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1日 星期二

楊敏盛。 黃啓方慶【李斯、韓非、秦始皇】:王瓊玲、曾永義


【敏盛醫院創辦人楊敏盛回饋母校捐贈1.5億修建護理系館】
敏盛醫療體系創辦人楊敏盛總裁與臺灣大學校長楊泮池於7月20日於桃園敏盛醫院簽約,計畫捐贈新臺幣1.5億元給臺灣大學,作為修建醫學校區的護理系館以及整修校總區的學生活動中心。楊總裁表示,這項捐贈除了報答母校臺灣大學、臺大醫學院和臺大醫院的栽培以及多年來對敏盛醫院的支持外;選擇整建護理系館,反映了敏盛醫療體系對護理專業的尊重與支持,以及對護理人員的重視與愛護。
●楊敏盛醫師小檔案●
楊敏盛醫師於1959年進入臺大醫學系就讀,和兒子楊弘仁是兩代臺大醫學系校友,他的三個兒女都是臺大畢業校友。1975年楊敏盛離開臺大醫院,回到故鄉桃園服務鄉親,今年已滿40周年,目前敏盛醫療體系擁有三家醫院、七所長照中心、15家藥局以及上櫃公司盛弘醫藥等。

王瓊玲相片


王瓊玲白品鍵其他 3 人


【兩位恩師】

人生路、求學路,我都何其有幸,得以親炙二位恩師。

右邊的是黃啓方老師,我碩士、博士論文的指導教授,台大前文學院院長,世新大學人文社會學院的創院院長。

左邊的是曾永義教授,中央研究院院士,酒党党主席,我戲劇學的啟蒙老師。

這次,我與曾老師合編一齣崑劇【李斯、韓非、秦始皇】,我負責劇情編撰,曾老師則崑曲填詞並總其成。

師徒倆經歷一年多的發想、構思、撰寫,昨天全劇終於殺青。

啟方師約我們一起去『醉紅小酌』餐聚,他說:『一個是我生死至交的老朋友,一個是我用心調教的好徒兒,怎能不快快樂樂的慶功一番?』

酒香、菜香、情緣綿長,舉杯祝酒之際,我幾度紅了眼眶。學術路、創作路、人生路,我都是幸運又幸福的追隨者。

崑曲一一是聯合國所認証的『世界人類文化遺產』。
我們念玆在玆的,就是不希望崑曲藝術,真的只變成曲高和寡的陽春白雪,只提供給子孫緬懷或掠取的『遺產』。它應是滾滾活泉,可以解渇,可以灌溉,可以興觀群怨,可以滋養眾生的。

江蘇的崑山一一崑曲的重要發祥地,卻被工業凌駕、商業凌遲了很久很久。
曾永義院士在最重大的場合,最緊要的時機,振臂大呼:『崑山呀崑山,怎麼可以沒有一流的崑劇團 ? 怎麼可以沒有最好的劇院?』

春雷驚蟄,酣睡的崑劇精靈醒來了,揉一揉水靈靈的眼睛,用魔棒揮呀點的,於是,花香了,葉綠了,鳥兒啼了,春天的腳尖已經俏溜溜想跳舞了。

為了提供劇本給一流的新劇團,為了替硬底子好演員量身寫戲,真的要競競業業,全力以赴。

於是,我重讀【史記】、【戰國策】、【韓非子】、【荀子】、【說苑】的相關資料;觀賞了好幾十部戰國題材的戲劇與影片;騷擾了許多學有專精的師長;還把新科博士白品鍵拉下水,與他徹夜商談。

不只這樣,殺伐中,要有人性的殘酷與慈悲 ; 亂世中,要有紅粉佳人的溫柔與剛強。淚中要含笑,慘傷中依然閃爍著點點光亮。

劇情構寫完成之後,曾老師接手,編選曲調,填寫曲文,琢磨彫塑,以總其成。師徒們合編的劇本__新編崑劇【李斯、韓非、秦始皇】終於殺青了。

三人的慶功小酌,卻是永銘難忘的心靈盛宴。啟方老師,疼惜瓊玲身弱,一再勸菜;永義老師,欣喜劇本合作完成,多方勸飲。師恩隆盛,徒兒真的既飽且醉了。

回到關渡家中,對著父親遺照,我再也忍不住了,哭了許久許久,對他老人家喃喃訴說:『爸 ! 您安心,好多人像您一樣的疼我 ! 』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