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2日 星期二

殷海光、夏君璐師母 (陳忠信),殷海光基金會、EMT團隊 、TMA重機志工隊



陳忠信新增了 4 張相片
殷海光教授夫人夏君璐師母歸葬自由墓園
今天近午時分,在深坑南港墓園裡的「自由墓園」參加殷師母的歸葬儀式。
殷師母生於1928年。1949年來台,就讀於台大,1953年畢業於台大農化系,同年與殷海光教授結為連理。其時,殷先生為雷震主持之《自由中國》輿論重要支柱之一。其時,《自由中國》與蔣政權之摩擦日大、緊張日繃,終至遭到鎮壓。1960年9月4日,雷震、傅正等4人被捕,四天前(9.1)出刊的《自由中國》最後一期,刊出由殷海光執筆的社論〈大江東流擋不住!〉聲援新黨之籌組,遂成當年新黨運動之「白鳥之歌」。
此後,橫逆紛至沓來,蔣政權對殷先生的迫害至其1969年離世而未休。這段時日,殷師母的處境就如他們的獨生女兒殷文麗女士說的:「母親常說:我嫁了一個不平凡的人,所以過了一段不平凡的人生。她的丈夫因為選擇一條對人性尊嚴負責與認真的道路,引來許多麻煩,以致讓母親遭監視、受驚嚇,甚至家破人亡,最後還被迫在1971年流走美國。」
去美後最初又承受著許多艱難。殷文麗女士的文章說:「父親的困病與逝世,對母親打擊太大;加上1980年她回中國大陸時得知自己父母親所受的悲慘遭遇,讓她一時無法承受人世間的不公不義,信仰和身心一度瀕臨崩潰的邊緣。」
但宗教的信仰、「人格上自然中的尊嚴」(殷先生弟子林毓生教授語)使她走過了這段黑暗的幽谷。
台灣解嚴後,我們這些晚一輩的後生,開始在紀念殷先生的研討會等場合看到滿臉笑容,全心思充滿和平喜樂的殷師母。
殷師母晚年受咳嗽等病痛之苦,2013年初決定放棄治療,在家接受安寧護療,至11月20日在加州聖荷西家中,走完在塵世的生命道路,享壽85。
殷師母逝世後,遺愛人間,大體捐贈醫學院(殷先生1969年去世後也將大體捐贈台大醫學院)。今年火化,今天歸葬「自由墓園」,與她摯愛的夫君殷先生朝夕相處。
兩年前,林毓生教授在追念殷師母的文章中說:「今日悼念與懷念殷師母夏君璐女士的一生,我們深切感念,她的一生與殷先生的一生,雖然遭受許多人間的苦難,但卻也獲得彼此至深之愛。如果宇宙是永恆的,導源於超越源頭的至深之愛也是永恆的。我衷心祝願師母與殷先生高貴的靈魂在天上重逢、相愛,在那裡不會再有不公不義,只有超越的永恆。」
這也是我們今天陪同家屬將殷師母靈骨歸葬「自由墓園」的心情。
殷海光基金會請前董事、中研院院士王汎森先生在墓碑上銘誌:「福音與自由的提燈者」。





Photo

這次學生革命,胡適之、傅斯年等等先哲都被請出來說話。
不過你可能會納悶, 殷海光基金會等,在革命14天之後,還是默不作聲。就像"臺大校訊"般,˙_龜縮_ 某董事大談其倫理學......
在溫州街小巷,在樟樹榕樹的林子裡,有一幢老舊的平房。當假日,遊人在那兒後院參觀了造形詭異的孤鳳山,又看看池塘,金魚被大量的浮萍悶死了,最後從矮木門出來,看看那告示,發現這兒叫殷海光故居。
LIBERTYTIMES.COM.TW


「一方面,我跟反理性主義、蒙昧主義、偏狹思想、獨斷教條做毫無保留的奮戰。另方面,我肯定了理性、自由、民主、仁愛的積極價值,我堅信這是人類生存的永久價值。」

殷海光的學術生涯開始得很早,十六歲那一年,他就已經在雜誌上發表哲學專文,十七歲就摸索著翻譯了一本理則學入門書《邏輯基本》。終其一生,殷海光致力於 學術,著述了八百餘萬字,討論哲學、邏輯、民主、自由主義、人生等諸多領域,在五、六Ο年代對台灣的學術、政治產生不容抹滅的影響。

他 是一位充滿道德感與使命感的使徒,有人說他憤世嫉俗,有人說他孤傲自賞,他常說:「在現實上他們能屈服我們,但在道德上我們永遠鄙視他們。他們能消滅我們 的身體,但卻消滅不了我說出去的真理。」和殷海光亦敵亦友的大儒徐復觀便曾說:「由他的硬骨頭、真熱情,發出的精光,照耀在許多軟體動物之上,曾逼得他們 聲息毫無,原形畢露。」

