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4日 星期五

我問李登輝:你為何尋求台灣獨立?--徐静波微博


我問李登輝:你為何尋求台灣獨立?
2015-07-24 00:01
閱讀49903
李登輝先生這一次訪問日本,十分高調。22日,他第一次走進國會議員會館發表講演,國會議員竟然到了300多個,可以說,沒有一個海外人士有過如此盛況。

   為李登輝此次訪日親自張羅的,有兩個人:一個是前外務副大臣岸信夫,另一個是文部大臣下村博文。而岸信夫是安倍首相的親弟弟,今年還專程去台灣與李登輝見面,因此這層關係可以看出一些端倪。雖然李登輝本人不願意承認,我們也有理由懷疑,安倍首相有可能去酒店和他敘過舊。



   今天(23日),李登輝在東京出席了一場午餐會,地點是在日本外國記者協會。2007年時,李登輝也在那裡舉行過記者會,今天應該是第二次。我也接到了李登輝午餐會的通知,我想一定要去參加。看看這一次訪日場面搞得挺大,似乎有種劃句號的架勢,這次見不上,或許下次就沒有機會。

   記者協會給了我一個靠近李登輝講台的座位,因此能夠聽到李登輝喝茶動刀叉的聲音。92歲的人,總體還挺精神。看得出,日本政府給予他的待遇實在太高,完全標準的元首級安保,會場的四周,包括講台兩側,至少有8名保鏢。我想在場的200多名各國駐日記者和日本媒體記者是不會脫鞋子的。



   李登輝先生在餐之後,就拿出了預先準備的稿子。我心裡嘀咕:他是說中文,還是說日語?如果說日語的話,水平如何?還沒有等我想完,李登輝就先念上了——一口挺標準的日語,跟日本人說的沒啥太大區別。

   在致辭中,李登輝講述了自己擔任台灣總統期間,如何推行民主制度、如何改革台灣人意識,如果強化台灣精神的經歷,最後舉起一張字條,上書:“脫古改新”。他說:中國法統的“托古改制”顯然不被現代民主潮流所接受。因此,台灣要實行“脫古改新”新思維。他表示,台灣作為一個與日本一樣的民主國家,要從中華圈的文化意識中突圍出來,開始擺脫“一個中國”的束縛。台灣應該強化國家主體性,尋求“台灣民族”的自立自強。

   說實在,我還是第一次聽到“台灣民族”這一個詞。


   李登輝講完後,輪到記者提問。第一個獲準提問的是路透社記者,他用的是英語。第二個獲準提問的,是我。

   我想,李登輝先生無論如何也算擔任過“中華民國總統”,因此用中文向他提問,更為合適些。所以,我站在話筒前開口第一句便是:“李先生,請允許我用中文向你提問。”李登輝倒是沒有反對,邊上的工作人員卻站起來說:“只能用日語或英語提問”。也行,我又用日語重複了我的問題。

   我的問題內容如下:“李先生,我半個月前去了一趟台灣,見到了你的老部下邱進益先生,他在你的手下擔任過總統府副秘書長,更是海基會副會長兼秘書長。他告訴我,當年你指示舉行汪辜會談,制訂《國統綱領》,是真心的想推進台灣與中國大陸的統一。但是我很納悶,此後你卻鼓勵台灣獨立,是什麼原因導致你最終走向台獨?當年兩岸達成的'九二共識',現在是否還有價值還有效?”

