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30日 星期四

3記者無保請回 抗議教育部、警方荒謬: 宋小海、林雨佑(fb)、廖振輝、學生24人、民眾6人

苦勞網
7月23日不滿「黑箱課綱」學生與民眾闖入教育部遭到警方逮捕,連帶造成苦勞網記者宋小海等三位趕赴採訪的記者亦遭限制人身自由長達20小時。由於警方逮捕記者的行為引起爭議,台北市副市長鄧家基負責召集成立「0723專案小組」針對當日事件進行調查。
專案小組今天上午11點半在市府召開會議,三位記者包含自由時報記者廖振輝、前新頭殼記者林雨佑以及苦勞網記者宋小海皆出席,市府方面則有副祕書長李文英、副祕書長林萬發、警察局長邱豐光、觀光傳播局長簡余晏、市政顧問張益贍和發言人林鶴明等人。
與會前,廖振輝接受媒體訪問表示,當天他們三人在教育部的採訪行為就跟今日現場採訪的記者並無不同,卻遭逮捕,他戲稱:「各位記者現在已經犯下跟我們一樣的罪!」廖振輝質疑若警方能在新聞現場逮捕採訪者,則新聞自由何在?
圖、文/陳逸婷




昨天夜間架長梯侵入的共有學生24人、記者3人、民眾6人,





怎麼做事了,所以不能讓留在現場的記者繼續拍攝,第一時間能擋多少,就擋多少,管你媽媽嫁給誰。
昨天早上,柯文哲開了場記者會把責任踢得一乾二淨,然後中正一分局分局長張奇文也跳出來坦,說命令是他下的他負責,還給了個「教育部沒有邀請記者來採訪」的低能理由,來當作自己的託詞。如果這樣的理由能夠成立的話,各位,這個世界上幾乎不會有任何弊案能被揭發,而新聞也將喪失一切公共監督能力(假如各家媒體長官還有打算想監督的話)。
然而,張奇文是基於無知才這麼說的嗎?我不認為,就像我也不認為方仰寧是因為智能不足才屢屢在抗議現場說一些白癡話,做一些白癡決策。他們並非無知、低能才說這些話、做這些決定、逮捕這些學生與記者。他們很清楚,主人想要看到他們這麼做,而且這麼做幾乎可以保障他們不會出事。
他們並不白癡,他們只是把所有媒體、老百姓當作白癡。我並不氣他們,相比之下,我比較瞧不起那些真正的白癡。
--
逮3採訪反課綱記者 中正一分局長:我下令的
新頭殼newtalk |  台北報導



對於反課綱學生和民眾因為23日晚間夜襲教育部遭到台北市警局逮捕,台北市中正一分局長張奇文表示,昨晚是他請示過檢方後,下令逮捕現場學生和民眾。圖:劉奕霆/攝
對於反課綱學生和民眾因23日夜間襲教育部遭到台北市警局逮捕,民進黨市議會黨團24日下午召開記者會,要求市警局、北市府和台北市長柯文哲替昨晚警方的執法過當道歉。對於執法過程,北市中正一分局長張奇文在現場表示,經過警方請示檢察官後,檢方表示,只要權責單位教育部堅持提告,都要依現行犯移送法辦,因此他個人在現場下令,將所有人逮捕。

反課綱學生和民眾昨晚突襲教育部遭到警方逮捕後,台北市長柯文哲24日上午表示,對於昨晚的執法過程中「誰下令、誰負責」,但柯也承認,市警局並沒有按照SOP在執行勤務,而被留置的3位採訪記者正移往台北地檢署途中。

張奇文在記者會上表示,昨晚事發當下以及之前都沒有事先向柯文哲及警政署長陳國恩報告過,並說教育部23日晚上11點半報警後趕到現場,初步認為是違反刑法306條「無故侵入他人建物」以及350條「毀損罪」,因為是刑案現場,不涉及集會遊行,所以遭逮捕的3位記者,如何越牆進到教育部裡面和進去教育部後的角色仍需要釐清。

張奇文說,當時有請示教育部,但教育部認為,深夜無故侵入,堅持一律提告,他也請示檢察官,檢方表示,只要教育部堅持提告,都要依法依現行犯移送法辦,所以他個人在現場下令逮捕。

張奇文強調,當時有當事人拒絕表明身份,也有人製作筆錄時保持緘默權,很多人的身份當下無法一一釐清;另外,現場有民眾奔跑,為避免自殘、傷及他人,所以依法管束。至於沒收手機的部分,張解釋因為是刑案現場,所以為了避免串供、聲援情形,只是做暫時保管,並沒有查扣。