這樣一位學者,在五Ο年代由於投身由胡適、雷震等人所倡辦的《自由中國》雜誌,而成為歷史人物。《自由中國》從五Ο年代初期開始,便陸續發表檢討台灣內部問題的論述,到了一九五六年十月為蔣介石總統的七十大壽所出版的「祝壽專號」之後,言論尺度更是節節升高,由反攻大陸的虛妄性、言論自由,到反對黨問題,無所不談,終於震動了執政者,而在一九六Ο年遭到查封的命運,雷震也因而被捕入獄。

而《自由中國》在後期所發表的這些擲地有聲,但卻觸怒了政府高層的言論,有許多就是出自殷海光的手筆。《自由中國》的主張,在當時及往後近三十年間雖然未能實現,但卻影響了後數代的民主運動者,而在八Ο年代中期以後開花結果。

《自由中國》被禁聲之後,殷海光由於他在學術界的聲望,並未遭到牢獄之災,得以繼續在台灣大學任教,在台大哲學系十七年,他被譽為「台灣大學最賣座的教授」,影響當時哲學系的學風極深,許多學生以及青年學者視他為思想導師。

殷海光在生前曾經希望死後在墓碑上刻下「自由思想者殷海光之墓」,在思想不自由的年代裡,他矗立於主流價值之外,堅持他所認定的真理與價值,這也許正是他最貼切的寫照。




殷海光(1919年12月5日-1969年9月16日),湖北黃岡人,國立台灣大學教授,台灣自由主義的開山人物與啟蒙大師。

殷海光本名「殷福生」,「殷海光」是在抗戰結束後踏入出版界時採用的筆名,1919年12月5日誕生於湖北黃岡回龍山鎮的一個傳教士家庭。13歲那年,他由其伯父、辛亥革命志士殷子衡帶到武昌,入武昌中學念書。初中時代,殷海光不是獨佔鰲頭的好學生,桀驁不馴,讀書非常任性,有幾科功課不合格。伯父和父親認為他不堪造就,便強迫他在二年級中輟,送到食品店當學徒。他苦挨八個月後,受不了逃回家,復學讀書。

中學時期殷海光便迷上哲學,十六歲便於東方雜誌上發表文章;受到當時哲學大師金岳霖的影響,1938年,入讀西南聯合大學哲學系,畢業後於1942年考入清華大學哲學研究所。1945年殷海光投筆從戎,加入青年軍;但在八個月後因為不適應軍隊生活回到了重慶1946年殷海光獲聘為中央日報主筆,並擔任金陵大學講師,講授「哲學與邏輯」課程。1949年,殷海光赴台擔任台大講師,先後開設課程有:邏輯、邏輯經驗論、羅素哲學、理論語意學、科學的哲學、現代符號邏輯、歷史與科學等,並參加在胡適雷震傅斯年等創辦的《自由中國》雜誌,為編輯之一。

1954年,殷海光以訪問學者名義赴哈佛大學研究講學一年。一年後殷海光回到台灣,一面在台大任教,另一方面為《自由中國》和香港《祖國》週刊撰寫了大量的政論文章,他堅持以筆的力量來對抗言論思想禁制。殷海光以科學方法、個人主義、民主啟蒙精神為準繩,批判黨化教育、反攻大陸問題等時政,為臺灣第一代自由主義代表之一,在1960年中國民主黨組黨運動中曾提供理論分析,認為組黨乃時勢所趨。當時殷海光與經濟學家夏道平同為自由中國半月刊的兩支健筆,也因為常激越的批評時政而且政府發生衝突。其中社論《大江東流擋不住》是最為有名的。但是在雷震入獄與自由中國被查禁後,殷海光的大部分作品也成為禁書。

之後殷海光就不斷受到國民黨政府的壓力。1960年殷海光被《中國季刊》圍勦,指殷海光為「偽自由主義者」「文字賣國者」「知識詐欺­者」,甚至於指責他「從事煽動顛覆」,1964年政府停止殷海光在國家長期發展科學補助金每月六十美元的補助,這筆補助佔­他最低生活費用的一半;接着,又查禁他交由文星書店出版的著作《­中國文化的展望》,版稅收入因而中斷。1966年7月台大由於受到政府壓力,不再續聘殷海光;而且1967年哈佛大學邀其前往研究中國近代思想,政府也不允許其出境。不久,海耶克教授來台灣訪問,政府也禁止殷海光與之晤談。而且殷海光的生活起居也受到監視。殷海光不堪如此身心雙重摺磨,1967年不幸罹患胃癌,病中嗜食芒果,兩年後病­逝,享年五十一歲。

