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8日 星期二

今日苗栗 明日台灣:可悲的苗栗朋友(中央地方「各讓一步」? 蘋論:我們拒當政客提款機、何飛鵬、徐嶔煌、 張典婉、陳為廷、林家成等人作品)

我對苗栗的感情,很複雜。
昨天我買國光號的台北-苗栗來回票 (這條路線,留給公家經營,或可說"沒油水") 訪友,11小時 (含車程4小時)。
近10年來,我比較勤跑苗栗,也跟前縣長握過手(眼看他大玩國民黨老幹部的五鬼搬運、民粹,真的是"妙"......)
今天讀到2篇苗栗當地人的自我陶醉、不懂得苗栗的總體經濟的惡劣情形,只能一嘆:可悲的苗栗朋友。




翻開苗栗爭議施政,或許有人用罄竹難書形容。2008年馬英九勝選,劉政鴻宣佈成立「馬奮館」,還委託研究馬英九與馬家庄毫無關係的關係。關於苗栗縣令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的建設或花費頗多,劉政鴻主政期間負債飆升648億元,導致學生營養午餐只能吃稀飯配包子。同是國民黨的劉政鴻與徐耀昌正為財政反唇相譏 。財訊曾以專文〈窮縣花大錢 縣民都喊讚 苗栗財政崩壞奇觀 〉研究苗栗財政崩壞原因,財訊雖然分析苗栗問題;然而,這又何嘗不是許多縣市或是中央政府的可能問題,以及人民的態度造成的呢?

Mattel - 【島嶼邊緣】今日苗栗 明日台灣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4293



蘋論:我們拒當政客提款機


 
政客與政治家兩者的最大差別,在於政客譁眾取寵,只管眼前;政治家則是致力於長遠的未來。
苗栗縣很不幸,選了個政客當了9年縣長,等新縣長上台才發現財庫裡已經「沒米下鍋」,縣政府發不出薪水,短缺8億周轉金,縣長徐耀昌向行政院長毛治國求援,爭取專案紓困100億元。毛若首肯,表示劉政鴻9年來放的煙火要全民埋單。
台灣的選舉有個大盲點,就是只看表面的政績或作秀,不管財政的經營,也許是財政問題都是數字,選民沒興趣,因此鼓勵了民選地方首長花大錢做表面工夫,而無懼於財務的糜爛。選民不監督財政,就是把政客的手放進自己的口袋,隨便他們拿我們的錢。
不只選民漠視財務管理,那些給各地方首長評分競比的雜誌,也不把地方財政管理的績效放在評分標準裡,結果就有苗栗縣的財政醜聞,是不遵守財政紀律的典型案例。監察院動起來吧。
除了今後選民和媒體應把財政管理當作投票及評比的指標之一,還必須實施四項重大的政策:1,全國各級政府機構的財務全透明,全部上網供全民監督審查,比如上個月施放煙火共支出3億元,包括細帳,不但民眾可以檢視,監察院和地方議會都可立即介入調查,是否有貪污圖利?是否浪費公帑?透明是管理政府最好的方法,這也是包括立委在內所有公職人員抵死不從的原因(柯P是唯一例外)。 

中央應列紓困條件

2,中央政府必須明白列出紓困地方政府的條件,包括地方撙節的具體計劃和地方政府破產的法律以及破產機制。若撙節計劃具體可行又有誠意,可在一定範圍內給予紓困,然後按期歸還。因為紓困的錢是全民的血汗納稅錢。
3,對於浪費公帑、竭澤而漁,導致後任無法或難以施政的前任首長,監察院應予彈劾;媒體對地方議會失責也應予譴責。
4,中央地方分配歲入的方式與比例應該重新研議。
無論如何,政院不能把全民的公帑拿去給地方放煙火、給首長自己塗脂抹粉,否則形同鼓勵其他地方首長鋪張浪費,此次一旦開了善門,後面將蜂擁而至。我們有權拒當政客們的提款機。 


讓苗栗縣政府破產吧(何飛鵬)