【聲明稿】
針對昨(23)晚媒體記者於教育部採訪遭警方逮捕一事,臺北市長柯文哲今(24)日晚間透過新聞稿發表以下聲明:
一、媒體記者本於採訪之職,於陳抗現場進行採訪工作,乃受憲法保障之自由。我對於昨晚臺北市警察局在過程中,侵犯記者採訪自由一事致歉。
二、臺北市長對於維護新聞自由責無旁貸。我剛就任市長之際,即要求警方與各媒體溝通在陳情抗議現場的採訪SOP,警方應在現場穿上標註「媒體聯絡」之背心,作為現場指揮官與媒體新聞記者之間溝通協調之窗口。昨日教育部衝突現場,因事件緊急未能依SOP進行,對此,我將要求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於一個月內,針對之前訂定之陳抗事件採訪SOP,與相關媒體記者組織進行檢討並取得共識,以進一步保障記者採訪權益。
三、鑑於昨晚教育部發生之衝突事件,有關臺北市政府與警政署之間之權責問題,臺北市政府也會盡快於近日擬定SOP,以確認中央與地方之權責區分,避免基層員警於執法時陷入為難的情況。至於昨晚事件,檢察官既已介入偵辦,盼儘速釐清相關事實真相,以安民心。
四、對於因為課綱微調,而在教育部抗爭的高中學生,我同樣身為高中生家長,想跟你們說:「孩子們,你們勇氣可嘉,辛苦了,請保重!」




Yu Yo Lin

這一段是凌晨0時在教育部門口外拍攝的 現場指揮官中正一分局長張奇文不斷拉扯我的相機 並有其他警察妨礙我拍攝 張甚至對記者嗆聲:沒有人通知你來採訪! 歡迎分享或幫打逐字稿 但請標註來源 我是獨立記者林雨佑

採訪反課綱遭逮捕 記者影片還原現場



反黑箱課綱學生昨晚闖入教育部,企圖佔領部長室,但最後仍不敵優勢警力,總共有33人被警方逮捕,而在第一線採訪的獨立記者林雨佑也在臉書公布現場影片,寫道「中正一(警分局)把記者都趕出來教育部大門,張奇文(分局長)一直拉我相機」。

林雨佑在臉書分享了今天凌晨0時在教育部門口外拍攝的影片,並指出現場指揮官中正一分局長張奇文,不斷拉扯他的相機,並有其他警察妨礙她拍攝,張奇文甚至對記者嗆聲「沒有人通知你來採訪!」。(劉人豪/綜合報導)

網友提供的影片逐字稿如下:

民眾:警察不能錄影,警察違法值勤
警:請他們帶手銬過來(先坐著、先坐著),北側的要跑了,等一下好不好
民眾:警察搶手機
警:先坐著,你不要講話
民眾:警察搶手機
警:那個都一樣,手機拿起來,照相,先管束、先管束、來先管束
記者:不要、不要拉我相機,我來採訪,不要拉我
警:好,自己來
(民眾:警察搶手機、警察搶手機……)
記者:我不是學生,我不是學生,我不是學生
警:好,不是學生就好,先坐著
警:身分證拿出來
記者:我是記者,我來採訪
警:身分證拿出來
記者:等下,你們沒有權力要求,我是記者,我來採訪
警:記者也不能攀爬進來,記者也不能違法好不好
記者:我跟著、我來現場採訪
警:全部上銬
記者:中正一分局局長、張奇文,請你把我的相機放開
警:你們是竊盜
記者:分局長、可以先放開我的相機嗎?
警:好,你先放下
記者:分局長、張奇文,你還拿著我的機器,放開我的相機
警:坐下、坐下
記者:你一直拉我的相機,怎麼會沒有拉我的相機咧
警:不要再拍了啦,不要再玩了
記者:張奇文分局長,謝謝
警:證件、證件
記者:我沒有必要出示證件啊
警:侵入也是一樣,來、配合、請坐、蹲下
記者:好我在這邊拍,我在這邊拍就好
警:坐著、坐著
記者:好我坐這邊、我坐這邊
警:記者一樣,沒有人通知你來採訪、坐好沒有聽到是不是啦、坐著坐著坐著
記者:現場沒有通知誰採訪的問題嘛
警:也沒有通知你們進來啊,是不是
記者:這邊是新聞現場啊,為什麼不能進來採訪咧?學生出來我們就跟著出來
警:這個時間適合採訪嗎
警:夜間你可以進來、有人阻止你採訪嗎、有人阻止你採訪嗎
民眾:採訪沒有分時間…外面有交通事故不能採訪嗎
警:沒有危險可以採訪嗎
民眾:為什麼不能採訪、警察說沒有危險不可以採訪
警:可以入侵公署嗎
警:來蒐證、蒐證
警:門裝假的哦、門裝假的是不是
警:來坐下、坐下
民眾:啊警察是假的哦、幫政府啦
警:東西不見你們要負責喔
民眾:警察是假的喔、走狗啦
警:你在說什麼啦、你在說什麼、你大聲一點再講一次
警:你再說一次阿、你在說什麼、你大聲再說一次啊、彼此互相尊重啦
民眾:大家布條拉好喔,我們現在就靜坐、沒有關係、大家先冷靜一點,我們現在靜坐,把布條拉開,把布條拉開。
記者:好我在這邊
警:你坐下來
記者:角度不對嘛
警:長官都在講請坐
記者:好嘛,我再拍一張、我再拍一張
警:請坐下來、請坐下來
記者:再拍一張好不好
警:去那邊坐著啦、你坐你坐
記者:好我坐,以後不要拉我相機啦
民眾:張奇文局長、張奇文局長
警:說什麼拉
民眾:請問一下局長有沒有在這邊
警:他沒有在這邊啦、你要幹什麼啦
民眾:現在有一位同學不舒服他想要就醫
警:等一下,我們叫救護車、你等一下
民眾:他現在心臟不舒服
警:等一下、你等一下、哪一位?
警:哪一位、大名喊出來、攝影機把他攝起來、全身拍照
警:你叫什麼名字
警:你叫什麼大名、自己喊、啊什麼狀況我們立刻幫你傳達
警:人不舒服嗎
警:人不舒服、請你大聲喊出你的名字
民眾:人不舒服叫護車就好啦
警:我要知道年紀姓名啊
民眾:知道姓名幹嘛、你醫生喔你醫生喔
警:不能知道年紀姓名嗎
警:警察不能知道身分嗎
警:守住、記者的周邊管束、他們沒有接受採訪、也沒有人同意他們進來採訪、記者先管束
民:你們要押走記者嗎


