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31日 星期五

附中升高二女學生:歷史教育把"它"抹滅了;上一代摀了下一代的嘴,下一代就會遮了小孩的眼。

[給所有還醒著的人]
上一代摀了下一代的嘴,下一代就會遮了小孩的眼。
Borondo的經典作品,"Les Trois Ages" (The Three Generations=三代)。
藝術家: Borondo
地點: 巴黎/法國


反課綱,台北市附中升高二女學生 發言(新唐人亞太電視台 影片截圖)


⊙林小凡
反黑箱課綱學生運動30日在走了一個學生林冠華後,整個事件突然升溫,由於牽涉到一條年輕生命的殞逝,冠華口中的「大人們」突然沉默了,吶喊著「Why?」當然有些人在沉默片刻後,選擇更加地謾罵和相互責怪,有些則壓低身子想了解這些孩子到底在想什麼,更多的鎂光燈聚焦到這些孩子的身上。
30日晚間10點憑弔林冠華的學生們衝進立法院,表達訴求,凌晨1點30,學生們再度翻牆進入教育部,試圖表達他們的憤怒。在場一位白白淨淨外表溫柔的高中女學生,在教育部前面拿起麥克風,透過SNG,大人們聽到她侃侃而談。她說,「我出來反對這個課綱,我們希望的是未來從台灣走出去的每一個青年,都可以了解這塊土地上曾經發生過的故事。」
「我今年不滿16歲。我相信在場很多人,你們可能有親戚、有小孩,可能跟我差不多年紀的人。為什麼我們今天要站出來反對這個黑箱的課綱?我們不害怕嗎?」
「我超級怕!我剛剛跟著大家衝進立法院、站在立法院前面的時候,我站在比較靠後方。有警察看著我... 我聽到他們說,好像保六都準備要對付學生。我真的很害怕。」
「但是剛剛沒事之後,我做的第一件事情:我傳簡訊給我的爸爸媽媽,他們現在也在現場。我說對不起,我讓你們擔心了。我愛你們。我愛台灣。」
「為什麼我們今天要站出來反對這個課綱?我們希望的是未來從台灣走出去的每一個青年,都可以了解這塊土地上曾經發生過的故事。我們希望的,是讓他們可以了解,成就現在台灣民主社會,每一位前輩所曾經流下的血水和汗水。」
「其實參加反課綱之後,我接觸到很多我以前從來沒有看到過的史料。為什麼我不理解這些事情?因為我們的歷史教育把它抹滅了。」
「我以前就是一個照著課本讀書的學生,我覺得考試反正就是為了成績阿,成績拿到就好了嘛。但是我現在,我想要告訴我們的教育當局,我們的學習、我們的教育,不是為了分數,不是為了學歷。歷史的教育要讓我們得到的,是一個真正認識台灣這塊土地的機會。」
她強調,「我們不是要求台獨的史觀,但是每一個青年都有權利知道所有故事的全貌,那麼我們才有辦法去選擇我們要的未來,不是嗎?謝謝大家。」

網路影片: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