苗栗縣在前任縣長劉政鴻的好大喜功、大肆花費下,縣庫枯竭。自新任縣長徐耀昌上台後,就一直在到處找錢,東挪西湊,最近又發不出員工薪水,只能向中央政府求助,希望能再借一百億元度過難關。
這也困擾了行政院長毛治國。如果持續借錢,不但破壞了體制,也給予其他縣市壞的榜樣,認為反正只要缺錢,中央政府就會埋單。可是如果不借款,難道眼睜睜的看著苗栗縣政府倒閉嗎?
其實要追究苗栗縣政府的破產危機,上一任縣長劉政鴻是關鍵的導火線,在他主政的八年縣長期間,苗栗縣的債務從二百多億元,遽增為六百多億元,其間最大的花費為教育科學文化,舉辦了許多粉飾太平的文化活動,讓苗栗縣民天真無知的只看見表面的光鮮亮麗,也使劉政鴻連年被評為五星級縣長,苗栗縣府的借款營造了今天政績的現象。 

提撙節計劃才能幫

其實在全台灣各縣市政府,或多或少也有類似的現象,因此如果此次苗栗縣的財政問題,是中央政府出面解決,那就是變相的全民埋單,也就意謂著地方政府可以有恃無恐的花費,反正背後就有提款機,只要營造了當前的政績,就可持續連任,而加速了地方政府財政的惡化!
所以苗栗縣政府的財政問題,絕不可由中央政府無條件解決,必須要審慎處理。而解決的辦法可以比照這次歐盟對希臘的財政問題的方法:首先要求苗栗縣政府提出財政改善計劃,要包括撙節開支與開源兩項,一定要能確保日後逐年減少財政赤字,中央政府才能伸出援手。
同時中央政府要建立地方政府的破產機制,要向全民昭告周知,地方政府是個會破產的公法人,請所有縣民與縣政府往來的廠商要有心理準備,一旦破產,縣裡的路燈可能不亮;馬路壞了可能沒人修;公務員可能減薪或欠薪;想投標縣市的公共工程的廠商,要考慮錢可能收不到,會變成呆帳,或者長期積欠,而拖垮自己;要借錢給縣政府的銀行,也要有心理準備,借出的錢可能會變成呆帳。 

解聘冗員檢視開支

最重要的是:要讓所有的縣民有清楚的危機意識與是非觀念,好的縣長要真正的會興利,而不是借款營造表面工夫,要用效率經營縣政,要看縣府的財政收支,而不是選出一個只會放煙火,債留子孫的縣長。
如果徐耀昌縣長真的是一個負責任的縣長,在向中央政府求援之前,應該回去先徹底檢討縣政作為,要以面臨倒閉與如何避免倒閉做思考,提出一個有誠意的財政改善計劃:首先砍掉超額聘用的約聘人員,並逐項檢視每一項開支,看看能否酌減百分之十或二十,必要的時候公務員的薪資可先發八成,欠薪兩成,如果提出這樣的撙節財政改善計劃,相信中央政府會伸出援手。
若中央政府不建立地方政府的破產機制,直接搬錢救苗栗,那將是台灣全民災難的開始! 


林家成 我出生苗栗後龍,對後龍出一個縣長五味雜陳;戰後地方自治,苗栗縣長都是客家人,前五屆縣議長有四位是後龍人。一直認為後龍地靈人傑,曾經認為劉當選縣長打破客家人掌縣長的魔呪,卻是攪得烏煙瘴氣,他的父親是我小學母校戰後第一任校長,他的弟弟是我高中大一屆學長,他們是苗栗的平埔族----道卡斯族新港社。



