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5日 星期二

柯文哲Wen-je Ko III,陳佩琪去留、溫紳 II



柯妻陳佩琪:會離開北市聯醫 不被人家說三道四








記者朱蒲青/台北報導 2014-11-25 18:42

一旦柯文哲當選,陳佩琪:考慮退休。(朱蒲青攝)(資料照片)


外界質疑一旦無黨籍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當選,其妻會干政,對此柯文哲的妻子陳佩琪今(25)天受訪表示,她自己熱愛醫生工作,但並不喜歡行政職,「如果柯文哲當選,我應該會離開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何必留在醫院,被人家說三道四呢?」

台北市長選舉白熱化,國民黨候選人連勝文的妻子蔡依珊淚灑造勢場合,吸引不少藍軍選票回籠,對此柯文哲妻子陳佩琪,被指其作風強勢,未來可能干政,甚至被影射成吳淑珍第二,對此陳佩琪說,雖然台北市長是聯合醫院系統的大長官,但她不解的是,她是一位單純照顧病人的醫師與市長到底有什麼關係?

陳佩琪表示,她不甚清楚,為何外界一再質疑她會去干政,她也不否認,確實有些醫生人妻會進辦公室管助理,但她從未對柯文哲醫療團隊說三道四,若嚴格來講,「人妻進辦公室次數,我應該是最後一名。」

她舉例,像找姚立明當總幹事,她也是看了新聞才知道,她也不會去問海選發言人,那個口才比較好,柯文哲也不會叫她去看。

陳佩琪強調,她可以接受大家對她提出質疑,但她倒要問,把她和吳淑珍的瘦弱身型和低沈嗓音做連結比較,這種做法真的不懷好意。

她罹患肺腺癌開刀後,老實講,體力大不如前,加上小兒科醫師不足,因自己是上了年紀的醫師,還被迫要輪值,可以說是相當耗費體力的基層工作,因此在民國102年就申請退休,目前已經核准,所以早就退休的打算。若是真的離開聯醫,也可能轉任與北市無關的職務,因為能做照顧病人的醫生,是她最開心的事。

蘋論:新到妓院的處女


更多專欄文章

柯文哲特立獨行,他的素人作風大異於今天的政壇文化。資料照片

柯文哲現象本來是團謎,他的素人語言、素人作風、素人思維,大異於今天的政壇文化,像是新到妓院的處女。他的迷人處在神祕感,可是經過一連串的專訪、隨身採訪,他的神祕外衣已漸漸脫落,今後他將失去素人的新鮮和神祕,赤裸裸直面殘酷的政治鬥爭。

自戀卻又懂自嘲

從他的言語我們可以抓住他這個人一些特質。
1,醫師的習性,像是科學式認知,對事物按解剖學方式理解,那是層次分明、肌理清楚、邏輯嚴謹的。雖然說話無厘頭,但意思表達精確。重點是病人不是客體物,需要更多的人性關懷。
2,葉克膜思維,不管多麼致命一定搶救,而且是組成整個生命支援系統,全方位急救。這種思維長於危機管理,但有時是過度治療,反而浪費資源。
3,特立獨行。在醫院時就是獨行俠、自走砲,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他自喻面對魔鬼的誘惑時,寧為孤獨的狼,也不當伊甸園的綿羊,所以至今還在流浪。 這種隱喻在台灣較少聽到,頗有存在主義的風格。他被台大貶到地下四樓上班,掛在牆上的是中共撤退到延安的版畫。他自嘲說:「這張畫象徵我沒地方去,只好逃 到延安窯洞。」引喻失義了吧,老兄。
4,聰明絕頂,個性自我,但責任心強,很想拯救所有病患。「即便地獄太大,救也救不完,但人生不能因挫折喪失熱情。
5,自我抉擇。「我當了50年的乖兒子,一輩子都在替別人做事,終於有一次,我想對自己做決定。」
6,跳躍性思考,像李登輝。柯說魔鬼每天誘惑他做壞事,但他寧願做孤獨的狼,也不做伊甸園的羊。這兩件事是怎麼連結起來的?每天魔鬼來誘惑他?是否有幻聽、幻覺?
他的言語裡明顯有較一般人更大的自戀情結,頗為自我中心;不過政壇上誰不自戀呢?當今聖上就是超級自戀咖。自戀的人較自愛、自我中心、自我要求高、完美主義;可是太過度就惹人討厭,需要對自己幽默自嘲來消除惹人厭的部分。所幸柯文哲有這樣的幽默感。