闖教育部的11名未成年學生遭警方移送新店少年法庭,法官當庭發放學生每人1份法條講義後,裁定責付家長帶回。


Alice Tsai 新增了 2 張新相片
目前地檢署疑似惡意拖延放人程序,原先大廳電視會列出學生交保金額每人2、3萬不等,開出19人共42萬交保金的誇張判決,現在名單後金額處全部掛零,不讓現場媒體有傳播消息的機會。我走近螢幕想拍攝,還遭警方阻止,甚至關掉螢幕!
強烈譴責昨日警方妨礙媒體採訪逮捕記者,明明是警方破壞教育部大門,卻誣衊學生記者毀棄損壞起訴;今日則隱蔽交保金額,並惡意拖延交保過程!裡面還有8個學生、3個記者,交了保金卻還沒放出來!

原先皆被喻令以10,000元交保的宋小海(左起)、林雨佑、廖振輝三位記者,因為堅持拒保,已於晚間8點30分左右經檢查官重新裁定「限制住居、無保請回」,順利走出台北地檢署法警室。
這起記者因執行採訪工作遭到強行逮捕並以《刑法》起訴的事件,告訴仍然沒有撤銷,案件將如何發展,有待後續觀察。
圖、文/林佳禾


3記者無保請回 抗議教育部、警方荒謬



本報記者廖振輝(右一)與其他兩位記者被無保請回。(記者陳志曲攝)
2015-07-24  21:47
〔記者謝君臨、吳昇儒、錢利忠/台北報導〕反課綱民眾及學生,昨晚翻牆闖入教育部遭警方強制驅離,逮捕33人。其中包含24名學生、6名民眾,及3名記者,本報攝影記者廖振輝、苦勞網記者宋小海,以及獨立記者林雨佑皆遭逮捕,台北地檢署原諭令3人各以1萬元交保,但3人拒保,直到今晚8時許,檢方才將3人改為無保請回,限制住居。
  • 自由時報記者廖振輝(右起)、獨立記者林雨佑,及苦勞網記者宋小海皆無保請回,限制住居。(記者謝君臨攝)
    自由時報記者廖振輝(右起)、獨立記者林雨佑,及苦勞網記者宋小海皆無保請回,限制住居。(記者謝君臨攝)
廖振輝受訪時表示,很意外自己成為事件主角,當天他值晚班,接到長官指派前往採訪,因為新聞發生了,所以當下他跟著學生進入,只是想要忠實了解事情發生的經過,他不認識任何一位學生,並不是像教育部所說的和學生有串謀。他說,身為一個媒體記者,今天發生了像318或是323的事件,為了採訪,媒體記者也是隨後會跟進,他並非無故侵入住宅,也沒有發生任何毀損之情事。
林雨佑指出,3名記者第一次在教育部大廳時,中正一分局長張奇文說:「我知道你們是記者,但這裡是教育部,教育部沒有邀請採訪你們怎麼可以進來?」,這種邏輯非常奇怪,記者採訪突發狀況,教育部怎麼可能同意,媒體身為第四權,應該監督警察行使公權力時有沒有違法,教育部要告侵入住居,萬一成立的話,以後突發狀況記者要進入部會採訪,都要部會同意,這是很荒繆的事情。
「不管是教育部或警方,對於他們限制新聞的舉動,我個人感到非常不齒!」苦勞網記者宋小海指出,今天在警詢筆錄還有檢方偵訊時,他皆有提及,以他新聞採訪的經驗以來,遭遇到民眾陳情、抗議而進入官署的次數,是所在多有,但像今天由官方提出告訴,指控他們侵入住居,讓他們感到疑惑與不解,對於警方限制他們發布新聞,阻止他們和所屬的單位連繫,他感到不齒。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