   李登輝先生一聽我的提問,來了精神。他喝了一口水,這樣回答道:我必須強調的是,根據當時的台灣的政情,必須結束與大陸的內戰狀態,結束國民黨中那一些還在鼓吹“反攻大陸”的一群人的幻想,放棄“動員戡亂時期”和“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給台灣一個喘息的機會,因此就必須給中國發出和平信號。於是我同意與中國進行接觸,進行談判。同時制定了《國統綱領》。當時我提出了一個與中國統一的條件,那就是中國必須實現自由、民主、均富的社會,以此作為台灣與中國統一的最基本的條件。”

   說到這裡,李登輝話語一轉,提高聲音說:“其實我心裡十分清楚,中國社會不可能實現自由、民主、均富的社會,因此兩邊要實現統一是不可能的。但是我提出與中國和談,制訂《國統綱領》,目的不是為了與中國統一,而是為了安撫國民黨內的保守勢力。”

   就“九二共識”問題,李登輝指出:“所謂'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並不代表我們的真實立場,而只是為了滿足中國的願望,盡快結束台灣與中國的內戰狀態。”

    李登輝還說,我擔任總統後,實行了教育改革、文化改革,修改了憲法,取消了“台灣省”,就是要解決台灣人的精神信仰問題,解決中華民國名不符實的問題,實現“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理念,樹立台灣的主體性,培育台灣民族的意識。他說,我在接受德國記者採訪時就說過,台灣和中國的關係,是特殊的兩國關係。他說:“台灣就是台灣,中國就是中國,台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

  最後他又強調了一邊:“中國社會不可能實現自由、民主、均富的社會。我提出與中國和談,制訂《國統綱領》,不是為了尋求與中國統一,而是為了安撫國民黨內的保守勢力。”







  我聽完他的話,腦子裡閃出這麼一句話:在推進台灣民主進程上,李登輝作出過貢獻。但是在兩岸統一問題上,他顯然是蒙了大陸政府,手段很不光彩。

  李登輝的這一段話,我已經錄在手機上,我想這是一段歷史性的問答。當然手機上還錄下了李登輝另外幾句話:“釣魚島是日本的領土”、“沒有日本的統治就沒有台灣的近代化,台灣感謝日本。”。

  好在兩岸和平統一已是歷史潮流不可逆轉,無論兩岸的政體如何變化,走向民族與國家的統一,已成為每一個中國人的心願。我想,如果連這一種心願都沒有的話,就很難說他是中國人了。



我問李登輝:你為何尋求台灣獨立?

2015-07-24 00:01 閱讀49903 
李登輝先生這一次訪問日本,十分高調。22 日,他第一次走進國會議員會館發表講演,國會議員竟然到了300 多個,可以說,沒有一個海外 ​​人士有過如此盛況。
   為李登輝此次訪日親自張羅的,有兩個人:一個是前外務副大臣岸信夫,另一個是文部大臣下村博文。而岸信夫是安倍首相的親弟弟,今年還專程去台灣與李登輝見面,因此這層關係可以看出一些端倪。雖然李登輝本人不願意承認,我們也有理由懷疑,安倍首相有可能去酒店和他敘過舊。

   今天(23 日),李登輝在東京出席了一場午餐會,地點是在日本外國記者協會。2007 年時,李登輝也在那裡舉行過記者會,今天應該是第二次。我也接到了李登輝午餐會的通知,我想一定要去參加。看看這一次訪日場面搞得挺大,似乎有種劃句號的架勢,這次見不上,或許下次就沒有機會。
   記者協會給了我一個靠近李登輝講台的座位,因此能夠聽到李登輝喝茶動刀叉的聲音。92 歲的人,總體還挺精神。看得出,日本政府給予他的待遇實在太高,完全標準的元首級安保,會場的四周,包括講台兩側,至少有8 名保鏢。我想在場的200 多名各國駐日記者和日本媒體記者是不會脫鞋子的。


   李登輝先生在餐之後,就拿出了預先準備的稿子。我心裡嘀咕:他是說中文,還是說日語?如果說日語的話,水平如何?還沒有等我想完,李登輝就先念上了——一口挺標準的日語,跟日本人說的沒啥太大區別。
   在致辭中,李登輝講述了自己擔任台灣總統期間,如何推行民主制度、如何改革台灣人意識,如果強化台灣精神的經歷,最後舉起一張字條,上書:“脫古改新”。他說:中國法統的“托古改制”顯然不被現代民主潮流所接受。因此,台灣要實行“脫古改新”新思維。他表示,台灣作為一個與日本一樣的民主國家,要從中華圈的文化意識中突圍出來,開始擺脫“一個中國”的束縛。台灣應該強化國家主體性,尋求“台灣民族”的自立自強。
   說實在,我還是第一次聽到“台灣民族”這一個詞。