關鍵是政治sense

人格特質表演完了,在台北市最終還是要看政治sense和更重要的政見。柯的成敗要看他個人特質和政見所化合而成的柯文哲綜合體的魅力破不破表了。
難容南榕也就不奇怪了。
他們擔心,一旦南榕因為賦名而復活,他們據以立足之地就將瓦解。
一旦南榕從死人中興起,他們的過往就形同被定了罪,他們的餘生,
只剩下難堪。



蘋論:柯文哲現象


更多專欄文章
網 路的普及改變很多舊的想法和作法。商品生產部分不必多說,網路商店行銷如淘寶網,已逐漸成交易新方式,迅速、方便也較便宜。社會互動方式,受到網路的影 響,改變很大,揪團就是功能之一,也促使公民社會提前形成。然而,政治受到網路影響的改變也許更可觀,但目前政治人物有此了解的人還不多,落後於經濟與社 會部門一大截。

靠部落格竄升人氣

網 路的發展即將取代、或至少降低了代議政治和政黨政治的重要性。從去年白衫軍等社會運動,到今年柯文哲的異軍突起,都是網路的結果。柯文哲靠著他的部落格和 資訊平台,人氣快速超過連勝文,尤其成為年輕族群的磁石。很難想像不常玩電腦的阿伯、阿姨、阿公、阿嬤怎麼爭取電腦世代的選票?
我們可以想像,當網路軟體更成熟後,所有地方議會和中央國會的存在價值會遭到懷疑。議會政治是民眾集合和表意不方便時代發明的代議方式,如果網路 軟體可以保密且安全,人人可隨時上網對政策和政治人物表達意見,為什麼還需要議會?每個公民每天都可對公共政策進行公投、提案、討論、表決、獎懲官員(彈 劾、罷免、人事審核等),行使直接民權。
沒有議會,每個成年公民都是議員,省下國家多少議員浪費、薪資、行政費用等的開支,及貪污、關說等醜聞。法院也可透過網路開庭審案,由公民在網上擔任陪審員,並投票決定有罪或無罪,不必跑去法院浪費時間。省下國會和司法的鉅額費用,大家會過得好很多。
政黨功能有:培養人才、提名候選人、動員競選、提出政綱、創造議題、監督施政、採集民意。今後網路公民將排斥任何政黨介入他們召集的活動,自己出 現參選人、自己揪團動員、自己創造議題、自己監督施政,網路幾乎可以取代多數政黨的功能。政黨若不努力,在被他黨打敗前,就先敗給網路。台北市長參選人民 進黨的柯文哲煩惱,就是例子。

網路凝結公民運動

現階段網路公民運動還不成熟,要等軟體更進步之後才有可能凝結成體制。至少目前,我們已看到網路讓老一代的政治人物顯得像老古董了。

蘋論:柯文哲加法

明年的台北市長選舉雖然比以往精采,但是根據經驗法則,國民黨的贏面還是比民進黨大得多。即使國民黨做得再爛,族群偏私還是勝過理性選擇。
因為如此,民進黨歷來都很勉強才找到北市長參選人,沒有人願意當砲灰。但作為最大在野黨,因怯戰、畏戰而找不到參選人將成為國際大笑話。所以這次有個無厘頭的柯文哲跑出來參選,民進黨心頭暗喜,有志願砲灰何樂不為?

