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7日 星期二

李屏賓:电影是导演的,摄影师都是帮忙的。 李屏賓 (楊索),杜篤之


作为一个完成剧本到影像的跨越的人,李屏宾觉得不是每次想说的话都可以用镜头说的。影像是给人一个想象的空间,让观
MP.WEIXIN.QQ.COM




侯孝賢的班底夥伴皆首屈一指,攝影李屏賓的鏡頭將湖北、武當山、內蒙、京都、奈良等地拍出仙境般的絕美景色,每一幅畫面都能截取成經典水墨畫。美術及服裝造型黃文英考究重建出唐代的綺麗璀璨,配樂林強已奪會外賽的「坎城最佳電影原聲帶獎」,音效杜篤之更曾以侯孝賢的《千禧曼波》在二○○一年獲得坎城影展技術大獎。 ----《聶隱娘》很多鏡頭都讓我想起曾經語文課上學的唐代詩歌,古典優雅的韻味和氣質配上李屏賓動人心魄的絶美攝影,整部電影猶如一個唐代畫卷緩緩展開,就連片中唯一一段玄幻戲,紙人變成一團煙霧,都拍得充滿了唯美的神秘感。並不多的動作戲也是精采至極,總是在不經意間突然開打,快速簡潔,絲毫不拖沓不炫耀,在眼睛還來不及眨時就已經結束了,就像整部影片一樣,105分鍾意猶未盡,實在太短了。



【點光成影‧李屏賓】
《聶隱娘》的榮耀應有多少百分比歸給攝影師李屏賓呢?若有人問他,他肯定推人一把,呸一聲吧。
侯孝賢須要他,更遠的不提,《海上花》《聶隱娘》,若非他如何能有那情調氛圍,從光影烘托一個你我未曾得見的世界,然後在光色幻化中產生形而上的思維,李屏賓幫我開了眼。
王家衛須要他,《花樣年華》因此有了時代滄桑感;姜文須要他,《太陽照常昇起》才有了天賜的那場大雪。許鞍華須要他,《女人四十》有了那些細微的片段道出平凡的折磨。
坎城影展席上侯孝賢、舒淇、李屏賓一排坐著等胡牌,侯孝賢盛名下的焦慮寫在臉上,舒淇是大明星,明豔可人,李屏賓是浪裡白條,大風大浪見多,人如老僧入定。我愛極了關於他的紀錄片《乘著光影旅行》,他像浪人從各地戲組結束返家,在屋子聽樹葉於風中唱歌,他真的聽到那如歌的行板。
拍《海上花》,他與侯孝賢鬥智,侯孝賢要求完全自然光,他用騙的,先斬後奏拍出朝代的迴光。侯孝賢教他「感覺」,王家衛要他「大膽」,有時他比導演更大膽,拍荒漠遇到大雪,他大膽對姜文說:「拍!這是百年難得的奇遇,老天爺賞的。」
李屏賓有一種天生的俠氣,不用化裝就可演俠客,但他的影像充滿柔情,令人深深感受他的寬闊胸襟、細膩深情,對美、對人、對世間,他用專業反覆說一個有情眾生的故事。
圈內人稱賓哥的李屏賓,他若拍一部自己的電影,那會是何等風景?
網路借圖

楊索 《乘著光影旅行》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eLIUfeN3n8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