社會有敏銳觀察力,他的《給我報報》專欄,以嘲諷時政為己任,不求公平客觀之美德,反而以誇張的方式凸顯荒謬之本質,尤其刻意強調「性」的無所不在,揭露虛偽道學的面目,許多人對他敬而遠之。 

提供第三種選擇

他長期積極參加公民運動,反媒體壟斷、反服貿、罷免闌尾立委,無役不與。雖然也是政治素人,卻有清楚的政治理念,可以提供第三種選擇。馮光遠到底要給誰抱,是一個有趣的話題。 

‪#‎馮光遠入獄‬!向馬英九丟書的青年也「丟書送行」,馮光遠拿著《wish you were here》說:「希望盛治仁在這邊,2個晚上花掉2億,怎麼會是我在這邊。」
台北市長參選人馮光遠因為批評前文建會主委盛治仁《夢想家》音樂劇花...
STORMMEDIAGROUP.COM

馮光遠即將入監服20天刑期,這可能是史上頭一位批評公眾人物的可議作為為人渣而入監服刑的台北市長候選人
反觀KMT吳健保,逃了
阿凱直播⋯⋯
更多

馮光遠
捍衛言論自由!光榮入監上囚車!
【馮光遠官方網站正式上線!!】
台北市長獨立參選人馮光遠競選辦公室,今(4)日公布競選官方網站,其中包括他的政策、多年來累積的作品、他所推薦的里長參選人等等內容。
馮光遠表示,民眾將可以在他的競選網站中,看到他和他的團隊所擘劃的,如何讓台北市民過著更有想像力、公平、有質感、溫暖且充滿歡笑的日子;如何在平權的觀念下,讓各種出身、背景的市民,都能得到妥善的照顧;如何提高市府的服務效率與品質;如何鋪陳往後十年、二十年的城市願景;如何這,如何那。
在這個每日更新的官方競選網站裡,除了有系統推出的政策說帖外,馮光遠這些年的創作,也將分成幾個類別呈現,其中包括他的幽默寫作、漫畫創作、抒情散文、攝影作品、以及辛辣的政治批判文章。
另外,影音創作也將是這個網站的主要內容,尤其是七月中旬開始的「自己的新聞自己報」,將以嘲諷的方式,將選戰期間各級參選人及在位政客的奇談怪論,他們莫名其妙的操作手法,膚淺可笑的政策、文宣,以及毫無新聞道德新聞倫理的媒體操作,以「給我報報」的風格散布出去,這將是台灣從所未見的以喜劇手法包裝嚴肅內容,利用網路為工具的選戰打法。馮光遠說,「大家就喜歡聽我酸人,聽我講單口相聲,聽我充滿想像力的政見,我有什麼辦法呢?唉,忙死我了!」
公佈官方競選網站的同時,馮光遠競選辦公室也在網站上公佈了小額捐款專戶。對此,馮光遠表示,選舉當然需要錢,在決定參選台北市長時,團隊成員就曾問他,選舉經費要怎麼辦,雖然競選團隊所採取的,是以網路、志工為主的選戰打法,但是必要的人事費、文宣材料費,還是有需要的。這輩子從來不好意思向人募款、借錢的馮光遠講到此,精神恍惚地對團隊說,「為什麼沒有咖啡了,難道我們的經費已經連咖啡都買不起了嗎?選民等著看一場有質感、有內容、充滿幽默的選戰,沒有咖啡,我怎麼去滿足他們呢?」他才講完,已經幫馮光遠墊了不少錢的辦公室主任,眼淚奪眶而出。
總之,如果你對兼具「戰神」與「白目」特質的馮光遠參與政治充滿興趣,他的競選網站將是你在投票之前每日必去報到的地方,如果你認同他,記下這個帳戶,捐助他個千百塊錢,讓他的團隊士飽馬騰,2014年,大家將可以看到一個又好笑,又讓人感動的台北市長選舉,真的!!!
【競選網站】http://www.hearttaipei.tw/
【小額捐款】
華南銀行(008)信義分行 119-10-008616-8
103年臺北市市長擬參選人馮光遠政治獻金專戶