入黨失中間選民

傷 腦筋的是柯並非乖乖牌,是自走砲,對民進黨又不很禮貌,愛理不理,搞得民進黨不知如何處理他。最佳狀況是柯入黨,完全融入民進黨,或至少不要捅黨的漏子, 然後當選台北市長,讓民進黨入主北市。但是柯的高民調並非民進黨的功勞,柯要計算入黨對他是加分還是減分,許多支持他的是厭惡國、民兩黨的中間選民,如果 柯入民進黨,那些人可能選擇棄投而不利柯。但也有死忠的民進黨選民,見柯入黨才願意投給他。這當中的加減,正考驗柯的算術能力。
柯等於帶槍投靠,擁有自己的實力,因而具有談判籌碼,很難纏。但若柯最後拒絕入民進黨,民進黨被迫推出自己的人選,兩人把票一分,國民黨就算推出個大馬猴,躺著也當選。所以柯、蘇之間的互動,將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微妙。
上週日(01.Dec)在東京忘年會上合影,,轉眼間又過了一週!逝者如斯乎~希望柯文哲醫師所推動的酒駕防制公益活動「必勝」!

昨晚在新宿京王大飯店與
「在日台灣同鄉會」會長
岡山文章(右).柯文哲.黃文雄合影!
柯文哲將向台大請假一年 征戰北市.
面對二O一四台北市長選舉,台大醫師柯文哲昨表示,他將向台大醫院請一年的假。 (記者涂鉅旻攝)
〔記者涂鉅旻/台北報導〕台大醫師柯文哲昨證實,如他順利募得一百萬元的競選經費,他計畫自明年一月起,向台大醫院請一年長假投入選戰。不過,民進黨仍對是否將柯文哲納入整合有不同意見,擬參選人立委許添財、律師顧立雄、市議會副議長周柏雅等都表達希望將柯納入整合機制,僅前副總統呂秀蓮表達反對。
除呂秀蓮 許添財等盼柯納入整合
柯文哲計畫明年一月起請假一年,已表達參選決心。昨天他也宣布第二階段參選計畫,希望透過新書「白色的力量—素人政治與柯語錄」募款至少一百萬元,先成立競選辦公室、找尋助理,然後再陸續拜訪各里里長。
柯文哲與四名欲參選台北市長者昨上午齊聚市議員童仲彥舉辦的義剪活動。值得注意的是,顧立雄日前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如未來由他代表民進黨出線,而柯的民調居高不下,他願意和柯文哲進行二階段整合,此話一出引起各界熱烈討論。其中,前副總統呂秀蓮獨排眾議地質疑,過去民進黨沒有這樣的機制,因此不該因人設事,她還說,「要不要請連勝文一起來整合?」
但其他綠營擬參選人則抱持開放態度,許添財昨表示,民進黨協商不該將柯排除在外,如黨外有優秀人選,又和民進黨的立黨精神、追求民主深化目標不違背,黨應加以考慮。不過他也反駁顧的「二階段整合論」,他說,民進黨不該在選出一人選後再跟黨外人選比較,「要比就一次比」。
周柏雅認為,民進黨是否和柯文哲一起做民調、要如何和柯文哲做整合,都是黨中央可以討論的問題;顧立雄昨也表示,不讓綠營分裂為大家的共識,也非選民樂見,要如何阻止這個狀況發生,有賴大家的智慧來處理。
柯:民調若輸人 就摸摸鼻子回家
對於呂秀蓮欲將柯文哲排除在綠營整合對象之外,柯文哲認為,每個人都按照個人最大利益發言,因此他認為合理。他現在沒有預設立場,如果他的民調比其他人差,那他就「摸摸鼻子回家」,民調比其他人高,才有談判的正當性。他還說,如果未能選完全程,那他就會提早回到台大醫院上班。
---
溫紳
出國缺盤川…打算脫手這套「自由中國」合訂本全集!總計260期之多~上次轉讓100卷的「聯合報」縮刷版,係由老友李敖所承接!