「劉政鴻隔空指導徐耀昌,應該要懂得向中央借錢,不能墨守成規。」這樣「懂得跟中央要」的心態,多年來對主打「紅包式社福政績」(老人年金、假牙等等),或大興土木搞「有型視覺有感」建設(煙火大會、蚊子館)的縣市長,在地方政府自有財源普遍不足,連人事費都不夠發的情況下,「懂得跟中央要錢」是必要的。
如果還想做得更多、更好,還有特殊需求要花更多錢,那麼,除了跟中央要之外,就一定要借錢了。因此,那麼多縣市負債累累不是沒有原因的。
看苗栗縣101跟102年的總決算審核報告,光債務的「利息支出」,從101年的3億5000萬,到102年變成6億5000萬;還有,「向特定用途專戶存款及基金借款」從100年的37億1683萬,到102年變成87億454萬,就可以知道苗栗縣利息增加之快速,以及在101年法定債務達上限後,就把借貸大舉轉向「向特定用途專戶存款及基金借款」這類的潛藏債務。
這跟侏儸紀公園講的一樣,生命會自己找到出口。法定債務不能借了,就轉向別的地方。
就這樣,在劉政鴻縣長任內,一面很懂得花錢跟中央要預算,一面搭配舉債,讓苗栗縣可以連年舉辦燈會、煙火、演唱會等重大活動、同時擁有不錯的社會福利而不手軟。
舉例來說,其中最有名的「馬英九奮鬥館」,後又名為「馬家庄農業推廣教育中心」,4000萬元。為了這個館,花1.7億元拓寬通霄鎮馬家庄的聯外道路。
還有繼傅學鵬前縣長之後、繼續找錢完成的後龍外埔休閒漁業館,諾大展館僅剩廢墟跟雜物,這個館花了8000萬。
後來的「客家圓樓」、「城市規劃館」、「苗栗特色館」、「閩南書院」、「泰雅文化園區」、「賽夏族民俗文化館」、以及「桐花公園客家大院」,現在苗栗縣還在擔心,現在利用率已經不算高了,參觀收費、停車收費之後會不會變成蚊子館。
社會福利也不錯,對苗栗縣的學童,營養午餐免費、教科書免費、課後輔導也免費。幼兒的生育獎勵金,生一胎一共可以領到三萬四千元。現在聽說要砍到兩萬。對老人福利也不手軟,一共設立18座老人樂齡學習中心,遍及18鄉鎮。
在少子化的氛圍下,明明苗栗縣也是受衝擊縣市之一,全縣國中、國小人數減少,推動學年度學生人數在 30 人以下之小型學校整併,民國 103年 8 月也裁撤三灣鄉大河國小。但在這種氛圍下,苗栗縣竟以「後龍高鐵通車後有人口移入需求」為理由,在102年11月設置新港高中籌備處,這要花3.7億興建、一年6000萬維持,在103年4月送教育部備查。
這座新港高中,去年十二月,還是由劉政鴻與現任縣長徐耀昌一起焚香祝禱舉行動土儀式。結果,今年五月,徐耀昌面對負債現實,喊卡停建了。
能多給民眾福利當然是好,但忽視財政負擔,活動、建設、福利,不斷增加的福利,一項一項的拖垮苗栗縣的財政,從公債的舉債上限爆表後,就改從「特定用途專戶存款及基金借款」這類的潛藏性債務來掏金。
過去中央政府沒人注意到嗎?有,監察院審計部在100、101、102苗栗縣總決算審核報告中,都提出過質疑苗栗縣政府負債的大麻煩,但行政院卻是到102年7月因為苗栗法定債務超標,要求苗栗縣提出償債計畫。可是,到了102年結束後,審計部在去年發現:苗栗縣政府不但未依照償債計畫執行,債務還不減反增。
也就是說,苗栗縣從鑄下財政大錯開始,中央只鎖定法定公債是不足的,恐怕也得注意縣市政府自己的途徑。因為無論地方政府的財務大洞是從哪裡挖出來的,最後,都是全民買單。