【馮光遠辦公室新聞稿——馮光遠公館街頭舉牌 支持者現身打氣】
台北市長參選人馮光遠今(20)早展開掃街行程,前往台大正門口前舉牌、發放選舉文宣, 雖然才早上七點多,已經有年輕的媽媽帶著襁褓中的嬰兒,前來表達支持之意。
選擇台大正門口作為首次的舉牌地點,日後更將前往各個大學城周邊舉牌,馮光遠表示,「318佔領立法院」行動證明年輕學生已經成為民主改革的主要力量,同樣是民主表現的競選行動,在大學城周遭展開,相當合適。318更讓馮光遠看到「街頭短講」是讓公民表達意見的重要平台,未來他也將進行一系列的短講,向民眾闡述自己的參選理念與對社會議題的看法。
馮光遠也表示,因過去曾參與「憲法133實踐聯盟(現為憲政公民團)」罷免吳育昇的一系列活動,讓他十分熟悉街頭舉牌與發放傳單,除了前進各大學校園周邊外,馮光遠也將選擇各大商圈作為他舉牌的地點。
關於舉牌內容,馮光遠強調,他要以這個舉動展現出其參選到底的決心,並再次告訴市民「馮光遠,選市長」。


【蘋果日報—馮光遠談合宜住宅 吸引百名聽眾】

台北市長參選人、作家馮光遠晚間出席一場講座,討論北市政住宅政策。馮光遠表示,政府可以用市政新建的房子來做社會住宅,以及容積獎勵的方式讓需要都更的地區釋放出部分空間來回饋政府,且台北市也有許多閒置的蚊子館,也可以改建成社會住宅,政府更可以承租空屋出租給比較弱勢的人,解決年輕世代無房可住的問題。

台獨聯盟今晚舉辦趣政治講座,邀請馮光遠討論北市合宜住宅與住房政策規劃,及如何解決台北年輕世代無房可住、空屋率和高房價居高不下,與都市生活空間品質低落等問題,馮光遠建議將閒置設施改建成社會住宅,政府也可以將空屋租給弱勢解決住房問題。現場吸引超過100位民眾參與,基進側翼代表王奕凱也出席活動。


與會的還有中國文化大學助理教授黃恩宇,以及地政士何英雄,就荷蘭合宜住宅以及南港中研新村都更案例研討。(劉宛琳/台北報導)



(編按:四分之一個世紀之前,中國共產黨犯下了一宗濤天惡行,這篇文章,是兩年前的今天,我發表在《蘋果日報》輿論版上的投書,主要目的,便是讓買下中時媒體集團的蔡衍明好好認識一下,他收購的這個媒體集團,二十多年前,是怎麼處理六四新聞的。)