----
一位醫生看生死的智慧:柯文哲 (Wen-je Ko) at TEDxTaipei 201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0zhdMwD2Z8&feature=youtube_gdata_player










被蘇貞昌重批 柯文哲:只是講大家心裡的話


【吳 家翔/台北報導】台大醫師柯文哲昨提民進黨有「兩個太陽(意指蘇貞昌與蔡英文相爭)」,民進黨主席蘇貞昌今重話批柯文哲談話「親痛仇快」。對於蘇的批評, 柯文哲說「還好」,柯進一步說:「我只是講出大部分黨員心裡想講的話,而高層聽得嚇到而已!」「我比較像講國王沒穿新衣服的那個小孩。」

柯文哲昨說,他猶豫加入民進黨是因為「兩個太陽」,他今解釋,因為基層對此很焦慮,「對我來說,就是考慮能少捲進去這種紛爭」;至於在野大聯盟如何整合,與他入黨與否,這兩件事情不完全一致,就算他沒加入民進黨,他也關心民進黨。

蘇貞昌與柯文哲今天中午出席台灣環境保護聯盟的感恩餐會,兩人還同桌,被問及是否互動尷尬,柯說,不會啦,他只是講實話而已,「到現在為止,我是還沒被政治污染的人,我只是按照我看到的去講這樣而已,我很坦蕩蕩。」

柯 文哲建議,民進黨要選黨主席的人就不要選總統,且黨主席2年任期太短了,應改為3年選一次,這樣就沒有基層焦慮的問題。柯說,他不是民進黨員,理論上不應 當由他講,但他去訪問基層,「基層普遍的焦慮就是這樣,不是嗎?我只是講出大家心裡面想講的話」,因為黨公職也會有選邊站的問題,他只是講出大家的困擾, 「你把黨主席選舉與2016總統大選合在一起的話,整個民進黨就四分五裂!」

·溫紳
這是七年前~柯文哲在[壹週刊]的文章,也是45歲時對生命的迷惘。
埋頭在工作上耕耘了十年,當在葉克膜及外科重症照護耕耘方面有初步的成績時,回頭省思生命的意義及價值時,卻產生了極度的困與懷疑。在當時的迷惘後,這幾 年又逐漸的對生命有了更深層的體悟。柯文哲醫師在45歲時,因為對生命的迷惘,寫下「回家的路太遠文;又在51歲時,用不同的心境,為黃勝堅醫師「生死謎 藏」一序言,寫下了「生死之間」:
 

回家的路太遠 柯文哲


我的人生太順利了。


35歲就當上主治兼外科加護病房主任,台大一百年來找不到第二個。以世俗的眼光來看,我好像什麼有了,成就、名利、妻賢、子孝。但我不快樂,連家都不想回。


這輩子我從沒做過自己想做的事。我念台大醫學系,不是因為想當醫生,是爸爸幫我填的志願;結婚是我媽替我相親;至於要生幾個孩子,我太太做的主。但我問自己到底想做什麼,卻想不出來。真可笑,一個45歲的男人,還在領壓歲錢。


我沒有養過父母,爸爸比我還會賺錢。到台大上班的第一天,他對我說:「 工作不要失去人格,放手去做,反正你的退休金我都準備好了。」


我確實很拼。年輕時還有救人的熱情,曾經是地獄不空,誓不成佛;後來發現地獄實在太大,救不完。巡一趟病房,30 秒內要決定病人的生死,情感就成了奢侈品。現在我對人完全無感,人的心在想什麼,我不知道、不想知道、也不用知道。


10年來,我花太多時間在工作上,突然渴望家人的擁抱時,家已經不是個家了。我兒子三歲前沒看過我,因為我回到家都在睡覺,太太指著我跟兒子說:「這是爸 爸」。後來小孩還以為爸爸就是睡覺的意思。我太太勤儉持家,但我們很少說話,孩子是她的全部,我總覺得我在家是多餘的。


惡性循環吧,我更不想回家了。每天在醫院超過 14 小時,撐不住才回家洗澡睡覺,有時還故意不回家。在小小的辦公室裡,我寂寞到發瘋,甚至想乾脆出家好了。


最可悲的是,我跟老爸說我想出家,他竟回我:「那我蓋一座廟給你」。不依循別人為我設計好的模式而活,看來我是永遠都甭想了。還是回家吧,可是回家的路好漫長啊。~~~~~~~~~~~~~~~~~~~~~~~~~~~~~~~~~~~