大家都在罵苗栗縣政時
常有人說苗栗人怎不覺醒
在今天一篇言論版上
看一下苗栗在地人的想法:
高鐵苗栗站特定區土地徵收與都市計畫,除了帶動地方發展外,也為縣府取得公設用地和車站專區的商辦大樓用地。這些土地因發展速度跟不上,目前還閒置,投入的建設資金當然暫時無法回收。
客家圓樓、閩南書院、北勢溪整治與清水廊道、台十三線造橋鄉豐湖村段截彎取直、清安到八卦力聯絡道建設等,使苗栗又多負債數十億。但是除了可解決台鐵豐富站附近地區的水患,更可以發展交通,結合客家大院、客家文化園區,形成一條帶狀人文觀光路線。
只要充實展出內容,門票收入除可維持管理費用外,必定能夠增加地方觀光收入。
再來一段下文
至於國慶焰火、百年燈會、兩大男高音及莎拉布萊曼等國際藝文活動,雖也失血十幾億,卻也提升了苗栗縣的國際知名度和觀光收入。也許有人會質疑,縣府大可不必免費入場;是沒錯,但這是都市人的觀點。
如果這些演唱會在北、高舉辦,一張數千元的門票必然秒殺,但是在窮鄉之地可能就滯銷,結果入不敷出。縣府利用在地消費兩千元換門票,有鼓勵外縣市民來苗消費,除促進地方經濟,也有提升縣民藝術水準的用意;難不成窮縣縣民只能在家看電視嗎?
看完這些文字
苗栗人有救嗎
(不識此人,只是覺得苗栗人多被昌鴻化我也無話可說)


剛剛在吃雞腿肉燥飯的時候,被老闆娘痛罵一頓。
這是國中吃到現在,覺得苗栗市最好吃,每次回來必吃的肉燥飯。
一進門,阿姨看我的眼神就怪怪的。就在我填內用單的時候,她當著大排長龍的客人的面,拉開嗓門對我說:「拜託你不要再鬧了好不好?」
大概是看到這陣子的新聞,她講起大埔的事。觀點是常見的「抗爭的都只是貪婪想提高補償金,會吵的小孩有糖吃」。
她說:「要不是這個縣長有魄力,苗栗哪可能會賺錢、會發展成現在這樣?」
我說:「真的有發展嗎?他當縣長到現在負債多了250億耶,那些開發案也很多都是假的啊,都馬他自己賺去。」
她說:「他賺不賺我不管。那些負債只是現在,你等著以後就知道了。阿姨是苗栗人,從小就住在苗栗,阿姨比你清楚。我們從以前那樣什麼都沒有,發展到現在這樣,我們很清楚。」
我說:「我也是苗栗人,也從小住在苗栗啊。」
她說:「你高中就出去了,後來根本就很少回來。你那樣不算。我們住在苗栗的人一定比你清楚。其實很多苗栗人看你們那樣鬧都受不了了。只是阿姨比較敢講而已。」
講了一陣,阿姨說她要做生意,不講了。她說:「阿姨講的你自己好好想一想。」
我笑一笑,走進店裡,在全店客人的注目下,默默吃起我的雞腿肉燥飯。
--
邊吃邊想,這個對話裡,至少有兩件事:
一、為什麼劉政鴻可以作「五星級縣長」?為什麼「苗栗人榮譽感」調查會連年居冠?關鍵就在,劉政鴻讓苗栗人看見:他在推動「二十一項旗鑑計畫」、他請得動卡列拉斯與多明哥、他把縣政府改建得富麗堂皇。當苗栗人看著國慶煙火在劉政鴻老家前方綻放的時候,人們覺得,苗栗終於被全國注視、終於可以從「三等縣」的污名裡翻身。
但人們看不見這些「發展」背後的虛妄,看不見這些鴉片般的煙花,是要以無數的負債、要以我們這一代人的未來,作為代價。
劉政鴻的成功之處,正在於他成功掌握了苗栗人這種「自卑感」,擅於宣傳。
或者,苗栗人也都多少懂得這些「發展」底下的圖利與貪婪。但人們選擇妥協、選擇視而不見。你強求什麼呢?劉政鴻至少已經是這麼多年派系政治底下,最讓人們具有「榮譽感」的縣長了。
要扳倒劉政鴻,反對還不夠,我們至少得提出另一套能使苗栗人覺得自信、覺得被看見的替代方案。
二、但,提出方案的同時,你還得獲得信任。而「你們這些『假苗栗人』」,不值得信任。
當年國中班上就是你們這些人,成績好的,受盡老師寵愛、畢了業就逃離苗栗,去到台北新竹台中,求學、就業、成家,再也不會回來。留我們這些離不開的苗栗人,繼續作著「三等縣民」、繼續受苦。
這個縣長才是真正和我們一起受過苦、引我們走入奶與蜜之地的摩西。
現在你們說要回來,但你們懂什麼呢?你們即使懂、即使提出了好的對策,我們又憑什麼信任你們呢?畢竟,你們總有退路。你們曾經拋下我們,未來,也可能隨時回到你們在新竹台北台中的家。遠遠離開。
就好像, 楊長鎮網路後援會在2012年選立委的時候,也曾提過許多具長遠戰略、也兼顧社會正義與苗栗發展的政策。比方他主張善用華隆周邊那塊工業區用地,轉型成目前台灣正缺乏的研發中心。
但七成的苗栗人,還是選擇了國民黨,讓他們把工業區用地納為己有、變更地目,炒樓炒地。然後再來瞎掰「工業用地」不夠,繼續毀田拆房、繼續炒樓炒地。
--
那麼,我們能怎麼辦呢?想起李威宜老師在〈荒謬的大埔事件
究竟我們要的是一個什麼樣的社會?〉一文中,針對地方行動者的行動的精準批判(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4995)。
這路途艱困。其實,除了留在苗栗的人們以外,背著「假苗栗人」原罪的人們,又何嘗不感到痛苦呢?
吃完飯,臨走結帳之前,困擾說,阿姨會不會又開啟話端、自己又要怎樣適切地回應呢?
結果說了再見,阿姨只一改臉色,笑著問了一句:「啊你怎麼沒去過情人節?」
我說:「阿就沒情人啊。」
她笑說:「上次帶回來那個那麼正,怎麼會沒情人?」
我傻笑了一下,就擺擺手走了。
唉,阿姨,其實我一直都不敢對妳說,你才是我所見過最正、最性感的肉燥飯阿姨啊。