   李登輝講完後,輪到記者提問。第一個獲准提問的是路透社記者,他用的是英語。第二個獲准提問的,是我。
   我想,李登輝先生無論如何也算擔任過“中華民國總統”,因此用中文向他提問,更為合適些。所以,我站在話筒前開口第一句便是:“李先生,請允許我用中文向你提問。”李登輝倒是沒有反對,邊上的工作人員卻站起來說:“只能用日語或英語提問”。也行,我又用日語重複了我的問題。
   我的問題內容如下:“李先生,我半個月前去了一趟台灣,見到了你的老部下邱進益先生,他在你的手下擔任過總統府副秘書長,更是海基會副會長兼秘書長。他告訴我,當年你指示舉行汪辜會談,制訂《國統綱領》,是真心的想推進台灣與中國大陸的統一。但是我很納悶,此後你卻鼓勵台灣獨立,是什麼原因導致你最終走向台獨?當年兩岸達成的'九二共識',現在是否還有價值還有效?”
   李登輝先生一聽我的提問,來了精神。他喝了一口水,這樣回答道:我必須強調的是,根據當的台灣的政情,必須結束與大的內,結束國民黨中那一些還在鼓吹“反攻大陸”的一群人的幻想,放棄動員戡亂時期”和“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給台灣一個喘息的機會,因此就必須給中國出和平信號。於是我同意與中國行接觸,行談判。同制定了《國統綱領》。當時我提出了一個與中國一的條件,那就是中國必須實現自由、民主、均富的社會,以此作灣與中國一的最基本的條件。”
   說到這裡,李登輝話語一轉,提高聲音說:“其我心裡十分清楚,中國社會不可能實現自由、民主、均富的社會,因此兩邊要實現統一是不可能的。但是我提出與中國和,制《國統綱領》,目的不是了與中國一,而是了安國民黨內的保守力。”
   就“九二共”問題,李登輝指出:“所'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並不代表我們的真,而只是滿足中國的願望,盡快束台灣與中國的內。”
    李登輝還說,我擔任總統後,行了教育改革、文化改革,修改了法,取消了“台灣省”,就是要解決台灣人的精神信仰問題,解決中民國名不符問題實現“中民國在台灣”的理念,立台灣的主體性,培育台灣民族的意。他說,我在接受德國記者採訪時就說過,台灣和中國的關係,是特殊的兩國關係。他說:“台灣就是台灣,中國就是中國,台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
  最後他又強調了一邊:“中國社會不可能實現自由、民主、均富的社會。我提出與中國和談,制訂《國統綱領》,不是為了尋求與中國統一,而是為了安撫國民黨內的保守勢力。”


  我聽完他的話,腦子裡閃出這麼一句話:在推進台灣民主進程上,李登輝作出過貢獻。但是在兩岸統一問題上,他顯然是蒙了大陸政府,手段很不光彩。
  李登輝的這一段話,我已經錄在手機上,我想這是一段歷史性的問答。當然手機上還錄下了李登輝另外幾句話:“釣魚島是日本的領土”、“沒有日本的統治就沒有台灣的近代化,台灣感謝日本。”。
  好在兩岸和平統一已是歷史潮流不可逆轉,無論兩岸的政體如何變化,走向民族與國家的統一,已成為每一個中國人的心願。我想,如果連這一種心願都沒有的話,就很難說他是中國人了。


  李登輝離開會場時,會場裡響起了熱烈掌聲。他最後留給我​​這麼一份禮物:我是不是我​​的我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