生死之間 柯文哲


有一天,黃勝堅醫師煞有介事的對我說:「我們外科加護病房必須注重安寧照護!」。初次聽到,當然不以為意。事實上,我和黃醫師都是外科重症頂尖的專家。黃醫師專精於神經重症,沒有頭的病人(腦死病人),一般最多撐不過兩個星期,他卻有能力維持數月之久;

我是心肺重症專家,沒有心臟的病人,使用葉克膜(ECMO),也可維持十六天,再接受心臟移植,最後病人清醒的自己走路出院。

台大外科加護病房,在我們聯手打造之下,早已是世界級的重症醫學中心,怎會到有一天(2004年7月),我以行政命令宣示:「安寧照護是外科加護病房的工作重點,有關的臨床服務、研究發展皆列為優先項目」


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


我自從專職外科加護病房工作以後,承蒙當年的上司朱樹勳教授大力支持,外科重症是整個台大外科的重點。人力、物力之支援皆是第一優先,因此器官移植、葉克 膜、人工肝臟、各種透析技術、各種人工維生系統,不過幾年之光景,就追上世界水準。曾有一段時間,台大醫院的記者招待會,和我們外科加護病房有關的就占一 半之多,當時真覺得「人定勝天,科技萬能」,心中好不得意。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無奈科技終究有其極限,胡夫人邵曉鈴、星星王子、……固然是令人欣喜的成功案例,但也有不少救不活、卻也死不去的,甚至可說是「灌流良好的屍體」。面對焦慮的家屬,狐疑的同事,甚至自己站在病人的床邊,挫折的無奈竟然掩蓋了所有過去的欣喜,變成揮之不去的夢魘。


眾裏尋它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正在燈火闌珊處


慢慢的,終於了解人生有「生老病死」,就如氣候有「春夏秋冬」。「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作焉」,終於領悟醫師就是醫師,其目的只是替人世減少苦痛,不 管是身體的或精神的。人生花園之中,醫師只不過是一名園丁吧!我們不能改變「春夏秋冬」的循環運行,卻可盡力讓人生的花朵更加燦爛。有時雖是園丁照顧花 草,有時反而是花草的枯榮在渡化園丁。


*一段往事


曾有一位大老闆,在事業正盛時,罹患克雷氏桿菌肝膿瘍。開刀引流後,卻引發嚴重敗血症併發急性呼吸窘迫症,最後被迫使用葉克膜維持生命。病況最嚴重時,呼 吸器每次通氣量不到100㏄,後來更併發急性腎衰竭,在葉克膜之管路上再架設洗腎的管路。當年正好國際外科醫學會在台北舉行,葉克膜的祖師爺巴特雷醫師 (Dr. Bartlett)也受邀來台與會演講;順道拜訪台大醫院時,帶他參觀加護病房,結果他在此病人床邊站了一個小時,東看西看直說: 「Wonderful!」。後來他到處跟人家說,台大的葉克膜是世界最強的團隊之一。


經過55天的漫長葉克膜治療,終於把病人搶救回來。對醫療團隊而言,與其說是高興不如說是得意。後來轉到普通病房後,突然有一天病人有急性盲腸炎,當時只 想真是禍不單行,不過還是立刻安排緊急手術。術後開刀醫師告訴我,闌尾看起來發炎不嚴重,倒是盲腸壁感覺較厚,開完刀後一切順利。出院後不到半年,在一次 例行胸部X光片檢查發現有一顆腫瘤,細針穿刺檢查之病理報告赫然是淋巴瘤,電腦斷層發現腫瘤已沿著主動脈蔓延到整個中膈腔。至此回想,才知道原來一開始是 腸胃道淋巴瘤,造成腸黏膜潰瘍,細菌藉此侵入引發細菌性肝膿瘍以及後續的一連串事件,後來的急性闌尾炎,只是局部的併發症而已。



知道真相後,原有葉克膜治療成功的喜悅一下子被澆息,當然也替病人找了最好的醫師、用上最好的藥物。初期的治療效果不錯,但腫瘤卻一再復發,最後望著胸部X光片,看著腫瘤一天一天的變大,變成我最大的痛苦。