----\\
【社會事】拯救苗栗財政大洞 中央地方「各讓一步」?2015-07-24 12:30
控管機制喬不攏,關鍵在自編福利財源有著落
苗栗縣長期累積了六四八億元債務,引爆發不出薪水的財政危機,行政院雖同意協助八億缺口,但提出「地方政府財政紀律異常之控管機制」,要求苗栗縣配合,縣府卻認為地方自編福利支出會沒著落,不願簽署,苦了拿不到薪水的基層公務員,一喬再喬才終於發下薪水。
張家豪
苗栗縣長期累積了六四八億元債務,引爆八億薪資、退撫金缺口的財政危機,逼得行政院決定在「不撥新款」、「介入縣財政管控紀律」的兩大原則下協助苗栗脫困,上周政院的具體「手段」出爐,這紙《地方政府財政紀律異常之控管機制》,一經苗栗縣同意,中央就會提前撥付苗栗一般性補助款八億,解苗栗薪水之渴。

不料,這一機制卻讓縣長徐耀昌笑不出來,周一協商後還是破局,還是周二徐耀昌跟行政院長毛治國、秘書長簡太郎閉門一談,徐耀昌說雙方「各讓一步」,苗栗才終於同意簽下控管機制,中央同意發錢。

中央認定縣府自訂、加碼福利非必要支出

因為,政院提出的機制中闡明,地方需要中央提前撥付補助款,就必須先提出財改報告,並同意接受管控,一旦進入管控狀態,地方政府歲入必須「依照次序」支付:一、「人事費等法定支出」;二、「基本行政作業費」;三、「其他支出(保留款及工程款等款項優先由融資調度平台處理,無法處理部分列入本項)」;若還有剩餘的資金,才能用在其他支出,地方也無權進行任何更改。