又逢六四紀念日,23年前的今天,中國共產黨犯下天地不容的罪行,此悲劇迄今在中國還是禁忌話題。其實就在兩個月前,流亡美國的六四民運學者,有「中國沙卡洛夫」之稱的方勵之,他病逝美國的新聞,都被中國嚴格管制,直到3天後《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定調為止。
在中國,六四話題於媒體上被噤聲;其實在台灣,談論此議題的人也越來越少,直到今年年初旺旺中時老闆蔡衍明接受美國《華盛頓郵報》記者Andrew Higgins專訪,在談及六四天安門事件時,拋出許多非常具爭議性的觀點為止。
蔡衍明若是以一名台商或台灣首富的身分說出那些不得體的話,老實講,沒有人理他;可是當蔡衍明是以一個台灣具規模的傳媒老闆身分講這話,那只充分證明一件事,這個對媒體責任與傳播倫理一無所知的台灣首富,他掌握的媒體力量越大,對台灣言論自由、民主價值的傷害也就越大。
談到六四,蔡衍明說出諸如「關於屠殺的報導不是真的,不可能死那麼多人」這種話,而這些言論隨後引發、衍生的諸多爭議,又一件比一件荒謬,一件比一件令那 些曾經在余紀忠先生的《中國時報》服務過的同仁們難過,這也是在六四今天我想以「前中時」身分,再談一次「蔡衍明華郵專訪」之不堪的原因。
蔡衍明大概不知道,當他以旺旺中時老闆大談六四「不可能死那麼多人」時,翻開23年前的《中國時報》,1989年6月5日的頭版頭,標題是「北京腥風血雨 傷亡超過二萬人」,二版頭「軍隊殺紅了眼、群眾一波波倒下」,三版頭「醫院來不及救人、傷亡還會再增加」。然後在其後的一個月,六四大屠殺的新聞幾乎佔據 最重要版面。
中時記者徐宗懋中彈的新聞出現在6月6日三版頭,「北京大浩劫、熱血作見證」「本報特派記者徐宗懋、在天安門現場採訪時受傷及搶救過程」,那天的四版,則刊出美聯社所發、震驚世界的年輕人擋坦克車的照片。
直到第10天,6月14日,《中國時報》前5版都還是天安門事件的報導,第五版標題為「大陸全面整肅特別報導」。
所以,相較於23年後旺旺中時蔡老闆針對此慘絕人寰事件的扭曲談話,我們真的很感動,台灣還是有許多具正義感的媒體同儕不讓青史盡成灰,跳出來好好地指教了蔡衍明。
3年前,六四天安門事件20周年紀念日,公共電視台播出《坦克車前的年輕人》紀錄片,講的就是美聯社記者拍到的那位擋坦克的年輕人,據說當年中國公安全面搜索相關照片,美聯社記者將底片藏在馬桶水箱逃過沒收,然後世人才得以看到這讓人動容的畫面。
美聯社同儕當年做的,不過就是任何一位竭盡所能報導真相的記者之天職;當年全世界媒體做的,也不過就是媒體之所以成立的初衷。蔡先生,媒體不是政府的傳聲筒,媒體人不是有權有勢者養的走狗,你不懂,那我不厭其煩再為你上一課。


Wikipedia

曹長青(1953年),中國傳媒工作者,是出生於中國黑龍江省美籍華人評論作家。

生平

曹長青早期從事詩歌創作、詩歌理論研究。
1982年畢業於黑龍江大學中文系。大學期間曾主持文學社團《大路社》,任社長。[1] 在中國期間曾任《深圳青年報》副總編輯。1987年,《深圳青年報》因發表多篇挑戰共產專制的文章,甚至發表直接呼籲當時的中共最高領導人鄧小平下台的文章而於1987年被中共當局封殺。[2]他因此在1988年流亡美國
他雖被視為中國海外反共勢力中的人物之一,但他本人鮮少參與海外民運活動。
1989年六四民運後,他在洛杉磯創辦《新聞自由導報》,1990年離開。[3]。先後在哥倫比亞大學東亞所、夏威夷東西方中心做訪問學者和訪問研究員,從事新聞研究。後定居紐約,專事寫作,發表大量政論文章,主要是批判專制統治和評介美國政治。先後為台灣自由時報》、《壹號人物》、《看》雜誌以及香港蘋果日報》、《開放》雜誌等專欄作家,台灣中華電視民視美國之音、位處美國的自由亞洲電台等評論員。自二零零五年起主持網路影視評論《長青論壇》。《新唐人電視台》刊登其評論。

政治立場及思想

曹長青持右翼觀點,反對共產主義,推崇民主政制資本主義個人主義[4][5]
作為美國公民,曹長青鮮明地支持共和黨保守主義理念,並對民主黨持強烈批評態度。[6]

評價

台灣《蘋果日報》總主筆卜大中稱,當他剛認識曹長青時,曹長青「世界性的知識不足,顯然是中國有限政治下的產物——一個叛逆的產物。可是多年下來,他努力進修,廣泛閱讀,進步之神速令人咋舌,也少有人可比。最可貴的是他的自我(包括自我民族)反省的能力……。」[7]