害怕病人問我:「有無法其他治療方?」


也痛恨自己含糊回答:「我再想想。」


事實是已無法再想了。


有一天,病人突然對我說:「我這一關死定了。我很謝謝你的努力,你就不要再有壓力了」,我們兩人無言相望半响。後來我通常是忙完一天的事,晚上十一點多才去看這個病人,通常家屬也回家了,空盪的單人病房變成醫師和病人的午夜會談。


這麼多年過去了,治療過程的欣喜、挫折,都忘記了。唯一還有記憶的,卻是兩人午夜聊天,甚至是兩人的相對無言。最後這一段日子,因兩人的互信互諒,我們做 到了生死兩相安,再無遺憾。他,走的很平靜。從此我知道醫生在診斷、開刀、藥物治療以外,還有一些可做的事,甚至什麼事都沒作的相對無言之中,也有醫師的 價值在其中。


見山是山,見水是水


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


見山又是山,見水又是水


大四剛當見習醫師時,初次穿上醫師袍。要去看病人之前,都會先問護士姐姐,打聽一下病人來自哪裡?作什麼工作?有那些主要親屬?那時候,看到的每位病人都是一個完整的病人,有七情六慾,是家中的一員,是社會中的一分子。我不但看到病人,也看到床邊的家屬。


後來醫術日益精進,擠身名醫之列,看到轉診紀錄,瞄一眼抽血數據,系列心電圖逐張看過去,床上的病人都沒有看到,已脫口而出:「急性心肌炎」。有好幾年的時間,我只看到「器官」,沒看到「人」;只看到「病」,沒看到「病人」;更不用說是旁邊的家屬。


直到最近才又重新看到「病人」了。「病人」不再只是數據、超音波、病理報告的組合;而是一個有喜怒哀樂,在家庭、在社會中牽扯不清的一個人。


黃勝堅醫師近幾年,誓言要做「生命導航者」,要在生死迷惑之間,引導眾生走過困惑。我笑言:「你連自己都迷路了,還當別人的嚮導?」黃醫師卻正言說:「在一片迷惘之中,至少我一定陪伴他們一起走到最後一刻」。


在「生死謎藏」一書中,黃勝堅醫師述說著三十六個生死之間的故事,希望大家讀了這些故事,儘管「春夏秋冬」仍然不停運轉,但人生的花朵皆能更加燦爛光輝。
溫紳先生

已計畫明春動身赴紐約哥大進修兼寫張學良傳! 在台日子不多矣

他是了不起的新聞記者  他現在在臺大醫院化療  還不忘在Facebook:
藉此惕礪自我「把握當下」!
我這幾年偶爾聽他上電視 認為他唯一的小缺點是: 對KMT的惡勢力有時低估  譬如說上回北市市長選舉上......

我剛剛到他現在偶爾經營的PC Home blog上
讀他對車臣之旅受挫的深層省思:
向溫先生敬禮
http://mypaper.pchome.com.tw/windsontw/post/1325270398

經歷:曾任亞洲週刊特派員、服務日本經濟新聞10年、台灣大學雜誌主編...著有李敖評傳、釣魚台風雲、商戰等30本書!

‏‎溫紳‎‏






舊作~迄今變本加厲!馬英九取得政權以來,台灣頓陷「司法追殺」清算前朝深淵中,當扁交接總統職位當天,特偵組迫不及待馬上限制出境,後來聲押獲准;令人納悶的是當時簽發逮捕通知書,竟係提早作業準備妥當,只需加上幾時幾分阿拉伯字便可執行,如許高效率前置作業和「預告」捉人方式,擺明就是要將扁打入黑牢,赤裸裸形塑「辦綠不辦藍」氛圍。據扁之《台灣的十字架》所述:「特偵組」檢察官林喆慧說他是「淺綠的」,陳瑞仁檢察官也是這樣講的;結果,卻「栽在他們手中」。另在《關不住的聲音》中,也向陳定南大吐苦水:「特偵組檢察官窮全國之力,撲天蓋地、搜索再搜索,押人再逼供…」各種違法違紀真是罄竹難書。但,這要怪誰呢 ? 即使民進黨執政期間不設特偵組,國民黨重新執政也必會另起爐灶,司法「獨立公正」本就可望不可及!只是特偵組下手過猛而讓台灣朝野大開眼界!