殷海光深受羅素波普海耶克的影響,一生著述甚多,其中最具影響的是翻譯海耶克的《到奴役之路》以及德貝吾的《西方之未來》,著有《中國文化的展望》上下兩冊,《政治與社會》上下兩冊,《殷海光全集》十八冊等。  


[編輯] 殷海光全集目錄
《中國共產黨之觀察》殷海光
《共產國際概觀》隆爾威多(Massimo Salvadori) 殷海光譯
《西方之未來》德貝吾(J. G. De Beus) 殷海光譯
《邏輯新引》殷海光
《怎樣研究蘇俄》熱希達著 殷海光譯
《到奴役之路》海耶克著 殷海光譯
《中國文化的展望(上)》殷海光
《中國文化的展望(下)》殷海光
《雜憶與隨筆》殷海光
《殷海光書信集》殷海光
《政治與社會(上)》殷海光
《政治與社會(下)》殷海光
《學術與思想(一)》殷海光
《學術與思想(二)》殷海光
《學術與思想(三)》殷海光
《書評與書序(上)》殷海光
《書評與書序(下)》殷海光




當你們在凱道高聲呼喊著
退回服貿 捍衛民主時
有一群人 默默的在立法院
守護著 每一個熱血的靈魂
當我開始打這篇文章時
我已經第32個小時沒有闔眼休息
網路上不斷有朋友轉PO分享一些照片文章
說在立法院某個角落
有一群長的非善類的社會人士
在每個夜晚
默默的守護學生的安全
有些人叫我們黑衣部隊
有些人叫我們守護天使
大家好 我們的團隊 叫做EMT
原本只是6.7個動保獨立志工
所組成的熱血團體
在一次偶發性的意外後
集結了社會各階層的朋友
有特種部隊退役人員
有動物保護相關志工
有醫護救援專業人士
有熱血沸騰的好朋友
這些人 來自全台灣各地的角落
齊聚在一起
不是反服貿 不是反政府
而是為了 守護我們的學生
當我們看著在夜晚
有家不歸 有床不睡的學生
露宿在立法院外的柏油路上時
我們被感動
我們心想著
在你們的年紀
我們不像各位一樣
熱血在社會議題
當你們勇敢的跳出來守護台灣時
我們願意跳出來 守護你們的安全
謝謝你們 守護我們的國家
EMT團隊 將在每個夜晚
守護大家的安全
直到曲終人散的那一天
原本這張照片
並不打算那麼早曝光
但因為在會場
除了EMT團隊以外
還有其他的朋友守護著你們
所以 我們做個簡單的區分
告訴各位 我們是誰
或許 EMT團隊 可以給的並不多
但說真的
EMT團隊大部份成員的生活
都是夜晚守護
白天上班
有時還必須出發去救流浪動物
一天睡到3~5個小時
這時間對我們而言
已經幸福了
每個隊員
腿早已經鐵了
腳底早已經不知道破了幾個水泡
如果可以爆肝 應該也爆N個去了
除了非善類的外表
可以看到的是
我們的黑眼圈
以及疲憊的倦容
但每每開始上線巡邏維安時
大家都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
有千言萬語 但一言難盡
對於各位學生的犧牲奉獻
代替EMT團隊 再次向各位道聲 感謝
此外 阿偉(你們無線電中的伍佰老師)
也特別感謝 有緣來自社會各階層的朋友
老話一句
辛苦 感恩
這張是屬於我們共同的熱血回憶
EMT魂 將持續熱血沸騰
自律 和平 保護學生
短短三句話
就代表著EMT 最核心的價值
辛苦了 EMT的兄弟們
(因人數眾多 無法一一標註 再請各位兄弟自行標註)



反服貿團體將退場 外圍巡邏團體最後巡場 



反服貿學運將於今日退場,而自願自費在現場周圍,分別以步巡及重機車巡邏維護秩序的兩大維安團體TMA重機志工隊與EMT團隊,也在昨晚與今天凌晨作最後的巡場,維護周邊安全。

最 早進駐的EMT團對於學運開始第2日,便到場維護周圍安全,防止有黑道份子趁隙到場擾亂,3月22日,EMT隊員果然在林森南路與濟南路口當場逮捕一名毀 損警用機車並持刀砍傷志工的嫌犯,而飆車族到場鬧事,也讓騎乘大型重機車的團體挺身而出,大型重型機車車友協會(TMA)隨即動員數十輛重機車,協助警方 在立院周邊,以重機車巡場,壓制飆車族囂張氣焰。

這兩個團體,在昨晚與今晨,做最後動員,並且團體巡邏,希望在學運的作後一日,確保周邊及活動現場民眾的安全。(李銘宏/台北報導)


EMT由隊長李榮峰帶隊做最後巡邏。李銘宏攝
EMT隊員向戰地廚房員工敬禮。李銘宏攝
TMA重機志工隊昨晚在反服貿現場周邊做最後機巡。TMA提供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