著作

  • 《詩的技巧》,1984年,北京:中國青年出版社,與謝文利合著。
  • 《中國現代主義詩群大觀》1988年,上海:同濟大學出版社,與徐敬亞、呂貴品、孟浪合編。
  • 《中國大陸知識份子論西藏》,1996年,台北:時報文化,主編。
  • 《獨立的價值:全世界文明社會共同認知的價值》,2004年,台北:玉山社。
  • 《美國價值》,2004年,台北:玉山社。
  • 《理性的歧途:東西方知識分子的困境》,2005年,台北:允晨文化。
  • 《台灣的抉擇》,2006年,台北: 前衛出版社

注釋

外部連結


 http://taiwanus.net/news/press/2014/201406040108581819.htm

曹長青:千秋與朝夕——六四25週年

六四事件25週年了。當初可能誰也不會想到,之後共產黨還能存活四分之一世紀。

之前的六四週年日,我多都寫些悼念文字。25年了,更應該寫點什麼。但今年比以往更有悲憤窒息感——魯迅寫《紀念劉和珍君》時的那種感覺。當時段祺瑞政府的三一八慘案,殺害了47個 學生,魯迅憤怒到說他活在「不是人間」的世界,那「非人間的濃黑的悲涼」壓得人無法喘息。我在想,如果魯迅活到今天,面對遠比三一八更野蠻、死亡人數更多 的六四慘案,還能說什麼?還能寫什麼嗎?他說過,「不是在沉默中爆發,就是在沉默中滅亡」,魯迅會選擇怎樣的「爆發」?

對三一八慘案,段祺瑞政府是認罪的(通過了屠殺首犯「應聽候國民處分」的決議),首都各界在北京大學操場舉行了追悼大會,魯迅題的挽聯高懸會場。僅魯迅一個人,就寫了包括《紀念劉和珍君》在內的七篇悼念學生(更是聲討殺人者)的文章。

而今天,連六四有多少人遇難,政府都拒不公佈,更別說認罪、法辦凶手。魯迅時代,還能為學生開個隆重的追悼大會,而今天,中國的幾百萬知識分子,在中國的報刊上竟然無法發出一篇「紀念劉和珍君」。

25年過去,隱蔽、悄然的屠殺從沒有間斷,對言論和思想的謀殺遠超過100年前。三一八慘案的時代,魯迅稱之「非人間」,而今天是什麼?不是全然的地獄嗎?

這樣的中國還有希望嗎?魯迅說「我不知道這樣的世界何時是一個盡頭!」但他仍是「會依稀看見微茫的希望」,因為「真的猛士,將更奮然而前行。」

魯迅同時代的胡適,即使面對(早逝的)魯迅所不曾見到的共產中國全面肆虐時,仍堅信「自由的中國」在人們心中!他曾以清初典故「鸚鵡救火」(「山中大火,鸚 鵡遙見,入水濡羽,飛而灑之」)來闡述,「今天正是大火的時候,我們骨頭燒成灰終究是中國人,實在不忍袖手旁觀。我們明知小小的翅膀上滴下的水點未必能救人,我們不過盡我們的一點微弱的力量,減少良心上的一點譴責而已。」

不僅是出於良知,曾前後在美國26年的胡適,更深知民主自由的價值是人類發展的主流。他堅信民主是「千秋」,專制是「朝夕」;在歷史長河中,中共政權是短暫的。如果說魯迅撕開「非人間」的黑暗,告訴國人以真實,胡適則傳播「真人間」的西方民主,給中國人以信念。

中國是世界最後一個大的專制堡壘。21世紀中國人能對世界做的最大貢獻其實是:炸毀這個堡壘,讓民主的大潮湧進中國!思想是革命的前提。要炸毀這個「堡壘」,首先要破除兩點迷思:

一 是所謂「沒有共產黨就天下大亂」。我在以往文章中說過,在蘇聯等原東歐國家,共產黨一夜垮台了,都沒有天下大亂。因為原有的行政體系起到過渡作用。中國也 有省長、市長、縣長、鄉長等等,共產黨倒台,根本不影響這個行政系統的照常運轉。黨組織(黨領導)消失了,中國不會大亂,反而一定大好!因為一夜之間就會 有一百個政黨出現,在現有行政體系過渡運作下,然後就開始全國大選嘛。其實只要解除黨禁、報禁,中國就會像台灣當年那樣走上民主軌道。根本沒那麼復雜,也 根本不會流血。