網路流傳的

非典形高功能自閉雅司伯格症候群國家最高醫學自我中心...


一位實習醫師與柯文哲的故事…(From Gary Tsai)

2004.07 我當實習醫師的第一天,分發到外科銀蛋(intern)最不喜歡的單位柯文哲老師麾下的外科加護病房(SICU),當時陳克誠(現在在胸外主治)學長是外科R2,柯P早上下午準時查兩次房。其實早在醫學生時期,上過柯P的課,聽過他很多的narcissistic speech,知道他是個自戀的人,聽說他在外科部裡面因為講話直接而人緣不好。也聽過他所謂的R是人力,銀蛋是獸力等等讓初入醫院的新手感到不甚愉快的言語。

於是我就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在實習醫師的第一天走進了外科加護病房(準備被羞辱吧!!),我只記得有一次,下午16:00吧,他一個人來查房,那時候學長在陪某教授看病人,於是我跟著先細(日語:老師)繞了一圈SICU,他從容的對護理師下完醫囑後,走到門口前面,突然回頭微笑對我說:「intern,你知道嗎?我每天這個時候都不知道該做什麼,是回家,還是回辦公室。我以前幫阿扁去過非洲作……(以下省略400字),我幫國家做過……(以下省略300字),這個在檯面上都不能說的。但是回到家裡我也不知道應該跟老婆說(聊)什麼?我有時候覺得睡在辦公室裡面還比較熟悉。」我那時候回了一句事後讓自己很冒汗的話:「老師你聽起來很孤單。」柯P的眼角皺了,但他露出夾帶著三分得意的微笑,輕輕地點了頭。

我只知道,這是個在他的工作領域上,全球top 10(according to himself, top 5?)的專家。他會很多只有他會的東西,而他很孤單,沒有對話的對象。

於是我這個沒名沒姓的(獸力)銀蛋,因為跟白色巨塔沒有淵源、沒有關係,反而成為他catharsis的出口。

接著鏡頭轉到兩年前的愛滋器官移植的新聞,我只記得老師一句:「怎麼可以讓一個20出頭的小女孩(協調師)背負這個責任。」,他挺起來了,跟我所認識的大批能閃避推託責任的先細(而這些先細,走在NTUH裡面可是虎虎生風任由底下的人奉承吹捧的)不一樣地,承載了他文章裡面提到的所有單位跟調查,還有最後的處分。

於是我對他改觀,他的惻隱之心跟勇氣,他的guts、直接跟真話,成了我對自己的期許。

學生時代,他在教室裡形容自己在SICU,鐵血地像是俾斯麥(柯語錄:你們應該有聽過我在ICU是像俾斯麥。但是偉大的不是俾斯麥,偉大的是普魯士陸軍,如果俾斯麥生在當時的中國,指揮北洋艦隊,他就變成李鴻章,只能去簽馬關條約。),他的心變的柔軟了,也慈悲了。

我已經不太記得那個夏天在SICU學到了哪些疾病生理、機器跟數值的判讀,但我卻永遠記得那個炎熱的下午,在規律的維生系統幫浦聲的伴奏下,那個有頭腦、有熱誠,但是沒有舞台的............先細(日語:老師)。

------

 柯文哲趕回台灣處理降二級的問題  長考"可以將臺大醫院的醜事"講出幾分.....
溫紳抵莫斯科......
 *****


柯文哲的太太陳佩琪今天召開記者會,指控台大醫院在愛滋器捐事件後,以偽造器官勸募SOP流程,讓柯文哲扛罪。台大醫院低調回應表示,台大醫院面對各機 關,包括監察院、公懲會等單位的來函詢問,「均經過查證後回覆」。針對「偽造」的指控,台大院方不願正面回應,只說「不對個人言論,作出任何評論」。
而對於陳佩琪指控台大偽造器官勸募SOP流程,台大醫院表示,所有機關的詢問,均有經過查證才回覆,且愛滋器官事件後,已修改標準作業流程。陳佩琪控訴台大有意要栽贓柯文哲,台大醫院回應說,不願意針對個人言論,做出任何評論。
柯文哲被公懲會處以降兩級改敘,是否會影響他在台大醫院的職位?台大醫院表示,目前尚未收到公懲會的正式公文,柯文哲目前仍是創傷部主任,在台大的教職也不受影響,等收到正式公文後,會呈報給台灣大學與台大醫學院。