但苗栗縣財政處長徐榮隆說,苗栗縣下半年評估有近九十九億收入,但至少還需約兩百億元流動資金,包含人事及必要開支、部分保留款、社福津貼、各式補助,還有陸續要支付約三十億元工程款等。

其中工程款及保留款部分,在周一中央與縣府的協商中,財政部已協助縣府與台灣銀行達成共識,台銀將在月底成立四年四十二億的融資平台,循環可達八十四億資金,貸款給廠商,一解積欠工程款的問題,至於還款將由苗栗縣府從往後每月的中央統籌分配稅款支付,利息由廠商負擔年利率一%。

然而,就算解決積欠工程款的問題,暫緩部分流動性資金需求,徐耀昌真正擔心的是,縣府收入不一定如評估會收到九十九億元,但其中七十七億要用來支付薪資及其他中央法定支出,還有維持縣府基本運作費用,才能動用剩下近二十三億元支付其他支出,其他支出中,徐又最擔心地方自編的福利支出將不夠。

縣府不想再砍津貼、補助

像是警消的超勤津貼中央法定為一萬二千元,苗栗縣加碼到一萬七千元,又砍到一萬五千元,多出的三千元就非中央法定支出,其他如育兒津貼從每胎三萬四砍成兩萬,還有九月開始,營養午餐補助,非低收入戶家庭的學生要自付一半,都非中央法定福利支出,也就是說,徐耀昌擔心付完人事費等法定支出、基本行政作業費,就會付不出地方自編福利支出而「失信於民」,所以不願簽下控管機制。

國民黨苗栗縣立委徐志榮也表示,主計總處官員在周一與苗栗縣府的協商中仍然堅持,地方自己訂定的福利支出,不得提升優先支付順序。苗栗縣財政處長徐榮隆也因此說:「縣府如果簽下控管機制,可能就要再砍補助跟津貼。」

所以,周二徐耀昌與毛治國、簡太郎協商中,終於爭取到將屬於其他支出的地方自編福利,列為必要支出,徐耀昌總算願意簽下控管機制,讓八億資金活水到位,縣府公務員終於領到薪水,苗栗縣府也在發布新聞稿中寫道,地方自編福利預算「獲行政院長毛治國應允列為必要性支出。」

亦即,地方自編福利支出順序,可能已優先於「基本行政作業費」。

但對此,行政院發言人孫立群強調,並未修改控管機制,「人事費等法定支出」、「基本行政作業費」仍優先於其他支出。地方人士則推敲,這可能只是徐耀昌為協商回到原點找下台階的說法。

事實上,控管機制已言明,苗栗縣府財政處八月以後,要「每月編制實際現金收支報告並上網公告」,因此,屆時從八月底或九月初公告的收支報告,就會分曉到底中央地方有沒有「各讓一步」。

賣土地、自償性基金再籌資金?

中央另也建議縣府成立額度達三十億元的自償性基金,緩解資金之急,徐榮隆也表示,將在七月下旬提案,以年底就要通車的苗栗高鐵特定區為計畫主體,爭取苗栗縣公共債務委員會同意,再進行貸款,但徐耀昌也曾說,高鐵特定區部分土地已有「貸款存在」,若要增貸,並非「如外界想像得那麼簡單」。

另外中央建議縣府降價標售,已流標九次、標價達六十九億元的苗栗高鐵附近十多公頃的土地。但地方人士分析,高鐵土地是縣府號稱價值一百多億元可標售土地中,最有可能賣出的,「可說是徐耀昌握在手中的唯一籌碼,如果低價賣出,馬上就沒有了,他當然不肯降價。」

據悉,徐耀昌曾致電副總統吳敦義及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尋求奧援,與毛揆洽談終讓薪水終於有著落。但據透露,縣府財源依舊非常吃緊,就算主計總處會嚴加看管縣府每月現金流的使用次序,但如今再加上地方自編福利支出,會不會造成縣府運作再次失靈,還有待觀察。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