二是所謂「十四億中國人啥時候能覺醒」。我要告訴你:不需要14億 人都覺醒。歷史從來都不是「大多數」人民創造的(大多數永遠是:你贏了,他隨大流趕來給你獻花鼓掌;你輸了,他逃得無影無蹤)。所以,不可指望大多數,也 不必指望大多數。歷史是少數的、極少數的英雄創造的!只要少數人的覺醒,少數人的努力,少數勇敢者起來反抗,成功就不僅有可能,而且是一定的。

在埃及首都的解放廣場,最初抗議穆巴拉克的只有幾千人。抗議活動最高潮時,全埃及有25萬上街。而埃及有8500萬人口,25萬佔不到3%。而正是這「少數人」的勇敢堅持,感動激勵了整個埃及。

在烏克蘭首都的「獨立廣場」,開始時只有二千人在那裡堅守,反抗親俄總統。烏克蘭人口4500萬,那最初的兩千名勇敢者佔不到總人口的萬分之一。

這些例子都清楚地表明,不用等到全體人民都覺醒,只要有少數勇敢者堅定反抗,就能震撼全國(尤其現在是網絡信息傳播時代)。在14億人的中國,哪怕只有烏克蘭獨立廣場那萬分之一,就是14萬人。今天,這「萬分之一」湧進天安門廣場,絕對會有震塌專制堡壘的力量!

我從不懷疑,14億中國人中絕對有足夠的英雄,只要他們真正醒悟:對,這碉堡必須炸掉,否則民主的大廈完全沒有奠基的可能。英雄的火種在每個人心裡,只要一絲火苗點到那裡。而且,我更不懷疑,在科技發達到和25年前完全兩重天的今天,民眾的抗議遲早會起來,而萬里長城阻擋信息的時代卻是永不復返!在信息反映民意的巨浪下,無論中共高層領導人,還是各級軍人,都絕不敢再向民眾開槍。

我們赤手空拳沒有武器嗎?誰說的!只要人們清楚:中南海是我們的敵人。每個人手裡的手機,就會立刻成為扔向中南海的手榴彈。你以為他的坦克大炮還能贏過我們嗎? 睡在中南海裡的人早已不信了,所以他要加固封鎖信息的城牆。

有手機的人們,發一條要推翻專制城牆的信息吧,轉一篇要民主選舉的文章吧。這是不需要犧牲就參與炸毀專制堡壘、書寫我們這一代人的歷史的英雄壯舉。

我 們的祖先,連「鸚鵡救火」的精神都有!我們總不能沒出息地自己宣稱「一代不如一代」吧?更何況我們的電腦、手機絕不再是「鸚鵡翅膀沾水」,居然不必冒被燒 死的危險,就可以加入滅火的大潮,而且有永不停止的水源!我們處於多麼千載難逢的歷史時機——前面五千年的中國人沒可能,後面五千年的中國人再沒機會了。

六四25週年兩天之後,就是盟軍擊敗納粹的「諾曼底登陸」70週年。今天,讓我們用鍵盤、用手機、用網絡,用這些無聲的炮彈,打響解放中國的「諾曼底登陸」!

抓 緊扔一顆炸彈吧,伙計,為了有一天能跟孫子吹牛:知道嗎,小子,你今天的自由,是老爺子白天黑夜用鍵盤苦敲出來的。更為了,當我們像那些碩果僅存的二戰老 兵們坐著輪椅,看著獻花盛開的大地、歡快嬉戲的兒童,回首那改變了世界的「諾曼底登陸」、撫摸刻在豐碑上的犧牲了的戰友的名字時,可以寬慰地長舒一口氣: 這個戰場上曾經有過我,我曾經為了做自由人而戰鬥過……人生一場,還有什麼比為自由而戰更值得驕傲?!

201463日於美國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RFA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