柯文哲語錄(網路謠傳) 

1. 台灣的媒體不是自由業而是製造業,台灣沒有記者只有作者。我講一句話,第二天
看到十家報紙就有十種版本

2. ECMO (葉克膜)  這個東西現在全地球上要找五個最懂的人,我就是其中一個,但是
你想當第六個嗎?不需要嘛!太深奧了,學這個做什麼呢!

3. 你現在學的臨床治療方法,兩年就舊了,五年就丟垃圾桶了,所以我在美國唸書時 都在做什麼呢?都在練英文以及釣魚。最笨的人才會去背那些chemotherapy
protocol,真是haudai(耗呆,台語「笨蛋」之意),那些看得懂就好了,背那個做
什麼!

4.  你們不要看我柯文哲上課像唐老鴨,你們應該有聽過我在ICU  是像俾斯麥。但是
偉大的不是俾斯麥,偉大的是普魯士陸軍。如果俾斯麥生在當時的中國,指揮北洋艦 隊,他就變成李鴻章,只能去簽馬關條約。

5. 美國的學費非常貴,所以學生對老師上課的要求很嚴格,如果老師上課在抬槓,他 們會寫信去申訴要求換掉老師,因為這種老師是在浪費他們的錢,像我現在這樣早就 被趕下去了。

6.  鬼月不能開刀,這我最近也想出了其中的道理。七月份,是什麼時候?就是新的
R1 (住院醫師)  和新的intern  (實習醫師)上來的時候,現在你們知道這都是有道理
的了。

7.  以前在學校時都教一些很少見的疾病,連感冒要怎麼看都沒教,每次教授講到
說:「今天的case  很少見,30 年才出現,大家一定要認真聽!」每次講完我就從後
門溜出去了,30 年才遇到一個病人,那麼遇到時refer 給同學去看就好了。

8. 這幾年我的智慧慢慢達到一個顛峰,很多事情動腦想一想就可以想出道理。我們要多思考,然後要多念書,但也不要唸太多,像Harrison 唸兩遍就可以了。很多事情
國外大學生認為是common sense,台灣學生卻答不出來,素質就有差。

9. 如果我做的所有事情都讓法律追究的話,下半輩子都要在牢裡度過!

10. 動物王國要選出大王。動物們覺得,奔跑、游泳和飛行,是動物最重要的三個技 能,(就好像台大醫院要升等,要比教學、研究、服務,總分高的就可升等。) 於是就
辦了個比賽,依照奔跑游泳和飛行三項的總分,最高的當動物王國的國王。比賽前
呼聲最高的是獅子、鯨魚和老鷹。
但結果你們知道誰才是真正的大王嗎?是鴨子。鴨子每項四十分,總分一百二,獅
子、鯨魚和老鷹,都是單項一百,兩項零分。所以啊,台大有很多的鴨子教授啊!


溫紳


著手準備本週電視節目通告過程中,特請益學弟柯文哲等專家,
他一語中的提醒這案子也是典型的「瑞士乳酪」理論。
並非我認為之「莫非定律」,所謂「瑞士乳酪」理論:
就是每個錯誤就像乳酪的洞都恰巧沒有堵上,光,就穿過去了!
「這個洞要擋住,不是用SOP,是人對工作的熱情」。
熱情~真是追求事實真相之最基本態度,回顧採訪「尹案」
為取得尹清楓上校遺體相片,在雪隧未通的年代裏,跑後山的宜蘭
便逾二十趟才取得第一手資料(為「拉案」則遠赴歐陸三十多趟),
投入「尹案」時的工作熱情,至今似還絲毫未減...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